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狐女的表情讓周邊有人看不過眼了,這是葉凡大師兄的女人,她生得很是漂亮,修鍊的乃是劍道,一雙眼睛像劍一樣,射出的目光要劍意還凌厲。品書網.vodt.com

「注意形象,還有很多人看著了。」

狐女並不懼怕葉凡的師嫂,她抿嘴笑道:「李師姐沒聽說過戀愛自由嘛,我看師弟又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李雲燕冷哼一聲,對狐女的態度很是不爽,不過她也那狐女沒有什麼辦法,所以看向葉凡道:「葉師弟,這女人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頭,你千萬不要被她給騙了。」

葉凡有些茫然道:「這位漂亮的師姐會吃人嗎?那我還是離得遠一點較好。」

狐女嗔道:「李師姐真是討厭,人家可還是沒有嫁人了,哪能如此說人家。」

李雲燕冷哼一聲,對狐女很是不屑。

這時候滅天魔尊身邊一位女子冷冷哼了一聲,她不滿的看向狐女道:「你這丫頭,一邊老實待著去,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說話的女子聲音有些冷,不過她的外形讓人很難將之當做嚴厲。如果說狐女非常的妖的話,那麼跟她一有些不夠看了。

這是一個狐女!

葉凡目光只是一接觸,心神立時是一震,他發現女子的美麗超乎想象,算是她所遇的那些女神能夠得的也沒幾個。

這讓葉凡很是吃驚,要知道葉凡遇到的那些女神全都是美麗的化身,能夠跟她們媲美,足可見眼前的狐女有多美麗了。

女子下打量著葉凡,臉的笑容不由露出來,只見她點頭道:「師兄還真是找了一個好徒弟,這等天資陪我們神狐一族的女人最合適不過了。」

滅天魔尊笑眯眯的道:「這麼說師妹已經同意了?」

「我絕對沒有問題,可要是你們把持不住怎麼辦?這可不是師弟危言聳聽,拿這位師姐來說,如果不是這裡場地不合適,師姐認為她會不會霸王硬弓?」

葉凡一臉的無奈,看著盯著自己,目光異常火熱的女狐有些心驚肉跳。

離嬋嘴角抽搐一下,她知道這絕不是葉凡危言聳聽,從女狐的表現來看,只要有機會,她絕對會霸王硬弓。

真是丟人啊。

離嬋異常的惱火,對於女狐這個師妹充滿怨念,狐很多時候都給人不好的印象,認為她們天生喜歡魅惑人,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是真正的壞女人。離嬋認為世人之所以誤會她們狐族的女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師妹這樣的狐女不懂得潔身自好,將狐族的名聲徹底敗壞了。

腦閃過這樣的念頭,離嬋瞬間一臉惱火的看向狐女,她語氣異常嚴厲道:師妹,記住一點,葉師弟乃小師妹的夫婿,你可不能亂來,如果這事小師妹生氣了,師傅哪裡肯定不會好過,你自己好自為之。」

思嫣低笑道:「師姐緊張了,小師妹還沒有享福,我這做師姐的哪有先的道理。」

離嬋冷哼一聲,顯然對思嫣的話根本不信,她甚至感覺如有機會,師妹肯定會偷吃,說不定還想要霸王硬弓。

不行!

一定要派人緊盯著才行。

離嬋很快有了決定,她必須派出一個弟子盯著,不為別的,千萬在小師妹歷練回來前不能讓其他狐女給捷足先登。

葉凡有些疑惑的在兩個狐女身掃過,他很是好,這些狐女為何對於誰是第一個看得如此重,難道有了第一次之後,其他狐女解禁了?

葉凡很不理解狐族的習俗,他也沒有詢問這兩個狐女的意思。滅天魔尊跟天狐離開了,他們的出現似乎專門是為了葉凡跟那位未曾謀面的狐仙兒訂婚,至於天賦傳承,他們並不是很關心。

天賦傳承自然有專門的人負責,作為殿主的二師兄親自主持。天賦傳承當然不會是小事,這次進入天賦魔殿的有很多弟子,這可不僅僅只有神靈級別的核心弟子,像不少天賦卓絕的半神級別弟子也有機會進入天賦魔殿,甚至只要天資足夠出色,不到半神也是有資格的。當然了,這個級別的弟子非常少,迄今為止,據說整個宗門也一個人有此待遇。

葉凡在所有弟子絕對是最特殊的,首先一點,他乃滅天魔尊的親傳弟子,這在魔尊殿那是太子一個級別的存在,根本沒人敢惹。其次作為第一批進入傳承魔殿的弟子,他的境界是最低的,連神境都不到,可他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根據魔尊殿內部排名,他絕對能夠進入所有弟子的前三。

進入天賦魔殿前,思嫣一直幽怨的沖葉凡拋媚眼,似乎要他來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這是怨怪他不久前將她給賣了。

葉凡沒有理會思嫣的眼神,這女人是一個妖女,真要搭關係,他感覺根本甩不掉對方,所以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小心給自己招惹天大的麻煩。

作為滅天魔尊的親傳弟子,葉凡算不想要收到優待都不行,好進入天賦魔殿,他是第一個進去的,居然連那兩位排名要在他之前的弟子也沒有意見。

葉凡現在應當還是很有壓力的,畢竟所有人都在關注他,有傳言他的天賦太過驚人,連宗主都驚動了,聽說也會來觀摩。

壓力山大啊!

作為第一個進入天賦魔殿的人,葉凡倒也淡定,雖然有很多人都想要看他的結果,但他對於自己還是充滿自信的。

葉凡如今已經如果不少天賦傳承之地,連傳說神皇的傳承都有,所以他自認魔尊殿的傳承不會讓自己感到驚訝。只是葉凡顯然有些想當然了,魔尊殿的傳承魔殿有些不一樣,這裡不是什麼神殿,也不是什麼密室,居然是一座浩瀚的星空。

當葉凡進入傳承魔殿的瞬間,發現自己置身於浩瀚的星空,他的身周全都是無盡的黑暗,放眼看去,也只有那一顆顆遙遠的星辰,將這片黑暗的世界點亮。

這什麼情況?

葉凡腦子有些發懵,要如何從這裡獲得傳承沒有半點經驗,這讓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離婚男神強索歡 好在葉凡也是經驗豐富之輩,他非常清楚,這時候他要做到的不是探索這裡的秘密,而是祭出自己的天賦能力。

這樣的浩瀚星空,各種天賦傳承肯定隱藏在星空,要想真正找到,依照其他地方的傳承之塔去考慮,肯定會無功而返。

既然已經進來了,葉凡的態度是一鍋端,當初在魔情殿時,他遇到所有頂級天賦能力的傳承,這是他的血脈已經達到非常驚人的地步。

想到自己第一次進入魔情殿時,那風騷的激活方法,葉凡不由尋思,自己在這浩瀚的星空,會否也能夠用同樣的方式。

是否可行,葉凡不可能去問人,所以他直接祭出自己的天賦能力。

霸王卸甲!

那一刻神劍震動,可怕的劍意彷彿刺破了無盡黑暗的星宇。

葉凡祭出神劍的瞬間自己也非常吃驚,因為他的劍道是以劍養人,一直以來,他都在考慮要如何打造一件超級神劍,只不過因為以往的修鍊始終都差了些火候,同樣要凝聚屬於自己的神劍也非常困難。

這一刻也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神劍的神威,他的腦子忽然冒出古怪的念頭來,既然自己的劍道乃是以劍養人之道,那麼要養劍未必需要養那口飛劍,同樣他還可以養其它劍。

養其它的劍?

葉凡心思震動,他發現自己以前還真是白活了,他的劍法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兩個檔次,第一個自然是使用飛劍的時候,這時的他是一個正常範疇內的劍客。而一旦葉凡使用另外一口絕世神劍,他的屬性立馬需要切換,讓自己徹底化身為一尊風騷無邊的劍神。

自己完全可以將自身的修鍊兩極化,一個是正常範疇內的劍道修鍊,一個則是以肉身為主,用自己的特殊神劍醞釀。

以肉身為主?

葉凡心神一震,忽然間他的心有了一個美妙的想法。

修鍊完全可以分成兩個體系,一個是劍道法,一個則是肉身。劍道法暫時很難晉陞到神靈級別,可是肉身則不同,葉凡如今已經擁有神靈級別的肉身,尤其是他的特殊神劍,這可是媲美級神靈的超級神器,如果他能將自己的特殊神劍當做那個養人的器,最終會發生什麼?

重生之蛇蠍妖姬 葉凡心神振動,這個想法非常的美妙,如果能夠實現,或許他振動能夠成為級劍神。

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捷徑啊。

葉凡激動起來,如果僅僅修鍊劍道法,他或許能夠晉陞,但最多也級神靈,或許會有級神靈的戰鬥力,但是如果是他的肉身晉陞,他感覺級神靈在他的面前根本是被碾壓的對象,他或許還可以更進一步,將位神靈碾壓。

如此令人感到期待的事情,葉凡豈有不開始的道理,他迫不及待的開始祭煉自己的天賦能力。

要想修鍊劍道,葉凡自然需要祭煉自己的特殊神劍,這才是他最強大所在,如果能夠成功,他應當立馬能晉陞成為級神靈。

當然了,這只是一種預感,是否能夠成功還是未知數,不過這已經足夠讓葉凡拼一把了。

怎麼祭煉?

葉凡自然很想快一點實現,可他左右看看,心尋思著這裡應當不會有人觀看,自然也看不到他風騷的劍法祭煉。這一點非常重要,葉凡可不想免費讓無數人欣賞自己風騷的劍招修鍊,雖然對他來說這種事情不算什麼,但在魔情宗還是頭一遭,還是僅此一點較好。

腦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很快將這些拋出腦海了,對於他來說最為重要的是晉陞,其他的都可以考靠邊放。

對於如何祭煉自己的劍招,葉凡還是很有經驗的,他使用的自然是自己的無雙霸劍,當然了,運用的自然是所有的特殊天賦能力。

現實霸王卸甲,那霸道的劍氣在虛空亂舞,緊接著是震古爍今,驅霆策電,還有帝龍劍。當然了,這些其實都不是霸劍道最強的劍招,無數的劍招祭煉,可怕的劍光透過神甲射出,那風騷的姿態實在是太扎眼了,好在這片區域並沒有什麼觀眾,要不然非要面紅耳赤不可。

葉凡可不會去管其他,一番修鍊,他很開進入狀態,各種劍招都通過自己ID特殊神劍飛瘋狂祭煉。

這不是簡單的使用,而是要用無數的劍招祭煉自己的神劍,讓神劍更進一步。這一步非常關鍵,寶劍鋒芒磨礪出,一步一步的祭煉,才是晉陞的硬道理。

無雙霸劍越來越恐怖了,那鋒芒彷彿要將這片漆黑的星空都轟開一樣。

「轟!」

一道璀璨的劍光從無盡漆黑的星空射來,那一刻像是一道恐怖的光柱,它將整個星空都給照亮了。

一股難以言喻的劍意正在越拔越高,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股劍意似乎能在瞬息間延伸到每一個區域,讓所有進入這片星空的人感受得到。

「怎麼回事兒?」

幾個魔情宗弟子吃驚的感受到虛空那用不的劍意,他們都是神靈,最強的一個修為一進達到級神靈境界,這樣的修為在魔情宗雖然非常多,但也絕對是真正的強者了。

傳承魔殿是可以同時進入的,不過一般的弟子都不會聚在一起,因為要想獲得屬於自己的傳承最好單獨行動,要是一個不好原本屬於自的東西一轉眼成了其他人的。

所以如果不是關係特別好的人,一般不會聚在一起,畢竟一旦有傳承出現,雙方很容易打起來,這樣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幾個魔情宗弟子自然都是關係非常要好的人,他們聚在一起,為了這次能夠獲得足夠好的傳承,他們可是達成了默契。在魔情宗內部可是充滿競爭,並不是每一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都是天賦超卓的天才,所以很多時候他們需要抱成團,這樣才能在宗門內部爭奪更多的資源,要不然他們一定會被那些輕易能獲得資源的天才們不斷拉開距離。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好恐怖的劍意,這感覺似乎是一尊非常可怕的級劍神,看這架勢莫不是要衝擊位劍神?」

幾個魔情宗弟子的眼閃過吃驚之色,他們自然都清楚要晉陞位神靈有多困難,而現在有一尊級神靈似乎要晉陞到位劍神的地步,一旦真正成功,絕對稱得一步登天,這讓他們不知道有多羨慕。

別看位神靈只是級神靈高一個級別,這兩者間不僅實力擁有巨大的差距,連地位也天差地別。如果說級神靈算是強者的話,那麼位神靈不僅更為恐怖,他們在總能宗門的地位也更高,擁有一定的話語權,並且有資格進入長老院,成為宗門的長老。

長老在任何一個宗門都是尊貴異常的存在,他們才是一個宗門的真正流砥柱,在宗門肯定會有一定話語權,已經完全從弟子的範疇晉陞到掌管者了。

「轟!」

可怕的劍意怒爆,那一刻一股超越級神靈的恐怖境界之力出現。

這是位劍神!

不過跟一般的位劍神有很大的不同,首先一點,這劍意實在是太恐怖了,遠遠超過一般的位劍神,如果是級神靈面對,怕是僅僅劍意能讓他們窒息掉。

如此恐怖的動靜自然吸引了所有進入傳承魔殿的弟子注意,當然了,一個個武者都向著波動的方向靠攏,他們很想知道,到底是宗門那位弟子,居然能夠在這裡晉陞。

傳承魔殿內部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而處於魔殿外的人卻非常平靜,他們都是宗門真正的位者,基本最弱的修為都達到了級神靈的地步,對於這些進入傳承魔殿進行傳承的弟子,完全都是用一種前輩高人的語氣談論著。

「你們說滅天魔尊招收的這個弟子會有如何表現?」

葉凡作為滅天魔尊招收的弟子,自然備受關注,現在魔情宗下都在關注,這些宗門的神靈自然也不例外。對於任何獲得特權的人,不管是誰,心都難免會有妒忌的情緒,或許他們不敢當著滅天魔尊的面表露出來,但是私底下抱怨還是不會有影響的。

「他的天賦聽說很逆天啊,像震古爍今、驅霆策電、帝龍體這樣逆天的天賦能力,嬌軟被他一個人獨自獲得,不得不說這在宗門整個歷史都是獨一無二的。」

「嘿!你們也太當回事了,如果他是在我們第二層秘境內,我一定承認他是魔情宗的第一天才。可惜他只是來自第一層秘境,算能夠繼承三大天賦能力又能如何,要知道過去這麼久,誰知道這三大天賦能力有沒有完整的保全下來,其實大家根本是多慮了。」

有人一臉的不屑,他是一個位神靈,說出來的語氣似乎充滿著一種滅世。對於這位位神靈的說辭,周遭的神靈們到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似乎這樣的話對他們來說見怪不怪了。

「不是我們想多了,他是滅天魔尊親自招收的弟子,或許第一層秘境已經將真正的天賦技能傳承遺失,但是你們不應當懷疑魔尊的眼光。」

「沒錯,魔尊何等人物,他既然看好葉師弟,那證明葉師弟絕對是天賦超卓,讓魔尊都忍不住要收弟子的超級天才。」

雖然有人反對,甚至不屑,但是更多的人還是選擇相信,畢竟魔尊的實力太恐怖了,這可是能夠媲美神王的超級存在,他又豈會看錯。可以說認為葉凡天賦虛有其表根本站不住腳,周邊的人都覺得這是眼前位神靈在妒忌,畢竟能夠成為滅天魔尊的弟子,等於一飛衝天,重要性算是位神靈也不。

「是不是超級天才我不清楚,其實大家只需要靜等結果好,到時如何還不是……」

一尊位神靈淡然一笑,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天賦魔殿忽然震動起來,在所有神靈吃驚的時候,一股可怕的魔光震蕩,閃念的功夫傳遍神殿每一角落。

「這是……」

一個個魔情宗神靈吃驚的瞪大眼睛,作為宗門強者,他們自然知道魔光這是什麼。

「有弟子晉陞了!」

「真是不可思議,這是衝擊位神靈的架勢啊,到底是誰?好像沒有弟子有資格衝擊這一境界啊。」

……

震驚!

宗門下全都目瞪口呆了,衝擊位神靈可不是一件榮不易的事情,在場還有很多都在這一境界徘徊,可是如今一個弟子居然在傳承魔殿內晉陞,這個天賦有些超乎想象。不少人都露出羨慕的目光,他們……

魔殿內這些神靈們沒辦法不羨慕,他們很清楚晉陞位神靈的特殊性,不說其他,僅僅晉陞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這能夠讓其正式成為宗門的位者。而如果這人實在傳承魔殿內晉陞,那更加的了不得了,因為這預示著他的極限遠不止位神靈,將來有很大幾率晉陞到神將級別。

如果說威懾的年齡是宗門的核心,那麼神將是宗門的真正高層,他們執掌宗門最為重要的權利跟資源,每一個都是驚天動地的存在。

一個擁有神將資質的位神靈,地位遠不是一般的位神靈可,如今感應到有人在傳承魔殿內部晉陞,一個個宗門神靈自然要羨慕了。

「到底是誰?」

現在宗門神靈們都非常好,到底是誰晉陞了,他們腦閃過無數人的名字,只不過非常可惜,沒有一個懷疑這人是剛剛成為滅天魔尊親傳弟子的葉凡。

這不是這些人的想象力不夠豐富,雖然他們都知道葉凡擁有媲美級神靈的戰鬥力,但是這也只是媲美而已,雖然已經非常誇張了,但是眾人可不相信他還能夠更進一步,達到位神靈。

葉凡自然不會知道自己的突破引來很大的震動,整個魔情宗都震動起來,畢竟一個宗門真正的頂樑柱是一個個神將,多出一個擁有神將資質的弟子,對於整個宗門來說擁有難以估量的意義在。

九街 蛻變還在繼續,葉凡吃驚的發現,突變似乎停不下來,他居然真正朝著位神靈晉陞。

什麼情況?

葉凡發現晉陞的確在繼續,只不過情況跟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

什麼出入?

葉凡吃驚的發現真正在不斷晉陞的並非整個肉身,雖然已經達到一個非常誇張的地步,但是他可以肯定這不是位神器。

真正讓葉凡感到吃驚的還是他的特殊神劍,他吃驚的發現,這東西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居然朝著位神器的程度急速邁進,看這架勢完全是強勢邁過去的樣子。

葉凡真的非常震驚,神劍正在蛻變,連他特殊打造的褲子都難以束縛。要知道這條褲子可是神器級別的東西,如今居然擋不住神劍蛻變發威,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威勢到底有多恐怖。

這一刻雲飛暗吃驚的發現,他的天賦能力再度升級,這不是單一某種技能,而是無限,這是屬於位神靈級別的天賦能力。

當然了,這時候葉凡自然不會過多的去關注自己的天賦能力,這東西雖然風騷,但是暫時看來還是修鍊更為重要。

這次的修鍊是葉凡用自己的特殊神劍祭煉劍法,也是說當他的神劍晉陞到某一個程度時,會激活整體向著這一層次邁進。

如今葉凡的神劍朝著位神器的程度晉陞,他能夠清晰感到,這種蛻變已經開始影響他的整個肉身,一種蛻變強勢出現。

蛻變絕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完成的,葉凡發現自己必須做些什麼,雖說這回只是用法特殊神劍晉陞,-但是他感覺這裡可是傳承魔殿,擁有數量驚人的傳承武技,如果他能夠將相似的劍道吸引過來,或許能夠讓自己的晉陞更加的順利。

腦的念頭電閃,蕭戰開始祭煉劍法,由於現在修鍊的乃是特殊神劍,所以他要祭煉劍法自然需要祭出特殊神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