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易天師的動作很直接,直接趴在床上,然後緩緩地解開了秦盈盈的衣服,然後不斷地撫摸,不過這次在這種事發生了一會兒之後,易天師突然停了下來,和秦盈盈說了一句話。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告訴你一件事?」易天師淡淡地說道。

「什麼事?」在沉默了很久之後,秦盈盈還是木然地睜開了眼睛,張開了口問道。

「又死了一個人。」易天師說道。

秦盈盈對此沒有興趣,所以她也沒問。

易天師則只有繼續說道:「死的這個人和你有關係,她的名字叫做秦瑟。」

木然的秦盈盈突然暴起,大怒道:「是你?是你殺了她。」這個消息對於秦盈盈來說無疑可以讓她已經麻木了的心活躍起來。

已經料想到了秦盈盈的反映,易天師笑了笑,反問道:「你認為呢?你認為是我的話,那就是我吧,你認為不是我的話,那自然就不是我了……」

聽了易天師的這陣笑聲,秦盈盈沉默了。她不知道該怎麼想了。

「好了,今天突然沒了興趣了,我走了……」易天師突然說道,然後就見他從秦盈盈的身體上下來,並替她穿上了衣服。

而就當易天師即將離開的時候,秦盈盈又突然問道:「我能不能也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易天師笑了笑道。

「你到底愛不愛我!」秦盈盈道。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問題,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是一個很隨便的問題,也是一個很正式的問題;這是一個很好回答的問題,也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不管怎麼說,至少易天師現在是徹底的愣了,被秦盈盈的這個問題問愣了。

「為什麼要這麼問呢?」半響,才緩緩響起了易天師的答案。

「這個問題很難嗎?不就是一個字或者兩個字的事嗎?」秦盈盈質問道。

易天師又凌亂了,他發現他與秦盈盈接觸的越多,他思想變的也越快,一開始想這麼,一會兒又想那樣……

就這麼想著想著,易天師突然說道:「算了,你還是吧,既然你不想留在這,我也不強留了。」

秦盈盈搖了搖頭。

「我不想走了,正如你說的,我愛上了這種感覺,沒有你我會不習慣的。你的答案我已經知道了,我知道你現在心裡很不好受,我願意替你分擔,誰讓我也喜歡你呢?」這是秦盈盈對易天師說的,很正式地說的。

易天師先是愣了一愣,然後見他神色有點閃爍地說道:「你想太多了,我現在很好,我不需要你……」

秦盈盈笑了,意味深長地笑道:「真的么,天師不要在欺騙自己了,讓一個人突然發生這樣的變化,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的……不是嗎?」

秦盈盈的聰慧出乎了易天師的意料,他沒想到秦盈盈竟然想了這麼多,而此時他也看出了,秦盈盈這是真的喜歡他。

而正如秦盈盈所說的,易天師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也真是發生了大事。易家的罹難是一方面,但這卻不是全部。

易家的死導致易天師失去了常態,但這卻不會讓易天師變得殘暴變得嗜血。準確的說,連易天師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這種變化,而也正式在最近他菜慢慢發現,他的性格在不斷發生這變化,而這變化卻不是由血仇引起的,而是由他修鍊的功法……

這時,易天師也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叫做『神』的人……

「盈盈,答應我件事好不好?」易天師突然語重心長地對秦盈盈說道。

秦盈盈點了點頭,道:「你說吧!」

「忘了我吧,就當我在你的生命中從來沒出現過!」易天師淡淡地說道。

說完之後,易天師便毅然決然地離開了房間,留下了哭成了一個淚人似的秦盈盈,而此時剛走出秦盈盈房間的易天師表情嚴肅,眼珠中卻一滴接著一滴流出了淚水……

……

花都,雲裳和獨孤天龍剛剛回到了花都。

這時候他們也第一時間接見了留守的李煥雪和吳心儀,這是他們也知道了那所謂的『梨洲三傑』曾經到過花都來鬧過事,而她也笑著告訴了李煥雪和吳心儀這三傑的結局。

接下來雲裳自然要把獨孤天龍引薦給了吳心儀。之前兩人一個是北方七大超級勢力的宗主,一個是東海天魔宗的宗主,可謂是風牛馬不相及,而現在卻不得不要有交集了。

率先發話的自然是吳心儀了,不管怎麼說都是她要求人,態度該端正的要端正,該說的客氣話也要說。

至於獨孤天龍呢?他已經早都答應雲裳了,所以自然不會再為難吳心儀了。隨隨便便說了些之後,便笑著答應了吳心儀的請求。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而第二天一早便有兩個人突然到來了。

第一個是王亦雨,消失了很久的王亦雨再次回來了,而他回來也說明了復活吳劍仇的最後一道工序也完成了。而現在要復活吳劍仇,唯一差的便是吳劍仇的屍體了。

本來對於那個擁有屍體的神秘人他們還不是很好找,而現在易天師已經主動跳了出來,他們也就確立了目標,而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而易天師設個套,讓他利用傀儡來出來迎戰,那麼這樣的話,剩下的就好解決多了……

可問題是,這個套要怎麼設才能設的天衣無縫,才能設的讓易天師甘心中套! 可能是我多慮了,但很有可能是郭棟樑為了躲著我的,所以才把手機關機。

原本如果真的要和狗哥開戰,我肯定會給郭棟樑打電話,可現在我和狗哥之間的矛盾都給解決了,所以我才並沒有通知郭棟樑。要不是李經理給我打電話,我估計還不知道郭棟樑的用心呢。

雖然我對水泥廠很有興趣,但至少現在我還並不是水泥廠的老闆。所以我直接嚷嚷著讓李經理報警,便掛了電話后我又急忙給夜鶯打了一個電話,讓他最近注意點兒,感覺不對就趕緊離開,可千萬不要進局子了。

夜鶯則自信滿滿的向我保證絕對不會,他們的鼻子比狗還靈,聞見味兒不對早就開溜了。

掛了電話后我還特意給郭棟樑打了一個求證,結果還真如李經理所言,郭棟樑的手機的確是關機狀態。

晚上十二點鐘的時候花貓和張領班上樓來嚷嚷著要去和狗哥開戰,我心中直犯嘀咕,當初馬建忠來挑事的時候我可沒見他們有這麼大的激情,今天難不成是被打雞血了?

「不用去了,狗哥給我打過電話,他說這件事情就是一個誤會。」花貓和張領班歸根到底還不是我的人,雖然在我手底下做事,但我早就發現他們與我離心離德了,所以這也是我想要讓夜鶯來頂替花貓的原因之一。

「什麼?誤會?濤哥,這件事情現在可是鬧得滿城風雨,幾乎道上的人都知道了,如果我們不去可會在道上失了顏面。」花貓壯著膽子十分執意。

我瞪大了眼珠扯著嗓門:「我說不去了,狗哥也不會去,你聽清楚了嗎?」

花貓被我的氣勢嚇了一大跳,怔了怔才悻悻的離開了。

所有看場子的人都各歸其職,旺仔在醫院那邊也傳來了消息,沒什麼大礙,只是一些皮外傷,休息兩天就好。

第二天早上我爸來電話說我姥爺已經可以出院了,不過每隔一周還是要去醫院檢查身體狀況,我姥爺出院后我直接將他接到新家,誆他們說這房子是公司饋贈給我的。

我姥姥和姥爺連連稱好,不停的說我有出息了。

我爸在搬家公司的工作很順利,趙勇沒有失信,直接把我爸調任為小隊長,以後那些臟活累活他也可以消停一下。

下午我們一家人樂呵呵的吃了頓晚飯我便打算去深情酒吧的,可小倩說我姥姥和姥爺對這裡的環境還不太熟悉,所以自願留下來陪陪二老。

反正小倩去深情酒吧也沒啥事,我便同意了。

臨走的時候我姥姥把我拉到了一旁問莉莉為啥沒一起過來?

我原本打算等我姥爺的身體好些后便把我和莉莉之間的事情公布出來,可話到了嘴邊我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就在此時,門鈴聲忽然響了起來,我心道這才剛搬完新家,應該不會有人知道我在這裡啊。

小倩急忙去開門,沒想到竟然是關可兒和莉莉。幾日不見,關可兒依舊的那般嫵媚動人,莉莉的情緒也好了許多,進門后便拉著我姥姥和姥爺關切的詢問身體狀況。

「她們是咋知道我住這裡的?」我把小倩拉到了一旁,我原本以為上次的事情結束以後,我和莉莉還有關可兒不會再有任何的交集,可沒想到她們倆竟然能找到這裡來。

小倩卻微微一笑,道:「是我告訴她們的啊,因為姥姥和姥爺不是經常提及莉莉嗎?所以我就把地址告訴給了她們,而且我還知道以前你姥爺住院的時候關可兒每天都要看望你姥爺,不過可能這些你都沒去注意吧。」

「啥?每天?」

我記得我以前的確是給關可兒說起過,但沒想到她還能每天都去看望我姥爺。

小倩斜著腦袋,問:「咋啦,是不是有點兒小感動?是不是覺得又不忍心給你姥姥和姥爺說清楚你和莉莉的情況啊?」

我說去你的,還埋怨她為什麼要把我搬新家的事情告訴關可兒她們姐妹倆,就這樣把她們倆排除在我的世界外不是挺好的嗎?

小倩笑了笑,說:「算了算了,看來打明天起,我還是搬來這裡住比較好,我可不希望看見關可兒近水樓台。」

我說:「你瞎說什麼玩意兒呢?咋又把我和關可兒扯到一起去了。」

小倩一臉質疑:「我發現你剛剛看人家的眼色十分不對勁兒,我就是擔心在你的心裡還給關可兒留了一個位置。」

我切了一聲沒說話,不過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真他媽准,剛剛我看見關可兒的時候的確有那麼一種怦然心跳的感覺。不過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試問那個男人看見美女心率能不加快的?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我壓根就沒有和關可兒之間發生什麼事情嗎?

「莉莉,我看你以後就搬過來住,濤子整天忙工作沒工夫陪你,正好我們二老有空,你就多陪陪我們。」我姥姥拉著莉莉坐在沙發上,別提有多親切了。

我姥爺埋汰了一句:「老婆子你瞎說什麼呢,人家莉莉一年輕姑娘每天守著我們兩個老不死的幹嘛?」

「我這不是讓莉莉過來住嗎?反正現在這新家挺寬敞的,我們就喜歡熱鬧。」

我姥姥像一個小孩似得嘟著嘴給我姥爺撒嬌。

「姥姥、姥爺你們就別爭了,以後我們姐妹倆一起過來住,反正現在我沒工作,就多陪陪你們二老。」關可兒坐在一旁說一句話差點兒讓我頭髮都豎了起來,這算怎麼回事兒啊?關可兒竟然也要搬過來住?

我瞅了一眼小倩,發現她的臉瞬間綠了,我猜她原本只是想讓莉莉過來看望一下我姥爺他們,沒想到這一下卻弄巧成拙,竟然讓關可兒反將一軍。

小倩氣得直哆嗦,牙齒咬得咯咯直響,這節骨眼上如果我再不站出來說話,肯定要鬧出人命的:「那個,要不小倩你也搬過來住吧,如果沒有小倩,我恐怕也住不上這麼好的房子。」

我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這叫什麼事兒?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三女共侍一夫?

屋裡的氣氛有些僵硬,我姥姥和姥爺像一個好奇寶寶般看著我,顯然是不明白我這樣做事為什麼?

我感覺過了很久很久,才聽見小倩說:「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後還能省一大筆租房的錢。」

我的心砰砰直跳,我不知道我爸他們是怎麼想的,但我卻感覺特尷尬。再則而言,這套房本來就只有四室兩廳,如果小倩真的過來,那以後怎麼分配住房問題啊?

反正我說完這句話后屋裡的氣氛就沒有了剛剛那麼融洽,我姥姥和莉莉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估計是對我的決定有些不滿吧。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七點過了,便給我爸說了一聲我有事要出去。小倩似乎覺得留在這裡挺尷尬的,所以便說要和我一起去。

我和小倩剛走出門口,關可兒急忙的迎了過來:「濤子,我能給你商量件事兒啊?」

我看了看小倩,沒發現她有什麼不對勁兒才對著關可兒點了點頭。

關可兒頓了頓,目光灼灼的看著我:「那個…我沒有收入,只能暫時住在你家裡。不過你放心,等我找到了工作一定儘快搬出去住,畢竟我在這個城裡已經沒有其他的親人,只認識你。」

我知道關可兒幾乎是沒啥存款,現在她又沒去孫國志的公司上班,她這樣做恐怕是逼不得已的吧。

「沒事,反正這屋挺寬敞的,你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吧。」我笑著說,但我的心中卻是有些不願意,不過歸根究底還是要怪小倩麻痹大意把這對姐們給招來了。 王亦雨的到來給吳心儀雲裳等人帶來的不僅是好消息,更是戰力的增加。

當時雲裳和獨孤天龍兩人面對月容的時候,他們退卻了,因為月容太強大,他們不確定他們能對付的了,而現在王亦雨一來,無疑是又給他們增加了一個戰力,而且是極強的戰力,同樣是半步破天境的王亦雨是可以完全牽制住月容的。

這樣的話,雲裳、獨孤天龍再加上一個吳心儀便是三大靈天境的高手了,他們可不相信到時候無極魔宗還真的再能對付。

而就在王亦雨來了之後沒多久,就又有一個人來了,依然是一個熟人,易歸葬。

修羅王,易歸葬。

不過此時的易歸葬可不和王亦雨一樣是風塵僕僕來的。相反,現在的他格外的狼狽,格外的讓人矚目。

「到底發生什麼事呢?」雲裳不禁問道。要知道易歸葬可是貨真價實的靈天境強者,而他現在,他現在卻成了這麼一副狼狽樣,而且貌似好受了不輕的傷。

忍著傷勢,易歸葬緩了一口氣后,才說道:「千影城發生大事了!孟千影死了!」

「什麼?孟千影死了?」這是雲裳聽完易歸葬的話后的第一反應。孟千影是誰?這可是和他們一起在南疆稱雄了二千多年的豪傑,他竟然就這麼死了。孟千影現在的實力雖然只是玄天境的巔峰,但他卻擅長隱逸和刺殺,在玄天境上更是待了有二千多年,可以說是,就算是一個靈天境的強者也想擊殺孟千影的話都不是那麼的同意。

「的確死了,我看著他死的,我想救他,可是不成,我自己也成了這個樣子。」易歸葬自嘲般笑道。

「是誰」雲裳問道。

易歸葬卻是搖了搖頭道:「是誰我也不知道,他們都是蒙著面,連聲音都隱藏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現在有個七人,實力的話有三個是玄天境,其餘幾個在還只是大圓滿巔峰,可他們卻掌握一種很厲害的連擊之術,而我們也正是敗在了這種連擊之術上!」

「還有這樣的人?那現在千影城的情況怎麼樣?」雲裳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