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穿楊跟李穿霄將箭矢搭在了弓弦之上,灌注力量,用力射出,一人射出火紅色的箭矢,一人射出冰藍色的箭矢。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他們兩人射出來的箭矢堪比碎星炮的威力,足以對山脈雷鰻迎頭痛擊。

山脈雷鰻魚群發瘋似的沖向橙環星,被各路攻擊命中,有的被遠程擊殺,死在了宇宙中,翻滾著飛向遠方。

付出了相當的代價之後,山脈雷鰻魚群終於衝到了橙環星附近,展開了強有力的反擊,張嘴噴吐雷電。

一道道電光擊破蒼穹之壁,彷彿末日審判,轟落在大地上,造成了大面積的破壞,還引起了燃燒。

雷電在半空中肆虐,一道接著一道,大地被引燃了,化作了熊熊禍害。

幾艘星舟以及橙環星的軍隊,全都受到了攻擊,戰況非常激烈。

這種情況下,范浪仍在繼續參悟道域,並沒有停下來。在他的上方,有一層層的陣法結界保護,暫時沒什麼問題。

范浪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奈何實在分不開身幫忙。

他經過多日來的參悟,已經摸到了一些門路,甚至解讀了一小部分盤古系統的信息,現在正是關鍵時刻。跨出這一步,對他的意義遠不止是突破道域境而已。

周圍都打成了一鍋粥,唯獨他巍然不動,完全置身事外。

雲若塵 山脈雷鰻一邊攻擊一邊衝鋒,距離橙環星越來越近,當距離縮短到一定程度,它們集體動用了特殊能力,發出一道道電光,照耀在橙環星上。它們將這些電光當成了通道,龐大的身軀在電光之中穿梭而過,迅速的降臨在了橙環星上,大大加快了進軍速度。

之前的一大群山脈雷鰻,現在剩下了八十幾條,雖然數量上已經少了很多,但還是一股很恐怖的力量,足以毀滅橙環星。

宇宙中的星辰生生滅滅很常見,災難隨時可能降臨,很多星辰不明不白的就被滅了。

莫說是星辰,就連星系、星域也可能在瞬間消失。

人們看著從天而降的魚群,流露出驚恐之色。

李穿楊彎弓搭箭,在箭矢上積蓄力量,箭矢綻放出璀璨的紅光,光芒迅速變強。

嗖!

箭矢一閃而出,將距離最近的一條山脈雷鰻貫穿,痛的它劇烈搖擺,傷口中湧出了大量的電火花。

李穿楊很快搭上了新的箭矢,同時焦急道:「范浪!這麼多的山脈雷鰻,我們未必擋得住,如果情況不妙,我們兄弟的首要任務一定是保護你的安全,顧不上別人,你要心中有數。修鍊不是一日之功,現在情況特殊,該放棄就得放棄,別太勉強!」 范浪聞言,分心回應道:「我自有分寸,還請兩位前輩在幫忙多抵擋一下,給我爭取半柱香的時間。半柱香之後,不管成功與否,我都會停止參悟,出來與你們共同禦敵。」

「好吧。那我們就幫你再爭取一點時間。」李穿楊答應道。

「前輩,如果力有所及,還請替我分神照看一下我的這些家眷下屬,拜託了。」

「我們兩人儘力而為。」

「多謝。」

范浪收回心神,繼續專心參悟,沉浸在那複雜浩瀚的數字程序當中,一條條公式飛速計算,同時誕生出新的公式。

他彷彿來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領域,這個領域是一個禁區,連神都難以染指,一旦將其掌握,便可以創造萬物,扭轉乾坤,生滅全在一念之間!

眼下的局面亂成了一鍋粥。

一邊是天地之間的混戰,一邊是范浪在這裡參悟,他就好像是狂風暴雨中的一葉孤舟,不斷的受到衝擊。

混戰當中,有幾條山脈雷鰻撲在了啟明號上,集體釋放雷電,霎時間電光大作,甚至穿透了啟明號的甲板。

咔嚓一聲巨響,其中一條山脈雷鰻用身軀撞壞了啟明號上的碎星炮,整個碎星炮崩裂彎曲。

范浪的家眷跟下屬們,可都在這艘船裡面,絕對不容有失。

緊急關頭,李穿楊抬手射箭,三根箭矢橫貫而過,分別命中了三條山脈雷鰻,釋放出了空間位移效果,使得命中區域的空間切割重組,連同山脈雷鰻的身軀被一同切割,傷口噴湧出深紅色的鮮血,還夾雜著猛烈的雷電。

其中有兩條山脈雷鰻當場斃命,大大小小的屍體碎塊滾落下來,剩下的一條山脈雷鰻劇烈掙扎,粉碎了空間效果,脫離了啟明號,飛到了別處。

啟明號就此獲救,繼續開炮射擊。

另一處戰場上,安梓豪揮舞著巨大的毛筆,勾勒出黑色的墨水,墨水迅速延長,纏繞住了一條山脈雷鰻,就好像是用轡頭套住了牲口,限制住了山脈雷鰻的行動。

這條山脈雷鰻劇烈掙扎,渾身的雷電劈啪作響。

安梓豪拉動墨水,順勢一盪,落在了山脈雷鰻的頭上,接著拉動毛筆,勒緊了纏繞著山脈雷鰻的墨水。

這些墨水比鐵鎖還要堅固,牢牢困住了山脈雷鰻。

安梓豪腳踩著山脈雷鰻當空飛舞,就好像找了一個臨時的坐騎。他騰出另一隻手飛速結印,加強了意念強度,施展出意念攻擊。

一股意念波動轟擊在了幾條山脈雷鰻身上,造成了巨大的衝擊,將它們震得昏天黑地,眼冒金星。

這是發生在戰場上的局部情況,整個戰場更是激烈萬分。

混亂之中,異變陡生!

一道光束從天而降,直奔范浪,速度快如閃電,命中了他頭頂上的層層結界,將所有結界統統洞穿,然後飛向了他本人,要將他置於死地。

這道攻擊一看就不是山脈雷鰻能發出來的,而是出自人族武神之手!

至於這個出手的人是誰,還是個未知數。

范浪察覺有異,臉色為之一變,急忙催動尚未完成的道域。

萬千數字當空繚繞,與那道光束碰撞在了一起,發生了奇妙變化。

光束竟然被轉化成為了一連串的數字,分散在了四周,失去了威力。

雖然這只是道域的雛形,但已經初具效果,展現出了不凡之處。

情到水窮處 光束很長,被轉化分解的只是前端,後續的光束去勢不減,與范浪的道域雛形繼續展開碰撞。

相較之下,光束更勝一籌,不斷向前推進。

范浪心中瞭然,這道光束肯定是出自中位神的手筆,下位神不至於有這樣的實力。

雙方存在了至少五個大境界的差距,范浪擋不住也很正常。

他的道域起到了阻擋拖延的效果,為他爭取到了一線喘息之機,起身急速後退。

這光束暗藏玄機,隨著范浪的躲避,竟然扭轉了方向,好似活物一般,不依不饒的追殺過去。

范浪仍然命懸一線!

電光火石之間,李家兄弟兩人都發現了范浪的狀況,一下子都急了。

「大哥,我離他更近,把他交給我了!」

李穿霄大喝一聲,彎弓搭箭,弓弦上的箭矢綻放出藍色的光輝。

李穿楊聽到弟弟的話,有了瞬間的遲疑,收住了手。

嗖!

隨著李穿霄鬆開手掌,那根藍色的箭矢飛射而出,直奔范浪飛了過去。

這根箭矢並沒有射向那道光束,而是射向了范浪本人!

僅僅那道光束就已經威脅到了范浪,再加上這根箭矢,簡直是雪上加霜。

這個變故出乎了很多人的預料。

像是李穿霄這種境界的武神,不可能出現手誤,就算有了手誤,也可以臨時補救。既然他一箭射向了范浪,那就意味著這是他的本意,他想趁機殺死范浪!

明明是負責保護范浪的人,此時竟然對他發出了攻擊!

范浪心裡咯噔一下,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簡直有種陰溝裡翻船的感覺。

既然連當弟弟的都反水了,那當哥哥的肯定也是一夥的,現在的情況嚴峻到了極點。

范浪來不及多想,繼續閃身躲避,同時動用多種防禦手段,一邊催動半成品的道域,一邊取出了鎏金盾,將其護在了身前。

兩道攻擊同時襲來,那道光束轟擊在了鎏金盾上,這面盾牌之前就有損傷,才復原了一半左右,仍然是殘損狀態,明顯頂不住光束的衝擊,把范浪握持盾牌的手都給灼傷了。

至於范浪的半成品道域,用在了抵禦飛來的箭矢上,萬千數字拉開一層防禦,將來的箭矢也轉化成為了數字。

琉璃照天功!

范浪破開空間,閃身躲入其中,結果剛傳送一半,又有一根箭矢襲來,洞穿了他的身體,令他從空間通道中跌落出來,鮮血四散飛濺。

這一箭仍是出自李穿霄的手筆,此時的他一臉冰冷,目光殺意十足,完全鎖定了范浪,已將新的箭矢搭在了弓弦之上。

「李穿霄!你瘋了么!」

有人大喝一聲,聲音震動天地。

李穿楊閃身出現在了李穿霄對面,怒視著弟弟,兄弟二人當面對峙。

眼看著弟弟要殺范浪,李穿楊這個當哥哥的先是震驚,接著轉為了憤怒,立即出手阻攔。

「你為什麼要對范浪出手?我們接到的任務是保護范浪,而不是殺了他!」李穿楊怒沖沖道。

回答他的是一根箭矢,但不是射向他的,而是再次射向了范浪! 很顯然,李穿霄目標明確,一心只想殺掉范浪,無意跟哥哥糾纏。

眼看著弟弟再次射箭,對於李穿楊而言簡直是火上澆油,他雙眉倒豎,怒喝道:「快給我住手!」

說話的同時,李穿楊抬手施法,在范浪身邊製造出了一層新的結界,盡量予以保護。

兄弟兩人,一個要殺范浪,一個要保護范浪,立場截然相反。

在這種情況下,兄弟兩人沒必要演戲,他們的立場應該都是真實的。

李穿霄身形一閃,躲開了哥哥,然後出現在了范浪的後方,在近距離之下彎弓搭箭。

嗖!

一道人影憑空閃出,李穿楊突然出現,以自己那張紅色的大弓當武器,架住了弟弟的弓箭,打斷了對方的攻擊。

「我最後警告你一遍,快給我住手!別逼我跟你翻臉!」李穿楊憤怒警告,雙眼瞪出了血絲。他的憤怒主要是因為弟弟的背叛,這個行為關乎的不僅僅是范浪的性命,還有更深層的意義。

「哥哥,我們跟范浪才認識幾天而已,你有必要這麼護著他嗎?你要是真認我這個弟弟,就讓我殺了他。事成之後,我自然會給你一個交代,到時候你會感謝我的。」李穿霄皮笑肉不笑道。

「我跟范浪沒什麼交情,之所以護著他,是因為大帥的命令。你殺了范浪,等於違抗命令,背叛大帥,背叛極光神國,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李穿楊咬牙問道。

「還請哥哥成全。」

「我成全個屁!成全你當個叛徒嗎?懸崖勒馬,為時不晚,你現在住手,一切還有挽回餘地。要是你一意孤行,那就釀成大錯了。」

「呵呵,什麼叫大錯?背叛極光神國就叫大錯?我們只是收錢辦事,給極光神國打工而已,想撂挑子就可以撂挑子,這是我們的自由。我們這些年給極光神國辦事,夠對得起這個國家了。」

「好,我不跟你談什麼忠義,那都是虛的,我現在跟你說實實在在的。背叛了極光神國,必然會受到通緝,尤其是玄機大帥,他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如果他親自出馬追殺你,焉有你的命在?到時候只怕連我都要受牽連!」

「哥哥,你要是不想受牽連,那就跟我一起背叛好了。良禽擇木而棲,我有一個更好的僱主,保證你會滿意。」

「他是誰?」

「呵呵,現在當然不能告訴你。想知道的話,就先幫我殺了范浪再說。要不是因為你,我早就動手了,哪會拖延到現在。事已至此,你要是真的為我好,顧及手足之情,就趕緊動手殺死范浪,然後跟我另投明主。這樣你我兄弟二人還有大好的前程。要是殺不了范浪,你我左右不是人,處境就艱難了。哥哥,你是聰明人,應該能分辨清楚眼下的形勢,做出最明智的選擇。」

兄弟兩人飛速交流,雖然看上去說了很多話,時間上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

像他們這種境界,一個念頭就能交流很多想法。

同樣的,做出選擇也只在一念之間,用不了太久。

舉棋不定,左右搖擺的人,在武道之路上難有成就。

李穿楊閉上眼睛,再睜開時眼神變得堅如磐石,對弟弟沉聲道:「我是不會背叛的,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哥哥,就聽我的話,趕緊懸崖勒馬,別再做傻事了。」

「唉,好吧。既然哥哥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聽你的。」李穿霄幽幽一嘆,收弓撤退。

見弟弟答應的這麼痛快,反而讓李穿楊有些意外。

李穿霄後退了一步,突然閃身消失,再一次攻向了范浪,使出了全部的力量,灌注到了手中的箭矢之上。他不再射箭,而是改為了近戰,發出了絕地一擊。

剛才的話只不過是個幌子而已,他一意孤行,仍然要殺死范浪。

「混賬東西!」李穿楊見弟弟欺騙自己,氣得破口大罵,閃身沖了過去。他這次是真的動怒了,不再顧忌手足之情,出手攻向了弟弟,同時保護范浪。

兄弟兩人一個要殺,一個要救。

萌寶助攻:老婆大人我錯了 至於范浪本人,更是身陷險境,遇到了多方面的危險。

這種情況之下,他不能光指望著李穿楊的保護,更主要的還是要靠自己!

極端的壓迫,壓榨出了極端的潛力。

范浪進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活躍狀態,整個人渾身上下每一個微粒都在熊熊燃燒,識海更是瘋狂運轉。

嗖!

李穿霄的攻擊破空而至,將力量集於一點,手握箭矢,對著范浪怒刺而出。他的攻擊被趕過來的李穿楊抵擋下來,兩人碰撞到了一起,引發了一股猛烈的波動。

范浪受到衝擊,向後飛出,胸前龍鱗崩飛,塌陷了下去,唇角溢出一縷鮮血。

他只能一味的閃躲防禦,沒有反撲的本錢。隨後,李穿霄接二連三的衝殺而來,逼得他險象環生,要不是有李穿楊出手阻攔,他的小命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遠處,那群山脈雷鰻仍在肆虐,遇到危險的不止是范浪而已,啟明號那幾艘星舟的情況同樣岌岌可危。

想自救,想救人。

唯有力量!

范浪忽然福至心靈,想通了構建道域的關鍵,有了解讀盤古系統的新思路。他當即加以嘗試,編寫出了新的程序。

半空中的數字發生變化,不再是單純的0和1,湧現出了很多新的數字,發生了質的變化。

當二維的運算達到一定高度,就會邁入新的次元,帶來新的奇迹。

經過海量的運算,半空中的數字重新組合排列,變成了一座恢弘的數字宮殿,每一塊磚都是由密密麻麻的數字構成。

道域·大數字時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