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曉樂隊長?你是什麼意思?”林嬌打量了一下這處機身殘骸後疑惑地問道。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不等顧曉樂回答,一旁的寧蕾搶先說道:

“你不會是打算用這架飛機的後半截作爲我們新的營地居住吧?”

顧曉樂微微一笑:

“爲什麼不呢?第一這裏是被架在半空中,地面上的蛇蟲鼠蟻不會騷擾到我們!

第二這裏遮風避雨,寬敞又通風只要稍加修理一下,就是我們原來那個吊牀樹屋的完美升級版啊!”

他這麼一說,幾個女孩子眼睛也都亮了起來。

其實正如顧曉樂所說,雖然被架在空中好幾十年了,可是這架米國製造的軍用飛機還真是挺結實的,

一點都沒有鬆動或是要散架子的跡象,而且機艙裏比較寬敞,座椅,桌子,行軍牀等等必備傢俱都是一應俱全。

除了需要打掃一下衛生,簡直就是他們現在完美的居所。

幾個女孩子頓時興致也上來了,開始檢查起她們最新的飛機酒店。

可是剛剛一開始,就聽到林蕊大聲喊了一句:

“媽呀!這裏有死人!”

剩下兩個女孩連忙跑過去,果然在機艙的尾部,兩具乾屍蜷縮地擠在了一起。

三個女孩子一下子就驚到了,林嬌馬上就想順着繩梯爬下去,說什麼也不想和死人呆在一起。

對此顧曉樂冷冷地一笑:

“我說幾位大小姐,我們現在是在逃難啊!

你們還真以爲自己在海島住酒店呢啊?

這是一架失事墜毀的飛機,有死人有什麼好奇怪的!

這架B25轟炸機額定載人數量是17人,我們現在一共才發現4具屍體,也不算多啊!

屍體你們不用擔心,回頭我會處理的,你們就先把這機艙內的衛生收拾一下,回頭我們把營地搬過來!”

這一次顧曉樂絲毫沒有和她們使用商量的口吻,他覺得有的時候太過尊重她們這些丫頭片子的意見什麼事情做不好了,

所以這一回搬家的事兒也根本不打算和她們再有所商量了。

三個女孩你瞅瞅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有點愣住了。

沒想到她們的隊長也會如此雷厲風行不講情面了……

最後還是年紀最大的林蕊悄悄走到顧曉樂身旁說道:

“那,那你看我們能不能先下去,等你把這兩具屍體處理好了以後,我們再上來打掃衛生總可以吧?”

顧曉樂點了點頭,三個女孩如釋重負一般地趕緊順着繩梯爬了下去。

一到地面上寧蕾就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這算什麼啊?這麼不尊重我們女性的意見!

就算他顧曉樂是團隊的領袖也不能這麼不講道理吧!”

一旁的林嬌也跟着附和道:

“是啊,那可是兩個死人啊!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屍體,而且是死了這麼年的乾屍!

那眼珠子都已經乾巴的沒有了,身上那些肉都是抽抽巴巴的骨頭都看得清清楚楚……”

“停停停……”林蕊連忙擺手示意她別講了!

“我連看都沒敢仔細看,你還給我說的這麼詳細!你讓不讓你以後在那架飛機殘骸裏住了!”

幾個女孩子正說着,就見顧曉樂把頭從飛機裏探了出來喊道:

“下面的人留神了,我要把屍體扔下去了!當心別被砸到了!”

我的媽呀!三個女孩一聽這話,嚇得連跑再顛地全都散開了。

果然顧曉樂的喊聲剛落,兩具乾屍就從飛機直接被扔了下來……

幾個丫頭片子全都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生怕看到屍體落地那下摔得四分五裂的可怕景象……

不過等了許久卻沒有什麼聲音傳來,這可就奇怪了,這麼大兩具屍體掉到地上怎麼可能沒動靜呢?

林嬌打開眼睛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那兩具屍體上都被顧曉樂用樹藤編織的繩索給綁住了,

所以在馬上掉到地上的一剎那就停在了空中。

此時就見顧曉樂慢慢悠悠地從繩梯上爬下來,解下那兩具乾屍,抱起來就走!

“曉樂隊長,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些屍體啊?”林蕊有些不放心地問了一嘴。

顧曉樂聽到笑了:

“嗯……紅燒的話太老了點,要是清蒸呢?你們的意見是……”

一聽這話三個女孩無一不扶着大樹嘔吐了起來……

顧曉樂撇嘴笑了笑,一手一個抱着這兩具90年前的乾屍直接向那處飛機頭部走去。

畢竟這些人也是二戰戰場上的老兵,雖然和他們沒什麼關係,但最後這點人文關懷還是應該有的。

顧曉樂打算把他們和前面發現的那兩具駕駛艙裏飛行員的屍體一起安葬掉。

和這兩具屍體比起來顯然駕駛艙裏的兩個飛行員要倒黴一些,

很明顯他們死後在叢林肯定不止一次被這些野生動物啃咬過,以至於最後身上除了破碎的軍裝只剩下一副白骨。

不過這樣倒也減輕了不少顧曉樂的工作量,很快他就挖出四個一米見方兩米的深的墓坑出來,

把這四具沒名沒姓的屍體安放了進去,和沙灘上那位遇難的大哥一樣,顧曉樂給每個墓穴上都插了跟樹幹做的十字架作爲墓碑和標記。

這一回他倒是不再擔心,這些屍體會被什麼鬣狗這類的野獸掏走了,畢竟他們現在身上幾乎沒什麼血腥味了。

忙了這一切,顧曉樂拍了怕手返回到那處飛機的殘骸處。

發現三個女孩已經返回了他們的飛機酒店,正開始在裏面大張旗鼓地打掃着衛生。

顧曉樂也沒閒着,帶着小猴子黃金返回了自己剛剛所在的營地,把那些搶救出來的物資一樣樣的搬到了飛機下面。

又把上面的林嬌叫出來,讓她用繩梯一樣樣地給拉上去……

就這樣四人一猴還一頓忙活,終於在中午時分把這架90年前的B25轟炸機改造成了一個看上去還算能住人的鐵皮樹屋。

當然因爲飛機墜毀時有很多地方都壞掉了,顧曉樂又是敲又是打的好一番的修理,

不過機艙前部那個巨大的破裂處還沒法弄,不過顧曉樂也會將就,直接採集了好多藤蔓之類的植物當做門簾子擋在那裏。

畢竟這裏是熱帶叢林,除了地面上有很多蛇蟲鼠蟻,空中同樣有很多吸血的蚊子蒼蠅極爲討厭。

弄好了這一切,顧曉樂滿意地看了看他們的新家,又瞅了瞅因爲打掃衛生被弄得渾身髒兮兮的三位美女,不禁有些想要捧腹大笑……

他這個表情一下子就把一直帶着火幹活的寧蕾給激怒了!

“我說顧曉樂,我們幹了這麼久的活,渾身弄得這麼髒!你作爲隊長不關心我們,還要嘲笑?有你這樣的嗎?”

“我說寧大小姐,我這笑可不是嘲笑,我笑是因爲看到你們一個個像農村小媳婦似的在這裏幹活,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啊!

你可不要誤解我的意思啊!”顧曉樂抿着嘴忍住笑意地說道。

“我呸!誰是你的小媳婦,你必須搞清楚我們只是一個營地的成員,是因爲海難才把我們聯繫到一起的!

勸你別自作多情了,我們之間沒那麼多的戲!”

顧曉樂不回答倒好,這一說反而把寧大小姐的傲嬌勁頭又弄出來了,一臉不滿地說道。

“是啊?我還以爲我們大家在一起早就有了深厚的革命感情了呢?

那既然是這樣的話,本來我還想告訴你們後面的山坡上有一處小瀑布的事兒呢!

用來洗澡和沖涼那是再美不過的了,既然你們都這麼不領情,那就算了吧……” “什麼,這後面山坡上有瀑布?曉樂哥哥,你沒騙我們吧?”一聽這話林嬌第一個跳了起來!

畢竟女孩子都是愛漂亮愛美的,打掃了一架90年前飛機的塵土,可以想象這幾個女孩現在對洗澡是多麼的渴望!

“當然了,我顧曉樂什麼時候說話忽悠人了!

不過對於一些很明確要和我劃分清楚關係的人來說呢,我覺得她是可以不用去的!”

顧曉樂一邊說着一邊偷瞄了一眼一旁的寧大小姐。

這位大小姐也知道自己剛剛又是中了顧曉樂話裏的套,

擺明了他就是早就知道自己會發火,於是又故意和拿話挑逗她的怒氣值,以至於現在變得騎虎難下。

可明明知道這是套,奈何架不住自己的大小姐脾氣火爆啊,到現在也只好暗氣暗憋地無話可說。

不過好在他們這裏還有林蕊這個老好人的存在,她擺了擺手示意寧蕾別在鬥氣了:

“哎呀小蕾,曉樂隊長是個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

他也就是拿話逗你而已,還能真的不讓你去沖涼嗎?”

一旁的林嬌也跟着馬上說道:

“是啊曉樂哥哥,你也能忍心讓我們這三大美女渾身泥垢的站在這裏嗎?趕緊帶路讓我們去沖涼吧!”

於是四個人一起下了繩梯,跟隨着顧曉樂一路前進,足足走出去近2,3公里遠,

果然在一處山岩的下面發現了一處潺潺流淌的小溪。

“這就是你說的瀑布?”寧蕾看着這處水落差不到三米的小瀑布不可置信地問道。

“怎麼,這瀑布太大了嗎?”顧曉樂故意問了句反話。

“太大?我的老天啊,我在家浴室裏沖涼的蓮蓬頭都比你這個瀑布水流大好吧?”寧蕾鼻子差點沒氣歪了地說道。

“哇,小蕾姐,你家浴室有多大啊?”林嬌又是一臉羨慕地問道。

又到了寧蕾炫耀自己的時候了,她小巧的鼻子輕輕一哼:

“也沒多大,我自己那間專屬的浴室也就200多平吧,按照泡泡浴按摩SPA的分類一共有三個浴缸和四個蓮蓬頭,

哦,差點忘了說了還有一個小型的游泳池。”

然後又滿是得意地掃視了顧曉樂一眼。

“然後呢……”顧曉樂斜着眼睛看了寧蕾一眼問道。

“什麼然後呢?”寧蕾有些不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