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曹青天看著一級科技館的屬性,很想將科技館從一級升到二級,可是一看到那資源消耗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2022 年 2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將主城升級到三級之後,其他的一些基礎建築也被曹青天進行了升級,現在倉庫裡面的資源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各類資源只剩下兩千左右,糧食是其中剩得最少的。

消耗了如此多的資源,城池裡面還有很多的建築沒有被升到三級。

一個城池要發展起來的首要條件就是資源。

所以,黃巾軍那邊的資源在這個時候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當然,哨崗,軍營,校場,酒館一類比較特殊的建築,早早就安排了升級。

現在還在升級的是其他的一些建築。

在韓信出門前,也消耗了一些糧食召喚出新的士兵,現在軍營的士兵已經達到了兩百,不過三級軍營的士兵上限是三百。

韓信現在只是一級,只能統領100個士兵,但在他強大的屬性增幅之下,他能統領兩倍的士兵,也就是200個士兵。

經過上次戰鬥曹青天發現韓信的經驗值有所增加,所以類似於農民勞作增加經驗,韓信在外作戰也能增加經驗。

說到這事,曹青天就有些納悶。

李黑牛連續多次觸發暴擊,自身的經驗增長也很快,他的經驗池早已經滿了卻還是不能晉陞二級。

原先曹青天以為農民的等級也是被城池等級制約,但後來他發現自己錯了。

因為現在城池已經三級,而滿經驗的李黑牛依然是一級。

難不成,這農民的等級是被自己這個城主的等級制約?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但是到現在為止曹青天一直都沒有發現城主獲得經驗值升級的方法。

想著,曹青天打開了聊天頻道。

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或許其他的玩家知道。

「現在主城升級到二級的資源怎麼沒有全球通告上面的多了啊,每種資源才給我100個單位!」

「樓上的這種問題不要再問了,問的人沒有千萬也有過億了,通告上的獎勵是獎勵給前十名的玩家,你後面升級的自然就只有基礎獎勵了。」

「這種沒常識的問題就不要再說了,你們的農民最近勞動回來後有帶傷嗎,我的農民說他被猛獸攻擊了!」

「有啊有啊,這太要命了啊,今天我的農民滿身是血的跑了回來,只剩半條命了,我還以為他是伐木的時候把自己個伐了,這一問才知道他在伐木的時候遇到了森林中的猛獸!」

「卧槽,我的農民也是遇到了猛獸,看得我都不忍心讓他勞動了,可是不勞動就沒資源,沒有資源就會餓死。」

「原來不僅僅是我們狩獵的農民會遇到猛獸,你們伐木的農民也會!不過我的農民到現在都還沒回來,我有點擔心。」

「草,原來大家都是一樣的情況,我的農民在挖礦的時候也遇到了猛獸襲擊,不過他的運氣好,跑回來了,哎等會,我屋外好像有猛獸的咆哮聲?!」

「為樓上的老哥默哀,你們是真的慘,我的農民在伐木的時候不僅沒有遇到猛獸,收益還增加了三倍,把我給驚喜的,過了一陣子我才反應過來是曹天帝大佬搶佔氣運的功勞,感謝曹天帝!」

「居然有人沒有被猛獸襲擊,我去,這不合理啊,我問了好多人,他們的農民都被猛獸襲擊了,甚至有些玩家跟農民一起勞作,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農民死在自己的眼前!」

看到這一連串的消息,曹青天將原本想出聲詢問城主怎樣獲取經驗的事情給擱置了。

從聊天頻道的情況上面來看,現在其他玩家在外勞作的難度提高了不少。

在氣運的加成之下尚且如此,那外國玩家的情況可想而知。

同時這也讓曹青天明白了這個世界的殘酷,它不會因為你現在困難弱小就對你仁慈。

換言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這時,群里也發來了消息@曹青天。

這群人一般時間都不會艾特曹青天,因為他們覺得曹青天一直都很忙,這樣打擾他不好。

不過他們現在在聊的話題始終得不到結論,猶豫了許久,遙遙還是鼓起勇氣艾特了曹青天。

【遙遙】:「@【曹天帝】,大佬,我的農民虎子在外面伐木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了一批軍隊氣勢洶洶的走了過去,這軍隊會不會就是你說的黃巾軍啊?」

【騎豬上高速】:「現在大佬應該是在忙,還是不要有什麼指望了。」

【我賤故我在】:「是啊,建群這兩天以來,大佬都沒有怎麼說過話。」

【御劍天地間】:「還不是你們,上來就喊人大佬喊大哥,經過別人同意了嗎?」

【多年小伙熬成爹】:「就是,隨便就喊別人大哥了,說不準曹天帝大佬此刻內心還鬱悶了,我說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多小弟。」

看到這,曹青天臉上的表情漸漸的古怪了起來。

【曹天帝】:「@【遙遙】他著裝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伏天蓋世】:「我覺得你們說得有道理,卧槽,這是誰,突然亂入了!」

【多年小伙熬成爹】:「…」

【御劍天地間】:「…」

一群人的表情紛紛變得精彩了起來。

【遙遙】:「咦,大佬,你出來了!」

【遙遙】:「特殊的地方…對了,他的頭上帶著一塊黃色的頭巾!」 接下來一路唐荔和祁懿寒再也沒有說過話。

祁懿寒目視前方,神色莫測,像是在思考什麼問題。

唐荔拿出手機,她在來醫院的路上就把手機調成了靜音,現在一點開,才發現有好幾條未接來電和短訊。

她先看了一眼未接來電,是祁家另外三房打來的,一房打了一個,一個不落。

這些人想做什麼,她差不多已經猜到了,接着又點開了短訊頁面。

短訊也是祁家另外三房發來的,不過都是年輕一輩發的。

祁浩:【幫我們做點事情,我保證讓你喜歡的那個人接到最著名導演的戲。】

齊耀龍:【四叔最近在暗地裏收拾唐氏,你只要和我們合作,我父親就有辦法幫助你們唐家。】

祁曼麗(三房,老六):【有人想要整白清揚,我和弟弟幫你解決了,父親說,只要你和我們家合作,我們給他投資一部電影。】

看完這三條信息,唐荔輕嘖了一聲。

看來這三家準備用白清揚和唐家把她拿捏住了。

如果還是原主,肯定很樂意和他們合作,但是現在,她已經不是原主,這些人敢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她會讓他們後悔。

唐荔突然偏頭看向坐在旁邊的男人。

端坐着的男人全身散發着冷漠的氣息,矜貴又拒人於千里之外。

唐荔心想:書中描寫這人就算對女主有好感,也是克制的,不動聲色的,要是他哪天對一個人變得熱情起來,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祁懿寒。」

祁懿寒轉頭看向她。

唐荔拿着手機朝他晃了晃,說:「今天三個哥哥家分別給我打了電話和發了信息,他們全部是找我合作對付你,你當心一點。」

祁懿寒緊抿著唇看着她,眼中閃過一絲戾氣,卻沉聲問:「你有什麼目的?」

「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而已。」唐荔收起手機說:「放心,既然我不想和你離婚,肯定不會傻到和他們合作再來對付你。」

祁懿寒想到這個女人以前做的事情,眼中閃過一抹嘲諷,接着收回目光拿出手機划拉起來,他在用行動告訴她,他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話。

唐荔:「……」

好吧,不相信就算了。

回到別墅,祁懿寒就回了他的卧室。

唐荔看着朝樓上走的背影,摸著下巴想到:這人不會就這麼忍了他的那幾個兄弟吧?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唐荔轉身看去,就見張管家站在門邊一臉警惕的看着她,問:「夫人,請問你等下要吃點夜宵嗎?」

唐荔突然就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擺擺手:「不吃了。」

接着也回了自己的卧室。

沒想到她剛洗好澡出來,就接到了唐家人打來的電話。

唐荔父親那一輩有三男一女,他爸爸排行老三,是一個為愛痴狂到妻子一死,就入了佛門的男人,那個時候原主才八歲。

原主也算是從小被唐老爺子帶大,不過唐老爺子在唐荔16歲的時候就過世了,她和她爸爸該繼承的那份股份就由她大伯二伯共同代管。

兩家一直對原主不錯,從來沒有苛待過她,原主也很信任他們,所以在結婚的時候,並沒有把股份要過來,依舊讓兩個伯伯代管着。

反正在原主心裏,娘家人千般好萬般好。

所以原主在嫁給祁懿寒后,經常想方設法讓祁懿寒幫襯唐家。

按照原來劇情,唐家和原主後面都是被祁懿寒收拾的對象,雖然書中文筆不多,但是都很慘就是了。

電話是唐荔大伯打來的,唐大爺明顯也聽到了什麼風聲,開口就問:「小荔,我聽說祁老爺子快不行了,你最近有去醫院看他嗎?」

唐荔不答反問:「大伯怎麼知道爺爺快不行了?」

「外界已經傳開了。」唐大爺說:「我能肯定,最近一段時間祁家另外幾房會有大動作,你也要好好為自己打算打算了……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多陪陪你爺爺,到時候只要你爺爺開口,還怕祁家的家產沒有你的一份?」

唐荔聽到這話,並沒有開口,而是拿着手機走到窗戶邊,拉開窗帘,看着外面波光粼粼的游泳池。

今晚祁懿寒並沒有去游泳,那一片空間顯得特別的寂寥。

唐大爺見唐荔不說話,就繼續說:「這段時間和那個小明星保持一點距離,祁家人想要對付祁懿寒,肯定會從你這裏下手,這三家並沒有表面那麼和諧,你最好別參與進去,不然到時候站錯了人,對我們唐家會很不利。」

唐荔父母親人都死得早,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和親人相處,也不知道唐家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對原主,就說:「大伯說得是,所以我決定在這段時間搬到醫院去住,好多陪陪爺爺,還有……大伯放心,我誰也不站,他們想怎麼斗就怎麼斗。」

唐大爺明顯沒有想到唐荔會這麼說,沉默了好一陣,才說:

「你去陪你爺爺也好,好好在他面前表現,等他過世,祁家的家產肯定會有你的一份,到時候把你這一份拿來我和你二伯幫你經營,肯定會掙很多錢。」

唐荔手指點在窗玻璃上,突然想到一件事,勾起唇角故意說:「大伯,我記得你和二伯在我結婚之前就說過,只要我開口,你們就會隨時把我和我爸爸那份產業給我自己管理,我現在就想自己管理了。」

……

電話那邊因為這句話再次陷入沉默中,這次沉默得更久,久到唐荔準備掛斷電話的時候,唐大爺才開口:「你自己管理也可以,不過你有很多東西不懂,什麼時候回來讓我和你二伯好好教教你怎麼管理產業,只要你學會了,我們就把你和老三的產業交給你。」

接着又交代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唐荔看着掛斷的電話陷入沉思中。

電話那邊。

唐大爺掛斷電話后,表情瞬間變得嚴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