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有那麼片刻,他產生了兔死狐悲的感覺。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我們傾全力建造的炮臺,就這麼脆弱?”

不過發了小會兒愣後,他很快反應過來,自己此時可是扮演着蟲族方。在這種大部分朋族防禦部隊,都因爲炮臺墜落而陷入呆愣狀態的時候,可不是自己這一方進攻的大好時機嗎?

“對不住了,這也是爲了讓你們記住,永遠不要在戰場上發呆!”

伴隨着這位長老侍從的自言自語,完全不需要如同朋族這種個體向的文明種族一樣,去逐級發令的蟲子們,隨着長老侍從扮演的腦蟲一個念頭冒出,便從雲層中飛出。(這項功能有幻界製作者協助完成。)

頓時,遮天蔽日的腐蝕龍、戰蜂等蟲族天空兵種,突然間出現在浮空島天空中的雲層飛出。缺乏有效預警手段的朋族,因爲大意沒有部署天空警戒部隊,因此再次遭遇了來自天空的突然襲擊。

三艘突擊艦幾乎是在瞬間,被上千條腐蝕龍發出的腐蝕球擊中,隨後連反應都沒能做出,便化爲天空碎屑跌落大地,進一步點綴了那片‘隕石區’。

剩下的部隊這才反應過來,齊齊將炮口向天空轉移,但此時,密密麻麻的蟲子已經接近了朋族的天空部隊,甚至有少部分已經開始穿過稀疏的外層防禦,登陸領土浮空島。

面對這一幕,戰場內外一片沉重。

“哎。”

站在浮空島控制中心的參謀們,本來萬千話語,卻最終化爲一句無奈的哀嘆。

果然,千算萬算,不如一戰。這不過一次相對完善的幻界模擬戰,只因爲雙方都認真起來,結果己方一個接一個的漏洞,就這樣連續不斷地暴露出來。

“也罷,這樣更好,總比到時候真打起來,才發現問題要幸運的多了。”

心中忍不住慶幸着這次演習,控制中心的參謀們在揉了揉臉,讓各自平靜下來之後,便坐在椅子上,變得悠閒起來一般。

無視天空苦戰的敵我雙方部隊,他們相互看了看,共同點頭。

“接下來,就完全以鍛鍊這些模擬者爲目的吧。”以爲參謀轉動着手中的茶杯,貌似已經放棄了指揮戰鬥。

“是啊,勝利與否已經不重要,單單此次暴露出來的問題,就足夠讓高層頭痛了。”苦笑着攤手,另一位參謀轉頭看向忙亂的控制室,一臉複雜。

這時,坐在下手的一位參謀突然說道:“不過,如果能夠暴露更多問題,對我們以後更好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可現在的戰局……”

“膽怯了嗎?”一直沒發話的參謀將手放在文件上,視線掃過衆人。

“你什麼意思?”

“你說了?”面露嘲諷,或者說還帶着一絲自嘲,參謀將視線投向窗外還在戰鬥的士兵們:“就算是演戲,若是不努力,對得起全心全意戰鬥的他們嗎?”

“……”

重重地將茶杯放在桌上,參謀豁出去般咆哮:“好吧,至少我們一起努力過了,能夠發現更多的問題,那我們也不虧!”

“這纔對嘛。”

控制室中,傳出一陣讓人摸不着頭腦的笑聲。 “所有部隊注意!躲入掩體對空射擊!”

作爲指揮官的軍事院參謀們怎麼想,赤雨不知道,他現在對於眼下的局勢卻是已經焦頭爛額。

‘左舷255mm城防炮被毀’、‘2000N雷霆炮在發出三次攻擊後因爲能量失控爆炸,能量體控制者連同該區域11名士兵瞬間死亡’、‘從未知地點噴射出的衆多蟲族陸地兵種登陸浮空島’、‘305mm重炮缺乏目標,自身卻太過顯眼,最先被幹掉’……

接連不斷的壞消息讓人精神極度繃緊,苦惱地按着太陽穴,赤雨已經將此時的具體指揮權交給了副官。相比起熟悉浮空炮臺的對方,他覺得自身這個所謂的指揮官,根本一點都不合格。

可這樣一來,對於模擬者的鍛鍊豈不是沒有了,對此,赤雨無意間做出的解決方式:他負責指揮炮臺內的士兵驅逐外敵,而副官負責指揮浮空炮臺的移動。

“也許,我真的只適合作爲前線小隊的指揮者,甚至一個普普通通的士兵吧。”手中沒有武器,雙手握着椅子扶把的他,只感覺心中空落落的。

即便是控制着遠比那些AZ系武器強大的浮空炮臺,此時的他看着舷窗外逐漸密集起來的蟲子,卻沒有一絲強大的感覺。

“指揮官,突擊艦隊發來消息,他們在天空中發現了可能是蟲族控制者的物體,讓我們堅持住!”通訊員本來有些絕望的眼中出現了一絲亮光,他的話語更是讓死氣沉沉的指揮室產生了一點生機。

“回覆,我等着他們回來!”赤雨想到,不論是否真能堅持到那個時候,但即便是爲了眼下這些士兵們眼中的那一絲希望,我也絕對不能放棄。

“是。”

隨着這一道通信發出沒多久,指揮室外的世界就昏暗了起來,這不是因爲夜晚了,而是蟲子依靠數量擋住了所有射入浮空炮臺的光線。

昏暗的世界之中,也只有不時響起的電彈爆炸、以及電石炸彈轟鳴時所產生的光亮,能夠讓人們繼續支撐。

通信頻道中的聲音數量在減少,分貝卻在加大,坐在指揮室的赤雨左右晃動,若非一旁副官不斷提醒‘指揮者必須保持鎮定’的話,他恐怕早就提着一條AZ02衝出去了。

可現在,因爲蟲子完全包裹了浮空炮臺,據說出於蟲子可以屏蔽精神力等東西的原理,現在03號浮空炮臺根本沒法對外聯絡,而蟲子又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格,所以根本沒法從蟲子的表現上獲得外界的情況。

“重武器了?”這時候即便是幾秒鐘也好,通過重武器轟開一條短暫的空白區域,讓炮臺內外能夠聯絡。

雖然知道這種作爲基本不會得到有用消息,但對於隔離世界的浮空炮臺成員而言,得到外面還在戰鬥的聲音,就已經是一種安慰和鼓勵了。

然而,即便是這種小小的願望,在此時看來卻顯得那般艱難:“炮臺上的重武器都是炮塔式,早在蟲子包圍我們之前,就已經被消滅了。”

“該死。”皺起悶頭,赤雨緊握雙拳,擡頭看向舷窗外。

現在還算幸運的是,因爲艦橋佈置非常隱祕,到現在還沒有被蟲子發現。而要浮石控制中心就在艦橋不遠處,沒有了地面電漿炮這種大殺器的蟲子,現在似乎只有以登陸的方式尋求佔領。

又一次強光閃過,一道雷霆劃破長空,藉着雷霆的強光,赤雨能夠看到幾十只蟲子的跌落。

“這是……能量體!”

猛然驚起,赤雨大聲咆哮:“該死,我怎麼忘了,能量體可是比所謂2000N雷霆炮還要強大的個體……”

但很快,他又坐了回去:“可是,在強大,沒能突破幽神級,沒有念力的他也只是凡人。”

“不過,請求能量體爲大家轟開一個缺口應該不是問題吧。”苦惱地捂着額頭思考片刻,赤雨重新擡起頭來,通過內部通信找到了離那位能量體最近的士兵。

此時,外部的戰區實際上也是一片混亂。

雖然從一開始就損失了一座,但實際上,如同刺蝟般不滿了火力投射武器的浮空炮臺,對蟲子的威脅很大,也因此吸引了天空中幾乎70%的蟲子。

而對付天空中戰艦部隊的蟲子因此少了很多,更別提雖然武器佈設也不少,但因爲龐大,不可避免被稀釋了很多,導致在外人看來幾乎沒有防禦的領土浮空島。

或許蟲族方面的打算是消滅所有抵抗力量,最後再慢慢調製浮空島也說不定。

因此,從浮空島看去,天空中除了在左突右衝的戰艦,後面拖着一羣羣蟲子外,天空就剩下4團巨大的蟲團,裏面被包裹的,就是浮空炮臺。

“現在看來,浮空炮臺吸引火力的作用是達到了,可近防能力太差,若是未來蟲子有什麼大威力空中兵種。不要多強,電漿炮一般的實力,浮空炮臺基本上就是被虐的份。”某個漂浮在天空的參謀,看着此時的戰場發出瞭如是總結。

“全面發展根本不可能,一物降一物,眼下看來,浮空炮臺至少最初的吸引火力和對付低級兵種的目的不是達到了嗎?”另一位參謀不這麼想,坐在控制中心的他通過精神連接直接作出了反駁:“在我看來,浮空炮臺現在只需要強化防禦力、繼續增強彈藥投送能力、縮減兵力即可。”

“那要是遇到大威力蟲族呢?”飄在天空的參謀反駁到。

“不是還有戰艦嗎?”控制中心的參謀笑道:“在我看來,以浮空炮臺爲主力防禦,以高機動的戰艦爲炮臺保護力量和對敵人的突擊進攻力量,這就是最好的發展方向。”

“哦,按你這麼說,戰艦的發展,豈不是要向高速突防能力發展呢?”

“那是當然,不過高速突防只是其中之一,炮臺的建造畢竟太過困難,在某些時候,主力艦也可以起到炮臺的作用。”這時控制中心參謀在接到地面工業區戰區的情況時,總結的消息。

就在剛纔,他們已經收到通知,地面工業區的戰鬥已經結束,不過結果卻是以工業區全面撤人地下爲結尾。朋族方消滅了漫山遍野的蟲族,蟲屍幾乎遍及整個工業區,不過工業區指揮者以保全朋人爲目的,主動撤出了工業區。

在這一戰中,浮空戰艦作爲天空炮臺,起到了非常強的作用,全方位移動以及不遜於蟲族的高空飛行能力,使得朋族的主力艦成爲地面戰鬥中消滅蟲族的主力。

最後還是失敗的原因,是因爲缺乏有效攔截蟲族出現的,一種名爲‘拋蟲機’的詭異武器。

【拋蟲機(名字就不吐槽了)

7米多高,體型巨大,一種結合蟲族本身強大防禦力和耐衝擊力,而利用噴射作用,將蟲族近戰地面兵種如狗狗、跳蛛、滾球等一下子扔出數公里甚至十幾公里遠、五六千米高的兵力投送蟲族。

自身也擁有拋射擁有自爆能力的蟲族,來產生直接戰鬥力的功能。】

這種武器在地面工業區戰鬥中出現時,突然將數量上千的蟲子穿過城牆上空,投送到了戰區後方,打了裏面的朋族部隊一個措手不及。

而就在當時的工業區部隊調整防線,準備收縮防禦之時,數量巨大的地形蛛,在幾頭如同巨象般強大的熔岩蟲帶領下,穿過了城牆的地底,再次突襲了城防部隊。

此時,若非天空中浮空戰艦的幫助,工業區部隊別說是退守地底了,連城牆都下不了。

“看情況我們這邊也要結束了吧?”控制中心的參謀感嘆了一句,將思緒拉回,重新看向天空。

“時間還是太短了,領土浮空島的防禦能力極差,一旦蟲族消滅炮臺和戰艦,領土浮空島淪陷也只是時間問題,不過,如果那邊能夠有所突破,未必沒有翻盤的機會。”飄在天空的參謀微微一笑,轉頭看向雲層上方。

幾分鐘前,那裏的有一隻突擊艦隊衝破雲層,目標,是一團疑似地方新兵種的地方。參謀們在此之前分析過一個問題,蟲子一直以來表現給朋族的情況,都是數量、數量、還是數量。

彷彿這些蟲子除了數量,其它方面都被漠視了一般。

但幻界模擬之後,空幻長老卻提出了,作爲宇宙文明,蟲族不可能單憑數量取勝,因爲宇宙之中有很多東西,可以漠視數量。

在這時,空幻長老提出了一種名爲核子武器的概念,當然,現在的科學家對此表示一頭霧水,但不妨礙衆人對這種概念可行性的認同。

於是,當衆人的視野,從陰神級一次攻擊毀滅半徑幾公里的區域的雷霆風暴,升級到一顆人體大小的核彈,毀滅半徑幾十上百公里的幻界模擬景象時,衆人就清晰地認識到,作爲宇宙文明的蟲子,絕對不可能單靠數量取勝。

合理的指揮,就成爲當前朋族分析得出的結論。

那麼既然有戰略戰術的指揮,那麼就肯定有指揮者吧,而有指揮者,斬首戰術就有了實施的空間。

因此,當突擊艦隊其中一艘戰艦飛到萬米高空,發現了那團詭異的雲團之時,本來陷入絕望的衆人下意識地就將之作爲了救命稻草。

“反正現在的情況輸定了,還不如就此一搏。”

在這種思維的驅使下,參謀們指示突擊艦隊依靠環繞浮空島飛行的方式,藉着領土浮空島的自身防禦,爲突擊艦隊清理追兵,然後讓突擊艦隊得以儘可能縮短被蟲族發現的距離,接近對方在天空中可能的指揮之所。

而這,也是爲什麼地面炮臺會被這麼快就團團圍住的原因,不過主力艦因爲速度問題,所以沒有參與突擊艦隊的行動,成爲4座炮臺的唯一幫手。

這時,漂浮在天空的參謀左近的浮空炮臺處,突然傳出一連串的炸雷聲,隨即,一名能量體穿過被擊潰的蟲羣正好出現在參謀面前。

“……”

“啊咧!”

兩人面面相覷。

按照4號炮臺指揮官命令,好不容易衝出來的能量體,就被正好出現在眼前的參謀給嚇了一跳。而不過是意外飄到這裏的參謀,更是一陣晃眼。

要知道,按照設定,自己這個實際實力是靈魂級巔峯,甚至已經壓縮出了一點念力的翼人蔘謀,在幻界中只不過是靈魂級中期的普通原人。也就是說,他不能飛行。

可現在的問題是,這小子好好地飛在天上看大戲。

“那個,參謀長……”

“別叫我參謀長,你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聽見,明白!”參謀嚴肅地盯着這位能量體,語帶威脅,要知道自己的行爲其實大小也算是違規了,若是出點什麼問題,搞不好會被關禁閉。

“額,那個,是。”身着第五代電核鎧甲,遠遠看去就像個冒火的鋼鐵俠的能量體,鬱悶地愣了一會兒,這才點頭。

得到滿意答覆的參謀,隨即消失地無影無蹤。

“對了,我出來幹嘛?”能量體左右晃盪,突然想到自己的任務:“參謀長,等等啊!”

※※※

3號炮臺,蟲族已經將所有的朋族士兵趕入了炮臺內部,此時的炮臺表面完全被蟲子的陸地兵種佔據。

https://ptt9.com/118080/ “完了嗎?”皺眉看着蟲子組成的天空,赤雨啐了一口,心中下定決心:“命令:3號炮臺開始降低高度,就算是落到地面成爲固定炮臺,也總比被敵人擊落來的好!”

這大概算是朋族空中部隊的標準戰術,周圍的參謀們相互對視盤算片刻,便齊齊點頭。

之前能量體衝出去的片刻,藉着那個空擋,衆人通過佈滿整個領土浮空島區域的通訊頻道,瞭解了當前的戰況。

突擊部隊已經發現敵方指揮中心,並正在與對方的防禦部隊交戰,現在,他們的目的就是堅持下去,等待勝利者的出現。

但是,眼下情況,誰都知道,若是還留在天空,炮臺只有被擊落全員死亡的份。而若是選擇降落到不遠的領土浮空島上,這不是幫助蟲子登陸嗎?設定之中,領土浮空島上可是有各族混雜起來近10萬人口,由於戰爭的進行,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老弱。

高度:10000米。

完全執行赤雨命令的3號炮臺,伴隨着嗚嗚的悲鳴聲音,外殼上已經被蟲子拆的七零八落的磁場引擎完全停機。

此時,浮空炮臺半空,所有還殘存的懸浮炮塔,都在命令下降落到浮空炮臺的地面,成爲一個個固定炮臺。

反正表面也沒自己人,連裝甲板都快被拆光了,於是整個炮臺各處的掩體外,相繼響起了電石炸彈的聲音。

高度:6000米。

對密集的蟲子威脅極大的75mm口徑以上的速射炮,只剩下能夠被士兵機動轉移的單兵武器。

3號炮臺外部裝甲板被完全拆除,蟲子的腐蝕龍噴射的腐蝕球,開始對浮空炮臺主體產生直接攻擊效果,炮臺外層泥土被迫脫落,部分地區甚至露出了緊急埋設在炮臺內部的骨架。

因爲炮臺內的人員艙室和通道都是鋼鐵外殼,在泥土的包裹下蟲子難以攻入,堅守各個通道口的士兵壓力很大。

高度:4000米。

所有外露的炮臺武備均被破壞,通過最開始雷霆炮自爆產生的缺口,更是成爲蟲子進入炮臺內部的最佳通道。不少蟲子陸地兵種和小型飛行兵種,通過此處進入了浮空炮臺內部,炮臺戰鬥進入內部相持階段。

依然無法與外界通信的炮臺指揮室成員,此時卻驚喜地發現帶給衆人壓力最大的蟲族腐蝕龍等遠程攻擊兵種,在不少蟲子進入炮臺內部後,縮減了對炮臺的攻擊力度。

雖然依舊圍着炮臺,使得炮臺無法聯繫外部,但衆人都覺得,應該是突擊艦隊收穫了不小的戰果,這些蟲子正在計劃從戰鬥中脫離救援它們的指揮者。

此時,作爲炮臺指揮者的赤雨等人,藉着這難得的一絲喘息機會,開始協調內部的部隊對進入浮空炮臺的敵軍進行清理,但又儘可能拖住一部分蟲子不至於將其完全趕出通道。

一時間,正在下降的3號炮臺內部鮮血飛濺。

最強上門狂婿 高度:2500米。

趁着浮空基地部隊,被優勢的蟲族天空部隊攻擊的檔口,地面上,一羣蟲族部隊浩浩蕩蕩地穿過浮空島炮火防禦,接近了領土浮空島下方。

雖然很快被主力艦發現並予以驅逐,可此時天空中的主力艦隻有三艘,即便上面裝備了255mm城防炮炮塔,依然無法對數量以萬爲單位的蟲族產生實質性傷害。

隨後,地面蟲族部隊,開始通過拋蟲機,對高度較低的各個浮空炮臺發射支援部隊。

此時降落到2千多米的3號炮臺首當其中,只不過片刻,炮臺內部的壓力便逐級遞增。不得已下,赤雨只能下令各個部隊相互聚團,扼守交通內部交通要道的同時,向浮石控制區匯合。

而他自己,則帶着指揮室的人員穿過走廊,進入浮石控制區的副指揮室。

不久之後,雖然隱蔽性很高,但依舊屬於凸出地表的主指揮室,被蟲族腐蝕龍擊毀。

高度:1700米。

3號炮臺戰鬥進入尾聲,炮臺士兵中還能夠移動的都聚集在了浮石控制區,另外被堵在其它地區的士兵,則被赤雨命令自由行動,並建議留守原地。

聆聽着周圍的武器轟鳴,看着浮石控制區門口前赴後繼的蟲子,赤雨將視線投向了身後的浮石動力艙,同時握緊了手中的電石炸彈。

……

時間,第三階段浮空島戰區模擬戰戰鬥開始:01:31:00。

伴隨幾乎同時響起的轟鳴聲,1000米低空與10000多米雲層上方,同時響起了劇烈的爆炸聲。

不久之後,載運着數千蟲子的3號炮臺殘骸墜落地面,在之前隕石坑般地表添了另一個巨型隕石坑;再過片刻,蟲族宿主的殘骸攜帶者三艘突擊艦碎塊掉落大地,再次給可憐的大地留下幾道傷疤。

失去天空指揮力量,蟲族部隊在地面指揮者的控制下撤離,浮空島戰區戰鬥結束。

朋族:慘勝。 “我去!”

猛然間驚醒,從躺椅上突然坐起的赤雨,擡頭之際正好看到模擬室大門上那醒目的鐘表,呼吸則彷彿剛剛做了一場噩夢般急促沉重。

“8點了啊。”迷迷糊糊地辨識出上面的時間,擦去額頭冷汗的赤雨轉頭看向四周,發覺身旁的柳原還沒有醒來的跡象。

不過片刻之後,赤雨卻突然反應過來:“等等!怎麼會是8點!”

記憶之中,自己開始幻界的時間,應該也才七點左右啊?難道……

仔細確認時間,真的是8點,而且是公元45年3月16日的早上八點。也就是說,如果不是鐘錶壞了,那麼就是自己在幻界度過那麼長時間,外界也纔過去一個小時。

“這可能嗎?”疑惑地搖頭,直到肩膀被一隻手覆蓋,赤雨才冷靜下來,轉頭看向對方。

“醒了。”

“別擔心了,幻界的時間掌控在製作者手中,所以纔有現實中過了一個小時,幻界卻過了幾天的情況。”柳原一臉平靜的微笑,心理接受力似乎比赤雨高出許多。

“我只過了一天。”赤雨補充。

“知道,我的意思只是讓你別大驚小怪。”

無奈地搖頭,柳原其實也對這種情況感到驚奇。但相對而言,他在幻界中經歷的時間更長,受到的磨練也更多,接受力上就更好。何況,他還在最後接受了長老的召見,並從他們那裏得知了幻界的情況。

不過出於照顧好友脆弱心靈的目的,他不打算告訴對方這件事。

將時間退回幻界戰鬥的最後時刻,宿主本身的戰鬥力似乎不強,最多也就比浮空炮臺高上那麼一點,在十幾艘突擊艦的圍攻之下,很快顯得岌岌可危。

但誰都知道,宿主不可能一個人戰鬥,它有着數不盡的手下。隨着衆多蟲族天空單位的迴歸,突擊艦傷亡開始增多,情況緊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