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什麼地方”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呵呵到了之後你們就知道了”

辰夜笑着轉而對擢離說道:“前輩還是老規矩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得出現更不能動手”

尊玄高手自然是辰夜現在最好的保鏢不過若事事都有依賴的話那也不會有進步連天刀和古帝殿在沒有面對那些無法容忍的事情時辰夜都不會動用何況是擢離

擢離笑道:“公子放心以公子如今的實力與手段一般的人也奈何不了你”

這是實話地玄九重巔峯或許並不是太了不起可辰夜的手段而且擢離也相信一趟禁忌峽谷成功的闖了出來他的所獲肯定不簡單

“呵呵走吧”

辰夜大笑了聲身影一動掠至高空旋即幾個呼吸後便是消失在了天際邊緣在他身後長孫然與擢離緊隨而至

如今的北域地界算得上是很熱鬧

不久之前劍宗突然巨大舉動以無上劍體轟動整個北域世界隨即邀請無數人前往劍宗親自見證無上劍體的出世

在那個被人稱之爲近年來少有的盛會上那個擁有着傾國傾城的少女在無數人的矚目之下一人一劍直入九天之中以人爲引以劍爲橋撬動整方天地

那一剎真正是萬劍來朝恭迎着它們的帝君降臨

就在那一刻中整個天地都在見證着那一人一劍親手譜寫出轟動整個北域世界的傳奇出來

如今幾近倆月時間過去這個轟動仍然沒有減弱多少到處都在傳送着當天那驚天的一幕也是因此那個身穿鵝huángsè長裙的少女成爲無數人心中那揮之不去的身影

當這個事件影響力並未減弱的同時另外一則消息雖然沒有劍宗那個舉動如此驚人但同樣也是讓得整個北域世界有着異常的震盪

這個消息來自三千清幻流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重生之鬼醫傻妃 這是一座頗爲奇特的山脈

面積並不是太大至少在這些年的闖蕩中辰夜也到過不少的宗門勢力見到過他們的山門可無一例外眼前不遠處的相比起來有一點點寒磣了

幾乎一眼都能看到全方位的山脈與其他山脈一樣到處鬱鬱蔥蔥綠意充斥在每一寸之地濃郁的天地靈氣散其中隔着遠處都有着暢kuàigǎn覺

之所以說這裏有些奇特那是因爲在那山脈中妖獸的數量極其之多這就有些讓人驚詫了

山脈越大越深纔是妖獸生存的最好環境但這裏

無數的妖獸盤踞在山脈各處最是讓人感覺有些奇怪的是竟然沒有太多的兇性散出來妖獸之間更是和睦相處絲毫感應不到一點點的血腥味道

所謂弱肉強食最開始便是形容獸類生靈老虎吃狼狼吃羊這是千古不變之理可在這山脈中彷彿一切都改變了

“辰夜我們到這裏來做什麼”

遙望前方山脈長孫然有些疑惑的問道她自然是清楚那山脈中存在着那個勢力貌似那個勢力和辰夜還有一些糾葛但這點糾葛似乎還無法讓辰夜專程趕到這裏來吧

辰夜笑笑看着身邊的擢離道:“擢離前輩你有沒有感應到什麼”

片刻後擢離那有些凝重的聲音傳了下來:“我感應到青紋虎鱗獸的氣息公子你可是要打它的主意”

“辰夜你到底想做什麼”對於青紋虎鱗獸長孫然有所耳聞在北域地界妖洞天儘管不是什麼大的勢力卻也聲名赫赫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惹的起來

而自己二人固然不是一般的人可無緣無故幹嘛要招惹什麼青紋虎鱗獸

擢離顯然是猜到了辰夜的心思它沉聲說道:“公子青紋虎鱗獸同樣也是不凡的妖獸雖然它肉身已經隕落可傳言它的本源還在這等強大的存在說老實話即使我出手都未必是它的對手”

“公子你儘管懷有龍氣本源對青紋虎鱗獸有一定的壓制可公子你如今的實力對它構不成太大壓力所以”

辰夜笑了笑道:“凡事不能一概而論擢離前輩進入之後妖洞天的人你幫着長孫姑娘應付一下那青紋虎鱗獸由我親自對付好了你們放心如果我沒有完全之策豈會冒險”

聽到這話長孫然和擢離皆是撇了撇嘴若說冒險二字在這一人一獸的認知中除卻辰夜之外還找不出那個是更加瘋狂的

瞧到長孫然與擢離的表情辰夜無奈失笑道:“我就這麼不讓你們放心沒事的除卻龍氣之外我同時還xiūliàn着龍族頂尖gōngfǎ百戰決擢離前輩不知道這樣你會否安心許多呢”

“百戰決”

長孫然黛眉輕輕一蹙道:“辰夜你不會又騙我的吧”

“有沒有騙你問下擢離前輩就不知道了”辰夜笑道

長孫然連忙看向擢離後者在沉思一會後默默的點了點頭它一直在奇怪辰夜得到龍氣也就罷了可爲什麼可以將龍氣揮到極致原來是這個原因

這是在一線天中的大戰擢離親身感受到的

“不管怎麼樣總之你小心一點還有我與擢離解決掉妖洞天的其他人後你可不能在攔着我不讓我去幫你不然你自己心中有數”長孫然嗔哼一聲說道

“好好答應你”

辰夜大笑了聲身形一動朝向山脈快掠去

“來人止步否則格殺勿論”

還未靠近山脈一道凌厲之聲自那樹林之中暴喝響起旋即數道影子閃掠而出一股兇狠的氣息瞬間瀰漫在空間中

辰夜目光頓時爲之一凝這出現的數道影子不是人而是妖獸

不愧是妖洞天

曾聽念晨聽玄凌說過妖洞天最拿手的本事就是豢養妖獸在之前他心中還保有幾分懷疑畢竟妖獸的豢養沒那麼簡單

來到這裏後相信了幾分整個山脈到處都有妖獸的氣息然而卻好像是被人養了太久失去了原來的野性似的妖獸之間都沒有最爲簡單的殺戮

而現在辰夜心裏便不在有任何的懷疑了

這些衝出樹林的妖獸在辰夜的感知力下它們並不是因爲自己侵犯了它們的地盤而出現是被認爲的指令中出來攔下自己

這種手段當真是不簡單了難怪在無數年前妖洞天可以橫行世間即使現如今已經沒落了都還能夠在北域地界佔據着一席之地

“都安靜下來吧”

辰夜去勢不變自有一股威壓從體內強悍的龍威暴涌而出

“吟”

淺淺龍吟聲音傳蕩那如箭般疾而來的幾隻妖獸身影猛然的停住旋即不管是那林中之人如何的驅使不但沒有令它們繼續前進反倒當龍吟聲音越清晰的時候幾隻妖獸撲通一聲落到地面馬上就十分乖順的匍匐在了地面上

天下萬獸之尊的真龍氣息固然這世間中也有一些強大妖獸者不懼比方說擢離但類似擢離這等種族的妖獸實在不多

而即便是擢離儘管不被真龍氣息所完全剋制可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點影響只不過辰夜如今實力遠在擢離之下加上百戰決並未大成故而辰夜自己也感應不到究竟在真龍氣息面前擢離是否會有所被影響到

如此的變故令得林中réndà吃一驚還沒等他有別的舉動辰夜身影猶若鬼魅般的出現在他面前然後直接問道:“青紋虎鱗獸在什麼地方”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望着突然出現的辰夜他們林子中隱藏着的那個中年人猶若見到了鬼似的

這世間這北域之中有太多的高手在這裏出現幾個高手一點兒也不奇怪可是他們三個居然能夠讓得所豢養的妖獸直接是靜止不動這份手段太嚇人了

“告訴我青紋虎鱗獸在那裏可以不殺你”辰夜淡淡笑問着

“休想”

中年人固然害怕青紋虎鱗獸卻關乎妖洞天的未來

“那就沒辦法了我只好搜魂了別怪我心狠手辣啊”

辰夜從來都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對這妖洞天因爲雲東流和徐凌老怪的原因自也不可能會有半點猶豫

看到青袍年輕人那隻手掌慢慢的移向自己腦袋時中年人禁不住大汗淋漓搜魂一旦這個過程結束終其一生別說武道上可以繼續精進其人也將變成báichī

這還是最好的結果不然魂飛魄散都不是不可能的

“別別我說我說”

死不可怕可魂飛魄散這樣子的威脅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無動於衷的

辰夜淡然一笑在聽完中年人所說的後直接將他給震昏迷了去雖然對妖洞天沒有什麼好感沒有必要的時候他也不想大開殺戒

伴隨着真龍之威逐漸的擴散辰夜一路所過暢通無阻所有妖獸全都安靜了下來出現的妖洞天高手也在瞬間被zhìfú短短几分鐘而已已到了山脈深處

深處有方小小山谷在山谷盡頭是一處巨大的山洞從那洞裏辰夜能夠感應到有着一股強大的兇性在徐徐的散着

“長孫姑娘擢離前輩交給你們了”

說完辰夜身影如電對着山洞入口快掠去

“大膽”

山洞之中山脈其他的方向此刻有着道道身影如狼似虎般的暴射了過來妖洞天在這裏也有很多年了可從來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他們所在的山門竟會被人如此輕而易舉的闖了進來

“滾”

辰夜輕輕一喝一道能量匹練暴灑而出玄氣之中四道不同的能量氣息有着驚天之力涌動虛空時空間中一應物質叫人赫然見到竟是以不同的變化而消失

即使從山洞中而出現的幾人修爲都很不弱其中一人更是達到了皇玄境界都在這道能量匹練下被逼的硬生生的退到了邊上然後眼睜睜的瞧着青袍年輕人射入洞中消失不見

“追”

“你們還是安靜的呆在這裏別逼我大開殺戒”長孫然與擢離出現在山洞口前者冷聲說道

妖洞天的幾大高手眼神頓變長孫然在他們眼中算不得什麼可擢離以他們幾人的實力居然都感應不到後者的真實修爲而他就那麼平常的站在洞口卻是直接令得這方虛空真正被凝固了下來猶若四周出現的堅不可摧的銅牆鐵壁似的

“尊玄高手”

妖洞天幾réndà駭皇玄高手可以禁錮一方空間但始終有跡可尋唯有尊玄高手才能夠做到在禁錮空間的同時讓得被禁錮的空間猶若是另外一方虛空似的

達到聖玄境界後那便是能夠以一己之力在原來的世界中真正的開闢出一方屬於自己的空間

而天玄高手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修仙從沙漠開始 山洞幽深以辰夜的度數分鐘後竟然還沒有來到青紋虎鱗獸所在地

隨着越加的深入青紋虎鱗獸的氣息越的濃烈同時山洞是向着地面深處延伸下去的自然壓力越來越大

似乎青紋虎鱗獸本源所生活的地方乃是岩漿所在進入山洞後辰夜就感應到一股灼熱的氣息而此刻那股灼熱自也是更加的狂暴

不過與禁忌峽谷那一方炙熱之地相比這裏的溫度便有些小巫見大巫了更何況辰夜體內的玄氣本身就蘊涵着同樣炙熱的能量自然這周圍的溫度對他半點影響都沒有

很快辰夜似來到了山洞的盡頭放眼看去就在視線中竟然有着一方泛着火紅顏色的岩漿湖泊之地

熾熱的氣泡在湖面上不斷鼓動着每一次爆裂都會升騰起一股淡淡的熾熱霧氣無數霧氣交織將這山洞盡頭形成一方即使是皇玄高手都不敢輕易進來的禁地

“這樣一來要搞定那青紋虎鱗獸就要容易許多了”

盯着岩漿湖泊辰夜自言自語的說道眼瞳中泛着些許的欣喜青紋虎鱗獸毫無疑問就是住在這岩漿湖泊之中

而這湖泊溫度如此之高青紋虎鱗獸都是可以忍受住那就說明此獸對高溫有着不同的喜愛辰夜的玄氣能量中有着比這岩漿湖泊更爲炙熱的氣息想來對青紋虎鱗獸而言乃是極大的yòuhuò力

同時狂暴的火能量對他辰夜也構不成太大的威脅以物克物就算青紋虎鱗獸很強大也有辦法將它的本源吸收過來

“蓬”

當辰夜剛剛出現在這裏之後岩漿湖泊陡然翻涌滾滾岩漿猶若水柱一般朝着上方暴涌而出一道龐大的身影便在岩漿流的包裹之中清晰的出現在了辰夜視線中

與此同時滔天煞氣瀰漫而出

“不是妖洞天的人卻來到了這裏雲百等人都死了不成”煞氣之中凌厲殺意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

這是一隻奇特的妖獸頭頂雙角渾身上下覆蓋着散青色光芒的鱗片鱗片猶若老虎毛皮而這鱗片之上刻畫着道道形狀相同的紋路

身形有些虛幻是肉身死亡後本源的真正狀態在其背上有着一條彷彿鞭子般的骨架聳起涌動着凌厲的毫光

這與辰夜當時見到雲東流化妖之後的形態有那麼幾分相似看來自己當時所煉化的那隻奇獸儘管不是青紋虎鱗獸也與之有着非同尋常的關係

辰夜眉梢輕挑煞氣之濃郁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從這股煞氣當中辰夜能夠感受到當年青紋虎鱗獸所殺的人不在少數否則凝聚不出如此煞氣來

“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人”

青紋虎鱗獸在片刻之後厲聲大喝它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從辰夜身上無形中此獸感應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同時也感應到了似曾相識的氣息

正是這道有些熟悉的氣息感應到讓青紋虎鱗獸的殺意更加凌厲的同時也讓它有着自骨子裏而來的仇恨

聽到這句聲音辰夜淡淡笑道:“看來你好像現了什麼就不瞞你了雲東流是我殺的他所屬的那隻奇獸也是被我煉化吸收了而今來找你便是想借你這本源一用”

“我殺了你”

青紋虎鱗獸一動整個岩漿湖泊之中的巖流化成一道利箭朝向辰夜暴射而來整個空間頓時因爲暴漲的溫度而呈現出扭曲的模樣來

“嗤”

眼望那岩漿水柱辰夜伸出手輕輕的一點看似很隨意的樣子但在那一點之下龐大的岩漿水柱便是應聲的碎裂開來所謂的高溫在他的玄氣能量之中盡皆化成了虛無

青紋虎鱗獸銅鈴似的眼瞳陡然緊緊一縮它這一擊固然並不強大卻是蘊涵着岩漿湖泊那龐大的高溫對面那年輕人如此輕易的接下來不說竟然高溫對他絲毫影響都沒有

“小子你很有一套難怪敢隻身前來找我”

青紋虎鱗獸眼瞳頓寒獰聲道:“你的玄氣能量中蘊涵着極爲炙熱的氣息固然讓你不懼這裏的高溫不過你卻不知道我在此地xiūliàn多年一直無法重生缺的就是類似於你這樣的能量”

“你竟自動的送上門來那股炙熱是你的護身符但同樣也會成爲你的催命符”

青紋虎鱗獸再度一動其龐大的身子在這不大的山洞盡頭就像是一座山峯般對着辰夜重壓了下來那股壓迫力無法形容

見此辰夜身影暴退

“你走得了嗎”

青紋虎鱗獸厲喝龐大身影掠過空間時其背後那聳起的骨架突然的脫落開來化成了一條十數米之長的鐵鞭

“唰”

鐵鞭掠過空間度十分之快當空對着辰夜籠罩下來將他退路完全給封死

單論實力青紋虎鱗獸至少不在擢離之下這是因爲肉身消亡的緣故否則後者絕對不會是它的對手

而今被辰夜弄出了真火攻擊自然是更加的凌厲儘管有着足夠信心辰夜也絲毫不敢大意

瞧着鐵鞭朝他落下辰夜心神一動鬼屍身影暴掠而出毫無花哨的一拳便是重重的擊向鐵鞭

同一時間本命魂魄也是在銀芒包裹之下舉手化刀隨着鬼屍一起斬向出去

“魂變”

青紋虎鱗獸不愧是存在了許多年的老怪物一眼便是辨認了出來的當下它的眼瞳深處一抹忌憚之色悄然的浮現

所謂本源之體在人類世界中的說法就是魂魄

魂變乃是魂魄變異之後的形態對於大多數的魂魄來講就像是真龍氣息對大多數的妖獸來講都着無形的威壓

“感覺到害怕了呵呵還有更厲害的你一同接住吧”

這方空間中突然有着龍吟之聲淺淺響徹旋即純正的龍威如山般的涌在空間之中對面處那龐大的身軀因此而像是見到了鬼似的呆滯在了當場

“真龍氣息魂變年輕人你究竟是什麼人”

顫抖的聲音轉變的稱呼讓辰夜爲之一笑他漠然說道:“我只想吸收你的本源我是什麼人你就不用多問了”

“你”

辰夜擺擺手再道:“有這倆樣對你的剋制加上我玄氣所蘊涵着的能量你應該知道即使你修爲遠在我之上你畢竟只是本源形態出現拼到最後你仍然會成爲我的獵物所以別反抗了或許你這樣做的話我會給你一個新生的機會”

“年輕人你什麼意思”收回那化成鐵鞭的骨架青紋虎鱗獸沉聲問道

新生重生

乃是青紋虎鱗獸最大的渴望無數年來它一直在爲這件事情做着努力卻連半點成功的希望都沒有見到過

如今聽到這話即便是它都不免心動了但青紋虎鱗獸同樣知道一旦自身被這個年輕人吸收煉化後意味着什麼那等於是完全消散在這個世間中

但是對辰夜這句話青紋虎鱗獸並非是完全不認同

生存於這個世間無數年曾經也是風光過所能知道的遠在其他人和生靈之上別的種族有怎樣的手段青紋虎鱗獸不是很清楚可龍族的手段

正是這個原因青紋虎鱗獸儘管知道自身被煉化之後所面對的下場是什麼也同樣在眼瞳中抱有着一絲絲的渴望

聞言辰夜笑道:“以你這等的存在自是要比我更加清楚所謂的新生機會究竟是否可行”

“你能夠讓我相信嗎”看着辰夜青紋虎鱗獸一字一頓的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