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有獵犬在,賈環不敢有任何大意.

2020 年 11 月 4 日By 0 Comments

他在瞭望塔上,將射鵰手的衣服扒下換上,然後站在那裏,代替那射鵰手放哨.

一直到下一班巡邏守衛牽着獵犬穿插過後,又等了一炷香的時間,大營校場再次沉寂無聲,對面瞭望塔上的射鵰手也再次開始靠着柱子打起盹……

賈環悄聲從踏上翻下,高近三丈的瞭望塔對如今的他來說,不算什麼難處.

"喂!烏日格.你怎麼下來了?"

一道聲音從前方不遠處的角落裏傳來,賈環身上的冷汗在一瞬間漿出,頭皮都快再次炸開.

他強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大驚懼.他壓低嗓音道:"唔,我要去撒泡尿."

"咦?你的嗓子怎麼了?"

那道聲音再次傳來,順着聲音,賈環將頭上的氈帽往下拉了拉,低頭瞧去,只見此人竟然是在柵欄門內一處火光照不到的半人高的木根後藏着.

此刻許是閒的實在無趣.才探頭出來說說話.

賈環又深吸了口氣,心中暗道了聲僥倖,若是沒現這裏還藏着一個暗哨,那一會兒……

這些打獵爲生的蒙古人當真不敢小瞧,賈環只知道門外有一隊重兵守着,或許還有暗哨.

但他卻沒有想到,門內居然也有暗哨!

理了理心緒,他又繼續壓低嗓音,迴應道:"哦,可能因爲我在上面待的太久了,受了些風寒."

那人聞言,頓時釋然了,然後抱怨道:"都是那個該死的阿如罕,就因爲我們沒有給他送禮,纔將我們安排到這種辛苦的崗哨上來.

對了,烏日格,如果你不把你妹妹嫁給他的話,他可能會一直刁難你的."

賈環又拉低了點氈帽,低着頭朝那人走去,一邊走一邊解褲腰帶.

那個碎嘴的蒙古青年笑罵道:"烏日格,快走開,你還沒有娶娘們,你的尿太騷了,你想薰死我嗎?"

賈環哼了哼,不理他,繼續往前走.

那人雖然又笑罵了聲,卻沒有再多說什麼,或許,他還指望着"烏日格"撒完尿後能和他聊聊天.

乾等乾熬的時間,實在太難過了.

而且長官阿如罕也說了,這裏距離前線有千里之遙,連天上飛的老鷹都很難飛過來,何況是敵人?

所以,意思意思就行了,沒看見連長官都去補覺了嗎?

這人看起來年紀不大,滿臉的稚色,但話很多……

"烏日格,阿如罕說,等大軍打破了嘉峪關,這裏的人都要去前面了,最後可能都駐紮到武威大營.他吹白毛雪說,等到了武威後,他要玩兒一百個大秦的女人.

他說大秦的女人皮膚特別好,特別白,雖然和屁股沒有我們的女人大,但也很有意思,香香的,軟軟的,不像我們蒙古女人,身上都是羊騷味.

嘖嘖,真好!烏日格,你不是還沒娶妻嗎?正好,到時候,你就可以放開的玩兒了.

我就不行了,我家的婆娘在我出門前就說了,我要是敢上別的女人,他就割了我的……呃!"

此人一般暢快的呱呱不停的說,一邊玩着手裏的木枝,就是沒想過,再擡頭看一眼越來越近的"烏日格".

或許,他沒有看別人撒尿的愛好.

只可惜,他以後就是想看也看不了了……

將"話嘮"給拖到樹根後藏好後,賈環細心打量了番周遭,在確定確實沒有其他暗哨後,整了整裝,朝另一座箭塔潛伏過去.

同樣的手法,同樣的過程,同樣的度,解決了另一個哨探後,他翻下瞭望塔.

此刻,校場上那一溜長長長長長的木爬犁,就如同一個光着腚的美人一般,邀人採摘!

(未完待續.)

ps:爭取拼出第三更來~~(;)

<!–flag_ckxs–> 曳迷離,龍城。

哀傷到極點的氣氛,已經漸漸過去。

衆人們還連夜給策妄阿拉布坦做了一個木頭的假人頭……

唯有可汗大可敦,依舊沉浸在無邊的悲痛中,不能視事,被人攙扶了下去好生修養。

策妄阿拉布坦死了,他的兄弟子侄們,那些臺吉,因爲要趕來爲他祝壽,都聚在了西城,所以除了個別幾個命大的,只被燒成了殘廢外,其他人多半都化成了灰灰。

而葛爾丹策零的子女們,除了已經燒成渣渣的喇嘛達爾扎外,就只有鄂蘭巴雅爾剛剛成年。

其他幼子最大的才五六歲,甚至還有在襁褓中的。

不得已之下,大宰桑只有先讓鄂蘭巴雅爾做王城的主事人。

死了那麼多臺吉,部落的頭人,對於他們的部族和家人來說,自然是悲痛萬分的事。

但實際上,對於準葛爾汗國,尤其是對龍城王庭汗帳來說,除了策妄阿拉布坦大汗之死是難以承受的痛外,其他的人死去,其實未必就那麼壞。

草原民族,最珍貴的,從來都不是那些臺吉和頭人。

而是牧民,女人和孩子,還有牲畜和肥美的草場。

只要有這些,臺吉和頭人自然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不過,

鄂蘭巴雅爾在與大宰桑商量了,或者說密謀了一夜後,他們覺得,準葛爾汗國或許並不需要那麼多的臺吉和頭人。

部族聯盟那一套,真的有些過時了,而且還會埋下很多不穩定的禍患根子。

而東面大秦人的那一套卻很不錯,中央集權!

以前葛爾丹策零就曾幾番向策妄阿拉布坦建議,要效仿秦人那般,將權利都收回王庭汗帳。

只是,策妄阿拉布坦認爲這違反祖宗的傳統,是不好的。

而且,當年成吉思汗不都是部族聯盟的制度嗎?

還不是打敗了那麼多中央集權的國度!

可見,這一套未必就強於蒙古人的祖制。

而且對於這一套。所有的臺吉和頭人,都極其厭惡反感。

阻力之大,讓葛爾丹策零都無能爲力。

但現在,這些阻力全都不存在了。

所以。鄂蘭巴雅爾和大宰桑決定,趁機收回那些臺吉和頭人家族的牧戶和牲畜。

若有膽敢反抗者,便是此次謀害大汗的嫌疑人,宮帳軍殺無赦!

如今那些臺吉和部族手中的控弦勇士都去了前線,誰還能阻止王庭三萬最強大的宮帳軍?

其實。鄂蘭巴雅爾和大宰桑也是沒辦法,若是不趁着葛爾丹策零領軍在外時,趕緊做出一件稱其心的大事,待他回來後……

葛爾丹策零卻不是可汗大可敦那麼好糊弄的人,他一定會追問神火和“三個”的事情。

雖然這兩件事至今還是個謎題,但他們兩人總歸難逃牽連。

累了一宿的鄂蘭巴雅爾在安排妥當所有的事情後,才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己的房間。

烏仁哈沁和吉布楚和,一個端着銅盆熱水,要替她洗腳,另一個則端着香噴噴的熱奶茶。

鄂蘭巴雅爾喝了口奶茶後。 武神之踏破輪迴 低頭看着跪坐在地毯上,小心翼翼的給她洗腳的烏仁哈沁,眼中閃過一抹厲色,不過,看着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又想起烏仁哈沁姐妹倆從小和她一起長大,雖名爲主僕,但從來都同吃同住,與姊妹無異,她又如何下的去手……

長嘆息了聲。鄂蘭巴雅爾在吉布楚和擔憂的目光中,對烏仁哈沁道:“記住,‘三個’已經被燒死了,燒成了灰。明白了嗎?”

烏仁哈沁擡起頭,小臉兒上滿是淚花,眼神委屈驚恐的看着鄂蘭巴雅爾。

鄂蘭巴雅爾見狀,心中又怒又心疼,猛一拍桌子,厲聲道:“明白了嗎?”

烏仁哈沁嗚嗚的哭了起來。吉布楚和連忙跪在她身邊,對鄂蘭巴雅爾道:“公主,姐姐她明白了,記住了,方纔我已經跟她說過好多遍了,她記住了呢。”

鄂蘭巴雅爾聞言,無奈的呼了口氣,揮揮手,道:“記住了就好,你們倆先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可是公主,您……”

吉布楚和有些擔憂的看着滿臉疲憊的鄂蘭巴雅爾,猶豫道。

“下去。”

鄂蘭巴雅爾閉着眼睛,語氣加重道。

吉布楚和聞言不敢再多言,拉起還在抽泣的烏仁哈沁,端着銅盆離開了。

待房間內沒有人後,鄂蘭巴雅爾才睜開眼睛,原本甜美的眼中滿滿都是悔恨之意,還有殺氣!

即使心中再掩耳盜鈴,可她又怎能真的欺騙的了自己。

即使“三個”僞裝的再好,又是被喇嘛扎達爾毆打,又是半夜慘叫。

可他又怎能真的欺騙的了鄂蘭巴雅爾?

“三個,我一定要抓住你,然後親手殺了你!殺了你!!”

……

賈環此刻在做什麼呢?

他正在瘋狂的當“棒棒兒”。

之前他雖然斂去聲息,但雙耳卻並未失聰。

因此,他清晰的聽到了那位韃官阿如罕的話。

知道了阿拉神火就在糧食麻包中間放着,以避免顛簸碰撞。

所以,賈環現在正在將木爬犁上的糧食麻包卸下來,找到神火罐子,然後再將罐子裏的火油,全部倒在麻包上……

不過他也沒有全部取出,每一架爬犁上大概都有四罐神火,賈環還特意都留下了一罐……

這是一個枯燥繁瑣的過程,賈環不停的重複着同樣的工作。

一架接着一架,不過後來他又忽然醒悟,這樣做效率太低。

他不需要將每一架木爬犁上的火油都取出來,他只需要將火油攤灑在每一架木爬犁上的麻包上就好。

只要大火燃燒了起來,神火自然會給人帶來驚喜……

這期間,巡邏守衛牽着獵犬匆匆來回走了兩次,沒有仔細探察什麼,就又匆匆離去。

想來是趕着回去換班……

而賈環趁着這段時間,雙手快到了極致,不停的拆卸麻包。找到神火罐子,而後灑火油。

他的雙眼中似乎點燃了兩團篝火,明亮的有些嚇人。

一袋麻包大約有一二百斤重,但對賈環來說。其實和一包棉花差不多。

一架,接着一架。

一架,接着一架……

只是,長長的木爬犁似乎沒有盡頭一般。

十二星座:起源與重現 連續翻灑了近百架木爬犁後,又到了牽着獵犬的護衛巡邏的時候了。賈環小心的躲避在木爬犁的上面,趴着不動,他還想等巡邏守衛過去後,再繼續翻開一些。

然而,異變陡生……

“汪!”

“汪汪汪!”

巡邏獵犬忽然朝木爬犁方向狂吠起來,淒厲的犬吠聲,一瞬間,便劃破了寧寂的夜晚。

巡邏守衛跟着獵犬大步跑來,而大營門口處,亦有守衛探過頭來觀看。

“汪汪!”

“汪汪汪!!”

賈環的瞳孔猛然收縮。獵犬居然朝他所在之處跑來。

“烏日格,發現了什麼了嗎?烏日格?”

“根嘎?根嘎?!”

巡邏守衛朝兩個瞭望塔上喊了兩聲後,都沒有反應。

這個時候,就算是頭豬也知道事情不對了。

當頭的守衛不敢再耽擱,取下背後的弓,又從腰間取下一支與衆不同的箭,張弓搭箭,朝天上射了去。

“咻!”

一道淒厲而又悠長的哨鏑聲,迴盪在整個大營。

一時間,整座大營也都發動了起來。人頭洶涌的朝校場這邊涌動過來。

賈環深呼了口氣,他回頭看了眼至少還有兩百多架的木爬犁,眼中閃過一抹失望,卻不敢再猶豫。

他從懷中取出火摺子。打開後輕輕的吹燃……

“混賬!”

一道如同驚雷一般的怒吼聲突然從前方傳來,而且閃電般的越來越近。

賈環腦中一悶,整個人都怔了怔,但他趁着最後一抹靈臺清明尚在,狠狠一咬舌尖,而後將火摺子丟在了沾滿火油的麻包上。同時,翻身飛下,《苦竹身法》全速展開,整個人如同一道煙霧一般,朝遠處飄飛而去。

“轟!”

一道火牆忽然沖天而起,攔住了已經衝到跟前的活佛扎達爾。

他一雙三角眼中滿是狂怒和濃郁到極點的殺氣,看着正在不斷飄遠的賈環,他翻手一亮,一柄綻發着幽幽藍光的烏黑長釘出現在手中,而後用盡內勁,甩手打出。

“咻!”

賈環瘋狂朝大營柵欄處逃去,然而卻也聽到了背後的厲嘯聲。

他想都沒想,一隻原本向前邁出的腳步便佌了出去,而整個人仰頭倒下。

“咻!”

一道泛着藍光的黑影,將將貼着他的臉,從他的眼前飛過。

賈環甚至都嗅到了一抹令他作嘔的腥臭。

待黑影飛過後,賈環不敢遲疑,再度起身奪路狂奔。

“救火!”

“快救火!!”

“救火啊!”

無數的士兵提着水桶或者抱着雪,往木爬犁上衝去,高聲嚷嚷着。

活佛扎達爾見狀,驚怒吼道:“退後!全部退後! 夢裡有隻招財貓 快退!”

衆人不解的看着他,(ww.uanshu.cm一時怔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起火了難道不該趕緊救火嗎?

扎達爾卻顧不得他們了,他自己腳尖點地,整個人化爲一道黑影,飛速的往後閃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