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月光灑滿全場,十分皎潔,諸女修身上就像披上一件月光戰衣,美不勝收,婀娜多姿,恰似月宮仙子出遊。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好!」

「我們也參加!」

「反正閑著也是無事。」

諸修全部參加,賭局更加熱鬧。

「三位少主不如將此地封鎖,以免有人逃走。」徐疊笑道。

!! 咯噔!

司徒天等人暗叫不好,徐疊如此強大的實力,他難道想要斬盡殺絕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只有拼殺。

施展出各種秘術,任徐疊擁有三頭六臂,也擋不住他們離去。

心中暗自放鬆,凌霄冷笑:「還不知道,是誰想逃跑呢!」

司徒天笑道:「螻蟻般的想法,我等需要理解,有種野獸就是這樣,想把他的獵物全部圈起來,結果反而把自己葬送,這種蠢事多的是。」

陽神子等人臉上掛著笑意,徹底結為聯盟,共同對付徐疊。

事關聖女青睞,關乎長生術。

無論多麼自傲的人,此時也放下身段,尋求盟友,解保萬無一失。

刷!

三位少主動手,布下絕世大陣,就算是洞天境修士,想要出去,也要費番功夫。

徐疊這才滿意點頭,嘴角掛著陰笑,將那枚上古青冥丹,輕輕丟進嘴巴中,嚼了兩下,道:「不愧是上古的丹藥,有股霉味,不過效果不錯。」

他身綻無量光,氣息強勁,如同狂風暴雨來臨,將周圍的小雨都給逼退。

「單這種氣息,就可以隨意斬殺玄變境修士,他的這種自信,並不是莽撞,他有這種實力,真不知他身為散修,到底得到了什麼樣的逆天玄功,難不成又是徐疊第二?那天下再出現幾種他這樣的人,還如何讓我們混下去。」諸多修士心中暗想,對徐疊已改變看法,有的恨意更濃,有的嫉妒心更強。

對於諸人的情緒,徐疊不管不顧。

對於長生術而言,甚至有人想要殺他,他也能理解。

畢竟長生術,就連他自己也想要,更何況別人。

他修有九尊訣,已是最為逆天的玄功,乃九位至尊所修。

長生術對他還有吸引力,對別人而言,只是更大,哪怕將性命豁出去,也在所不惜。

「怎麼會有虛空訣的氣息?卻一閃而逝,此子身上有什麼秘密嗎?」隱在虛空中的那位聖女玄神,終於有反應,心中暗語。

只見她身綻無量光,看不清五官面目,就連聲音也聽不出是悲是喜,十分平淡,但卻極為動聽。

「但這虛空訣我又是自何處修來?為何全然不記得,但這種玄功,我卻像天生就會,好像這裡面還有段刻骨銘心的往事,只是我想不起來……」此女並非聖女玄神,只是她一縷分神,就算如此,也代表著她親身降臨,有玄變一重境的修為。

尋常修士,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她伸出縴手,擦去額頭的汗水,最後平心靜氣,讓自己心凈恢復,平淡如同死水,不起任何波瀾。

嗯?

恰在此時,徐疊抓住空中那縷波動,心中有些觸動,這並非真正的玄神,而是一縷分神。

他靈覺十分敏銳,已經洞悉。

「希望已經引起她的注意,到時若問起虛空訣的事情,那我是如實說呢?還是該怎麼辦?」徐疊心語,有點拿不定主意。

就在他思緒時,三位少主布陣也已經完畢。

「現在鑒寶大會,正式開始,諸位既然想要開賭,不如將諸多寶物,全部放到我們這裡。」大少彭順又道:「我接管司徒天幾位道友的賭物,讓二弟接管諸道友的賭物,至於黑牛道友嘛,則由我三弟接管如何?這樣分配,以免中間弄混淆。」

徐疊自然沒有意見,交到誰的手上都一樣。

膽敢有人對他不利,揚劍斬之,沒什麼可談的。

其他人也同意,畢竟沒什麼可擔心的。

這三位少主雖然有點不靠譜,但也不至於坑人。

畢竟他們的身份很尊貴,代表著整個彭族。

「我們共有五個光球,只賭五次,每次我共賭你們五人,至於你們我覺得,倒不如直接押在我們雙方身上,他若勝我賠以份,我若勝嘛,你們都賠給我,怎麼樣?」徐疊靈機一動,想到這個方法。

在地球上的時候,徐疊打麻將,好讓人釣魚。

這個釣魚,就是一種下賭,將寶物押到某人的身上,他們並不直接參与賭博,而是賭人。

如果他們夠幸運,或者夠相信那人的話,就會將寶物全部押到那人身上。

「這個好玩,我同意。」小雨十分支持徐疊,第一個同意,又道:「我一直押你贏,到時你贏了,我是不是也要收他們雙份啊?」

「錯,是每人雙份,還有我們呢!」西門泰覺得徐疊這樣提議,定有他的想法,不管是什麼,這貨不會吃虧,跟著他賭,不會有錯。

不然的話,他也不敢去搶純陽宗丹殿。

在那麼多強者的圍攻下,他都安然無恙,可見徐疊還有不為人知的手段。

聽說那次連超脫境修士都出動,就算那樣也沒有拿下徐疊。

這件事情,在他們心中早已憋很久,想要問徐疊那次戰鬥,到底是個怎麼情況,可都沒有問出口。

畢竟這是徐疊的**,他們也不能隨便打聽。

戚羅他們也表態,把寶物押到徐疊身上。

這讓徐疊想起,當年地球上十分流行的一句話:還是別人家的老闆好,跟著他有肉吃。

「我們沒有意見。」有修士表示觀望,有人表示立刻支持徐疊,當然這只是少數人,大多數的修士,全部跑到陽神子、司徒天那裡。

剛才他們還打壓諸修士,現在卻得到這些人的擁護,不得不說,修士比女人還善變,只要有利益,以往的恩怨全部拋到腦後。

真是一群記吃不記打的東西。

徐疊心中暗語,但臉上掛著冷笑,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

嗖!

徐疊取出一團光球,托在右手上,左手則取出諸多寶物。

「我賭你們五人,現如今拿出五件法寶,如果我輸,將再取出幾十件法寶,賠給你們所有人。」徐疊口無狂言,寶物在他手上,好像成了玩具,隨意就可以拿出百八十件。

「托月芝、玄天奇岩、風雲奇花、飛燕草、連環天石,雖非什麼罕見的寶物,但也極為不凡,妙用無窮。」三少主彭華走過來,從徐疊手中接過寶物,一一鑒定后,發出感嘆。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取出類似的寶物,這是修羅寶玉,可以增加修士的血液,有很大機率,可以覺醒體內血脈的潛力。」司徒天取出寶物,交到大少主彭順手上。

徐疊看去,只見此物赤若鮮血,雖只有拳頭大小,卻有祥光發出,看上去無比柔和。

若真如司徒天所說,那這件修羅寶玉,到也算得上寶物。

「我這是丹陽石,可點石成丹,對於煉丹師來講,乃不可多得的絕世寶物。」陽神子不愧出於純陽宗,拿出的寶物跟丹藥有關。

徐疊看過去,這件寶物也不錯,有強大的轉變性,就算不懂任何草藥的修士,拿到這塊寶石后,也可以把它們融合在一起,形成一枚丹藥。

只是這丹藥的藥性如何,看個人造化。

如果是煉丹師,將可以提高丹藥的品級。

「我這是天日冥砂,等你贏后,我再告訴你功效,只怕你沒這個機會。」凌霄曾發過誓,不斬殺徐疊,誓不為人,跟他之間將不死不休。

所拿的寶物,也不願意告訴徐疊功效,可見恨意有多大。

「我這是一柄劍胚,還未開竅,再加幾種罕見神金,將有望成為神劍,不比這位道友的差多少。」天生劍眼的楊監,看向西門泰背後的那柄七彩神兵利器,淡淡開口,把這件長三尺左右的劍胚,交到大少主彭順手上。

「此乃天羅金。」定天宗的馮世,取出一塊閃閃發光的金屬,拋給彭順。

嘶!

聽到這是天羅金,諸人全部色變,就連徐疊也是微怔,沒想到第一輪就遇到這種寶物,還真是出乎意料。

天羅金這種寶物,無論是煉製法器還是煉製法衣,皆有可能增加不朽神性,傳承數萬年,也不會損傷。

聽說此物十分罕見,當年有人自天界降臨,曾帶來不少。

據人說,這種金屬就算在天界,也是很難得的寶物。

「這是我等的寶物。」排名靠後的修士,全部取出各自的天材地寶交到了二少主彭禮手上。

「這是我們的。」西門泰四人也取了寶物,卻交給三少主彭華。

「這是我的,不知道算不算寶物。」小雨取出一個黑色小瓶,只有拇指肚大小,交給三少主彭華。

「什麼東西?我來鑒定下。」他說著便把黑色小瓶接過去,剛觸碰到黑色小瓶,他就面色巨變,瞪大眼睛,盯著小雨,隨後咬了咬牙,趕緊把黑色小瓶打開,閉上一隻眼,用還睜著的眼睛朝里看,不由驚呼出聲道:「幽冥水?」

什麼?

幽冥水?

重若萬萬斤,一滴或填汪洋的幽冥水?

所有人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大驚。

就連空中的聖女,也不由暗自皺眉,卻沒想到,竟會在此遇到幽冥水。

若擁有此寶,不知能否尋到那物。

「是真的嗎?」陽神子大驚,第一個開口質疑。

他已修出陽神,若再擁有幽冥水,可以化出陰陽雙神,到那時候,將橫掃同輩。

據傳這個世界上,真有煉出多個虛神者。

無一例個,他們都是絕世強者,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拿來我看。」大少主、二少主剛想開口,卻不料空中響起聲音,悅耳動聽,猶如天籟。

「姑姑!」彭華趕緊把黑色小瓶拋到空中,接著諸人就看到兩根白若冬雪的手指,從空中顯化,把黑色小瓶接住。

嗡!

空氣中響起爆鳴,好似根本無法承受這兩種手指頭,空氣都自動壓縮起來,發出聲音。

「好白的手指。」小雨張了張嘴巴,又伸出自己的手指頭對比,雖然她的也很白,可是跟這位聖女相比,還是有點差距。

她的手指頭,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那麼完美,沒有任何的瑕疵。

「是幽冥水。」黑色小瓶從空中落下,聲音也相伴傳出來。

「你到底是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