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月陌塵抬了抬手中的戰刀,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是指它嗎,如果我拒絕呢,」 既然已經被夏候岳認出,那也就臉上的面具也沒必要了繼續戴下去了,月陌塵說著,隨手摘下了面具,而另一隻手,則斜握著戰刀,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架勢,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我不想與你為敵,」

夏候岳脫下了拳套,表示自己並沒有敵意,然後又開口道:「你很清楚,無盡島中所得之物,在離開無盡島時都得交給莫家,這戰刀對你來說,意義不大,我可以給你價值相等的東西,用來交換,」

「哦,那對你意義很大嗎,據我所知,你可不是修刀的刀客,那麼說你得到了不會是自己用,難道你有辦法將這戰刀帶到外面去,」

月陌塵淡淡道,淡然的語氣讓夏候岳猜到不他的態度,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的確能將它帶出去,」夏候岳說完,從織空戒中取出一枚玉簡,拋給月陌塵,

「這是一部煉體的功法,雖然不及我所修練的功法強悍,但也是聖級功法,等你到了一定的修為後,便會知道,煉體的重要性了,」

月陌塵接過玉簡,掃了一眼后,便拋回給對方:「不得不說,你的條件很誘人,但是我拒絕,」

他並沒有打算將戰刀交出去的想法,就算是等價交易也不會,因為在剛剛的戰鬥中,他曾試驗過,無論自己是使用血魔之力還是使用輪迴靈氣,發出的刀芒都是火紅色的火屬性刀芒,這柄戰刀對他偽裝身份有更大的幫助,畢竟火屬性的靈氣太過常見了,

而且,此刀樣式與單鋒劍相差不遠,月陌塵用起來頗為順手,所以他根本就沒有交換的打算,

「為什麼,」夏候岳微微有些詫異:「你是擔心這玉簡會被莫家收去,如果你覺得有必要,也可以在離開無盡島之後我再給你,」

月陌塵淡淡一笑:「那我在離開無盡島之前再將戰刀給你可好,你剛剛也看到,這刀對我的作用很大,即使帶不出去,我也可以在這裡使用它,連滅七名百劫境高手,它對我的幫助可不是一般的大,不是嗎,」

夏候岳沉吟了一會,搖頭道:「我現在更需要它,而且,到時候能不能在無盡空間中找到你都是一個未知數,」

這時,一直沒有出聲的紅月給月陌塵傳音道:「少主,我知道夏候岳為什麼想要這把刀了,他是為在晉陞百劫境做準備,」

「晉陞百劫,」月陌塵一愣,顯然不明白紅月的意思,一個煉體者,想要一把自己不擅長的武器,這跟晉陞百劫境有何關係,

「沒錯,少主你不知道,純粹的煉體者對肉體強度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如果肉體強度達不到標準,就算實力提升到極限,也是無法晉陞的,而要提升肉體的強度外,除了必須的修練外,還有兩個非常常用的辦法,」

「什麼辦法,」月陌塵問道,

「吸收獸血,也級煉器入體,」

「煉器入體,紅月,你意思是夏候岳是想將此刀化入自己體內,以提升其肉體的強度,」

紅月點了點頭,道:「沒錯,聖器都是自身蘊含著巨大能量的器物,若是有特殊的秘法將其能量轉化並吸收,身體的強度甚至會比聖器身自還要厲害,」

「怪不得他說從某種程度上,可以將聖器帶出去,他指的並非是聖器的本身,而是聖器中的能量,」

月陌塵終於明白了夏候岳為何會如此渴求此刀了,但是他並不是雷鋒,這戰刀對他來說,同樣有著巨大的作用,所以,他不會將此刀出手,

「夏候,你也知道,我雖有劍意,但卻一直沒有一把稱手的武器,這對我的戰鬥力是極大的削弱,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樣的一把用起來比較順手的戰刀,這對我在這無盡島的生存能力有了極大的提升,你確定要奪人所愛,」

「我沒有那個意思,我之所以提出交換,,,」

夏候岳正欲解釋,卻被月陌塵打斷了:「抱歉,我暫時沒有將它換掉的打算,」

「當然,你想得到它並非沒有其它辦法,正如我剛剛所做的那樣,殺掉我,這柄聖器戰刀就屬於你了,」

「你確定要如此嗎,我不想殺你,但我必須得到它,你想清楚,切勿自誤,」

夏候岳語氣冰冷地說道,雖然他並不想與月陌塵拼個你死我活,但月陌塵刀上的這柄戰刀無論是品階還是氣息,他都十分喜歡,他的家庭並非拿不出聖器供他煉體,但他一直想要一把適合自己的,此刀氣勢非凡,十分的霸道,正是他想要的,此時自然不會放過,

「自誤,呵呵,是不是你也想勸我自斷一臂,留下戰刀,」月陌塵語氣一冷,看樣子此戰是無可避免了,

「雖然輸給你一次,但不代表永遠不如你,懸明絕,我知道你是懸風堂堂主之子,也知道你天賦絕倫,但這個世界,並非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在你眼中高高在上的聖地,對我的家族來說,如同螻蟻,你確定要與我為敵,」

夏候岳淡淡道,這是他最後一次提醒月陌塵,也是他所能提醒的最大限度,如果月陌塵還是要執迷不悟,那就只有一戰了,雖然他尊重月陌塵這個對手,但遠不到朋友的地步,所以,為了戰刀,為了成就聖級,他有不得不戰的理由,

然而,他的話卻深深地刺入了月陌塵的心裡,

大世界的人從來都只當神之遺境中的人是螻蟻,所以五大聖地才會被這些人玩弄於股掌之中,所以淺月宮才會遭此不幸,所以月陌塵才會背負上這血海之仇,

就這樣,月陌塵憤怒了,在這一刻,他面對的似乎不再是夏候岳,而是莫家,而是那群追殺自己父母,囚禁自己母親,並佔據自己家園的敵人,

「廢話少說,我能敗你一次,就能敗你第二次,希望你準備好,被心目中看不起的一隻螻蟻打敗,」

月陌塵說著,戰刀一抬,臉色冰冷地指向夏候岳,但身上的氣息卻灼熱如火, 【這章七千字,二合一章節~】

第五百九十四章【人性,和不詳的預感】

砰!!

夏小雷一記重拳,將面前的沙袋打的幾乎飛了出去,慣性作用下,沙袋飛回來的時候,夏小雷已經做好了準備,飛起一腳踹出去后,就聽見一聲悶響,沙袋被直接踢爆!

沙粒嘩嘩的流淌在地上,夏小雷抱住沙袋,呼哧呼哧的喘氣。

這裡是基地的訓練室,夏小雷全身都是汗水,原本孱弱的山野少年,經過這些日子的磨練,和這段時間裡,每天在訓練室里近乎自虐的苦熬,加上系統里的一些藥物的改造,身板上的肌肉已經非常明顯,流線型的肌肉輪廓,已經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他喘了會兒氣,拿起一瓶基地里的體力飲料灌了下去。

這是基地里目前能提供的幾個福利之一,這種體力補充飲料是基地出產,比外面世界的那些功能飲料要強大許多,疲憊的時候喝下去,體力恢復的速度也比正常人快一些。

一口氣灌下一整瓶略微有些酸甜的體力飲料后,夏小雷拿起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

這個時候,訓練室的門開了。

旗木西走了進來,一眼看見夏小雷,先是愣了一下,兩人對了一個眼神后,旗木西嘆了口氣,低頭欲轉身離開。

「……請,等一等。」夏小雷忽然開口叫住了她。

「嗯?」旗木西臉上露出了笑容來:「有什麼事么?」

旗木西臉上的笑容不能說很假,但是卻是那種標準的客套而且略帶著防備的笑意。

夏小雷走了過去,站在旗木西面前:「我們……不能總這樣下去。」

旗木西胸膛起伏了一下,看著夏小雷,強笑道:「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

「耶路撒冷的副本里,我們兩人墜入幻境,然後發生了那次衝突。」夏小雷語氣有些艱澀,但是卻依然咬牙把這些話說了出來。

旗木西的臉色一變!

下意識的,她就會想起了那次在副本里,墜入環境之中,兩人之間的那場慘烈的衝突!

那個如魔鬼般的幻境,最致命的惡果,並不是製造出幻境迷惑人——最惡劣的影響,是那個幻境之中,每個人心中最惡劣,最黑暗,隱藏最深的負面情緒和思想,都被誘發並爆發了出來!

在那次幻境之中,兩人幾乎生死相搏殺,一個團隊的隊友,卻幾乎殺死了對方。

耶路撒冷副本,現在已經成為了隕石戰隊里的一個禁忌的詞語,這些日子來,似乎每個人都在盡量避免提到那次副本的經歷。

並不僅僅是因為在那次副本里,喬喬的戰死,隊友的犧牲。

更重要的是,那次副本里,墜入幻境的隊員們,每一個人都被誘發了心中深埋最深處的負面的情緒,爆發出來后,大家之間都產生了深深的芥蒂和裂痕。

那次副本的慘勝,是隕石戰隊成立以來最慘烈的一次,同時也是負面影響最深的一次。

夏小雷和旗木西兩個年輕人,在那次副本這種刀兵相見,幾乎同歸於盡,更重要的是,兩人把心中最黑暗最負面的情緒都暴露了出來。

雖然副本已經結束了,但是這種已經產生的裂痕,卻無法消失。

不止兩人,就連團隊里最老成持重的輪胎,在副本之後也變得有些沉默寡言,輪胎備胎兩兄弟原本感情最好,但是副本之後,明眼人都看出了兩人之間有些怪異。

「我們不能總這麼下去。」夏小雷咬了咬牙,目光正面看著旗木西:「我們是一個團隊。在耶路撒冷副本之前,我們的團隊親密無間,每個人都絕對信任自己的隊友,戰鬥的時候,都願意把自己的後背毫無保留的交給隊友,甚至願意為對手擋刀……團長說過,我們的團隊還很弱小,但是我們一次次的突破強敵,取得副本勝利,除了實力和運氣之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足夠團結。」

女孩咬著嘴唇不講話。

夏小雷眼神里閃過一絲異色,他忽然邁步,繞過旗木西,走到了訓練室的門口,將大門關上后,按下了鎖定鍵。

「……你幹什麼?」

「解決問題,我們兩人,就在這裡。」夏小雷搖頭:「我這個人笨的很,但是我也明白道理。我們之間的問題不解決,就是團隊里隱藏的裂痕……所以,就在這裡,就在今天,就在現在,我們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不解決,不出去!」

旗木西下意識的捏了捏衣角。

「這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所以有什麼話,埋藏在心裡的,那次副本結束后出來后,礙於情面不好意思說出來的話——無論多難聽,我們就在這裡說出來!一股腦兒全說出來,說痛快的,然後,我們解決它!」夏小雷的語氣裡帶著決然,和不容置疑的決心。

旗木西看似軟弱,沉默了一分鐘后,少女才抬起頭來,盯著夏小雷:「好!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們就這麼辦吧。你想聽我說什麼?」

「怎麼想的,就怎麼說。所有的話你都可以說,在這個房間里……說痛快了,我們一起解決它,出了這個房門后,我們就再也不提這件事情,徹底的解決問題!」

「行!」一貫軟弱的旗木西,此刻眼神里居然也閃現出一絲決然來。

她走到了一旁,看著檯子上的那瓶功能飲料,也絲毫不顧及這瓶飲料已經被夏小雷喝了大半,拿起來就一股腦全灌進了嘴巴里。

喝完之後,這女孩用力擦了擦嘴,然後扭頭看著夏小雷:「那麼,我先開始吧。」

夏小雷點頭。

「我……在這個團隊里,一直很壓抑。尤其是面對你們……準確的說,尤其是面對你的時候!夏小雷!」

夏小雷不說話。

「那次幻境里,壞人變成了我哥哥的樣子,然後你殺死了它……我情緒很激動,但是事後我並不恨你。我雖然不聰明,可也不是蠢貨,我知道分清楚是非。你殺死的是變成我哥哥的壞人,我不會記恨你。但是,夏小雷,我……我依然討厭你。」

「為什麼討厭我。」

旗木西盯著夏小雷,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好,既然說,就乾脆說痛快了,誰的心裡沒點陰暗面呢。你想聽是吧,夏小雷,那麼我就告訴你,我討厭你,因為……在我來這個團隊之前,你才是團隊里最弱小最沒用最廢物的一個!!」

夏小雷身子一震。

「團長就不說了,他是我們團隊的主心骨,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算是對任何人有看法,可對他就只有崇敬和感激。羅迪哥哥實力強大,他的機械能力是團隊的支柱技能之一。輪胎備胎兩位大哥都是資深者,實力不俗之外,經驗也豐富。對他們我都只有敬重。喬喬姐姐就更不必說了……她是團長的戀人,又那麼美麗,人也那麼好,實力也是那麼強大……就連年紀最小的秀秀,也有非常厲害的技能,每次她戰鬥的時候,都會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旗木西一句一句的訴說著,最後看向了夏小雷:「而你,夏小雷,你不在此列。」

夏小雷哼了一聲。

「他們都說,你的技能是系統購買的折扣。好吧,可就因為這個,每次副本你都是被大家保護的目標。你的定位變成了後勤人員。輔助人員……你本身的實力,幾乎沒有什麼戰鬥技能,在激烈戰鬥的時候,你只能打醬油。我想……夏小雷,你一定很感激我吧!」

「嗯?」

「你一定很感激我吧!原本隕石戰隊里的最弱小的拖後腿的存在,是你!但是在我來了團隊之後,你的地位一下就變了。你不再是拖後腿的那個傢伙了!哪怕是你實力再怎麼差勁,但是有了我的到來,你就不再是最弱小的一個了!而我,旗木西,代替你,成為了隕石戰隊最弱小的一個廢物!」

夏小雷呆住了。

他沒想到,一向里懦弱沉默,猶如一隻小貓般的旗木西,居然說出了這麼一番言辭鋒利的話來!

而且……其中的一些誅心之言,卻讓夏小雷捫心自問,卻無法反駁!

因為,也許在心中,自己的確或多或少的,有過這樣的想法。

「我是很弱小,膽子也不大,性子也很懦弱……但並不代表我是一個白痴,我更不是一個什麼都懂的天真無知的少女!」旗木西的目光里閃動著異色:「我很小的時候就沒有了家,我和哥哥兩個人相依為命,狼藉天涯!我們走南闖北,見過這個世界上太多太多的事情!雖然哥哥一直拚命保護我,但是……我也見過了很多,很多……邪惡的,噁心的,罪惡的,黑暗的事情。

夏小雷,別把我想成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一張白紙。我只是膽小懦弱,但並不代表我什麼都不懂。」

夏小雷呆住了。

「我今年十五歲,十年前,我五歲的時候就懂得這個道理了。我哥哥告訴我的……我們都年紀很小,也很弱小,遇到了別人欺負的時候,我們沒有反抗的能力——我們不是沒反抗過。在街頭狼藉的時候,哪怕是去拾荒,也會被別人打走。哥哥反抗過,被人打得頭破血流。哥哥就學會了一個道理,他教我的:既然沒有反抗的能力,沒有自保的能力,那就乾脆老老實實扮演好一個弱者的角色。別人欺負你的時候,你打不過別人,就低下頭去服軟,不要反抗好了。 僵尸保鏢 盡量的服軟,盡量的做一個弱者。也許別人欺負著,欺負著,就會放過你了。所以,這十年來,我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我是很膽小,是很懦弱,因為我本來就很弱小啊!

這些年來,除了哥哥之外,有誰幫助我,保護過我?遇到壞人,我沒辦法反抗,就只能跪下來磕頭求饒,遇到惡棍,我沒辦法自保,就只能盡量的躲避逃走。你可以笑我懦弱沒用,但是,我沒有家,沒有保護,年紀又那麼小,我還能怎麼樣?我有什麼辦法!!我有什麼辦法!!!你告訴我,我有什麼辦法?!」

夏小雷抿嘴。

「除了哥哥之外,我最感激的就是團長。」旗木西的眼睛里泛著淚花:「哥哥死了,但是團長保護了我。不,不僅僅是保護。他還收留了我,帶我回來了這裡,帶我認識了大家,讓我加入了這個團隊里。我一直都覺得,團長給我最大的,最寶貴的東西,不僅僅是保護,不僅僅是救了我的命。更重要的是,他給了我,這十五年來,除了哥哥之外,從來沒有人給過我的東西,那就是……」

旗木西深深吸了口氣:「尊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