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暗一在背後暗暗一驚,好傢夥這就按耐不住想要霸佔皇宮了么,慕胤宸面色不變,只是再往裏走,渾身更加戒備。

2021 年 12 月 4 日By 0 Comments

好在皇宮內院的侍衛沒變,還是老皇帝身邊的親衛隊看守,慕胤宸這才暗暗鬆了口氣。

「太子殿下,皇上讓您進入。」

慕胤宸得到允許,步伐比平日略快一些地走了進入,只看老皇帝滿臉笑意。

「胤宸來了,今日朕得了個好東西,你快過來看看。」

其實老皇帝不用說慕胤宸剛一進入內殿便看到了,是一尊半人高的玉菩薩,能有這麼好的成色並且完整無缺也屬實是世間罕見,怪不得老皇帝能這麼高興呢。

老皇帝本就信奉神明,如今得了這尊玉菩薩更加覺得這次地風波很快就能過去,連菩薩都站在他這邊。

「這尊玉菩薩成色不錯,父皇是從哪裏得來的?」

慕胤宸淡淡誇了句玉菩薩,卻也讓老皇帝更加沒開玩笑,開心地道。

「這可是敬親王進貢給朕的,沒想到敬親王一把年紀還能這麼想着朕,看來朕從前是虧待他了。」

「好好的,敬親王為什麼要給您送這尊玉菩薩。」

「敬親王說了,希望這尊玉菩薩能給我夏國帶來好運,朕也這麼覺得,有了這尊玉菩薩以後什麼災難都過得去了。」

慕胤宸聽了老皇帝的話,眉頭皺的更加深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只是現在他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夠證明敬親王圖謀不軌,皇宮外圍的兵力都換上了敬親王的兵也不足為奇,老皇帝不會只憑這個就相信他的話。

但慕胤宸知道這其中一定有古怪,為何當初不直接派敬親王的兵力去支援,而是要換了外圍的兵力,這麼做豈不是多此一舉。

思考良久,慕胤宸還是不放心地道。

「父皇,現在是多事之秋,外面進來的東西最好還是不要近身的好,注意安全。」

聽了慕胤宸這麼一提醒,老皇帝的興奮頓時被撲滅了一大半,這才想起來自個的安危更加重要。

「來人,把這尊玉菩薩放進庫房去吧,好生供奉著。」

話剛說完,外面就有人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連通稟都沒有,老皇帝訓斥道。

「什麼事情值得你擅闖?」

「皇上不好了呀,皇宮裏突然多出許多怪物在到處殺人呢,侍衛們抵擋不住,那些怪物眼看着就要殺進來了。」

「什麼!」

此話一出,老皇帝和慕胤宸皆是震驚不已,慕胤宸首當其衝走了出去,這裏防守嚴密,倒也還沒衝進來,再往外走慕胤宸便能聽到打鬥聲。

「太子殿下,這些怪物兇猛至極,非人力可阻擋,末將看着是朝皇上那便去的,您快帶着皇上逃走吧。」

禁衛軍首領急切地說着,剛才他只是與那些怪物打了一會便打不過了,可見其厲害。

「往哪裏逃?」

慕胤宸心中怒極,外邊是敬親王的兵力不足為信,這裏又是窮凶極惡的怪物,他們又能逃去哪裏。

「唉,末將一定會儘力守護陛下,為皇室殫精竭慮,死不足惜。」

「不用你死,先帶着剩餘的人手退回來吧,保存實力。」

慕胤宸淡淡道,那禁衛軍也只有聽令的份,慕胤宸卻不進反退,朝着怪物的方向走去。

「太子殿下,太危險了!」

「無妨,我只是去看看情況。」

慕胤宸卻並沒有退縮,待他看到那些怪物的模樣,也沒有忍住瞳孔一縮。

這些不能被稱之為人的怪物,雖然有些人的形態,但是渾身上下都是隆起堅硬的鎧甲狀的東西,臉部更是無法看清面貌,也是同樣堅硬無比,只露出赤紅的眼睛和變異的獠牙,分外嚇人。

「這些怪物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慕胤宸看向禁衛軍首領,只看那首領說到這個問題也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個,末將只知道它們是突然出現在皇宮裏的,我們後來就只顧著防衛,並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了,微臣守衛皇宮不力,還請太子殿下降罪。」 「大家先退下,這種層次的戰鬥,不是你們可以承受的。」

就在這大戰即將一觸即發之刻,於人前站立靜立的比比東,終於開口。

很多人心驚,但有了魔熊斗羅那試探性的敗落後,大家也都知道了劍斗羅的厲害,更加不敢上前了。

此刻,劍斗羅與千道流對峙。

眾人紛紛退卻,兩人群在的枱面之上,因為二人身上的魂力氣息影響,竟然暗暗生出寒氣!

「千道流,當年我父親死在你的天使劍之下,現在是時候還了!」

劍斗羅冷笑一聲,周身世界,突然一片鱗次櫛比的劍牆升起!

寒白的劍,彷彿一個無法無天的劍堡,幾乎凝成實質,晶瑩的劍牆,雪色的碉堡,烙印有諸多七殺劍的魔紋!

隨後,他那雷霆雙手張開,萬劍匯聚,雷霆退避,那劍堡自形潰散,被一層徹骨冰寒的玄冰劍龍所替代!

驚人的殺氣,自劍龍身上,蔓延開來,剎那間震蕩整條龍身!

「噗噗噗——」

哪怕是相隔甚遠,那殺氣逼過來,還是數十人沒有抵擋住,直介面吐逆血!

而此時,劍斗羅眸光如冰玉,神光湛湛,掃視了千道流一眼,道:「你居然不躲,看來你對自己的天使劍很有信心啊!」

下一刻,他身形閃動,劍龍膨脹,彷彿龍體化刺,層層疊疊,發出驚人吼聲,大口吞向千道流!

所有人駭然,竟無一人看清步劍斗羅的動作,太快了!

武魂殿這邊,諸多長老也是神色凝重,他們看出一些,心中更多出了幾分忌憚。

那怕是和神有過接觸的比比東,也看得出,這以劍龍攻殺的路子,十分了不得,如果是換作自己,未必能全身而退!

然而,目睹那劍龍衝殺過來,千道流卻是輕笑道:「你還是全力出手吧,否則你不會有一點機會!」

所有人都沒想到,面對已經繼承神詆的劍斗羅,千道流還能如此託大。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便不再有所懷疑了。

只見,千道流身上,魂環呼嘯,一股驚人的魂力升騰而起,自然是天使武魂!

但是,眼下的天使武魂,赫然詭譎的披上了戰甲,直接伸雙手,霎那間傾盡全力,直接掰開了劍龍雙口!

「砰!」

劍龍頭顱瞬間被擰著爆開!驚世駭俗的劍甲,飛濺爆裂!

「我靠!這也太野蠻了!」

人人驚呼,千道流此時展現出驚人戰力簡直不要再強了。

要知道,千道流本身距離神位只有一步之遙,當日,他僅僅只差一瞬,就繼承儒道之神,但有着光明神底子的他,不被神位所容。

但是,他本身的實力,早已被神認可,什麼人們口耳相傳的「半神」,實際上完全可以稱他為神!

這一刻,天使武魂催動,劍道真龍也是被衍化到極致!

兩股力量,一道如天塌地陷的覆壓力,一道擎天之柱逆上力!

?然而,這還不止!

「老夫修鍊多年,近日才悟得真要,修鍊一途,無邊無際,並非有神一說,神之上,並非巔峰,老夫即便不成神,也依舊能以超神之力,誅神滅種!」

千道流臉色淡漠,天使劍破空,彷彿穿越真空,疾若迅雷,一劍將劍龍轟散架!

這瞬息之間,天使武魂已經釋放浩蕩金光,鎮封八方,將劍斗羅淹沒在了其中,根本避無可避,沒有半絲退路。?

「劍叔!」

這一刻,哪怕是人群中的寧風致,也是暗暗一驚。

他哪裏知道,千道流的實力,竟然恐怖到了如此程度!

早知道即便是成神之後,也沒有和這老怪物留下太多差距,他也要奉勸劍斗羅了。

不過,作為一個晚輩,他自然也是無法劍斗羅行為的。

這時候,所有人也都驚駭動容,不過也是認為劍斗羅太過託大,千道流當世至強,便是在場強者齊齊出手,也要飲恨當場。?

只有武魂殿的一些長老們,才鎮定自若。

有了丹藥資助,他們境界已經到了封號,修為深湛,目光遠比普通人毒辣得多!

他們看得出來,劍斗羅還沒有死!

而這時,劍斗羅眸光如電,剎那間,他整個人化出七十九道殘影!

殘影如劍,瞬間脫出金光,劍氣凝聚,七十九道身形,瞬間展開,對準千道流於一點,瞬間灑落「萬劍歸宗」!

萬劍齊放,直接朝着千道流鎮壓而下,劍氣凝聚,大地搖晃,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道劍藤,瞬間鞭化千道流而來!

「天使綻裂!」

千道流冷喝一聲,一時間碎刃霏霏,劍勢升騰,有天使之光護持,天使聖劍,竟然朝着那萬劍歸宗迎了上去。

「砰砰砰——」

虛空傾塌,磁場崩碎!

劍龍剪尾,天使斷翼!

然而,那萬劍歸宗的鋒芒,卻似乎鎮壓一切,這一刻,劍落如時雨,竟是透出一絲永恆的味道!

「七殺轉身!飛沫縱橫!」

劍斗羅順勢而下,萬劍歸元,直接將千道流所在,金光刺透!

「這股力量,果然凡人還是差那麼一點點!」

千道流驚怒交加,眨眼萬劍撞來,瞬間被震飛出去。?

那些本為劍斗羅捏了一把汗的人,瞬間看到這個場面,頓時心頭莫名一震,還以為看錯了。

這瞬間的逆轉局面,簡直沒誰了。

神與半神之戰,此等戰力,歷代少有,幾乎難以得見。?

空氣凝滯,劍斗羅騰在空中,以那雷電交織的手,蔓延到七殺劍之上,瞬間延生了數十米長!

「颯!」

一劍刺在了千道流的胸口,倘若千道流自身反應夠快,巧妙的將心臟位置挪位,否則剛剛那一劍,已經重了要害了。

「你要是再敢傷我爺爺,我便燒了你!」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