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更重要的是……這些零件,除了比較大的部位比較好識別外,很多地方都長得格外相似!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很顯然所謂的隨機選取,選出來的都是相似度極高的槍械。

這樣的情況,安裝錯零件都不是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沒有組裝圖、沒有成品圖!如果沒有進行過相關訓練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些零件怎麼用,就連正確的槍械模樣都不敢斷定!

想要靠自己在大廳中粗略看到的,來摸索都不好辦! 雲落天雖然在軍校裏面學過***械的知識,然而卻並沒有多少實操經驗,回到家裏,雲書狂也不會給他準備這些,美名其曰:“你是我雲書狂的兒子,我怎麼捨得讓你去吃人不吐骨頭的戰場上去?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學會這個沒用的組裝技能,看上想要的直接買就好了!”

至今雲落天都還記的自己感動得涕泗橫流的樣子,想象都覺得蠢到不可救藥。

然而,這也成功讓這一項成爲雲落天的薄弱項,哪怕是有了這段時間的惡補,雲落天也一人只是勉強記住了部分零件的功能,具體的組裝做得並不是很好。

畢竟雲落天需要做的訓練實在是太多了,時間卻並不充足,只能按照優先級別慢慢來。

尤其是槍械這種精妙的玩意兒,弄錯一個小零件,都有可能導致他們不能使用。

不用想雲落天也知道,最後這個組裝好的槍械,不是說單純的組裝出來就可以了,正常使用,發揮相應的功能,這都是必不可少的!

死死盯着桌子上那一堆的零件,雲落天有種欲哭無淚感覺。

這都是什麼事兒?怕什麼來什麼!

好在擔心這件事情的並不是只有雲落天,大多數的玩家同樣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少數幾個玩家看起來胸有成竹,卻又不急着組裝,而是慢慢的打量,然後將零件先分出來。

雲落天知道,這其實也是防止被其他玩家看到他們的組裝過程。

既然這樣,雲落天也就歇了想要觀察其他玩家情況的心思,不過好歹有了一點兒啓發。

不管對不對,先把零件分出來總是不會錯的,何況有些零件上面還有關於槍械型號、種類的信息,說不定能給自己一點兒啓發呢?

雲落天覺得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也開始慢慢的開始將零件歸類。

金喜來是個玩槍的好手,一看雲落天生疏的動作就什麼都明白了,眼神中透出了一絲失望和不明所以。

突然間呲了一下呀,小聲的抱怨了一句什麼,只不過除了他自己之外並沒有人知道他到底說了什麼。

半個小時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雲落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將所有的零件分了出來,甚至“順利”的組裝出了一把小型槍械。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金喜來有意偏袒,這裏面竟然有之前在槍械廳的時候,讓雲落天發現不對勁的那把改造過的KM36型小型激光槍的零件,同時裏面也有着L67型小型鐳射槍的對應零件。

也就是說,別的不提,那把改造過的KM36小型激光槍自己還是有機會組裝出來的。

這樣想着,有了重點攻克方向的雲落天,總算是在半個小時的時間內,成功組裝了出來。

只不過效果……雲落天自己都不能保證,只能說已經盡力了,要是不行的話,那也就沒有辦法了!

金喜來卻沒有理會這些,慢吞吞的從大家的面前走過,然而能夠參加第二輪打靶比拼的人卻僅僅只有十個人。

其中包括了安裝完成所有槍械的秦覃,和只完成了一把槍械的雲落天。

雲落天看着其他人組裝的槍械,心裏暗下決心,要將這塊短板攻克掉。

金喜來顯然是不理會這些的,將能夠參加第二輪打靶比拼的玩家都留下來之後,就讓其他玩家先跟着他檢查完大家的槍械之後,叫進來的一個身穿工作人員服裝的人一起出去了。

隨後看向雲落天幾人:“首先恭喜你們,不管你們是不是組裝正確了,只要一會兒你們組織出來的槍械,都能夠正常使用,組裝這一塊的分數就會給你們!當然如果組裝出來的和我們陳列架上的槍械都是一個樣的話,那麼分數翻倍!”

聽到金喜來這句話,十位玩家中除了雲落天之外,都沒有什麼反應,顯然對於自己有很大的自信。

唯有云落天,那是相當的忐忑不安。

他既不確定自己組裝的這個小型槍械能不能開出槍來,也不知道到底組裝正確了沒有,更不清楚是不是和陳列架上的一模一樣。

對於現在的雲落天來說,到底能不能得到分,就要看一會的打靶訓練了。

而且想再多也沒有什麼意義,畢竟對於雲落天來說,他能做的也都已經做完了,剩下的就不是他能夠掌控的了。

只是這種命運完全不受控制的感覺,多少還是在雲落天的心上蒙上了一層陰霾。

想要衝破這層陰霾,雲落天只有讓自己不斷地強大起來,最終掌控自己的命運爲止。

“我們先檢驗一下***械最多的玩家的組裝結果,請這位玩家先試槍!”金喜來這下的態度看起來就要明顯好的多了,笑眯眯的對着秦覃說道,只是並不顯得諂媚,眼中更多的是欣賞。

雲落天很清楚,單單就看金喜來這個樣子,就知道秦覃肯定也發現了大廳中間那些槍械不對勁的地方,在組裝的時候也都注意到了。

不用說,現在秦覃桌上組裝完全的五把槍械,每一把都和外面的陳列架上的槍械一模一樣。

想到這裏,雲落天雖然不喜歡秦覃這個人,但是卻對他這一手很是佩服。

秦覃也不扭捏,看了一眼在金喜來說完之後,距離大家十米開外的地方升起來的固定靶,直接抽出一把槍械,對着靶子就是一槍。

“砰”的一聲,槍口前的空氣似乎微微震動了一下,還沒得大家看出什麼來,對面的靶子晃動了一下,顯然被什麼東西集中了。

固定靶上的傳感器,播報了結果:“恭喜您命中紅心!”

雲落天震驚的看着秦覃手上的那把槍械,竟然是***!而且是小型***。

這樣的槍械其實並不是什麼高級貨,基本上都是作爲孩子們玩具的存在,沒有什麼殺傷力。

但是節目組顯然對它的做了改造,原本就算隔了兩米遠都可能完全沒有感覺的空氣彈,在秦覃的手裏,直接對相隔十米以外的固定靶照成了傷害。

不過秦覃的命中也相當的高,就這樣隨手一槍,就正中紅心。

大家怎麼震驚,對秦覃來沒有任何妨礙,這種事情對臺來說甚至還沒有之前的時候再擂臺上格鬥來的困難。

檢測的步驟有條不紊的進行着,隨後四聲不同的槍響,以及連續幾聲“恭喜您命中紅心!”的電子音,顯然是在告訴大家秦覃的完美成績。

不過,也正是秦覃出色完成的結果,讓在座的玩家們都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特別是金喜來跟着說出口的幾聲“不錯”更是讓在場部分並沒有注意到槍械經過改裝的玩家們,臉色蒼白。

他們顯然這個時候纔想明白了之前金喜來說過的話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現在知道又能怎麼樣呢?已經走到這一步,哪怕並不和外面陳列架上的武器一樣,只要能夠成功開出槍來,一樣有分拿,大家也不至於偷偷摸摸的去做些別的。

更何況,就算是有了想法,想到之前在槍械廳被取消資格的兩名玩家,大家還是有些心有餘悸的。

無論如何,也不能白忙活吧,何必折騰這些呢?

所以,大家都還算老實。

只不過,註定得不到太高的分數,打靶成績有了秦覃的表現,其他人也自覺不可能有更好的成績出現了。

心情多少有那麼一點兒的不平衡,這一不平衡就總想搞點事情。

最後竟然將目光放到了雲落天身上。

“喂,我說,你就組裝出來一把槍,能不能行呀!”在雲落天前面的那位組裝出來兩把槍的玩家,回過頭用胳膊肘拐了雲落天一下,嘴裏說着看似擔心的話,眼睛裏卻滿滿的幸災樂禍。

很明顯,這就是“我不行,但是看到你更不行,我就開心了”的自我安慰精神。

面對這種人雲落天分外不願意搭理他,僅僅只是拍了拍被拐到的地方,向後退了一步,遠離這個玩家。

然而,雲落天不想惹事兒的表現,卻被他當成了怯懦的表現。

這個僅僅表現比雲落天好那麼一點兒的玩家,面上一樂,又想起雲落天之前在擂臺的時候,走上臺階的樣子,更加不屑起來。

當即相當不要臉的繼續湊上去:“我說你也不必太擔心,就算沒有成績,也不過就是跟已經先出去了的玩家一個樣而已,但是到底還是有好處的,畢竟你還免費看了這麼一場比賽呢!

尤其是剛剛第一個上去試靶的玩家,組裝相當厲害不說,打靶也很厲害,這樣的玩家,平時哪裏有機會接觸?”

這位玩家越說越帶勁兒,甚至還隨着雲落天的後退,步步靠近。

雲落天的眼神中,透露出越來越多的不耐煩。

聽到他一邊不動聲色的貶低自己,又在一邊追捧秦覃,卻根本不往秦覃跟前湊,就知道這個人這樣說也不過是用秦覃來刺激自己罷了。

其實他自己更嫉妒秦覃,卻又不敢上前去找秦覃的麻煩,只能在自己這裏找存在感。

雲落天翻了一個白眼,張口就開始戳他的痛處:“既然這個樣子,那你還不快去讓那位厲害的玩家指點你一下?在我這兒多浪費時間?”

掩住眼底的不耐煩,雲落天擠出一個看似真誠實則虛的微笑,朝着金喜來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後幸災樂禍的加了一句:“不過你可能沒時間了,馬上就到你了!考官大人都在看你了。” 聽到雲落天這句話,那個玩家猛然回頭,發現金喜來真的看向了這邊,當即快步上前,直接略過他前面那個一個同樣組裝完成了兩把槍的玩家,來到了試靶的位置站定。

金喜來一臉冷漠的看着他,不動聲色,直到他掏出自己已經組裝好的槍械,就要準備試射,金喜來這才迅速出手,叼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個玩家吃痛的鬆開手,手上的槍械就這樣掉到了地上:“您這是做什麼?”

“我這是在做什麼?我還要問你這是在做什麼呢!”金喜來彎腰撿起調到地上的槍械,笑着看向那個玩家:“還沒有輪到你,你就自己湊上來,這是完全不把我金某人放在眼裏的節奏呀!”

雖然金喜來臉上依然帶着笑容,話中的意思卻已經透露出明顯的不快。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金喜來話裏面的內容,很明確的告訴着那個玩家:你插隊了!

聽到這話的那個玩家,連忙回頭,果然看見站在自己前面的玩家正看着自己,一臉的莫名其妙。

“金先生,你聽我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我也沒有必要……”那個玩家當即想明白了前因後果,來不及計較什麼,惡狠狠的瞪了雲落天一眼之後,趕緊拉着金喜來想要解釋。

可惜話沒有說完,就被金喜來直接扯到了一邊:“插隊就是插隊,無論你有什麼原因,最關鍵的都在於你根本就沒有將心思擺正!別擋着我工作,不然你就該做什麼做什麼去吧!”

聽到金喜來的前半句話,那個玩家還想要張嘴說什麼,結果卻在金喜來後半句話中閉上了嘴。

忿忿不平的來到靠後的位置,回過頭用嘴型跟雲落天說了一句:你給我等着!

雲落天無所謂的聳聳肩,對於這種威脅沒有放在心上……

後面的過程沒有絲毫的波瀾,金喜來也並沒有繼續找那個玩家的麻煩,只是按照流程正常的檢測了他的槍械是否能夠使用,以及瞭解了一下那個玩家的射擊水平。

不過那個玩家雖然說是組裝完成了兩把槍械,但只有一把能夠正常使用,所以實際上能夠計算成績的也就只有一把而已。

這讓那個玩家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是鑑於他之前的表現,本就欺軟怕硬,加上金喜來又是能夠掌握玩家命運的存在,他也只能就這樣算了。

輪到雲落天的時候,總算是讓他有點兒緊張了,畢竟對於自己組裝出來的這把槍,他多少有那麼一點兒犯怵。

只能說勉勉強強通過對比和自己記憶中的一些東西,將槍械拼接了起來,至於是不是真的能夠使用,雲落天自己都沒有底。

原本來說,雲落天也不怎麼介意這件事情,但是有了前面那位玩家的各種挑釁之後,雲落天還是被激起了好勝心。

他迫切的希望自己組裝的那把改造過的KM36小型激光槍,能夠正常使用。

帶着略微忐忑又充滿強烈希翼的心情,雲落天站到了測試的位置上。

“開始吧!”金喜來看了一眼雲落天手上的槍,淡淡的說了一句。

雲落天伸出舌頭舔了舔稍顯乾燥的嘴脣,緩解了一下自己的緊張情緒,在端起槍的那一瞬間,雲落天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

專注的通過準星,瞄準十米開外的固定靶,食指在操控鈕的位置輕輕一按。

一道藍光閃過,固定靶紅心處,出現一個空洞,洞口周圍也是一片焦黑。

看到這樣的成果,雲落天的眼神微微閃爍了兩下:這效果有點兒太過了呀,難道這個彈匣也是被改裝過的?

帶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金喜來的位置,雲落天用眼神向金喜來表達了想要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的想法。

可惜金喜來沒有搭理雲落天的打算,記錄了大家的成績之後,就帶着大家一起進入了一個射擊訓練廳。

“接下來,我們需要考驗大家的實戰能力了,經過剛剛的組裝,相信大家對於自己組裝出來的槍械都有了不少的瞭解,接下來就是虛擬對戰了!”金喜來將人都帶到了這邊之後,開始介紹實戰的規則:“你們手上組裝成功的槍械就是你們對戰時候的武器,彈匣裏面所擁有的能量和子彈代表了你們手上的那一支槍械最大的使用次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