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秀妍在旁邊站著,也不說話。徐半仙勸李德祥說:「行了,都是孩子,貪玩,還小呢,哪能懂你們天下父母心呢,快拉倒吧。」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李德祥也是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中半天不說話,徐半仙為緩和氣氛,又對李德祥說:「唉,祥哥,我聽說汪建國這老小子,最近可不太老實,到處托他兄弟給找工作,我覺得是有目的的。」

一提到汪建國,李德祥是更加惱火,這些年真想找個機會把他給解決了,但一想到大掌柜定下了規矩,剝奪他的靈力,不能致死,再加上他兩個兄弟去告狀,就一肚子憤恨。

他對徐半仙說:「他算個什麼玩意兒,都快死了的人了,能對我構成什麼威脅,不就是找個工作么,怕自己餓死唄,要我說就讓他餓死活該!」

徐半仙對這件事可不這麼看,他解釋到:「可不能這麼想,你看過《三國演義》么,裡面那司馬懿,曹爽本來要殺他,可他因年紀已高,裝病卧床不起,對他放鬆了警惕,最後趁機把曹爽給滅了,把權利都奪回來了,我說祥哥,你可不要小看汪建國啊。」

李德祥琢磨了一下,這徐半仙說的也並無道理,但小說裡面的事情,也不能完全相信,聽完之後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議論。

當他們正準備出去找李世南的時候,在家裡的屋頂上那煙囪處,出現了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兒,這男孩兒套著藍色的花襯衣,那眼睛大的有些慎人。

「老李家是么?」,這孩子一說話嗓門還挺大,給李德祥他們三個嚇一跳,同時,他們的目光也投向那個孩子,徐半仙平時接觸的人比較多,一下就認出來這孩子是汪建國的兒子—汪明興,別看汪建國歲數大,但還有一個這麼大的兒子。

徐半仙認為這個孩子一身的邪氣,一直不很待見他,這會兒,他又找上門來,這讓徐半仙有一種想教訓他的衝動,他用扇子指著汪明興說:「你這欠揍的腦袋趕緊給我滾下來,被普通人看見咋辦,你們家家長沒好好跟你說過啊,缺教養的玩意兒。」

汪明興聽了不僅不臉紅生氣,而且還嬉皮笑臉地說:「哎呀,哎呀,原來是徐大吹啊,你放心,我今天只是替我爹送信的,送完我就消失。」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啪下子扔到了院子里,緊接著就飛走了。

這可真是不禁念叨,說曹操,曹操就到,徐半仙打開信一看,表情極其慌張,看完后他說:「不好,小南被汪建國綁架了。」

李德祥聽到這兒神情更加緊張,趕快湊過去看,李秀妍也著急的跟了過去,原來,信上汪建國寫著,小兒子在我手裡,如果不想有事兒,請將靈石交到五金后庫的院兒內。

「媽的,讓這小子亂跑,這回真活該,讓他自生自滅去吧!」李德祥大怒,兩三下把信給撕了。

「那怎麼行,那可是咱們的兒子啊,你這當爹的怎麼這狠心呢。」李秀妍顯得很焦慮,她主要是擔心兒子。

「可是,按照汪建國說的,把咱們老李家的靈石給他,就他那不良作風,估計全世界都得完蛋,到時候我怎麼對得起祖宗呢,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面對此種情況,李德祥一臉的無奈,被逼之下,李德祥用拳頭砸壞了玻璃。

「那就不管兒子了,都怪你,非得瞞著他,不讓知道咱們的事兒,你看現在,著急了吧。」李秀妍越說越委屈,眼淚又吧嗒吧嗒的掉。

徐半仙見二人情緒有些失控,腦子一轉,迅速想到了應對策略,他說到:「二位別著急,我有辦法。」

……

在五金公司后庫院內的水泥地上,汪建國將瘦小的李世南用繩子拴住雙手,繩子另一頭系在倉庫鐵門的把手上,汪建國說是這樣為修鍊靈力的第一步,讓他用力拉門,練習力氣。而同時,汪明興如同武俠片中俠客飛檐走壁般在房頂上跳了下來,走到汪建國跟前,很規矩的立正站好,鞠了一躬說到:「父親,您安排的事情已經辦好了。」

汪建國點了下頭,說到:「嗯,乾的漂亮,那咱們就等著他們來吧。」

汪建國見汪明興說話辦事兒如此乾淨利落,很是欣慰,這些年真是沒有白訓練他,這麼小的年紀就可以獨當一面了,於是,他又說:「明興,你要知道,我以前嚴格的訓練你,是希望你今後能繼承老汪家的掌門,而不是你那兩個叔叔,你還要記住,我們跟老李家勢不兩立,今天能否把他們滅門,全看咱們父子倆了。」

說完,汪建國讓汪明興陪著李世南玩兒玩兒,自己上前面看看有沒有人來。汪明興在很小的時候,就受到父親嚴格的訓練,這小子雖然10歲,但已經不再像別的孩子那樣貪玩、撒嬌了,他的靈力和很多方面,甚至堪比成年人,也算是有所成就,可這小子卻因這樣變得有些桀驁不馴。

李世南覺得練這個太沒有意思了,見汪明興來了,很自來熟的跟他說:「哥哥,把這個繩子解開好么,這個不好玩,我想練練別的。」

汪明興來到李世南跟前,說到:「那可不行,這是父親的命令,得等他回來做決斷。」

李世南見汪明興不肯給他鬆開,便用他一貫的手段,放聲嚎嚎大哭。

這哭聲還挺大,汪明興怕周圍的居民區聽到這聲音會產生不利,便說:「哎,小孩兒,別哭了,我給你來個變身怎麼樣,我的靈力可是七十二變。」

李世南一聽,這個比較有趣,便停止了哭聲,說到:「那你給我變個擎天柱吧。」

汪明興二話沒說,銀色的靈光一現,瞬間長高了好幾米,一溜白雲霧照過後,他真的變成了《變形金剛》中的擎天柱,而且一模一樣,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了李世南面前。

「怎麼樣,小鬼,過癮了不?」連汪明興的聲音都跟擎天柱一樣了。

李世南興奮到:「兒吹(哇塞,表示驚訝),真過癮,哥哥你太牛逼了。」李世南說完,便伸出了大拇指。

「明興,快變回來!」汪建國突然回來了,他大喊一句。接著,汪明興便恢復成了人形。

「跟你說過多少回了,不要用靈力瞎顯唄。」汪建國走進了他們,看了看周圍,覺得沒什麼異常,便又對汪明興說:「行了,你快忙你的去吧。」

汪明興很怕,卻也很尊重父親,他看出父親有點發火,便點點頭,跳上房子迅速離開了。

「哎,怎麼讓哥哥走了,我還沒有看夠呢。」李世南不樂意了,他喊到。

「不是說讓你抓緊練習么,誰讓你看熱鬧的。」汪建國說。

「我這樣綁著太累手了,我不想這樣了,你趕快給我鬆開。」李世南又不願意的說。

汪建國這時表現出很嚴肅的樣子,說:「那,可由不得你了。」

(本章完) 「放你大爺個屁。」李德祥夫婦早已破門進入院內,很快找到了汪建國,李德祥見他如此虐待兒子,脾氣又上來了,在一旁破口大罵,而夫人李秀妍,右手上拿著一根類似長棍的東西,還被麻布包裹著。

汪建國動動那笨拙的身軀,回過頭,見了他們倆,嘲笑般的「呵呵」兩聲,便說:「東西帶來了?」

其實,汪建國早就看到李秀妍手中的東西了,卻故意裝作不知道。

「你個老不死的玩意兒,眼瘸啊,看我媳婦手裡拿的是啥?」李德祥指著汪建國又罵。

此時,李世南早已反應過來是父母來了,立刻轉過頭,沖著李德祥夫婦大喊:「爸爸,媽媽,快來救我,這老頭是壞人!」

「兒子,不要怕。」李秀妍擔心的探著頭說。她的臉上顯現出極其的不安。

汪建國怕他們有炸,反身用左手摟住李世南,捂上嘴,右手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架在李世南的脖子上,威脅到:「你們兩口子趕快把靈石交給我,否則,我會要了你們兒子的小命。」

李世南知道出了危險,一邊掙扎、一邊眼淚流出來,那小臉被憋得那叫一個難受樣。李德祥也是急的滿臉是汗,攥著拳頭,卻不能動武,他只能罵到:「你個老不死的,今天你要敢動我兒子,我弄死你!」

而旁邊,李秀妍拽住李德祥的胳膊,不停的在喊:「快給他吧!快給他吧!」

「少廢話,交出來。」汪建國用刀指著他們兩夫婦說,他的眼神給予李德祥夫婦最後的警告。

此時的李德祥看了看周圍的房頂,還在想,這徐半仙怎麼還不來呢,不是說好的么,他們夫婦倆把一根棍子包起來,以假的靈石騙汪建國,而徐半仙到院子里的一個房頂上先隱藏起來,趁機用火符狙擊他,怎麼到現在還沒來呢?

就在李德祥等待的時候,汪明興出現在了側方庫房的屋頂上,手中還持有一根紫紅色長棍式的仔細看去就像是鑽石一樣多面稜體水晶,兩頭尖尖,閃閃發亮,這便是一直在老李家守護,給他們帶來靈力的靈石。

而此時,徐半仙顫顫歪歪的從李德祥夫婦身後走了過來,他一瘸一拐,渾身都是血,右手還捂住胸口緩緩的前行。

「對不住啊,祥哥。」徐半仙咳嗽了幾聲說,李德祥夫婦聽到他的聲音后立刻回過頭看去,剛才還好好的,這會兒突然變成這樣了,便趕快跑去攙扶他。

「怎麼鬧成這樣?」李秀妍問到。

這時的徐半仙,連喘氣都有點費勁了,他把目光轉向房頂上的汪明興,狠狠的盯著,並用手指著他說到:「這小子…這小子功力太深,我居然都不是他的對手了。」

「完蛋的玩意兒,平時就你能吹能得瑟,關鍵時候簑了吧。」李德祥的脾氣真是火爆,看計劃沒有成功,便嚴厲的指責徐半仙。他們最開始定的計劃的挺好,可誰知徐半仙剛出家門,就被汪明興給偷襲了,之後,汪明興在李德祥家中,搜出了靈石。

還是汪建國技高一籌,他早就知道李德祥他們肯定使詐,便令汪明興暗中活動。汪明興這孩子見父親這邊佔了上風,便從房頂滑翔到地上,將那靈石交給汪建國,汪建國接過那魔杖般大小的靈石,仰天狂笑,這傢伙已經好多年沒有靈力了,這一回,他終於能用這個靈石,奪回自己的東西了。

「你這會兒就別埋怨小徐了,趕快想想怎麼對付這老傢伙吧。」李秀妍見汪建國搶奪了他們家裡的靈石,馬上推了推還在發脾氣的李德祥,然後指著汪建國說。

「那還等什麼,快把靈石搶回來。」李德祥反應過來說。緊接著,夫婦二人瞬間變為『鷹王』和『雀神』的形態,打開雙翼,朝汪建國飛衝過去。

不料,汪明興也變身為一個巨型的『戰神金剛』,跟動畫片裡面的一模一樣,擋住了他們夫婦二人,接著又張開巴掌,左右向他們扇了過去。幸虧夫婦二人躲得及時,猛然間改變飛行方向,否則這麼大的巴掌,非得給他們拍蒙了不可。

李秀妍飛到高空迅速轉身,張開孔雀翼,所有的羽毛長出了針刺,幾秒鐘如同暴雨般射向汪明興,這一招叫做梨花羽毛針,能造成敵方大面積的損傷,可汪明興也不慌不忙,在身後拔出一個巨大的圓桌騎士三角盾,左手舉起擋住了羽毛針,一點也沒有被傷到。而李德祥也在做著配合,他在空中旋轉了十多圈,變成了一股龍捲風,如同一條長蛇般直刺下來,汪明興也瞬間用右手變出一把長劍,朝著那長蛇唰的劈了過去,但只可惜這長蛇的威力太大,啪的一下將那劍撞成了兩半。

汪明興覺得以他的功力還不足以長時間跟李德祥夫婦抗衡,他一邊跟著抵抗,一邊回頭催了汪建國一聲,「父親,趕快恢復力量,我有點頂不住了。」

汪建國還在得意洋洋,但聽到兒子的召喚后,立即用右手舉起靈石,並緊握住,此時,從靈石中,不斷的有如同蚯蚓般大小的紫紅色能量進入汪建國體內,一道道的光環從靈石中自上而下放出。李世南被汪建國放開撇到一邊,他見此場景,自然的有些發觸,畢竟這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戰鬥場景,可這個孩子很快就適應了,在他之前看的那些動畫片里,那戰鬥場面比這火爆,一想起最後救場的男主角,他就心血來潮了,在加上裡面那些精彩的戰鬥歌曲不由自主的在他的心中響起,這孩子便鼓起了勇氣,跳起來伸出手嘩的一下撓在了汪建國的臉上,接著一個轉身,張嘴就朝汪建國的胳膊上咬去。

這兩招也不知道跟誰學的,還真是管用,汪建國立刻停止了剛才的儀式,疼得直叫喚,要知道李世南這一上午也在院子里玩土玩泥來著,指甲蓋里全是黑的,而且他的牙還沒有換呢,吃糖吃的牙都變成豁牙子了,裡面都是細菌,這兩下子可夠汪建國受的。但姜畢竟還是老的辣,這點小傷痛算什麼,他掄起那棍狀的靈石,猛的一下子敲在了李世南的腦瓜頂上。

這靈石是什麼硬度,那可比鑽石還要硬,一棒子下去,李世南小腦袋瓜直接開瓢了,鮮血頓時從不同的地方冒出,同時,靈石的一股股能量湧出,將李世南彈出老遠,就連繩子都掙開了。在地上連續摔了幾個跟頭后,李世南趴在了地上,這期間他連聲都沒有出,對於這樣一個幼小的孩子來說,不知他這會兒是生還是死。

李德祥夫婦看見自己的孩子被打成這樣,徹底的暴怒了,李秀妍在空中大喊一聲:「孩子!」便朝李世南的方向飛去。

汪明興看出了李秀妍的意圖,跳起來一拳將其拍倒在地,趁著她還沒反應過來,又一腳踩住了她的身體,嘴裡還念叨著說:「哼!誰也別想破壞父親計劃。」而李秀妍也被打昏迷了。

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汪建國再次用靈石給自己輸入能量,他的全身在幾秒之內被白色的光包圍,隨後光芒四射,只聽嗡的一聲,汪建國變身了。他變成了一個一米八左右的大個,身著偵探風衣,頭髮雖然蓬亂,但比之前的那個形象好多了,濃眉大眼的看起來就像是那個年代的香港男星。

這才是他本來的面目,汪建國舉起雙手再一次哈哈大笑,驚訝地說到:「太不可思議了,我今天終於恢復靈力了,從今天起,我要用這力量,統治全世界!」

「你休想!」李德祥指著汪建國喊到,他又張開雙翼,用能量在周圍匯聚了一個橙色的透明結界,形成一隻鷹的形狀,然後朝汪建國猛衝過去。

汪明興又過來阻擋,可這一次,李德祥直接從他那戰神金剛的身體上竄了個洞過去,汪明興很快也被打成原形,趴在地上不停的吐血。李德祥這招叫做鷹王戰神,是利用靈力產生的結界進行攻擊,簡單的說這結界就是一架戰鬥機,而李德祥就是駕駛員,威力相當了得。

汪建國見兒子被打倒,一時間也生氣了,只見他左手掌心向上,嗖的一聲在幾秒內聚集了一顆能量球,這球體分三層,內部充滿了藍色的閃電,中層是一個雲團包裹,外層是不停圍繞旋轉的小型颶風。汪建國的靈力分成風、雲、雷三種,要知道一個人掌握一種靈力便需要修鍊好多年了,可這傢伙居然會三種,而且能夠很好的運用它們,剛才聚集的能量球,被稱作是氣流球,汪建國在準備好之後,只輕輕將球用手彈出,便很準確的打破了李德祥的結界,沒費什麼力氣就將他擊落在地。

李德祥這一回傷的也不輕,他居然連站都站不起來,坐在地上捂著傷口,怒視著汪建國。汪建國走到汪明興旁邊,將手掌放在他的天靈蓋上,許多像螢火蟲似的小亮點兒圍著他轉了幾圈后,他立刻恢復了體力。

接著,汪建國父子二人漸漸逼近受了傷的李德祥,並說到:「多少年的恥辱,今天終於能做個了結啦,李德祥,想當年你老子給了我多少痛苦,今天,我就讓你償還過來。」

李德祥現在已經知道汪建國的靈力在他之上,而自己呢,他看了看一旁的妻子,已經被汪明興打暈,倒在了地上,兒子李世南也趴在地上,滿臉都是血,他也是無能為力,他想,難道老天爺今天真的要滅我老李家么?正在此時,還能勉強站著的徐半仙,在後方放出三道火符,直襲汪建國,這也是徐半仙最後的一把賭注了。

只可惜這三道火符被汪建國用兩個手指就打散了,並用氣流球回應了他,徐半仙頓時也被打了個半死。

「就這點能耐么?真是黃鼠狼下耗子了,你可照你的老爺子差遠了,廢物點心。」汪建國一邊向前走,一邊用靈石指著李德祥罵到。

李德祥已經陷入到了絕望之中,此刻,汪建國向前衝去,舉起左手,氣流匯聚到手上,還帶著閃電雲,只聽汪建國喊了一聲:「亞熱帶氣流風暴!」又將李德祥打向半空,推出好幾米。李德祥在半空被這力氣弄了個後空翻,頭落地后,便趴在了地上。

汪建國父子再次走到李德祥跟前,汪建國用右腳踩在他的頭上,右手舉起靈石,用一頭瞄準了他的脖子。這靈石的兩頭,都是堅韌鋒利的,這一次,汪建國很明顯是給李德祥最後一擊。

「認輸吧,你這個廢物,從今天起,你們老李家將不復存在。」汪建國抬起右手,剛想朝李德祥的脖子扎去,可突然卻感到背後有一股強烈的靈力快速向自己襲來,還沒有等他回頭確認,那球狀的衝擊波噹的一聲,打在了他的後背上,這股強大的能量用火箭般的速度把他推到了對面庫房的磚牆上,把那面牆被打破了,汪建國還竄出好幾米。

李德祥、徐半仙較為吃力的抬起頭,望著那衝擊波的方向,原來,李世南不知在何時站了起來,他的周圍不停的湧現出天藍色的能量波,像火焰一樣徐徐向天燃燒,而他的眼睛也閃閃發光,變成了天藍色,這能量不停的向地面擴散,他們倆能感到地面的震動。

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歡喜 「是正藍旗聖衣!」徐半仙震驚地說到。

「不可能,正藍旗聖衣已經在靈石內部封印好久了,就沒有打開過。」李德祥雖然傷得很重,但他還有力氣去反駁徐半仙的說法。

這會兒的李世南,已經被這股神秘的靈力控制了,像被魔鬼附身一樣,失去了自己的意識。他擊倒汪建國后,朝人多的這邊緩緩走過來,每走一步,地面都會顫動,還會留下一個個深深的腳印。

汪明興被恐怖的李世南嚇得都不敢動了,他從沒有感受過這種強大的力量,此時的他,滿臉驚慌失措,不久,他便暈倒在地。可汪建國卻沒那麼容易被打倒,他站起來,發現靈石被打丟了,但這會兒也用不到它了,便舉起雙手,掌心沖著李世南,再次匯聚能量。

老公的殺手嬌妻 汪建國也深知李世南這股強大的力量是什麼,之前也只是聽說,沒有真正的見過,他有些擔驚受怕,便用勁全身力量進行能量的融合,這時,周圍也已經起了風,雷電交加。當四周的氣流已形成了巨型的風暴,破壞力足以將這個地方破壞時,汪建國大喊:「太平洋十二級颱風氣流!」 一晌貪歡:總裁離婚吧 只見他雙掌向前猛的平推,這風暴夾雜著吱吱嘎嘎的雷電哄的一下向李世南拍了過去。

可李世南周圍這藍色的能量根本就不懼這風暴海嘯,面對強大的能量,一種圓潤的藍色聲波輕輕的將其吹散了,真可謂是雨過天晴。汪建國見此招不行,情緒也有些失控,他不停的朝李世南扔氣流球,可都被這藍色的能量阻擋住了。李世南正逐步接近汪建國,汪建國此刻心裡有數,這會兒已經不是這小子的對手了,他剛要轉身開溜,李世南突然蹦了過來,騎到汪建國的肩膀上,兩個重拳把汪建國的腦袋打進了土地中。

這下子汪建國插翅也難逃了,李世南再度跳起,又用雙拳砸向了汪建國的身體,嘭的一聲,那藍色的能量如同火山爆發,又像噴泉急涌,從汪建國身上垂直噴往高空100多米處,這光芒相當刺眼,整個場面所有清醒的人都不敢再看下去了。在這之後,汪建國的身體融化消失在了空氣中。

李世南見這個對手被消滅了,由於被這能量所控制,又慢慢向李德祥那邊走去,李德祥他們危險了。

(本章完) 失去了意識和自我控制能力的李世南,身體上攜帶著強大的能量向他的父親李德祥走去,而李德祥一直在指著兒子,並不停的喊著他的名字。

此刻,李世南周圍的藍色能量場擴散的越來越廣,這股強大的神力應該是好久沒有被釋放了,它就像彈簧一般向外狠狠的打出,沒有十足的把握,誰也不敢制止。這時,李世南突然朝天空大嚎一聲,那藍色的能量波隨著這叫聲,如同海浪般的升起,接著又像一顆爆炸的恆星,能量波哄的一下呈圓形向四周快速擴散。

這不可一世的威力,徐半仙簡單的估算了一下,幾乎能毀掉整個鷹城,看來,這會兒是沒有希望了,多年以來隱藏被封印的力量,今天要毀掉全世界了。

在大家都已經絕望之際,忽然從李世南腦瓜頂的上空,垂直降落了一個外形像大白饅頭的煙霧團兒,它的體積很大,墜落的速度也挺快,在李世南發出的衝擊波還沒完全施展開的時候,瞬間就將其籠罩住了。隨後,沒過幾秒鐘,那衝擊波在這個大饅頭內咕嚕掙扎了幾下,便神奇般的跟著那煙霧饅頭散去了,雨過天晴,就好像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這是哪位神仙高人發的大招呢?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此時,只見一位穿著黑襯衣、白色喇叭腿褲,嘴角留著很沖的小鬍子男人從天而降,他右手手持一個燕舞牌大錄音機,裡面播放的音樂前奏大家頗為熟悉,就是《路燈下的小姑娘》,這位男子可真夠時髦的,他一邊扛著錄音機,一邊跳著迪斯科,而起越跳越起勁,最後直接把錄音機放下,手上一邊比劃一邊放蕩著走起舞步。

這男子忽然又從褲兜里掏出一隻長長的煙斗,放在嘴裡,用火柴點著,他吸了一口說到:「哎呀呀,我真是來的恰到好處啊,又拯救了世界一次。」

「紀大掌柜,你怎能么才來啊。」李德祥*地說,他看到眼前這位大神之後,突然把心放了下來,精神上也放鬆了很多,這下,他可以沒有壓力的躺下待會兒了。

這名男子,便是紫塞市八大碗的紀掌柜,雖然這出場秀很是瘋癲,可這傢伙本事真不小。李世南的衝擊波被遣散了,但能量卻不斷在他的體內湧出,還是無法控制,他覺察到紀掌柜破了他的招數后,雙拳合併,又將一顆球狀的藍色衝擊波朝紀掌柜發出去。

紀掌柜不慌不忙的,仍然是跳動著舞步,看到李世南發招,只說了句:「又來這招,不管用的。」接著,這傢伙左手變出一個水墨畫捲軸,右手隨之變出一支毛筆。他抓住捲軸的一頭,向半空一甩,順利的將其拋開,那毛筆也在他靈力的操控下,沾染上了墨水。紀掌柜將畫卷平鋪在半空,幾把刷子就在空空的畫卷上描繪出水墨版湖中波光粼粼的水浪,那水浪在畫中徐徐遊動,就像是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一樣。

當一切準備就緒后,紀掌柜弓步拉開,雙手抓住捲軸的兩端向正衝擊波的方向一舉,剛剛畫的水波不停的蕩漾起來,唰的一下將那球狀衝擊波吸進了畫中的水裡,在一陣掙扎之後,那捲軸便吸收好抵充了衝擊波的能量。

著了魔一般的李世南還是不服氣,怒得朝紀掌柜飛了過去。紀掌柜見他襲來,左手將煙斗從嘴裡拿出,斜著身子向李世南吐了一口白煙,那白煙的體積立即變大,猶如一團迷霧般包裹住了李世南的周圍。這白煙的力量比李世南那能量還要強,頓時瓦解了他身上所有的藍色,而李世南也左顧右看的,迷失了方向。

這時,那捲軸再一次出現在李世南的上方,這一次,從畫裡面鑽出了兩隻水墨做的手,瞬間抓住了李世南的身體。

「媽媽的手,甜蜜的手。」紀掌柜剛剛出完招,便又唱了起來,接著他又指著李世南說:「抓回去。」

那兩隻手聽到命令,死死困住李世南,像皮筋一樣很快縮進了畫中。

……

紀掌柜救了他們的命,他收了李世南,又施法讓李德祥夫婦、徐半仙恢復了體力,還施法讓鷹城的所有人忘了剛才的打鬥聲。回到李德祥的家中,李德祥萬分感激紀掌柜的救命之恩,並保證以後要守護好靈石,當好這個掌門,絕對不會再犯錯誤。而紀掌柜的回答卻是:「李德祥,我想你是搞錯了。」

紀掌柜用他那雙黃豆大的小眼睛,盯著李德祥,李德祥還沒有弄清是怎能么回事,便問:「我說紀掌柜,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紀掌柜抽了一口煙,哈哈一樂說:「我今天是來傳達一下大掌柜的決定。」說完,他用煙斗指著李德祥,而李德祥也不知是什麼情況,見紀掌柜突然變得這麼嚴肅,身上也頓時冒出很多冷汗。

紀掌柜又說:「大掌柜命令,撤銷李德祥老李家掌門一職。」

聽到這裡,李德祥的心中馬上翻出滾滾的海浪,這樣的消息讓他很是沒有準備,就連旁邊的李秀妍一大吃一驚,李秀妍上前問到:「紀掌柜,這不是真的吧,我們家老李不是一直幹得很好嗎,怎麼還被撤職了?」

紀掌柜說話總是陰陽怪氣的,一會兒嬉皮笑臉、一會兒嚴肅,過一會兒又嬉皮笑臉了,他看到這夫婦倆慌張的模樣,不禁的又笑了起來,說:「哎呀,不是,大掌柜的意思是,李德祥升了,任命他為西南川蜀天府山學院的院長了。」

聽到這個消息后,李德祥又是一陣驚訝,這天府學院是八大碗大掌柜剛剛成立的,目的就是進一步培養更多的靈力者,對付鏡世中的惡魔們。現如今,鏡世的惡魔越來越多,靈力者們在這些年的戰鬥中,犧牲的很多,逐年減少,這樣下去,現世毀滅的機率就會增大,成立學院,也是一個增長實力的趨勢。

天府山空氣濕潤、四季常青,適合於修鍊,不過這學院院長角色怎麼就落到自己的頭上了呢?比我靈力好的有的是啊,再說,現在我們兩口子正是帶孩子的時候,要是去了那兒,孩子可咋辦呢,李德祥怎麼也琢磨不透。

這時,李德祥問:「怎麼著,大掌柜讓我當院長,沒搞錯吧,事兒是好事兒,我也想在修鍊提升一下,可我們老李家這掌門誰繼承啊?再說我們兩口子那小崽子也不大,不能那個讓我倆撇下孩子吧。」

說到這兒,徐半仙插了一嘴到:「這個你不用擔心了祥哥,大掌柜決定了,李世南是下一代掌門了,只是現在他還小,需要訓練好學習,在這期間,由我任代理掌門,處理一切事務,本來我之前想跟你說的,但剛才發生了點狀況。」

李德祥聽完這話就火了,他轉身指著徐半仙嚷到:「什麼?你這半吊子居然還要代理掌門,你這些年我也沒看出來你哪裡出眾啊,還敢打我買你老李家注意,你是想取締我買你吧,說,你到底給大掌柜多少好處?」

徐半仙一直以來就很怕李德祥的暴脾氣,這回也不例外,李德祥說一句話,徐半仙能向後退十步。紀掌柜看到這一幕,便走上前拍了一下李德祥的肩膀說:「我說小李啊,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好,大掌柜已經決定的事情了,你就不要再鬧了,否則上面一怪罪,咱們誰都不好過。」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紀掌柜說了那麼幾句,還輕輕的捏了捏李德祥的肩膀,李德祥便不再嚷徐半仙了。

可這個李德祥還不太放心兒子,問到:「我這個兒子,我都不打算讓他走這條路了,今天是誤打誤撞才得到正藍聖衣的,能不能…」

「不能,這一切不是誤打誤撞,是天意啊,這可不能違背。」紀掌柜笑呵呵地說。

「紀掌柜老是開玩笑,這哪是天意啊,只不過是碰上運氣而已,我看還是把正藍聖衣從小南的身體里取出來,另找他人吧。」李秀妍辯解到。

紀掌柜抽了幾口煙,跟李秀妍解釋說:「我說弟妹啊,你這就不懂了,正藍聖衣的重生,大掌柜早就算出來了,這也是大掌柜認為的天意,難道你們,真的要違背天意么?」

李德祥夫婦一聽,便知道這其中的奧秘了,就沒再強擰下去,可李德祥卻蹲下來嘆了一口氣說:「哎,這倒是苦了這孩子了。」

紀掌柜見李德祥一頭沮喪,走過去撫摸著他的後腦勺,哈哈一笑說:「老弟啊,不會讓你家孩子吃虧的,以後他的訓練,就交給我了,我會把他培養好的,而且徐半仙也只是代理掌門,等你家孩子大了,會把位置留出來的。」

「哎,那更完了,我家孩子跟你學沒個好,會變神經的。」李德祥開玩笑說。

「你這傢伙。」紀掌柜打了李德祥後腦勺一下說。其實,在李德祥心裡,早也想著這一天呢,為啥還要口口聲聲說不讓兒子走這條路呢,因為之前他想讓兒子得到最強的靈力,而且也沒有個好師傅帶他,現在兩樣全有了,他能不樂意么。

「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們兩口子明天就去找大掌柜報道。」李秀妍也露出了笑容,迎上前說。

「好吧,你們放心的去忙事情,李世南這孩子,就交給我,你們放心,7歲的時候,我絕對教會他很多東西,到時候不耽誤他上學,給他帶回來,到時候也正好能將本領派上用場。」紀掌柜一邊點頭,一邊嚴肅起來說,這還是第一次讓大家看到他非常一本正經的樣子。

「7歲,那就是四年後,好,一言為定,我相信你能夠把他帶得還能出色。」李德祥伸出右拳,表示要和紀掌柜擊拳為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