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日本人的抵抗決心應該來說還是非常頑強的。

2020 年 11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戰爭有的時候永遠都是那麼殘酷,不管你擁有多少火力上的優勢!

夜了,中**隊凡經講入了日本人防禦的眾個村莊,們。一日軍已經沒有幾個了,乖乖的繳械了。

「袁偉,我最近好像眼睛看不太清東西了躺在床上的歐陽明說,左手還拿著一本書。

「我早就說了,這裡的光線這麼暗,你有總躺著看書,早晚有一天你得變成瞎子

「這可是咱們的長官一俞飛將軍的回憶錄。

「水平怎友樣?。

「看得出來,俞飛將軍沒少花心血

嚴超手裡端著幾杯茶,放在了自己兄弟們的面前,坐在他們旁邊喝了一口,然後說道:,「咱們的俞飛將軍文筆很一般,他的回憶錄我看過的

「湊合,相當的湊合袁偉看了兩眼說道。

「好了,睡覺!咱們這裡還是登陸場呢在那聊了一會,嚴超打了個哈欠說完就睡過去了。

凌晨三點了,村子里除了幾個哨兵來回走動的聲音,剩下的就是陣陣斯聲了。這時天上突然傳來了飛機的轟鳴聲,中**隊沒有太在意,因為那些應該是自己人。知道其中的幾架俯衝下來,併發出尖利刺耳,讓人頭昏腦脹的呼嘯聲」,

「日本人的飛機!他們瘋了,居然在夜間出動,醒醒啊。一個哨兵大叫道,這時,日機的機槍開火了,那個哨兵從圍牆上跌了下來,身上還有兩個槍眼。

尖利刺耳的呼嘯聲把士兵都吵起來了。日機投下了幾枚炸彈,隨後,一支日軍部隊出現,原來當日軍指揮官得知中**隊攻佔這裡的消息后,發誓要把這裡奪回來。袁偉他們剛睜開眼睛,他們的房間就被炸中了,袁偉從床上跌了下來,眼前昏黑一片,失去了意識。

「日機又俯衝了!快找掩護!」袁偉在恍惚中聽到這句話,本能地向外爬。

陣陣子彈從天上射來」

袁偉恢復了意識,自己上面的屋頂正好砸在桌子上,自己被廢墟夾到了中間。不過可以爬出去。其餘的人都已經出去了。

袁偉爬出了廢墟,這時,日機再次俯衝了下來,袁偉急忙卧倒捂住

「村外面有敵人!」

士兵們一聽這話趕緊進入到各自位置。準備戰鬥。

外面的敵人正如潮水一般湧來,還有坦克作掩護。

日軍的炮火正在清理的村子里的每一塊土地,坦克的火炮的機槍正在狂虐步兵,日軍的士兵一批接一批大喊著衝上去,不過中**隊仍然奮起還擊,日軍的屍體遍地。

「日本人這是瘋了,他們知道我們要在這裡指引火炮」

袁偉推開了機槍旁邊的屍體,對著衝過來的日軍瘋狂掃射。這時,坦克的炮口對準了他,他急忙丟下機槍,跳下了圍牆。這時,一聲巨響,圍牆塌掉了。

「夥計們!來看看我找到了什麼!」吳民從一個倉庫里推出了一門反坦克炮。

「哈哈!給我狠狠的教這幫狗娘養的!」

吳民對準了坦克前裝甲,大喊一聲:「死吧!」

一枚炮彈夾雜著呼嘯聲飛了出去。打在了坦克上,火花四濺,騰起了一陣黑煙。

「哈哈,它完蛋了

這時,坦克又開始緩緩開動小一枚炮彈打了過來,吳民急忙跑開,那門反坦克炮被炸的七扭八歪。

「怎麼回事!這傢伙真禁打!」袁偉說道。

「那就應該靠這個傢伙了!」嚴超和歐陽明已經開始轉動村子中央的那門唯一沒被飛機炸毀的8炮。

「長官!你會用嗎?。吳民和袁偉邊打邊問。

「沒辦法,試一試吧。」

歐陽明已經開炮了,只是這枚炮彈打歪了,只是在坦克左面爆炸。

坦克開始對準了這門8炮,嚴超剛裝完炮彈,奮力把炮彈按原來的那個方向揮了出去。

不知道那輛坦克是怎麼想的,居然恰好向左開動,這枚炮彈剛好擊中這輛3型坦克,炮塔都飛了出去。

「打得漂亮!」袁偉歡呼道。

「給我死!」又一枚炮彈飛了出去,可惜這嚴超和歐陽明並不是專業的炮兵,這一炮又打歪了。

日本人已經沖了進來,袁偉一個掃射將三個日本人撂到了,但是另一個用槍勾住了袁偉的脖子,就在這時,那個日本兵眼前銀光一閃一歐陽明用匕首割斷了他的喉嚨。

「兄弟,謝謝了袁偉話音未落,又是一串掃射,將衝過來的一個日本人擊斃。

中國士兵的飛機趕來增援了小第一波攻勢退了下去。

日本人並不甘心,前後幾分鐘的功夫。日軍在三輛3型坦克的掩護下,出動了八十多人進行攻擊。

幸好中**隊手裡還有一個電台,他們又在這幾分鐘的功夫決定冒著被誤傷的危險呼叫炮火支援。袁偉他們跑到了一個比較高的穀倉上面指引自己已經就位的大炮

袁偉在穀倉上面不停用衝鋒槍向下面的日軍射擊坦克的炮口對準了他們,一枚炮彈打了過來,在建築物外牆爆炸了,好在沒有造成什麼損害,不過坦克的機槍開始朝他們射擊,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

幾個日本人順著梯子爬了常來,趴著的士兵急忙將他們擊斃,一個。殺紅了眼的站了起來,馬上就被打成了篩子。

這時,坦克的機槍掃射停止了。原來這些坦克也殺紅了眼,忘了村子中央還有一門8,嚴超和歐陽明在發了六炮之後擊毀了兩輛坦克,剩下的一輛急忙躲在一個沙丘後面,一炮將8炮炸成零件。歐陽明反應得快,拉起嚴超在炮彈襲來之前跳出了爆炸範圍。

日本人又出動了三輛坦克和口。名步兵殺過來,中**隊有些支撐不住了,不過日軍也是吸取了第一次進攻過急而導致被射速較快的衝鋒槍打得很慘的教,決定步步為營。

「媽的,混蛋,你們準備好了嗎?」嚴超朝穀倉上面大吼。

「準備好了。」通訊兵將那些幾乎是原地不動卧到射擊的日軍和緩慢開動的坦克的大致坐標報了出去。

「預備開炮!」此時接到坐標方位的炮兵軍官大喊。

陣陣密集的炮彈從中**隊炮膛中射出。日軍步兵滿天亂飛,狼狽不堪,中**隊也再次出動了四架「蒼鷹」式機,將三輛坦克炸成廢鐵。日軍的殘兵敗將慌忙逃走了,不過非常不幸的是,中**隊也有十幾人被炮火誤傷,儘管如此,相比於整支部隊被日本人全殲相比代價小多了。

中國士兵長舒了一口氣,天亮之後,就是日軍的有難日,一想到這,中國士兵就會忘記剛才戰鬥的慘烈,臉上再次出現快樂的笑容。

「好了,士兵們,這些鬼子真是夠讓人受的,你們就地睡一會兒吧,明天就是指引炮兵摧這些王八蛋的日子。

」一個軍官說道。士兵們哈欠連天的只用幾分鐘的功夫就全都睡著了。

天馬上就要亮了,中**隊戰士們還在沉睡當中。根本沒注意又幾個黑影竄進了村莊。這幾個黑影鬼鬼祟祟的來到了熟睡中國士兵通訊兵跟前,掏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一個捂住了那個通訊兵的嘴巴,另一個揮刀割斷了他的氣管。隨後另兩個黑影將一枚小型炸藥安在無線電旁邊。然後,為首的一個一揮手,這幾個黑影悄悄地離開了。

一個黑影也是太不小心了,居然把地上的一條腿是睡夢中的袁偉踩了因為房子被日軍的轟炸機炸了,不少中**隊士兵只能睡在地上。袁偉疼得叫了一聲,然後本能的摸出手槍,然後飛起一腳踢中了那個黑影的肚子,那個黑影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踢到在地,罵了一句。袁偉雖然聽不懂,但知道這是日本話,這一下子把他嚇的精神過來,大喊一聲:「有敵人!」

這一聲把所有的人都吵醒了小睡在通訊兵旁邊的士兵發現了自己旁邊的屍體,就知道是敵人偷襲。為首的黑影大呼不妙,抽出了身上的衝鋒槍,想把袁偉這個壞事的中國人幹掉。但是他還沒來得及開槍就被一排子彈打到在地,袁偉對準剛才被自己踢到在地的黑影就是一槍。其餘的幾個黑影用衝鋒槍胡亂掃射一陣后想逃,但是來不及了,幾個士兵堵住了村子口對著他們一陣狂掃,那幾個黑影全都到在了地上。

歐陽明打著手電筒,看了看地上的那幾句屍體穿著日軍制服。吳民和其他幾個軍官都覺得就派這幾個人來襲擊村莊,一定有古怪。這時,一聲巨響,無線電被炸飛了。

「見鬼,這些日本雜碎是沖著那些無線電來的。」嚴超捶胸頓足,沒了無線電,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指揮自己的火炮。

「現在怎麼辦,撤退?」歐陽明顯得有些沮喪。

「那豈不是前功盡棄了…」

「看來只有一個辦法」在地上轉來轉去的吳民插了一句。他在這支隊伍里差不多相當於一個參謀了。

「什麼辦法?」士兵們都聚到了吳民這邊。

「那就是搶一部敵人的無線電。」吳民把後半句話說了出來。

「怎麼搶?我們怎麼知道他們在哪裡」歐陽明問道。

「這個簡單,問一問那些戰俘不就結了,日本人那裡肯定有無線電。」袁偉把吳民想要說的話說了出來。中國士兵沒費多大力氣就掰開了那些戰俘的嘴,得知了日軍總部的所在地這個用來控制和監視法軍的總部。

夜晚過來進攻他們的日軍就是從那裡出發的。而且離他們不遠,確切的說,很近,步行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因為日軍總部本來離這裡很遠的。但是為了方便控制軍隊和戰事吃緊,他們是要搬到這個村莊之中來的,現在他們應該就在村子外面,而且一定在等待援軍的支援

戰俘中的一個軍官又接著招供了下去聽說一今增派個中隊來保護這個總部。並且中午就差不劍那時候事情就麻煩了。

「今天真晦氣嚴超典恨的罵了一句。

「沒辦法,現在只能如此了,趕在敵人援軍之前,摧毀日軍總部。」吳民無所謂地說了聲。

士兵們即刻出動了。路大平安順利,這裡不表。一個小時后,他們抵達了日軍總部附近,日軍正在這裡構築工事,等待援軍。

中國士兵沒有了無線電。不能再召喚飛機和大炮了。

袁偉朝歐陽明那裡借了一個望遠鏡,朝日軍陣地看了一圈,他總覺得位於陣地邊緣的一間木棚殺氣重重,他請求歐陽明帶人奪下這個木棚。他發現這個木棚里居然正在架設重機槍,前後左右各一挺,而且日軍在對他們進行隱蔽工作,也就是這個木棚可以在一分鐘射出幾千發子彈一如果日本人完成了機槍部署,那進攻的時候就要到大霉了。

嚴超也在那想,是否可以在攻下這個木棚前邊和左邊的戰壕再順著戰壕進入木棚,打掉機槍,這樣可以大大減少強攻的傷亡。

隨後攻擊開始了,中國士兵的迫擊炮和狙擊手同時射擊兩挺日軍機槍當場飛上了天,隨後士兵們大呼著沖了出去。日本人也絕不好惹,更何況這是一支日軍精銳。

他們瘋狂還擊,中國士兵一下子被強大的火力壓在了地上,不過此時木棚那邊傾瀉除了暴雨般的子彈,中國士兵被逼急了,不要命的從地上跳起,衝進了戰壕,與日軍展開激烈的近戰。

不過這些日本人似乎是昨夜一戰搞得他們有點疲憊,中**隊還算是肅清了這一段戰壕。不過木棚那邊的子彈是越來越密集,士兵們被重機槍壓得抬不起頭,而且重機槍突突的射擊聲音讓他們很難受。

歐陽明按嚴超的計劃,此時在戰壕裡帶人緩緩向木棚進發。他們衝到了木棚旁邊,朝那裡都了幾顆手雷。隨後,歐陽明躍出戰壕,對準一挺機槍射出一串子彈,裡面的機槍手當場斃命。

「弟兄們!從這裡進去」一個下士帶著兩個中國士兵也衝出了戰城

幾秒鐘的功夫,裡面又有人接替他們射擊」

歐陽明身中兩槍,跌回了戰壕。

「小心」有一個士兵大喊。

「大家小心點開槍!」嚴超喊道。

日本人居然帶著一個小火焰噴射器,一顆子彈打中了燃料罐,這幾個日軍當場被大火籠罩。不過火焰噴射器自然也完蛋了。

袁偉和歐陽明在衝鋒的時候偷偷跑到了木棚後邊的石頭後面。日軍機槍手一時也是眼花。

袁偉和吳民在一起呆的。變得機靈了不少,他冥思苦想,想到了一條主意:他剛才從一具日軍屍體上找到了兩瓶酒,玻璃瓶的,是新買的,看度數絕對夠高,

「嘿,歐陽,我看著兩瓶酒可以做燃燒瓶。」

「好主意啊,木頭房子,一點就著,可惜這兩瓶酒了

「為了完成任務顧不了許多了。」

袁偉和歐陽明說干就干,把兩團破布塞進了酒瓶里,做成了燃燒瓶。然後兩人掏出了火柴,一點,然後拋向了木棚。

「轟」的一聲,木棚著火了小當然,兩瓶酒絕對不至於燃起衝天大火,不過裡面的日軍下了一跳,有幾個衝出來看的,袁偉和歐陽明開槍把他們幹掉了。

歐陽明他們雖然也沒有明白怎麼回事。但是天賜良機絕不能錯過,他們趁機也衝進了木棚,把裡面的日本人統統幹掉,袁偉和歐陽明也沖了進去。

「無線電!無線電!」一個中國士兵高興的叫了起來。

弟弟兇猛:男神走位有點狂 「怪不得防守這麼嚴!,小

「哈哈,是你們兩個小子乾的,真是幹得漂亮,我會申請給你們獎金的嚴超非常高興。

「但是現在你們兩個白痴,趕緊把火給我滅掉!」受傷的歐陽明大喊。

「是!長官!」中國兵手忙腳亂的把火撲滅了。日軍殘餘見他們佔領了木棚,開始瘋狂的向這裡進攻。不過他們沒有幾分鐘就被統統殲滅了,還有一個消息,那就是他們抓住了一條大魚這支部隊的指揮官伊騰尚博大佐

吳民拿著日軍的部署圖過來了,他用無線電指引火炮摧毀了大多數日軍工事,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

下午,中國士兵開始源源不斷的增援上來,前線日軍的戰鬥力似乎正在急速喪失,大部分喪失了鬥志投降了,只有少部分進行了頑強抵抗,但沒多久也紛紛被殲滅了。

前沿的敵人終於被掃清了,從進攻開始到現在,儘管中**隊始終佔據著巨大優勢,但還是費了不少的力氣。

推進的並不是非常快。

日本人的抵抗決心應該來說還是非常頑強的。

戰爭有的時候永遠都是那麼殘酷,不管你擁有多少火力上的優勢! 李京是一個不錯的幹部。紋年頭有悲天憫人!心的幹部夙公。少了,張青雲很欣賞他這一點。不過李京的弱點也忒明顯,性子燥,不會轉彎,這種人在官場上難出頭。

張青雲心中清楚,不把這傢伙的菱角打掉,他難成器。官場講究的是圓融,做任何事情都要懂得迂迴,像李京這種直來直去的性子,將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該罵的一定要聳,該讓他做檢查的一定要嚴肅,不然這個刺頭會闖大禍。

谷成財見張青雲不做聲,心中更是忐忑,張青雲緩緩走上前,撫摸著兩個孩子的腦袋,一語不。

良久才堅定的說道:「柑楠品種多樣化,引進新品種是鎮黨委政府既定的井划,不可更改!苔移嫁接,必須做!」

眾人臉色立變,人群開始哄鬧,許多老百姓都開始交頭接耳,可是黨委書記在場,他們又不敢太大聲。李京更是忍不住,幾次想開口說話,都被張青雲用眼睛瞪著沒法開口。

「谷大哥,你們村有多少畝掛子樹?」張青雲扭頭對谷成財說道,沒理會眾人的反應。

「有,,有」,四百來畝吧!」谷成財結結巴巴的說道,語氣不肯定。

張青雲眉頭一皺,哼了一聲道:「你是村支書,村裡枯園子有多少畝你不清楚嗎?說個準確數卓!」

谷成財打了一個寒顫,又想起張青雲上次在鎮政府飆的情景,立馬不敢撒謊,道:「實數是五百三十畝!小,

張青雲深吸一口氣。心中很為難,財政確實困難,但是老百姓更困難,他很想硬起心腸,但卻沒有勇氣看周圍那些眼巴巴望著自己的老百姓。

「這樣吧!谷支書,台移嫁接還是要做,但是考慮到聯合村的特殊情況,鎮里可以給你們村每畝柑插如元的補助,當扶貧資金吧!」張青雲終究還是忍不住表了態。

回來的車上,張青雲臉色很陰沉,剛才被逼又送了幾萬塊,這錢從哪裡來?雍平三鎮在別人眼中是富裕鄉鎮,都沒納入縣裡的扶貧規戈。銀行貸款目前也有些困難,中央最近在緊縮銀根,何況鎮里還欠著國家貸款。

過去幾年鎮里能賣的企業也賣了,能處理的資產也處理了。上面喊的修路架橋資金早就被透支。其他常規撥的幾筆款子根本不能動,或者是杯水車薪,根本填不了這個坑。

「張書記,今天真的謝謝你了!我替聯合村的村民謝謝你了。」李京坐在前排扭頭朝後真誠的說道。

「哼!你以為拍一下馬屁這事就能過關嗎?鎮財政拮据的情況你不知道嗎?回去做兩件事。一件是寫檢討,深刻反省今天的荒唐行為!第二件事,去雍平找扶貧辦喊錢,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喊不到錢你就不用回來了。」張青雲鐵青著臉說道。

李京耷拉著腦袋不敢說話,其實從年齡上說他比張青雲還大幾歲,但是現在好像全反過來了。自己倒像個到處惹事的孩子,張書記成了家長,年紀輕輕就當有點血性,也不知張書記天天老著一個臉累不累。

「張書記,我看還是鎮里整一個扶貧材料吧?我一副鎮長上去喊錢,這分量有點輕了。

小。李京嘟囔道。

張青雲臉一寒,道:「你不是很能嗎?上次就打報告給黃書記,說我不作為!這次你也可以繼續打報告嘛!,

李京立馬軟了下去,眼睛偷偷的往後膘,臉上火辣辣的燙,不敢回頭,嘴中嘟囔:「我才沒打報告呢!只是口頭說了一下

張青雲望向窗外不再理他,道路泥濘,外面一片漆黑,不過借著車的燈光,還是可以看到周遭的掛園,稍園培管得非常精心。整個園區都用人工松過土。

張青雲突然覺得心裡舒暢了不少,老百姓積極性高漲,積極擁護政府政策。為官一任,能富一方百姓,受點委屈也值當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