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夜大聲吆喝的同時,也不分是誰,逮着誰就是誰。一拳,打向旁邊之人。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咔嚓!”一聲清脆的斷骨之聲響起。那人被擊中了右臂,右臂骨頭直接被擊斷。李夜得理不饒人,右拳擊中後,左手提起混沌鐗,砸在腰部。兩下攻擊,電光火石之間,快得另外4人沒有時間回救,眼睜睜地看着被李夜擊殺。

“又一個了!”

對方一點都沒有,見到戰友被殺因憤怒而失去理智,出手也沒有剛纔那樣有危險性。不到十分鐘後,全部被李夜擊殺。

第二關通過。第三關歷時也差不多,裏面的人員和實力配製也沒什麼區別。再接下來,一連三關,李夜全部通過,雖然樣子有點狼狽,完全沒有像戰力那麼懸殊的情況。這主要原因是,李夜遇敵不多,實戰經驗不豐富,再加上李夜性格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所以時間拖得有點長。

“六關過了,你沒有我想象中的那樣,乾淨利索。你的那個鈴鐺是見非常稀有的魂器,爲什麼不用了。”迷情老人的聲音又響起。

“六關了,爲什麼對手所用得都不是你們迷情谷的魂技,他們實力的確不錯,但不符你設關卡的意義吧!”李夜反問。

“後面六關就是了。如果你能夠闖到我這裏,你會得到一些你非常想知道的祕密。來吧!”

李夜雖然不清楚,迷情老人葫蘆裏賣得什麼藥,但他說得沒錯,李夜非常想知道,關於試煉的祕密。

李夜進入再次進入微型傳送陣,來到的一個新得地方。

“公子,請坐!”八位蒙着白麪紗,不知容貌怎麼樣。但從手背皮膚看出,應該是年輕的。

“武得不行,就來文得嗎?”

“不是,我們8位姐妹一起合奏一曲,‘天情無限’。只要公子順利聽完,就通關了。”她們8人呈八卦形分佈,正對面得那個女子跟李夜說到。

“那行。我也不喜歡對女子出手。”話說的輕巧,自己也在準備。

“叮!”

清脆的聲音,如同天籟之音般地,在李夜耳邊響起。在李夜腦海裏,出現蘭的身影。想起昔日與蘭,共同沐浴,看着那瓊脂般的皮膚,柳葉般的細眉,挺拔的雙乳上一點紅綴。兩手寬的細腰,外加修長美腿,相互纏繞。微微露出幾分羞澀,更是吸引人。

琴聲旋律更爲加快,李夜沉醉似乎更加深入。她們8彈奏得更加賣力,只是額頭上出現微微汗珠。

“各位,夠了吧。已經重複三遍了。”沒有任何徵兆,就如同一個熟睡的人,突然起身說話一樣。

那8位更是如同沒有聽見一般,繼續彈奏。片刻,8人一同,吐血而亡。來得那麼突然,又是那麼迅速。

“你們的路我不懂,我的路你們也不懂。”看着覆琴而亡的8位,李夜沒有半點憐惜。

接下得來,李夜面前有4人,分別位兩對。一男一女雙雙組合,手裏拿着一柄只有兩指寬的雙刃寶劍。

4人同時出招。可是,離李夜還有十來米,憑藉這樣的速度和劍勢是不可能傷到李夜,因此李夜沒有作出任何動作。

她們在舞劍,這不是殺人的劍招,而是酒場之上,爲了助興的舞蹈而已。4人,4劍相互交叉,如同一副美畫。寶劍相撞碰法出的清脆聲音,格外悅耳。

劍舞在移動,慢慢地靠近李夜。李夜還是沒有動作,但早已看出,這劍舞中處處存在殺機。看似輕巧緩慢的劍勢,其實裏面蘊含着恐怖的殺意。其中,劍身相撞併發出的清脆聲,如同旋律般,其實這也是一種靈魂攻擊。靈魂攻擊分很多中,直接抹殺靈魂的,也有麻醉靈魂的。就像剛纔的八卦琴陣,所發出的就是麻醉型靈魂攻擊。當你,靈魂徹底沉入後,就永恆地生活在自己的想象空間中,跟李夜自己的靈魂空間同出一轍,只是觸發器具不同而已。

血,4人每把劍尖上,都出現一點鮮血。那是,他們自己相互地從對方身上提取的。此時,他們的劍勢大變,從剛纔的緩慢變爲凌厲。其中,那4團鮮紅血液,被舞成一個,奇怪的圖案。此時,劍支全部落在的李夜身上。不是李夜無法躲避,而是李夜不想躲。

“叮!”

“叮!”

“叮!”

“叮!”

4把利劍同時全部被,李夜身上紫色光芒給絞斷了。 都市之神級宗師 沒有時間差,李夜發出四把靈魂匕首!他們,4人死得悄無聲息。

第九關,同樣是4人。只是4位老嫗。一人抱着琵琶,一人手提玉笛,一個着着二胡,還有一個拿着一面大鼓。

雙方沒有開口,直接奏樂。如果,剛纔算是溪水溪流,那麼現在就是大江洶涌。連續狂暴的靈魂攻擊,使李夜的命輪寶塔泛起陣陣漣漪。

李夜也不手軟,直接發出4到靈魂匕首。面對靈魂匕首的到來,對方攻勢放緩一大半。可惜,李夜的凝聚靈魂匕首的速度,非他們所想,一把接着一把。他們還沒有化解上面一把的,後續已來。匕首刺着他們的命輪。如果,命輪被破,她們的靈魂也將崩潰。面對李夜凌厲的靈魂攻擊,她們已經有心無力難以招架。 “滅!”

李夜一聲吆喝,再次發出靈魂攻擊,她們瞬間軟體倒下。

接下兩關,李夜同樣以絕對優勢通關。

“你終於來了!”一個老頭站在李夜面前。

“可以說了吧!”

“我只能說一部分,另一部分,不是由我說的。”

“那就說你想說得的。”

“你們是試煉者,而我們卻是罪人的後代。靈魂不會死亡,只會不停地輪迴。可是我們死後,靈魂將還是會在這裏輪迴,而這裏只是一個牢籠而已。九重天是我們最高的修爲了,在這裏是不可能超脫的,從來就沒有過成功的記錄。那因爲那是我們的先祖犯下的錯誤,因此被放逐這裏。想要從這裏超脫,只能靠你們試煉者。這也是那些大能留下的一線機會。”

“不明白。”

“不急!你們參加的是輪迴聖地的選拔,如果進入輪迴聖地那麼將獲得無法想法的資源和修煉條件。輪迴顧名思義,就是結束現在,重新開啓新得開始。也就是說,你們現在死了,但也沒有死,只是靈魂再一次重生罷了。你現在擁有的實力,如果在下一輩子記憶重新找回,那麼你可以在瞬間擁有現在的實力,這隻針對靈魂力量,你肉體實力不在此範圍。而我們都是罪人的後代,被無上強者放逐在此,只有出現最頂尖的試煉者,與他們產生因果關係後,那麼我們的靈魂纔有機會離開這裏。六大勢力,從古至今都將永恆存在。我的記憶已經輪迴8次,實力最高的跟現在不相上下。如果在你們所在的世界,還有機會衝擊那永恆之位,在這空間裏永遠不可能出現那樣的機會。六大勢力的掌舵者,以及我們的頂級管理者,只要覺醒後知道這祕密的都會參加。”

“不對,你說得不對。如果,是這樣,那麼劍聖爲什麼不參加,另外的四大勢力不參加。”

“他們也在參加,只是方法不同而已。比如劍聖就接受了一個試煉者。只要,他試煉成功,那麼他手下的一些都可以超脫。另外,四大勢力,也都看中一些心儀苗子。”

“不對,幻情之體,對你們得勢力非常重要。這個無關超脫。”

“對也錯,錯也對。就是放逐我們迷情谷勢力的大能她就是幻情之體,如果受一個幻情之體入谷,那麼我們同樣會有機會超脫。那時候,沒人會知道你們有這個實力,當你決定攻打迷情谷時,我就準備好另一個方案。雖然,我將以靈魂重生的方式,一切從來,但迷情谷勢力超脫人數最多。死在你勢力手下的,不分修爲和實力,全部可以超脫。有許多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就是命。有些苦苦追尋得不到,有些得到了還不知道。其實,還有別的方法就是,跟你們試煉者搭上因果報應,只要你們試煉成功,我們也可以超脫。如果,因果越大,我們超脫方式越好。有重生,也有直接出去,保持現有修爲。要知道,我們的修爲實力,被這空間壓制很長時間了,如果到外面那麼會有爆炸性的增長。”

“對對錯錯都是命,有些祕密被別人誤解了。但是,這個跟我沒多大關係吧!”

“對我有很大意義。另外,這裏有一部魂技,你的靈魂如此強大,應該可以學習。”

“什麼魂技?”

“笑蒼天!你的靈魂如此強大,但沒有匹配的靈魂攻擊手段,實在是可惜。另外,你想知道,我死後,那塊晶石可以告訴你。”

對上迷情老人,沒有懸念。李夜用壓倒性得優勢贏得。迷情老人死後,一塊巴掌大的晶石露出。

“手鐲一級權限解除!”從晶石裏發出一句聲音,然後粉碎。

“耍我!”

“不是,我現在可以主動跟你說一些事情了,另外還可以欠分。另外告訴你一個事情,我現在在七彩手鐲,排名第二了。”

“那你跟我說說,試煉的本質是什麼?”

“你出生在小世界中的一個微型世界。霸主世界爲一個小世界,你所在的世界,只是其中的一個非常普通世界。你應該明白,在你小世界中就算九重天都非常稀有不說,而且戰力非常低弱。那是,資源和培養問題。雖然,也有人成功突破九重天進入永恆,但概率非常底,問題是人員基數太過於龐大,所以超過一大半的人是直接由你們這樣的微型世界飛昇得,就算進入永恆後,也是低級炮灰的存在。而霸主世界,集合一個小世界的資源,進行集中分配。你進入霸主世界後,幾乎就沒有爲資源浪費精力吧!當然,你是一個霸主世界內非常頂級優秀的天才,所以資源無限享用。可是,在面對衝擊永恆境界時,你們還是沒有一點優勢,就跟微型世界裏的一樣。現在的情況,除去那些大能直接干預外,還沒有說誰衝擊成功的機率高點。已經多得無法計算的天才隕落在衝擊永恆這一關卡上了。那些大能可以干預,將成功機率無限提高,但是他們也需要付出重大的代價,所以只干預有限的數量,這就是輪迴聖地得由來。因爲,一域108個世界,一州360個域,衝擊輪迴選拔的總3000個州。通過選拔,經最頂級的天才,從各個地方選到一起,通過觀察,對幾個非常有潛力的人,進行認爲干預,不至於讓他隕落在衝擊永恆之境上。只要你一直保持着耀眼的位置,那麼你就可以獲得機會。修行就是將別的人資源搶奪過來,使用到自己的身上。否則,全部資源平均分配,那麼一個人都修不成,所以沒必要保留所謂的憐憫之心!”

“這個我清楚,跟我說下輪迴試煉到底是什麼?”

“試煉得意義,就算是成功進入輪迴空間,那也是分三六九等,像你這樣的是有機會進入最頂級的。3億6千萬年一次輪迴選拔,但是一個九重天最高壽元也只有36萬年,那麼就會有些人會錯過輪迴的機會。所以只要他們的達到一定得程度的潛力,就有機會進入自我封印的。進入封印只有到輪迴開啓的時候纔會解封,這些人才是爭霸輪迴試煉的主角,想你恰逢末世出生的很少,通常都是那些封印得存在。另外,整個試煉需要經過3個試煉空間,前面2個帶有對你們的保護性質,原居民的戰鬥力不太讓你們束手無策,從第3個空間開始,那裏原居民的戰鬥力完全可以超過你們。那裏也許存在戰力超過千萬的存在,當然這些都是九重天得存在,跟你們不是同一等級。他們中也有跟你們一樣得存在的五重天,那纔是你們得對手,這些人也想進入輪迴空間。他們需要的條件就是得到一個手鐲,所以你們會面臨着挑戰。還有的是,現在是一域,第三空間將是一個州的人員都會被集中裏面。天才隨着人員數量的暴增,總會冒出幾個來。那之後,壓力來自於雙方,原居民和同是試煉的天才選手。通過第三空間的纔算真正的選手,纔算是進入輪迴。輪迴選拔非常殘酷,存活率只有萬分之一。就這萬分之一的存活率得數量也非常客觀了,因爲參加人數的基數太大了。當然,他們也不算死亡,只是提早進入重生。”

“能說重點嗎?”

“我說得都是事實,這些你有必要知道。”

“好吧!”

“每個空間都隱藏着它的祕密,這些祕密就是你們的機緣。當然,這些機緣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消受得了的,這些機緣是給像你們這樣頂級或者是次一級得存在準備的。你在第2空間激活權限,而有人在第一空間就是激活了。這些事情有些是偶然,有些是必然。你們五重天的進入時戰力最高也就是兩百萬出頭,現在你的都超過三百萬了,而且可以短時間內再進一步。一個五重天可以達到戰力千萬,那纔是最後的舞臺。其實,試煉空間纔是最好得試煉環境,你們在這裏戰力飆升最快。這裏充滿機緣,只是這些機緣太過危險,所以隕落的天才非常多。你完成的任務難度係數越高,也也能解封我的權限,那麼我可以給你提示的也越多。隨着試煉加深,隕落的人員也越來越多,只有提升實力纔是正道。”

“怎麼樣才能找到離開的通道。”

“通道很簡單,方法有多種。在第一空間,只要有人完成S級任務,那麼通道任務就會出現。第二,試煉者死亡數量達到一個限度,通道直接出現。第三,試煉者進入空間時間達到一定程度,通道任務自動出現。第二空間,由於原居民不會大規模對試煉者出手,所以第二條不存在,只有第一和第三條適用,其中是第一條要求成爲SS級了。你已經完成了一個SS級任務,任務已經出現了,他們已經接到了。”

“第三空間呢?”

“等你進入後再說。”

李夜也不客氣,直接帶走找到的幾個資源倉庫,裏面存在得資源非常豐厚,能想到都有,但不是稀罕之物,都是一些普通資源,勝在數量龐大。當,李夜回到聚集地時,蘭等人已經讓很多人出去完成通道任務了。

“這個事情已經結束了,其實事情的真正目的不是我們想得那樣。迷情谷,雖然沒有滅掉,但是已經元氣大傷了,不用考慮他們的存在了。接下,大家儘量完成通道任務。我想閉關了,另外跟你們說下,原居民那裏會有好東西,你們可以多多接觸。” 他們走開了,蘭也走開了。李夜開始閉關,‘笑蒼天’是個及其恐怖得魂技,只是修煉的要求太高了,當然李夜完全達到要求了。自己拳法也達到一個境界,只能算是可以禦敵了,但不是殺手招。雖然,自己的錘法已經逐漸被演化爲鐗法,但只是懂得一些皮毛沒有大成。紫金鈴,沒有達到自己預想得地步。當然,對付一些普通人,隨便哪一項都可以解決,但是遇到跟自己同等級人物,這些就不夠了。除非,自己的拳法和鐗法再進兩個境界,方可成爲他們得致命殺招,否則是殺不了他們的,所以自己的殺招還是霸王怒!突然十倍的提升,相當於偷襲。

通道任務很難,好在人數衆多,完成速度還算樂觀。其中,參與通道任務的都是中底層,真正算得上高手的,都在尋找自己的機緣。不久前,就有個不怕死的真的從姨媽湖裏撈出一件魂器,可惜得是本人無福消受,目前那件魂器在誰手中還沒有準確消息。此刻,蘭帶領這棍皇等人,已經追尋下去。對那件魂器,大家都只是個一個模糊概念。聽說,那個得到的倒黴蛋,戰力也就10萬左右,但是靠着這件魂器,擊殺了好幾個小團體,這些死在他手裏,有幾個團體的領頭,戰力接近50萬的存在。靠着魂器就可以超越本身戰力擊殺,那麼這件魂器絕對非常牛逼。雖然,金劍發出聲明,聚集地之人所得東西,全部是夜皇的。當然,別人不是傻子,好東西還會上繳。我惹不起你,還躲不起你嗎?這纔是第二空間,你李夜遲早要走得,我就躲到你走爲止,你拿我如何!

“蘭後,真得想不到你的戰力如此恐怖。”蘭通常都跟李夜在一起,別不敢用手鐲探測,所以都不清楚蘭的真實戰鬥力。現在,棍皇終於知道了。

“進入試煉空間後,你們都有進步,可惜我還是原地。”蘭失望地說到。

“什麼?你原先就是如此戰鬥力了?”棍皇不敢相信。

“嗯!”

“佩服!”

“金劍,你調查得怎麼樣了?”蘭不理棍皇,而是詢問剛回來的金劍。

“最先得到魂器得那個人的屍骸已經找到,但是真的不敢相信,竟然成爲這樣子了。”

“什麼樣子了?”棍皇心急地問到。

“別打岔,金劍你繼續說!”蘭開口到。

“從我們得到消息到現在,也就是8天時間。如果在8天裏腐爛了倒沒什麼稀奇,但是我在那處戰場找到一堆乾屍體,全部都是乾屍,身體裏的氣血和精血全部消失,只剩下骨骼和一張皮。一個人死亡後,裏面的精血和氣血短時間內會存在,如果不腐爛,纔會隨着時間推移,氣血和精血慢慢被蒸發了,纔會變成乾屍。”

“也就是說,這些死亡的,在死之前就是被人吸成人幹了。”

“我想是這樣。”

“也就是說,那件魂器非常危險,也有可能攻擊持有者。”蘭分析道。

“我也是這麼理解得。”金劍隨聲附和。

“這麼危險,能將好幾個戰力在50萬的吸成人幹,我們還找不找啊?”棍皇也有點不安。

“找,越是危險的魂器,那麼作用越是強大。”蘭堅定地說到。

“我調查過程中發現一件非常奇怪得事情,按理說一件非常強大的魂器出現,誰都會眼紅。可是,除去迷情谷之外的五大勢力沒有一個參與尋找這件魂器。參與得也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原居民,這個有點怪,是否他們早就知道一些內幕。”

“不管了,通道任務進展的還算不錯,有望十年之內弄好。這魂器,只算一個機緣,大家強求不得。”蘭平靜地說到。

離蘭的休息地有3萬7千多公里。

“單充,那件魂器你是保不住的,交出來給你一個痛快。”說話得是一個戰力爲38萬,左眼已經瞎了,後面還有帶有上百人,那些戰力最高也不過是15萬。

“獨眼,你忘了你的左眼是怎麼瞎得嗎?想當初我只用一隻手,就戳瞎了你。現在,還來送死嗎?”說話的單充,原本戰力已經有80多萬,但是現在爲什麼戰力降到30萬不到。

“如果,沒有手鐲的提醒,我看到你絕對離開逃走。可是,我的手鐲告訴我,你現在得戰力只不過30萬,我還怕你不成。我想,應該是你得到那件魂器後連續作戰,傷着了。老天有眼,讓我碰到這個機會,。說句實話,當時被你戳瞎我眼睛,我根本就沒有想過報復得念頭。那是前提是你還有那個實力,現在嗎?風水輪流轉了。”說話之人非常得意。

“是嗎?”那人拔出一把漆黑的利劍。

“也算你識相,把手裏的東西交出來,給你一個痛快。”

“那你過來啊!”

“你扔過來。”雖然狂妄,頭腦還是有的。

“那你接好!”

“好,扔過來。”

對方,在劍刃上噴了一口精血後,將手裏得劍支拋向空中。異象出現了,那漆黑得劍支幻化爲一條黑龍,之前朝對面人羣撲去。速度之快,對面人根本做不了任何動作,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黑龍撲來。

一陣龍吟之後,對面上百之人,無一例外地變成人幹。

“感謝你們,這樣的話我不用爲今天的份額出去尋找目標了,這樣我又有一點時間來了解了你了。”單充用着異樣的神情撫摸着劍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