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時予靠過去柔聲道:「你喜歡什麼,我去給你買來。」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紫宜回頭對著時予一笑,搖搖頭說道:「不用了,只是有些第一次看到所以多看幾眼而已。那些東西都比不上公子平時送我的首飾。」紫宜說得倒不是客套話,淮陽山的市集到底是小了點,街道上也沒有多少上得了檯面的商鋪,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好貨色了。比起時予精挑細選送給紫宜的各類首飾胭脂等,這裡的貨物的確遜了一籌。

經過紫宜這次開窗觀景,時予總算是深刻地明白了金子到哪裡都會發光的道理。儘管紫宜只在窗口站了短短一刻鐘,而且這個窗戶的位置在這條街並不是很顯眼,卻依然有眼尖的人發現剛剛街上的仙子正在酒樓里吃早點,接下來自然又引得人群一陣騷動。時予見此,急忙把窗戶關起來並拉著紫宜坐下,心想以後出門還是先找個面紗讓紫宜帶上比較好。

在時予的「巨額」打賞下,店小二很快就端著桂花糕上來了,時予又令他上壺好茶。正當時予和紫宜想用他們在幽影小築之外的第一份早點時,街上突然響起一陣敲鑼打鼓聲,吸引了兩者的注意力。紫宜似乎也知道了紫宜的容貌會在人群中引起麻煩,所以這次不敢在將窗戶完全打開,只開了一個小縫觀察外面。時予對紫宜的機靈很滿意,不過以他的手段,並不需要這樣委屈自己。他直接走到窗戶邊將窗口完全打開,正當紫宜驚呼一聲想要開口詢問時,卻見到時予右手泛出藍光,明顯是在施法,才收住聲靜等時予的手段。

時予泛著藍光的手指在窗沿輕輕一劃,紫宜只看到一層薄薄的光幕從窗沿升起,然後又迅速消失了。她不解地望著時予,後者淡淡一笑,道:「雕蟲小技而已,就是一種障眼法,現在外面的人看我們就只能看到個空蕩蕩的房間,而我們卻不會受影響。」

「公子好厲害,難怪能收服了那些惡妖呢!教教我好不好?」

時予被紫宜誇得有點不好意思,「這法術只不過是微末小技,根本上不了檯面,隨便來個有法力的人就能看穿。你想學恐怖還不行,不是我不想教,這種法術是我從天罡三十六變中湊巧演化出來的,要想教你就必須把整段口訣都給你。可是我答應過師父不把口訣外泄的。」

紫宜看到時予的為難神色,急忙道:「公子不方便就不用教好了,反正我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要是因為我讓公子毀諾,我會不安心的。」

時予尷尬地點點頭,轉移話題指著街上的一個人堆說道:「你看,那個中年漢子的大刀舞得怎麼樣?」紫宜循著時予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到一個彪形大漢在舞著一把厚背大刀,看起來還有模有樣的。旁邊還站著一個瘦弱一點的男子,正提著一個銅鑼興緻勃勃地給周圍觀眾解說,想來剛剛的敲鑼聲就是他發出的。

紫宜第一次看到這是,好奇地問道:「公子,他們這是在幹什麼?打架嗎?」時予心想紫宜或許才算是真的不食人間煙火,可以說自她出現靈智開始,就沒有接觸過人間的柴米油鹽、生老病死。時予只好細細地給她解說這個人間最簡單的事情之一:「他們這是在賣藝,就是表演武藝給別人看,換點錢供自己吃住。講白了他們和街上其他人一樣都在出賣自己的勞動。」時予這麼多,紫宜好像有點明白了,但她得生活環境註定她無法有多深的感觸。

說起來時予也很久沒有去真正欣賞這些人間氣象了,這次難得有機會,於是就陪著紫宜一起興緻勃勃地看著中年漢子耍刀。漢子用的刀法的確是很好看,但是僅僅只能說好看而不能說厲害,因為這種刀法是漢子故意改出來用於表演的,其中加入了很多沒用的虛招,真要用在生死肉搏中肯定會吃大虧。時予雖然這樣想著,但是他也明白那個漢子的苦衷,因此也不會覺得這種做法有什麼不妥。

可惜時予能明事理,某些人卻不一定。就在漢子把一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風,引得圍觀者不斷歡呼時,人群中卻突然冒出一個極不和諧的聲音:「這麼花哨的刀法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哼!」不過說實話,這個聲音真的很好聽,從聲音中的稚氣和細嫩,它的主人應該是個小女孩。

因為周圍眾人聲浪一潮高過一潮,所以場中誰也沒留意到小女孩的話,管自己繼續喝彩。相反,遠在酒樓包廂中德時予卻聽得分明,他法力有了一定基礎,又修習了三十六變練成多種神通,現在留心賣藝場地的情況下,其中一舉一動都逃不出他的耳目。時予正嘀咕著「誰家小娃娃放在大街上亂跑……」,街上就發生了意外,漢子手裡的刀居然失手飛了出去插在旁邊的一塊木樁上,沒傷到人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場中頓時出現一陣噓聲,弄得賣藝漢子紅透了臉。

時予的神色一下子凝重起來,並下意識地把頭伸出窗外企圖看得更清楚,普通百姓只看到刀從漢子手中脫手,他的眼力卻讓他看清刀是如何脫手的。而其中的問題在於,這把刀剛剛就算失手飛出,也絕對不會插到左邊的木樁上。

ps:不敢奢求打賞,只求讀者大大們能在書評區吱一聲……好冷清!

… “你本來長的這麼好看,爲什麼還要做這麼殘暴不仁的事情。”劉笑天反感的說道,並不因爲對方的傾國傾城的姿容而有所動容。

“嘎嘎……你這個小娃子有意思,你可知道,我每吸取一個人的陽氣和經血,我的修爲就會更上一層,尤其是你們這種修爲高深的傢伙,吸取陽氣與精血,會使我的修爲一下子提升不知道多少倍,嘎嘎……你個小娃子,啥都不懂。”修羅雙腿慢慢的伸了一下,薄如蟬翼的裙子露出裏面如同白雪版的大腿,然後很悠閒的放在了旁邊一個男的修羅的身上,看起來很悠閒的樣子,並沒有因爲眼前這些敵人而有所恐懼。

“哼,修煉本是一步一個腳印,慢慢修煉而成,而你卻是做的事情人神共憤,命不久矣。”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嘎嘎…………哈哈…………”女修羅笑的花枝亂顫,那一對呼之欲出的傢伙更是亂顫,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媽的,長這麼妖豔禍害天下男人啊,”劉笑天也是心神一盪漾,不由得罵道。

“老師……”這時候蕉嶺,段天順這些也來到了魔殿之中。

“哇哈哈……”還有幾個美麗的女娃娃,嘎嘎…………“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這一次,我的修爲一定會晉升很多層。

女修羅掃視着衆人,高興的說道,模樣有多高興就有多高興。

”瘋老婆子,你認爲你的修爲可以提升那麼多嗎?“幹天兒被對方狂妄的話語說而不服氣了。

”嘎嘎…………我喜歡,你以後就給我當男寵吧?姐姐不會虧待你的,嘎嘎……有脾氣的男人有味道,有味道……“女修羅很悠閒的說道。那醉意朦朧的姿態彷彿已經和幹天兒翻雲覆雨了,進入了一種很玄妙的狀態。

”做你孃的白日大夢,你以爲你能夠殺掉我們。“焦龍飛也站出來罵道,稱一下口舌之爭,劉笑天與幹天兒還是可以的。

”嘎嘎……好長時間沒有見到有修爲這麼厲害的人類了,不,我根本不忍心殺你們,我要一一吃了你們,還有你們幾個男的,我要慢慢折磨你們,哇哈哈……不,我現在不殺你們,我要好好的欣賞一下你們。“女修羅卻是就像一個瘋婆子一樣,盯着劉笑天幾人,上下打量着。

”來,把我的點心端上來。“女修羅纖纖素手一揮,頓時間一名男寵真的端上來了所謂的點心。。

”你們看,這個瘋婆子喝的是鮮血。估計是人血吧?“劉笑天低聲向着依琳老師說道。

”嘎嘎,說話不要這麼小聲,我都能聽見的,嘎嘎……這確實是一碗標準的人血,不過我現在最想要的就是你們幾個的鮮血,你們那熱騰騰的鮮血一定很美味吧,哇哈哈…………“

”咕咚,咕咚……“女修羅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將一碗鮮血喝了下去,慢慢舔着嘴脣,樣子有多嫵媚就有多嫵媚,樣子有多勾魂奪魄就有多勾魂奪魄。

”媽的,不僅是個瘋婆子,還是女妖精,“幹天兒急忙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後不由得用手擦了擦鼻血.。

”媽的,這個傢伙的氣血有多旺盛。“劉笑天看着幹天兒擦鼻血的樣子,不由得無語道。

”本姐姐還有很多好看的地方了,這裏這裏……“女修羅指着自己最性感的地方說道。

”咕嚕……“這一場誘惑弄的幾位男弟子口乾舌燥,幾位女弟子面色紅潤有光澤,張紅燕這些,還有依琳老師這些女弟子並沒有眼前這我絕世美女修羅這麼開放,還是很開放的。

”笑天,上。“依琳老師看着這幾位傢伙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支撐不住的,這位女修羅的媚功實在是太厲害了。

”好……“劉笑天展開鐵劍,一個箭步向着女修羅衝去,依琳老師也是腳步輕點,向着女修羅而去。

”嘎嘎……太急性子了。“女修羅不動聲色,看着這兩人圍攻了上來。

依琳老師也算是姿容絕佳,但是面對這樣一個女魔鬼,依琳老師實在是沒有自信說自己要勝過眼前這個宛若魔鬼般的尤物。手中纖纖玉手掐指成訣,一道道水系魔法元素宛若洶涌的江河一般向着女修羅的身子而去。

段天順這些人也開始動了,手中大刀,金鍊子,落雨劍向着旁邊幾位夜叉而去,場面頓時變得不可控制

女修羅很悠閒的坐在原地,手中猛然甩出一道匹練,道道白光宛若深深的太陽光芒一樣,向着劉笑天而來。

”看來我要辣手摧花了。“劉笑天不由得心疼到,心想道連猥瑣大學生這種大師級別的人也能夠征服的女人,絕對是不簡單的,要是以後能能夠會到地球,賣給官方部門,然後拍上一大堆的片子,絕對整個地球人類搶着買賣,但是這種女魔鬼卻是很難征服。

纖纖玉手揮動,匹練翻飛,口中一道道口訣魚貫而出,帶起的巨大能量宛若不可戰勝的殺神發出的魔氣一樣,氣勢強大。

給劉笑天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不想殺你,但是先把你給弄殘廢了,我要你人慘那個地方不慘就可以,只要鮮血好了也可以。”女修羅口中唸唸有詞。

劉笑天聽得不僅渾身涼颼颼,下身也感覺到有一股微涼的宛若的宛若冬日的風在吹着。

“彭彭&…………”劉笑天接連揮動鐵劍,一道道凌厲的劍芒帶着強悍的勁氣刺向女修羅。

“強大的勁氣互相碰撞在一起。”然後一股強悍的力量直接將劉笑天擊飛了出去。

“噗……”笑天重重的摔在一處牆壁上,然後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這就是修爲上的差距,一個戰王級別的高手和一個戰皇巔峯的修着的差距,實在是天壤之別,相差太大太大了。

劉笑天搖搖欲墜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笑天,沒事吧?“蕉嶺感激過來扶住了劉笑天。

”放心,沒事的,只是想吐一些鮮血罷了。“劉笑天說着用手擦去嘴角的血跡。

”走,一起上,我就不信她有這麼強大。“蕉嶺眸子一冷,頓時間,一道道冷氣在周圍環繞起來。

”哈哈……一起上吧。“女修羅狂妄的大笑一聲,終於發出了一句人話,前面宛若鴿子叫喚的聲音讓劉笑天特別的不爽。

這時候依琳老師正在和女修羅解列的交戰在一起,依琳老師雙手接連揮動,一道道龐大的水系魔法元素鋪天蓋地般向着對方而去。

而女修羅,看起來卻是從容多了,手中匹練宛若瀑布一般,向着依琳老師攻擊而去,一道道匹練宛若流星雨板,帶着摧天毀地的力量,讓依琳老師不可近前。

“好強大的法寶。”劉笑天不由得驚歎道。

“這是一種天蠶絲編制而成的匹練,刀槍不入,是一件上好的武器。”蕉嶺眼神光芒閃爍,像似對這件寶器很熟悉也很喜歡的樣子。

“那咱麼就把他奪過來。”劉笑天嘴角的那副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比寒冷的氣息,這種一種殺神的氣息。

“嗤嗤…………”手中青蓮妖火召喚而出,九朵青蓮妖火宛若剛剛綻放而開的連話骨朵一般,充滿了璀璨的花朵。

“咦……“女修羅神情一窒,實在是周圍的溫度極度的身高。

女修羅冷冷的看了一眼劉笑天,眼神之中釋放出一股嗜血的光芒,和剛纔喝人血的時候的樣子導師有一比。

”嗤嗤…………“青蓮妖火向着閃爍而出,一朵朵青蓮妖火組成一組強大的軍隊,向着女修羅的太師椅而去。

女修羅大驚,手中匹練釋放而出,帶着強勁的力量,將青蓮妖火擊向另一邊,然後萬道匹練宛若驚鴻一般,化作利刃向着劉笑天這變而來,升騰起真正強大的殺氣。

”小心,蕉嶺。“劉笑天大叫一聲,又急忙擊出九朵青蓮妖火,實在是修爲差距巨大,對方竟然能夠擊飛自己的青蓮妖火,更恐怖的是,女修羅手中的匹練竟然萬火燒不着,真是一件令劉笑天鬱悶又鬱悶的事情。

青蓮妖火雖然奈何不了對方,但是還是阻擋住了匹練的襲擊。

劉笑天身上一層冷汗浸溼了衣衫,這個女修羅真他媽的太強大了。

實在是出乎劉笑天的意料,這令劉笑天特別的鬱悶。

本來女修羅的修爲和依琳老師差不多,但是憑着這件火電不着,刀槍不入的匹練竟然佔了上分,一時間依琳老師也奈何不了這位女魔頭。

“怒斬蒼穹。”劉笑天大喝一聲,手中鐵劍畫出一道道詭異的弧線,空氣之中劍芒閃爍,帶着撕裂空氣的凌厲氣勢,又繼續向着女修羅而去。右手青蓮妖火繼續擊出青蓮妖火,青蓮妖火的威力強大,雖然一時間奈何不了對方,但是這青蓮妖火的威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女修羅也不敢馬虎,身子矯健的一躍而起,手中匹練繼續釋放而出,向着蕉嶺,劉笑天這邊兒來。

“轟轟……”強大的匹練帶起陣陣呼嘯的風聲,然後擊打在劉笑天與蕉嶺的身上,頓時間,蕉嶺與劉笑天與又雙雙被擊飛了出去。

宛若斷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第五十七章美麗女修羅(二)

漫天的劍氣交織成一道道部不透風的具網,然後網向女修羅,女修羅神態很鎮定,自始至終,坐在自己的那把太師椅上,一雙玉腿搭在一個男寵的身上,然後雙手翻飛見,變釋放出一道道白色的匹練,阻擋着依琳老師這些疼的攻擊。

”哈哈,狂妄的人類,你們永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乖乖的服從我們吧,免得我一生氣會當場殺了你們。“女修羅淡淡的笑着說道。

”癡人說夢,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劉笑天大聲罵道。

但是劉笑天強悍的攻擊和蕉嶺的指力釋放而出的攻擊力每每擊打在那白蓮上面,便如同石頭大海一般,化作了虛無。

“無良師傅,這是真麼兵器,太厲害了,連依琳老師也進入不到身旁。”劉笑天嘴角溢出溢出絲絲血跡,一手拄着鐵劍和無良師傅溝通了起來。

“上古蠶絲做成的三匹百鍊,確實很厲害。”無良師傅淡淡的說道。

“師傅,有沒有什麼辦法將這頭女魔頭給殺害,長的這麼性感的女魔頭,要是在留在人間,那禍害真是不少啊。”劉笑天擔心的說道。

“我現在還不方便露面,不然會被依琳老師發現的,現在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你的祕密,不然會對我不利,你和蕉嶺這小丫頭合作將女魔頭的那把太師椅燒了再說。“無良師傅吩咐道,關鍵時刻,還得靠無良師傅,畢竟無良師傅至少是見過大世面的人。

”是,師傅。“劉笑天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淺笑,然後身子一躍,來到了蕉嶺的面前。

”我來打掩護,無論如何要把女修羅躺着的那把太師椅給破壞了,我發覺那把太師椅有古怪。“劉笑天淡淡的在蕉嶺的耳朵邊說道。

”嗯,小心一點兒。“蕉嶺點點頭,然後深深的望了一眼劉笑天。

“放心。“劉笑天笑笑,將鐵劍放在地上,直接身子快速的向着女修羅而去,手中青蓮妖火綻放而出。拳影揮動,擊向女修羅。

”哼,異火對於我而言一點兒也不驚訝。“女魔頭看着劉笑天手中跳動的青蓮妖火,一點兒也沒有顯出一絲懼怕,很顯然,對於女修羅而言,這一夥對女修羅一點兒作用也沒有。

依琳老師雙手在身前不停地畫出一道道圓圈,然後一圈圈碧波盪漾的泉流閃現而出,溫柔的流向女修羅,雖然沒看起來力量並不強大,但是水波流過去的地方,將地面上面的幾條桌椅化作粉末。

劉笑天向着依琳老師點點頭,依琳老師也看出了女修羅的奇怪之處,雙方互相點點頭,算是心有靈犀一點通,都知道了雙方的意思。

瘋狂的向着女修羅進攻而去。

氣勢凌厲的攻擊力徹底令女修羅手足無措,也是全力阻擋器了劉笑天與依琳老師的攻擊。

“老大,我來幫你們一把。”這時候段天順也是來到了劉笑天的面前。

“我也來幫忙,”

“我也來。”

令狐雪山與令狐蓉兒也是來到了這邊,下面的小嘍囉都解決完了,現在只剩下這個最棘手的女修羅了。

“好。”

大家都奮力施展出自己的最後一擊,手中光華閃爍,刀光劍影,向着女修羅而去,漫天的罡氣宛若瀑布一般,發出轟隆隆的震耳聲響。

女修羅眉頭一皺,這麼多人向着自己攻擊,那自己還得使出全力。

女修羅身子從太師椅上輕輕的躍起,裙裾擺動,宛若剛出浴的小美人一般,充滿了無盡的誘惑,這時候正在看着戰鬥的焦龍飛與幹天兒看着飛向空中的女修羅,都不由得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沫。

那簡直是一個禍害人間的尤物啊,真是令人垂涎不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