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易小刀暗歎一聲,說:“你老闆住哪裏?我先送你去他那裏。”他原本想送宋曉藝先去陳浩那裏,但是又擔心這樣會給陳浩帶來麻煩,所以只好先送宋曉藝去美國佬那裏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宋曉藝聽了易小刀的話,看了易小刀一眼,問:“你呢?”

易小刀雙手扶着宋曉藝的肩膀,說:“我還有事要辦。你記着,如果有事,可以找那個美國人幫忙,如果有緊急情況,你就給喬正林打電話,他是個好警察。來,走吧。”

宋曉藝點點頭,扶着易小刀站了起來。她受到的驚嚇實在是太大,到現在都渾身無力。

易小刀打開門,正要下樓,只聽見警笛聲已經到了樓下。緊接着,喬正林的聲音傳來:“各小隊按計劃行動!快!快!快!機動小隊,先疏散羣衆!”

易小刀返身進屋,說:“來不及了。”他知道喬正林不是個簡單的警察,他房間裏的燈一直沒亮,如果這時下去,勢必會碰到喬正林,人在家卻沒開燈,喬正林不會不懷疑。

宋曉藝雖然不知道易小刀爲什麼怕警察,但此時心裏只顧着替易小刀着急:“那怎麼辦?”

易小刀看了一眼黑暗中的宋曉藝,腦袋裏閃過一個很勉強的計謀,說:“你……能不能裝一回我女朋友?”

宋曉藝沒想到易小刀這個時候會說出這樣的話,心跳立刻加快,臉上也頓時紅了,好在黑乎乎的沒人看見。她垂下頭:“嗯。”

易小刀想不到宋曉藝這麼快就答應了,說:“好。脫衣,上牀。”

宋曉藝立刻瞪大了眼:“什麼?”

易小刀說:“假的。”

易小刀說完,已經走到牀邊,脫去衣服,找到一條大褲衩穿上,回頭看到宋曉藝還站在黑暗中發呆,催促說:“你能不能快點?”

宋曉藝臉上火燒一樣,但又不想拒絕,低聲說:“你,你轉過身去。”

易小刀扭過頭,說:“黑燈瞎火的,我什麼都看不見。”

宋曉藝沒說話,開始脫衣服。她就穿了一件短袖、一條七分褲,這一脫就只剩下內衣內褲了。趁着易小刀轉過頭去的時間,她快速地脫掉了衣褲,半裸着身子,趕緊鑽到牀上去了,衣服和褲子就隨意丟在牀邊的地上。

等她蓋好了被子,易小刀才轉過身來,掀開被子的一角,也上了牀。

宋曉藝趕緊往邊上挪了挪,以免大家赤身裸體互相接觸。

易小刀躺了一會兒,聽到雜亂的腳步聲正朝九樓而來,喬正林肯定會把他當做重點懷疑對象的。“這樣不像。”易小刀側過頭,看着宋曉藝自言自語地說。

宋曉藝心頭一緊,雙手抓住被子,護住胸部,說:“你想幹什麼?”

易小刀撐起上身,說:“對不起。”然後雙手抓住宋曉藝的頭髮,一頓*,原本柔順整齊的長髮被易小刀蹂躪得亂七八糟,然後說:“這樣好一點了。”

宋曉藝放開被子,去護住頭髮,嘴裏低喊着:“你幹什麼?救命啊,救命啊……”

一番掙扎,被子已經被踢開,宋曉藝雙手忙亂地梳理着長髮,雪白的肩膀露了出來,雖然是黑暗中,也似乎散發着柔和的光芒。豐滿的胸部在內衣的束縛下,更顯得高聳挺拔,撩人心絃。

易小刀一時有些迷亂,低下頭朝宋曉藝的嘴脣湊去。

宋曉藝模糊中看到易小刀俯身下來,不禁又羞又急,嘴裏警告說:“你,你,你別亂來啊……”頭卻偏都沒偏一下。易小刀還沒吻到她,自己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易小刀在宋曉藝的紅脣上輕輕吻了一下,宋曉藝下意識地扭過頭,躲開了。易小刀沒有再追擊,準備擡起頭來,沒想到宋曉藝又自己把頭扭了過來,發燙的嘴脣剛好碰到易小刀的嘴脣。

“砰砰砰……”

門被敲響了。

宋曉藝驚覺,停住了。

易小刀低聲說:“別出聲。”

宋曉藝立即遵守,好像敲門聲就是進攻的號角一樣,一聽易小刀說不要出聲,她的雙手立刻環住易小刀的脖子,將溼潤的嘴脣湊了上來,激情地吻着易小刀。易小刀被宋曉藝的激情感染,似乎也忘記了越來越急的敲門聲,也開始熱烈地吻着宋曉藝。

宋曉藝的雙手在易小刀的頭上撫摸着,身軀不停地扭動,就像一條發情的蛇,易小刀差點以爲她是上次喝下的春藥再次發作。想到上次的情景,易小刀感覺有一股熱量從丹田升起,暫時也顧不得許多,右手支撐着上身,左手已經移到了宋曉藝的胸部上,隔着內衣不停搓揉着宋曉藝的酥胸。

無限血核 宋曉藝閉着眼睛,享受着肉體的刺激,面泛桃花,*連連,已經完全沒把敲門聲放在耳裏了。

但易小刀不能太投入,就算是演戲,也要隨時準備換場景。所以在揉捏了一番宋曉藝的酥胸後,易小刀恢復了理智,直起上身,下牀去開門了。

宋曉藝雖然戀戀不捨,但也只好拿被子蓋好身子,側身朝裏躺着。

易小刀在門口大聲問:“誰啊?”語氣裏很是不耐煩。

“我是喬正林!開門!”門外傳來喬正林的聲音。

易小刀說:“喬警官?”然後打開了門。

喬正林身後帶着四個荷槍實彈的警察,如臨大敵地看着易小刀,沒想到易小刀卻是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屋子裏燈都沒開。

喬正林盯着赤裸上身的易小刀:“爲什麼不開燈?”

易小刀指了指自己的裸體:“睡覺開什麼燈?”

“睡覺?這麼早就睡覺了?”喬正林不相信地看着易小刀,目光越過易小刀,看到牀上還躺着一個人,立刻警覺起來,“那是誰?”

易小刀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女朋友……早睡嘛……那個……”

喬正林當然明白易小刀的意思,警察也不能影響別人的*啊,於是移開目光,說:“我們接到報警,這裏有槍聲。我們可以進去嗎?”

易小刀攤開雙手說:“我要是不讓你進來,你肯定會懷疑我。請進吧。”說着,順手開了燈。

走進房間,喬正林看到牀邊地上的衣服,嗅到空氣中曖昧的氣息,心中的警惕自然也放鬆了,但是當他的目光再次掠過牀上女子時,心裏一動,說:“我冒昧地請求一下,能讓你女朋友擡頭給我看看嗎?”

易小刀有些不悅地說:“喬警官,這是很不禮貌的,你知道嗎?”

喬正林心虛地說:“例行公事,請見諒。”

易小刀見狀,輕聲叫道:“親愛的……”

聽到易小刀這麼肉麻地稱呼自己,宋曉藝心裏一暖,害羞地扭過頭來。喬正林只瞟了一眼,立刻就移開了目光,牀上的女子不是百合,而且她臉上的表情和眼神,明顯就是生理需求尚未得到滿足的樣子,這讓喬正林心裏暗道罪過。

這時,其他的警察已經將廚房、洗手間、衣櫃、牀下等可以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個遍,沒有發現什麼。

喬正林正要離去,突然牀腿後面的一個小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看了易小刀一眼,易小刀還不明就裏。喬正林走過去,蹲了下來。

易小刀看到喬正林蹲到牀邊,心裏很不舒服,說:“喬警官,搜也搜過了,你也該走了吧。”

喬正林頭也不擡地說:“是啊。不過,我想請你也跟我走一趟!”

喬正林從牀腿後面摸出那個東西,站起來,轉過身,一顆黃澄澄的狙擊槍子彈呈現在易小刀的眼前。

今晚公司吃年夜飯,不知幾點才能回家,所以先更新了。 喬正林把子彈舉到易小刀的眼前:“說吧,她在哪裏?”

易小刀想不到犯下如此大的錯誤,說:“這是我自己的。”

喬正林爲了抓百合,已經窩了很多氣在肚子裏,現在眼看就要抓到百合了,易小刀竟然還想狡辯,頓時怒從心頭起,將子彈握在手心,一拳狠狠打在易小刀的腹部。

易小刀沒想到喬正林突然發飆,結結實實地捱了一拳,饒是他身體素質再好,這飽含憤怒的一拳還是打得他五臟六腑差點移位,喉嚨一陣發鹹。

牀上的宋曉藝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得一聲尖叫,坐起來抓着被子縮到角落裏,身子瑟瑟發抖。

喬正林一把抓住易小刀的衣領,吼道:“那你把槍拿出來給我看看!”

易小刀冷冷地說:“只收藏子彈不行嗎?”

喬正林一字一句地說:“私藏槍支彈藥也是違法的,你知道嗎?”

易小刀說:“這些話,還是讓法官來問我吧。”說完,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宋曉藝看到易小刀流血,心裏又是擔心又是恐懼,尖叫一聲,嚇得拿被子矇住了眼睛。

宋曉藝的叫聲引起了喬正林的注意,他放開易小刀,走到牀邊,說:“這位小姐,你一定知道她在哪裏吧?”

宋曉藝擡起頭,看着喬正林,只是一個勁地搖頭,已經說不出話來。

喬正林回頭看了一眼易小刀,再轉過來,說:“是嗎?如果你不說,我現在可要把你帶走了。知而不報,包庇罪犯是不輕的罪啊!”

宋曉藝看了一眼嘴角流血的易小刀,用力搖着頭,不停地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喬正林面色一沉,直起身來,說:“帶走!”

宋曉藝抓緊被子,還在往牆角縮:“不要……不要……”

易小刀伸手抹去嘴角的鮮血,說:“別動她,她毫不知情。我跟你走。”

仙本純良 喬正林猛地轉過身,吼道:“你給我閉嘴!現在不是你說了算!王武,帶走!”

王武端着衝鋒槍,猶豫着說:“喬哥,她……”

喬正林吼:“帶走!”

王武只好走到牀邊,說:“小姐,請……請穿好衣服跟我們走!”

宋曉藝赤身裸體地坐在牀上,只有一牀薄薄的被子遮身,面對四五個虎視眈眈的大男人,早已六神無主,此時只是一邊搖頭一邊往後縮,但她早已縮到牆角,哪裏還能後退?

喬正林心裏着急,也顧不得別的,說:“小姐,你再不配合,我們就要強行帶走了!”

易小刀心一橫,握緊拳頭,喊:“喬正林!”

喬正林不知何意,再次回過身來,易小刀的拳頭疾如閃電地擊出,同時大吼一聲:“我說了別動她!你嚇到她了!混蛋!”

喬正林還沒做出反應,拳頭已經重重地打在他的左臉上。這一拳威力巨大,身材高大的喬正林竟然被打得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他只感覺一陣劇痛傳來,估計牙齒已經脫落了兩顆。

這次變故沒有任何人預料到,宋曉藝嘴巴張得老大,心中恐懼暫時被驚愕取代,隨即是更深的恐懼。襲警!喬正林可以一槍斃了他,然後說是正當防衛!

喬正林的四個手下也楞了一下,隨即嘩啦嘩啦站好馬步,四個槍口同時瞄準了易小刀,手指扣在扳機上,只等喬正林一聲令下,就將易小刀當場擊斃。由於南華市近年來一派和平,平時除了在靶場訓練,很少有實戰的機會,瞄習慣了紙板的警察們偶然瞄準一個真人,手指不禁有些微微發抖。

沒想到喬正林站穩身子,吐出一口鮮血,裏面果然還有一顆牙齒,他做了個且慢的手勢,擦去嘴角鮮血,看着易小刀說:“你膽子不小。一人一拳,扯平了。走吧!”

王武看了看宋曉藝說:“喬哥,那她……”

喬正林恢復了理智,說:“如果你打算幫她請心理醫生做輔導的話,你就帶走吧。”

王武當然沒這個打算,所以從牀邊退開了,從腰間掏出手銬,準備給易小刀銬上。

易小刀說:“我想單獨跟她說幾句話,行嗎?”

喬正林看了看兩人,朝手下使了個眼色,率先走了出去。

王武擔心地說:“喬哥……”

喬正林說:“沒事。”

王武走在最後,帶上了門。

屋子裏頓時安靜了下來。

易小刀仔細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走到牀邊坐了下來。宋曉藝用複雜的眼神看着他,身體還是微微發抖。

易小刀看着宋曉藝,說:“對不起,給你帶來這麼多麻煩。”

宋曉藝已經隱約猜到易小刀是因爲那個女殺手才惹上麻煩的,此時搖搖頭說:“我沒事。”

易小刀的嘴角再次流出一絲鮮血,宋曉藝靠過來,伸出手,輕輕地幫易小刀擦去了血跡,眼神裏滿是關切之情。

易小刀感到一陣歉疚,自己擡手去擦血跡,擋開了宋曉藝的手,說:“我不能送你走了,你現在給那個美國佬打電話,讓他來接你。”

宋曉藝聽得出易小刀話裏的勉強,搖頭說:“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易小刀說:“不行,有個人在身邊要安全一點。你記住,千萬要提防陸雲飛,他不僅會因爲我而去找你,而且此人色膽包天,上次你喝下的藥就是他下的。如果可能,你能去美國就好了,否則,就算陸雲飛得到了百合,對你還是不會死心。”

宋曉藝眼眶發紅,說:“那……我們……”

易小刀臉上有些尷尬:“剛纔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如果將來有機會,我會告訴你一切的。”

宋曉藝不死心地說:“爲什麼現在不告訴我?你都要被警察抓走了,你還不說,要等到什麼時候?”

易小刀微微一笑:“說來話長。 漩渦天劫 沒時間了,來,穿好衣服。我要走了。”

易小刀彎腰從地上撿起宋曉藝的衣服遞給她,宋曉藝接過衣服,稍稍猶豫了一下,掀開被子,當着易小刀的面穿上了衣服。易小刀側過頭去,輕輕嘆了口氣,不敢再看。

“我走了。”易小刀站起身。

“等等。”宋曉藝叫着,下了牀,走到易小刀跟前,深深地吻了他一下,說:“我會等着你。”

易小刀說:“不——”

宋曉藝纖纖玉手遮住他的嘴,露出一個微笑:“你會沒事的。”

易小刀無語,看了宋曉藝一眼,打開了門。

喬正林靠在門口,荷槍實彈的手下站在兩側。易小刀走出房間,伸出雙手,示意王武銬上自己。

宋曉藝站在門裏,定定地看着這一切。

王武用眼神徵求了一下喬正林的意見,喬正林瞟了一眼宋曉藝,搖了一下頭,王武收起手銬,說:“走吧。”

易小刀低聲對喬正林說:“謝謝。”喬正林沒有在宋曉藝的面前給他戴上手銬,也算是給了他最大的尊重。

下到二樓,幾個警察正在給樓梯上的彈孔拍照,一樓也有警察拿着尺子在量鐵門上的彈痕。

一個警察走了過來,說:“喬哥,在對面的樓道里發現一具男屍,手裏拿着狙擊槍,初步確定是一名殺手。”

喬正林擡眼看了一眼對面的樓道,說:“一樓和二樓的彈痕是不是死者留下的?”

警察說:“這邊的彈頭已經找到,但還需要進一步化驗,才能知道是不是從死者的槍裏發射出來的。”

喬正林說:“死者身上的彈頭找到了嗎?”

警察說:“已經找到了。”

喬正林暗中捏了捏手裏的子彈,說:“化驗結果一出來,立刻給我送來。”

警察說:“是!”

說話間,喬正林帶着易小刀已經走到了警車旁。王武拉開了後面的車門,示意易小刀坐了進去,喬正林略一遲疑,也跟着坐了進去。

警燈閃爍中,圍觀的人早已看清了易小刀的面目,於是開始議論紛紛。

“這不就是那個開凱迪拉克的人嗎?”

“是啊,怎麼犯法了?”

“哎,我不早說了,那車是搶來的。這不,被警察抓起來了吧?”

“你怎麼知道是搶來的?”

“你沒見他纔開了幾天,就不敢再開了嗎?”

“那也可能是借來的。”

“借來的?那警察幹嗎要抓他?”

“抓他不一定是因爲凱迪拉克。”

“那你說因爲什麼?”

“我怎麼知道?”

“不知道你跟我爭什麼爭?”

“不用爭了,八成就是搶車團伙的。你沒看到對面樓裏也死了人嗎?肯定是分贓不均,內訌了。”

“是啊,現在的搶車團伙也太囂張了。用的槍都這麼長!一槍就能打死人!”

“什麼槍還一槍打不死人嗎?”

“我不是說爆頭!你沒玩過CS啊?”

“CS個屁!你以爲這是玩遊戲啊?真槍實彈的!打哪裏都要死!”

“打你老二你會死?”

“不信你打你老二試試?”

“我打你老二!”

“流氓!”

“喂,三姑,誰流氓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