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期間還經常出現地震山崩,洪災泛濫。但那山頂的玉石卻絲毫不為所動,只是不斷地借著災禍劫難褪去一層層的石質。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過了很久,所有的凶災才全部平歇。神山頂的玉石上也出現了第一道裂紋。有了呼吸吐納聲。

高天之上的祥雲越聚越多,東方飄來的紫氣也氤氳在一起,不再散去。

「空!」晴天霹靂,一道驚雷劈中了已經完全褪去斑駁雜質的聖潔玉石。「咵!」電閃雷鳴,風雨大作,那聖玉再度裂開了一道縫隙,泄出半點神彩。

「空空!」九天之上,繼續著響雷霹靂,狂風暴雨。但玉石卻更加堅硬,無法動搖。

「轟!轟!」上蒼察覺出了自己的無力,竟降下了星辰。

據說,天上的每一顆星辰都是一位神明。而隕落一顆便意味著一位神祇的湮滅。

「轟!轟!」又是幾顆隕星勢不可擋地爆炸落下。但還是未能撼動那聖潔的玉分毫。

蒼穹似乎怒不可遏,繼續降下更多的隕星,猛烈撞向玉石。

一場天地對碰就不停地爆發著,就在那山頂激烈上演著。

浩瀚廣闊,原始莽古。像是幾千年,幾萬年的大戰,神魔對決,凶兆福禍,天崩地裂,海枯石爛。眾生俱滅,萬靈塗炭。

幾個時辰,卻像是過了幾千年的光景。山巒頂端,一片焦土,瀰漫著死亡,滅絕的氣息。

而那玉石在被近千顆隕星的打擊下,終於又再度開裂,出現了第三道裂痕。

「呼呼!」玉石內的呼吸之音愈發的清晰。裡面的嬰兒也長成了幼稚的雛形。

上蒼的雷禍正逐漸飄零消散,星劫也不見了蹤影。上蒼放棄了徒勞無功地震怒,發出了不甘地嘆息。

那塊靈氣馥郁,玲瓏剔透的玉石則開始迅速汲取場上的物質,火焰,雷電,風雨。一切蘊含龐大能量的物質都被其吸收殆盡。作為了他孕育孵化的根基。

隨著山頂上的一切荒蕪,滅卻。那塊神玉也總算髮出了驚世駭俗的通天亮光。

「咔嚓!」天際的餘威還未消殘,剩餘的那些天威凝聚成一股浩瀚之力,在九天之上竟引下了一道金色神雷。

黃金色澤的神雷彷彿有生命的跡象一般,發出了貪婪的譏笑。一直在天穹之上盤旋迴盪,卻遲遲不落下那駭人的霹靂。

金色神雷見到了那枚已經轉化成石卵的聖潔之玉。開始慢慢地有規律的圍著其旋轉,每轉動一圈,就接近其一分,恍惚之間,在那雷電神速移動之下,周圍都摩擦出一個強大無比,遼闊的雷場。瞬間便將神玉成形的卵的上空籠罩了進去。

「喈喈!」那金色狂雷發出了令人發怵的笑聲。「這就是我找了千年的軀體嗎?迦樓羅果然沒有騙我。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金色妖雷已經陷入癲狂。

「現在就成為我的化身吧!」金色的雷電急不可耐地就要向神玉衝來。

「嗚嗚!」天空之上的祥雲突然嗚咽悲泣,直把狂雷給驚得愣住了。狂雷望向天空之上那和帝王紫氣正混合交融,點點滲透的雲霞大聲叫道:「是誰?」

聲音直上天外,卻無人應答。「是誰?」正當狂雷納悶之際,天上的雲層里卻傳來了迴音。

「……到底是何方神聖?要阻我大業!」狂雷聲若獅吼,震得幾方山丘都在發抖。

「到底是何方神聖?」回答他的卻仍舊是迴音。

狂雷已經怒火中燒,就要發作,對著天上的祥瑞之雲便是一道電劍飛殺而去。

「嗖!」電劍貫穿而過,打散了部分雲彩。但只是眨眼的功夫,那被打滅的雲彩又恢復了原狀。

「可惡!」狂雷心有不甘,但自知以現在沒有肉身的自己力量根本鬥不過那未知大能,只得轉身飛遁逃走。

「想走!沒門!」一個清脆女聲洞穿幾天,從天外遙遠之處傳來。未等金色狂雷反應,便是一道磅礴之氣突襲而至。

雄厚的氣勁化作一隻無形大手,就是一抓,便把神雷緊緊縛住。

大手凝聚,把神雷死死囚困其中,然後真氣大手往天借力,直上幾重天,在空中越發濃縮凝實,鎮壓狂雷,奪取力量。

「啊!」狂雷發出慘叫,便再也無力反抗。真氣大手再度向天直上,飛速疾馳,撕天裂際,崩石摧金。直上九天之巔,在蒼穹的最高之處停留運轉。

一圈一輪,周而復始。不斷蓄力壓縮,聚攏碾磨,震碎炸裂。一時天雷滾滾,厲聲慘叫,永不絕息。

大手握拳,捏爆神雷,繞天穹之頂旋轉三十輪過後,天象再變。金色雷霆陣場盡絕,紫氣東來雄渾,五彩瑞雲化龍作虎,龍虎纏鬥。

四十九輪后,龍死虎亡。氣息盡數飛天登頂,吸入大手神雷內。大手已然化身又一顆神雷之種,比之以往那道金色狂雷更加凶暴,更加強悍。其中蘊含了天地之力,日月之光,龍虎之氣,帝王之勢。

已有貫穿九霄,衝破天外,萬世無一之兆。

「……啊哈哈!」大拳之內暴出狂笑。「你想煉化我的氣勁,真是痴心妄想!反倒助我一臂之力。」

大拳更加用勁,欲將其中最後的那道金色狂雷的神念碾碎。

金色狂雷拚死一搏,吞食那帝王之勢,互相彌補,陰陽相合。竟激發出了自身的部分威能。一股霸道氣勁自拳心之內震蕩而出,將那綿延不斷,雄厚無比的真氣大拳就要從內部鯨吞蠶食。

「沒想到竟會如此棘手。」那真氣大拳之中的意識不由地心生倦意,「早知如此,就不耗費功力來這禁忌之地。力量幾乎被封死,無法發動。」

真氣內部兩股意識互相抗衡,難分高下。

「哼!我雖不知你是誰,但一定不能前來此地,即便是這道氣也不可能長久存在。」狂雷之識不斷地在言語上進行干擾,妄圖毀滅那大拳之識,吞噬神雷。

「真是賊心不死!」真氣自感難以應對,回天乏術。只能想出同歸於盡的手段。

「你!」狂雷之識不斷掙扎,想弄碎大拳,逃離這氣牢。他已經意識到大拳之識接下來的動作。

「一起毀滅吧!」大拳之識發出死亡靡靡之音,陰風呼號,萬鬼悲鳴。乃是消亡滅絕的徵兆。

真氣大拳由從遠天飛來的山巒大小早已凝練為一顆果實般大。千錘百鍊,萬般打磨,結成了這顆神雷道種。如今只得出此下策,暴殄天物,向那神山之頂狂暴落去。

狂雷之識拚死掙扎,始終不停攻擊大拳之識。兩道意識糾纏不休,融合神雷卻瘋狂下落。

「—這是?」大拳之識莫名其妙地竟然開始消融,不斷被金色狂雷之識給吞噬吸收。

「哈哈!」金色狂雷再度狂笑,「沒想到還有人暗中助我!」金色狂雷自己無法磨滅那大拳之識,但一股洪荒蒼莽之力卻突然由某方傳來,穿透大拳,化作元氣,一點點融入在狂雷之識。狂雷有若天助,頓時氣焰大漲,一把扭作一團,變為一隻芥子蜥蜴,蜥蜴吞吐雲霧,大吃四方,將周圍那天地之力,日月之光悉數吞進體內,芥子蜥蜴霎時變大數倍,猛地長出了四個頭顱。

一下五張芥子小口卻都有吞天之勢,食地之能。竟一口之下將那大拳之識吞滅得乾乾淨淨。大拳之識只得無可奈何,煙消雲散,成為了那芥子蜥蜴的口腹之餐。

金色狂雷一下奪得神雷道種,吸收精氣,自身孕育,以神雷作殼,竟直接煉出了實體。

實體神雷遠遠不滿足於此,竟沒有停止那大拳之識的最後一擊。仍向下猛烈落去,徑直砸向神山頂端那已經蛻變的潔白無瑕的玉石。 生疼生疼的。

陸眠本來就穿得少,內搭為了跟他的白色襯衫配套,特意穿了復古娃娃領的白襯衫和一條黑色裙子,外面就套了一間大衣,風從大衣下擺灌進來,凍得她瑟瑟發抖。

車就在不遠,還沒解鎖,即便她想先上車暖和暖和,也沒辦法。

抬眸看去,凌遇深還在打電話,背對著她,也不知道在跟誰打,都聊些什麼。

陸眠凍得實在不行了,耳朵都要凍掉了,她忍無可忍的喊他,「凌遇深!」

聞言,男人轉過身來,看到縮著脖子,緊緊抱住兩條胳膊,瑟瑟發抖的她,鼻尖凍得通紅,一雙眼睛格外有神,蹭蹭冒著火在瞪他。

隔著一段距離,他也能感受到,來自於她心底深處的怨氣。

「有時間我就過去。」對著電話那端說了一句,凌遇深便掛了電話。

解鎖,拉開車門。

陸眠還站在原地,似在生氣。

凌遇深眉梢微挑,「不上車么?」

「腳凍僵了,走不動。」又生氣,又委屈。

偏一雙眼,還瞪得怒火蹭蹭的。

為了漂亮,穿著一雙淺口尖頭的細跟高跟鞋,光著的腳踝和腳背,都凍僵了。

凌遇深等了一會兒,她還是沒有要走的意思,只好過去攙扶她。

手剛伸過去,她就躲開了。

凌遇深擰眉,「像站在這當雕塑?」

陸眠冷哼,「你走吧,我當我的雕塑,你坐你的車,互不打擾。」

知道她在說氣話,凌遇深沒跟她計較,扶住她的手臂,「能走么?」

「……」

「要抱你?」

「……」

「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凌遇深俯身,將她抱了起來,陸眠驚慌失措地拍著他,「你幹嘛,放我下來!」

下一秒,雙腳落地。

「能走就自己走。」凌遇深依舊攙扶著她的手臂,但是沒有再抱她。

陸眠:「……」

就……挺突然的。

可真聽話。

最後,還是自己一步步挪到車上的。

感覺腳趾都僵硬了,刺骨的痛。

車上暖氣開很大,過了好半晌,才暖和過來。

「送我回家,謝謝。」陸眠累了,不想說話。

…………

結婚後的日子,跟結婚之前沒什麼差別。

她還是沒有告訴父母跟凌遇深悄悄領證的事,依舊住在莊園里,每天朝九晚五的去公司上班。

直到有一天,秘書敲響了她的辦公室門。

「總裁,有一位自稱凌夫人的人,想見您。」

凌夫人?

陸眠唯一想到的,就是凌遇深的母親。

「快請她進來。」

陸眠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著,心裡難免有些緊張。

以前跟凌遇深談戀愛的時候,也不是沒有見過凌夫人,只不過,那時候還沒有出現綁架和後來的事。

凌夫人對她還不錯,也挺喜歡她的,以前還表示過希望她和凌遇深能早點結婚,她想早日抱孫子。

只是現在,她不確定凌夫人對她,是否還是以前的態度。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規律沉穩的聲響。

凌夫人推門進來,目光銳利,神色更談不上和藹,「陸小姐,我想跟你談一談。」

一句陸小姐,讓陸眠臉上堆起的笑意,凝固了。 神山頂端,荒涼破敗。因為那五百年前的大災禍,所有高手強者都紛紛將之視為不祥之地,不敢踏足其中。方圓萬里以內的遼闊土地都杳無人跡。因此無論產生多大的震動,這裡都不會有人受到波及。

而此前連續的災禍都以一種芥子之勢,須彌之能不停上演。無論何方強者都難以覺察感應到這裡的波動。

狂雷之識化身五頭芥子蜥蜴,在天空之端操縱神雷殼向那神山頂的玉石筆直砸去。藉助天力,以有萬鈞之勢,加持著雷霆之威。

「你的肉身是我的了!」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狂雷在新誕生的超級神雷裡面叫囂著,自鳴得意。

而九天之外一雙眼睛則默默注視著這一切。剛剛就是此人冒天之大不韙射出一道元氣助狂雷吞噬大拳意識。「這就是你們的謀划嗎?我想應該是不會成功的了。什麼預言,都是自欺欺人!」那名未知的人物發出了嘲弄,無視一切的嘲弄。

九天之外,冰天雪地,極寒之地,冷清凄涼。似乎很久沒有人來過一樣。一名冷若冰霜,吐氣如蘭的女子身著藍色流彩裙,臉上微帶慍色,朝著東方一聲嘆息。便不再理會,自顧自地彈起琴來。

兩人之間一番角力,都大概探清了對方是誰,也都明白那個地方是他們根本無法涉足的,這一次,便已然是最後一次了。

回到神洲,那天空之上的超級神雷,每降下一重天,便吸聚天力,膨脹一倍,然後又再度緊縮,被那五頭芥子蜥蜴給造成原來大小。如此反覆放大收攏,聚集天力,孕生造化。

只過了三個剎那,那超級神雷便落下六重天,得到了六重天之力。六重天之力濃縮入了那五頭蜥蜴體內,蜥蜴登時便又生出三個腦袋,體型也有了八個芥子大小。

超級神雷經過了六次巨大化,又六次無限縮小。已經被鍛打得天神難擋,提煉得無比精純。完全就是上天的結晶。已然成為了白日之星。

現在天已大亮,日在中天。那顆成為星辰的超級神雷卻恍如耀日,能與太陽媲美。

從芥子視界看去,天上就像是出現了兩顆太陽。一個大如鬥牛,一個渺同煙塵。

太陽神雷在經過四分之一個剎那,便降下第七重天。其勢愈發迅猛,這是力量的無與倫比的增強的結果。

太陽神雷蓄力越大,積勢越強,那它的速度也就越快。就像是滾雪球不停地增大一般,它的隕落之速也無止境地增大。

八分之一剎那,它再降下一重天,已經直逼向最後一重天下的那神山之巔。

此刻的神雷已經無法以太陽來形容了,難以名狀它的閃耀。簡直就令日月失色。

最後的一重天那顆超級太陽星以一種在混沌宇宙中近乎無敵的神速撕過。

終於它承載著九重天之力,宛如萬星同降,天塌地陷一般的偉岸恢宏廣闊之力朝那參天的山巔的聖玉撞去。

「我就要復活了!」已經長出三十三個芥子頭顱的蜥蜴癲狂地大笑,滿是狂喜。肉身,力量,未來等等諸多一切就在眼前,伸手可得,近在咫尺!

「砰!!!」毀天滅地的末日之聲,直接在那芥子空間之內衝撞,將一切有形之質毀滅,無形之物吞噬。「轟!轟!」爆炸產生的衝擊接連不斷,此起彼伏。一個一個的芥子空間崩塌湮滅,一個一個的空間又被撕開創造。

就這樣,剎那時間一直不停歇,彷彿永遠沒有盡頭。

「至尊的肉體!」藉助那撕天裂際的爆炸,三十三頭芥子蜥蜴打破了玉石那堅不可摧,金剛不壞的玉質光膜,從超級神雷卵里鑽到玉石之中。

玉石裡面的胚胎經過了剛剛十幾個剎那,如今已發育成了少年模樣。呼吸有力,吐納均勻,身上散發著淡淡紫色霞光,一股強橫的帝王之氣,王者之氣,霸主之氣在他體內肆意縱橫,打通經脈,運輸天精,化解地澤。

那少年曆經四次大劫,三場災禍,才裂開了三道印痕,但仍難以打破玉石壁壘,出世誕生。

而今卻被金色狂雷所化蜥蜴所控,蜥蜴虎視眈眈,只等自己游近那少年身旁,便要鑽入他體內。三十三張吞天之口,只一口就能鯨吞這至尊。

狂雷化身的三十三頭蜥蜴拼力向前游去,在聖玉之中是無比粘稠的液態真氣。任何強大生物在此之中也是寸步難行,舉步維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