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朱平凡一陣無語道:「你們倆不是很厲害么,怎麼就那麼沒用,兩個打一個還只有五層把握,不是我說你們,難道事事都讓小爺我親自出馬呀。」

2022 年 2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周大壯與陳青牛更是無語,兩人心道:讓你去和劉一刀打估計一百個都不一定能傷到人家一根汗毛。

朱平凡看了看無語的兩人道:「哎呦,怎麼說你們倆沒用,你們倆還不服氣是不是,算了算了劉一刀我來殺,你們倆負責保護我,不讓旁邊的小嘍啰砍到我。」

大壯看著朱平凡道:「平凡,你瘋了,你要來真的。」

朱平凡不耐煩道:「你們倆加一起都打不過人家,還好意思說,我不親自動手還指望你們倆廢材呀。」

陳青牛小聲問道:「平凡呀,你到底靠不靠譜呀。」

平凡一臉嫌棄道:「你們把耳朵給我貼過來。」

陳青牛與周大壯聽話的把耳朵湊到朱平凡的嘴邊,朱平凡小聲道:「這樣,這樣,然後再這樣……」 王陽沒有進去,睜開了鬼眼,緩緩吐了一口氣。

鬼氣繚眉,印堂發黑,眉心帶紅!

好朋友纏身的徵兆啊。

好好的一個美人,變得無比的猙獰。

王陽沒有說話,心裡已經在衡量著纏上彩雲的好朋友有多厲害了。

「鬼氣不濃,血光不亮,應該只是纏上她而已,並沒有想對她做什麼,更不想傷害她!」

「可能,真的見到了她的老班主,老師父了!」

王陽感覺這事並不難解決。

「從她的臉上,看到了什麼?」

周醫生急不可耐的詢問。

「你堂堂一位教授都對她束手無策,我一個門外漢,看一眼能看出什麼來?」

王陽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把他當成神了嗎?

周醫生摸了摸鼻子,自己確實是過分了,都把王陽給神化了,

王陽敲了敲門,推門走了進去。

病床上的彩雲看到兩人進來,很是詫異,尤其是沒有見過的王陽。

「這位是我們精神料很有實力的王導師,有些地方,他比我還專業,他應該能幫得上你!」

周醫生微笑的介紹。

「你好!」

彩雲輕聲細語,很有禮貌,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優雅知性。

王陽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雙眼很亮,看著彩雲。

彩雲被王陽看得不好意思,低下了頭,有些落寞。

「那個……醫生,我真的沒病,演出的時候,發生什麼事我是一概不知,我那個時候,好像是失去了意識一樣!」

彩雲感到很委屈,很無助,她看過了那時候的錄像,自己確實是像發瘋了一樣,追著人來打。

結合之前自己之前一覺醒來出現在戲台上的事情,她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神經病。

「你沒有病,我相信你!」

王陽突然開口,面帶微笑,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人家確就的是沒病嘛,怎麼能硬說人家有病呢?

周醫生微微張了張嘴,剛想說什麼又停了下來,他在想,這會不會也是王陽的治療方法之一?

出其不意,步步引誘?

「真的嗎?王導師,你真的相信我嗎?」

彩雲眼前一亮,很是開心,王陽是第一個說她沒病的人。

就像是黑暗的深夜之中,終於是遇上了一盞明燈。

「我當然相信你,不過,你得和我說,你是不是遇上了什麼事了?」

「你沒病,但可能你遇到了什麼詭異的東西呢?是吧。」

「你突然失去意識是事實,這個不可否認,是吧?」

「我得找到你為什麼失去意識的原因才行,這樣才能杜絕後面的問題發生。」

王陽還是面帶微笑,似信心十足,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樣。

「我說……我見到鬼了,你信嗎?」

彩雲仙子沉默了半會,小聲翼翼的說。

她感覺這話說出來就是彌天大謊,但是,她確實是遇上了這個事情,除了這個,她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她已經對周醫生他們說了,可他們並不相信她的話。

「我相信你,和我說說吧,發生了什麼事!」

王陽在一旁坐了下來,風輕雲淡的樣子。

周醫生欲言又止,最後打了一個招呼,轉身離開了。

他不相信彩雲的話,所以他留下來並沒有什麼用!

「班主和我說,最近京劇界又發生了一場大事,關乎到京劇的未來,京劇已經慢慢淡出世人的視野之中了,一年比一年淡溥,如果老一輩的人都離開了這個世界,再過幾十年,京劇恐怕就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東西了,現在年輕人的認識之中,除了網路遊戲就是小視頻,還有不知所謂的小鮮肉明星,對於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越來越少的人知道了。」

「班主說的話我很認同,我不想以後的人突然聽到京劇時大吃一驚,彷彿發現新大陸,卻不知道,這是我們老祖宗的東西,一直都在,只是我們拋棄了它。」

彩雲苦笑。

王陽嘆了一口氣,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可悲呢?

不僅僅是戲曲,還有很多很多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正在一步步的消失在世人的認知之中。

如果,某個傳承最後的一個人也離開了這個世界,那麼,這個傳承也就徹底消失了。

現在的年輕人追求的都是什麼小鮮肉明星,聽著沒有營養的歌曲,追求著不符合現實的異想天開,沉迷網路,崇尚外國的文化,這又何嘗不是一個可悲呢?

王陽沒有多說什麼,示意彩雲繼續往下說。

「這一場戲曲,要證明的是京劇的魅力,京劇的藝術,京劇的以後,不容有失,所以班主就讓我上場,給世人演繹京劇另一面的美,吸引更多的人關注京劇,讓京劇不至於慢慢流失在世人的認識里。」

「想要把京劇的精神與魅力滲入每一個人的心目中,自然得用上京劇十大名曲了,這樣才能把京劇最好的那一面散發出來。」

「我選擇了貴妃醉酒這個戲,可是,我一直以來,對這個戲都是拿捏不住,表演,戲曲,我倒是背得滾瓜爛熟了,還是覺得少了什麼,心裡有想法,就是表露不出來,那種感覺,你明白嗎?」

「那種感覺,很難受。」

「缺少的是貴妃醉酒那種韻味,那種感覺,那種味道,那種戲勢……」

說到這個,彩雲很難受,漂亮的臉上儘是苦惱與晦暗,還有不甘與不服輸。

王陽很理解她的難受,就像是寫字,明明寫得很漂亮,很好看,可就是覺得差點什麼,這個字並不完美。

「你可以換一個戲曲,不用一條道走到黑,換一個方向,也許會是一條光明大道。」

有時候,真的沒必要堅持,換一個方向,換一個思路,也許會更好。

彩雲搖頭,「我這個人有點喜歡鑽牛角尖,我對其它的戲曲都有信心,唯獨是這一首,貴妃醉酒,一直無法掌控它的精髓與韻味,我也想趁這個機會,把它給掌握。」

「也不怕你笑話,別人都說我是什麼京劇大師,什麼京劇的未來,我連京劇十大名曲也掌握不了,我還能稱之為大師嗎?」

王陽不懂這些藝術家的執著,他沒有什麼理由來讓他們換一個方向。

「老班主,我的師父,就是京劇界一位大名鼎鼎的大師,她對京劇十大名曲掌握得爐火純青,信手拈來,尤其是貴妃醉酒,更是她的成名曲,奈何,我還沒有從她的手中掌握其中的精髓,她就駕鶴西去了。」

「這場戲曲對我太重要了,對整個京劇界都太重要了,我拚命的練,拚命的唱,奈何還是覺得差了很多,這個時候,我想到了師父。」

「長時間的練習並沒有讓我對貴妃醉酒這首戲曲有多大的進步,一絲的進步也沒有,我感覺自己的天賦就這樣了,沒有進步的可能了,我感到了頹廢,無助,絕望……」

「一天的晚上,我很累,身心都很累,我去到了關閉十年之久的師父房間,房間里什麼也沒有變,一切如初,我想起了師父,我抱著師父的戲服哭了起來,那一夜,我哭著哭著就睡了過去。」

「夢裡,我見到了師父,我見到了她老人家,她對我說,唱戲如做人,都要隨心而行,勇闖不止,那樣唱出來的戲才會隨心而出,擁有靈魂!」

「夢裡,師父一遍又一遍的教我唱貴妃醉酒,可是,我是一遍又一遍都沒有掌握精髓……」

彩雲嘆聲連連,看得出來,她為了練好貴妃醉酒這戲曲,是真的操碎了心。

「然後呢?」

王陽面不改色,他知道,故事進入了最精彩的那一部分了。

「然後……我第二天起來,我居然在戲台上醒來了,我身上穿著師父留下來的戲服,我根本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我以為自己太累了,精神也累,導致昨天晚上後面發生了什麼都全忘記了。」

「沒想到,次日,我又在戲台上醒來,全身酸痛,身上還是穿著師父留下來的戲服,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明明是在床上的。」

「那天我就知道了,事情肯定不簡單,一定不簡單,那天的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間里搭起了一個攝像機。」

「第二天晚上,我還是在戲台上醒來,好像晚上去鋤了一個晚上的地一樣,全身酸痛無力,我在戲台上醒來的時候,我聽同事說,我昨天晚上自己一個人在戲台上一遍又一遍很唱著貴妃醉酒,別人怎麼樣叫我都沒有反應。」

「我立馬回去房間,把攝像機拿出來觀看,因為房間沒有開燈,所以我調了夜視模式。」

「攝像機里,我睡下大概三個小時之後,也就是凌晨一點鐘,攝像機拍下了嚇人的一幕!」

「我住的是京劇院後面,一直以來我都是住那個房間,是一個一層的木房,風格就是戲劇的風格,玻璃紗窗,木門,房子外面是一個小院。」

「攝像機拍到,一點鐘的時候,外面的過道里,有一個穿著戲服的身影走來,沒有頭,沒有手,就是一件戲服。」

「木門的鎖橫被輕輕的往上撬開,木門被打開,一件鮮紅的戲服走了進來,我當時看到的時候,我嚇得半死,因為這件戲服是我師父留下來的那一件,是我師父自己的戲服,也是我每次從戲台上醒來時穿著的戲服,沒有人穿著它,它是自己過來的。」

「你敢信嗎?」

彩雲看著王陽的眼睛,眼瞳在輕輕的發顫,充滿了恐懼與不安。

這個確實是太嚇人了!

想想就覺得毛骨悚然!

沒有人穿,戲服卻自己動了,還會自己撬開門進入房間之中。 溫栩栩:」……「

眼前黑了黑,她真的差點給這個爹跪了。

他在幹什麼呀?怎麼這個節骨眼上,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她,他不知道那會給她惹來殺身之禍的嗎?

溫栩栩要急瘋了。

沒有心思再繼續工作,她離開打道回府。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