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雅舒迷惑,道:「什麼什麼情況?」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那叫石天的悲劇男啊。」

「他……」李雅舒明白了,想必是古木看出了什麼端倪,不過這種事情要不要告訴他?

最後思索再三,她還是放棄了告訴古木的打算,畢竟石天背後的勢力很大,告訴他也幫不了自己,搞不好還會牽連他。

於是,看來看站在旁邊大眼瞪小眼的尹蘇枯和羅宓,轉移話題的道:「這兩位是?」

尹蘇枯很迷惑,大哥哥這才出去一會兒,咋就領來了一個冷艷美女呢?

於是還沒等古木回答,她就張著小嘴,首先問道:「這位漂亮姐姐是誰啊?」

至於羅宓則是微笑著不語,李雅舒她曾經見過,而且還聽說過有關她的種種傳聞,畢竟這個女人曾經是磐石城的李家家主,也算是自己想要打破男尊女卑的先驅者。

雖然最終被廢除,但羅宓對她還是很佩服的。

尤其作為對古木很了解的女人,羅宓後來也調查出,在李家獵場,陪在他身邊的貼身丫鬟,就是服用了化容丹后的李雅舒。

古木知道她們彼此不認識,於是簡單的相互介紹了一下,最後狐疑的問道:「李雅舒,你我也算是朋友了吧,難道有什麼難處還不好意說嗎?」

從剛才石天和雲嵐的默契配合,古木就判斷,李雅舒可能有事情相瞞。而身為曾經的朋友和老鄉,古道熱腸的他必須要了解一下,看能否幫上忙。

不過遺憾的是,李雅舒並不打算讓古木知道,所以她如往常那般,冰冷的道:「我很好。」然後簡單將自己從磐石城到定州加入冰宮的經過簡單說出來。

當然,其中掩蓋了陰陽派施壓冰宮,讓自己嫁給石天的事情。

由於習練的是雪系武功的緣故,李雅舒面容始終如冰霜一樣冷艷,所以古木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心中暗想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於是,揮手祛除禁陣道。

向著尹蘇枯和羅宓,道:「走,我們出去吃飯。」

兩人則欣然同意了,不過羅宓趁著出門之際,狠狠剮了這個男人一眼,心想:「這傢伙出門都能遇故人,這也太強悍了吧。」

古木走出廂房,為李雅舒的師尊又介紹了一番,雲嵐打量下尹蘇枯和羅宓,隨後便不再言語,不過心中卻暗道:「羅宓……這個名字聽得有些耳熟。」

……

在將五十萬兩划入貴賓卡,以及和羅宓完成羊皮卷的交易后,古木便帶著眾人,向著石天所說的『醉仙樓』而去。

不過當眾人剛剛離開沒多久,楊志從廂房走出來,咧著嘴,自語道:「那小子說自己是古木,應該就是小妹思念的人了。」說罷,便大搖大擺的跟了過去。 江洵小心翼翼的試探,「三少,難道您不怕少夫人看到么?」

慕靖西冷哼一聲,「我怕她看不到。」

江洵:「……」

好的,三少。

明白了。

您這是擺明了想讓少夫人吃一場大醋的準備。

他知道該怎麼做了。

轉身下去處理,江洵想著,該怎樣才能把事情鬧得人盡皆知。

最好是,讓少夫人氣得跳起來,馬不停蹄的回來把三少暴揍一頓。

三少一定很想讓少夫人回來。

自從兩人結婚以來,還從沒有發生過如此大的分歧,三少夫人有些過分了,竟然離家出走。

竟然帶著小小姐離家出走,把三少一個人孤零零的扔在官邸。

江洵離開沒多久,慕靖西手機便炸開鍋了。

電話一通通的打進來,有周君儀的,慕崇明的,還有慕靖南和宋雲遲的……

他一手支著額角,腦袋隱隱作痛。

手機鈴聲一直在響,卻沒有他想的那個人打來。

喬安,你難道沒看到報道么?

喬安看到了。

不僅看到了,還十分生氣!

氣得她當天的秘書工作都沒有干好,抱著一沓報紙進了總裁室,重重的扔在茶几上。

坐在沙發上,雙手冷漠的環抱在胸前,面無表情的盯著某處,直勾勾的看著。

陸胤:「……」

她這是……吃火藥了?

喝了一口水,壓壓驚,陸胤才問,「喬喬,誰欺負你了?」

「一隻愚蠢的豬!」

「豬?」難道是秘書室里的秘書?

起身,繞過辦公桌,陸胤正準備為她撐腰的時候,目光掃了一眼茶几上的報紙。

頓時來了興趣。

「喲,這不是我們的慕三少么?」

修長的指尖,捏起一份報紙,拿到眼前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嘖嘖,深夜密會少女,看來慕靖西這狗膽子不小啊!」

陸胤看熱鬧不嫌事大,還故作不解的問,「昨天他沒別墅,跟你說什麼來著?」

說什麼來著?

喬安只想呵呵噠冷笑兩聲。

「他說有應酬,會很晚,所以不回別墅直接回官邸休息。」

「現在看來,這只是個借口。」陸胤深沉的點了點頭,「只是他為自己找外遇的借口。」

喬安:「……」

氣炸了!

想揍人!

扔下報紙,陸胤來到喬安面前,大掌落在她腦袋上,揉了揉,「喬喬,這樣的男人配不上你,踹了他吧。我娶你。」

啪!

一手拍開腦袋上的手。

喬安抬起美眸,狠狠瞪他一眼,「這個時候,難道你不是應該說,幫我去暴打他一頓么?」

為什麼不按套路來?

陸胤笑得甚是暢快,「因為比起暴打他一頓,還是跟他先離婚比較重要。離了婚之後,我再幫你把他打成豬頭,好么?」

慕靖西,你也有今天!哈,真是自作自受。

把喬喬氣成這樣,這下有好戲看了。

從早上到現在,這麼長時間了,他也沒有一通電話來解釋前因後果。

看來狗膽是真的變大了。

唔,他開始有些期待喬喬化身成為暴力蘿莉,把慕靖西揍成豬頭的畫面了。

一定非常爽!

「寶貝兒,不然我們現在就去揍他吧?」 醉仙樓是中原鎮最具名氣的酒樓,而它坐落於城鎮最繁華的中央地段,建造可謂富麗堂皇,讓普通人望而生畏。

在這裡消費自然很高,不過武者為尊的尚武大陸,誰手裡沒點銀子,所以這華麗的酒樓就成了武者最喜歡前來談天喝酒的最佳場所。

石天從拍賣行出來前,又找隱藏暗處的長老借了點錢,不借不行啊,這次拍賣三件東西,總共花費了七十多萬兩!

那幾個陰陽派長老嘴角抽搐,最後還是極不情願將自己的貴賓卡借給了石天,不借不行啊,這貨是自家宗門的核心,掌門最看重的弟子!

如此,在籌夠銀子后,石天將武功秘籍和二品玄核取了出來,屁顛屁顛來到醉仙樓,包下最為豪華廂房,並想著在什麼時機把兩樣東西送給李雅舒。

稍許。

古木一行人來到醉仙樓的門前,而石天早已在外等候,不過他卻一眼看到幾人中的羅宓,頓時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怎會無端出現了一個如此嬌滴滴的美人?

「石賢侄,可安排好廂房了?」

雲嵐一路沉默不語,而看到石天在外等候,臉上露出微笑,顯然,這小子能以陰陽派核心弟子身份在外等候,讓前者很滿意。

「雲師叔,小侄辦事,您老好不放心嗎?」石天急忙堆起笑容,然後佯裝驚訝的看了看羅宓和尹蘇枯,道:「這兩位是?」

「兄弟,這位就是和你競拍兩次的人。」古木咧著嘴,指著羅宓說道。

石天聞言一怔,他先被古木一句『兄弟』給整暈了,心想,你他媽一看才二十齣頭,我至少比你大好幾歲!

嫁惡婿 雖是不滿古木叫自己兄弟,但他要有風度,所以臉上沒有絲毫變化,不過最後一句,卻讓他再次愕然了,旋即笑起來,道:「原來這位姑娘就是與之競拍的人,沒想到如此貌美,在下當真是榮幸之至。」

古木頓時感覺一陣惡寒。旋即充滿了嫉妒,因為他發現這小子好像比自己還無恥!

羅宓微微一笑,道:「公子過獎了。」身為羅家的大小姐,在一些公共場合,她還是很有名門閨秀的范兒。

「不知姑娘……」

石天原本想問下這位美女的芳名,不過卻聽古木笑著接道:「兄弟,走吧,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站在門外看風景的。」

「……」

石天心中那個怒啊,這貨一句一個兄弟,好像自己和他很熟似的,好像還真以為自己比他小呢!

畢竟是陰陽派的核心弟子,有著不錯的素養,他不和古木一般見識,然後自責道:「不錯,在下失禮了,請隨我來。」

說罷就要走入醉仙樓,不過卻聽尹蘇枯鼓著腮幫子,道:「喂,你還沒問呢。」

石天腳步一停,看到這不顯眼的女孩,頓時頗為尷尬,剛才只顧著和羅宓這種美女交談,倒是忽略了她。

於是微微拱手,道:「沒想到還有這麼可愛的女孩,在下竟是未曾發現,又失禮了,失禮了。」

被人忽略的感覺很不好,所以尹蘇枯撅著嘴,道:「你這人老是看羅姐姐,當然看不到我了。」

「……」

這句話讓石天頓時更加尷尬,而雲嵐則是眉頭微皺,顯然對前者的行為頗為不滿。

古木看到石天那尷尬表情,頓覺好笑,不過還是一本正經的為其打圓場,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走,走,我們進去吧。」

於是眾人這才進入了醉仙樓。

而隨著他們進去之後,楊志則跨著八字步走了過來,抬頭看看那『醉仙樓』牌匾,用鼻子嗅嗅飄蕩在空中的酒香,嘖嘖嘴道:「這中原鎮竟還有如此高檔的酒樓,就是不知裡面可有陪酒的美人兒呢?」

說罷也跟了進去。

……

二樓,雅間。

古木和眾人紛紛落座,而石天因為做東,所以就開始忙前忙后的讓掌柜上菜。

還別說,醉仙樓的上菜速度很快,當石天剛剛落座,外面的小二就開始呈上了美味菜肴。

待得菜肴上來后,石天斟上酒站起身,舉杯笑道:「雅舒師妹今日和故人相見為大喜事,應先起酒一杯。」

這貨還真是太喜歡錶現了。

古木算是明白這小子的性格了,不過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自然是要給個面子,於是斟上酒就要站起來。

「哐當!」

而就在此時,那雅間房門突然被人……踹開了!

然後,就看到一個頗為粗狂的男人大搖大擺走過來,然後在眾人錯愕中,一屁股坐在石天旁邊,看了看雅間布置,頗為滿意的向著後者,道:「這裡環境挺不錯的。」

「……」

石天臉上抽搐,若非有雲嵐在場,他恐怕當場就發飆,將這個自來熟且好像是搗亂的傢伙給轟了出去。

不過還是沉聲道:「朋友,你是誰?」

「我啊。」

楊志掃了掃在場所有人,然後將目光看向雲嵐,頗為謙虛的拱手道:「曹州曹城萬寶商會,楊志,見過冰宮的雲前輩。」說罷,從懷中取出了刻有『萬寶』兩字的身份腰牌。

當粗狂男人突然暴力闖入雅間,雲嵐早就有些憤怒,就算石天不動手,她恐怕也不會讓此人好過。畢竟她是武皇,如何能夠容忍別人在自己眼前放肆!

但當楊志報出名號,拿出那龍飛鳳舞的腰牌,雲嵐則神色微變,道:「原來是曹州分號的大總管。」

身為冰宮的大長老,自然知道萬寶商會八大總管的名號,那原本的憤怒頓時煙消雲散,畢竟楊志這種人,如果按照勢力劃分,足以媲美州級勢力的掌舵者了。

「此次不請自來,還望雲前輩見諒。」

楊志進門的方式很粗暴,而且他給人的感覺也是大大咧咧,不過坐下來后,說話口氣和態度卻發生了逆轉。

「無妨,無妨。」

雲嵐自然不會和他計較,再說了,冰宮一直和定州萬寶商會有著生意來往,算起來他們還是合作夥伴呢。「今日來的匆忙,晚輩只帶了一顆冰魄玉,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望笑納。」楊志隨手一揮,就見虛空出現一塊晶瑩的玉石,隨後在其靈力的控制下,便飛到了雲嵐的位置處。 陸胤血液里的惡魔細胞開始涌動了,摩拳擦掌,準備去暴揍慕靖西一頓。

誰知道,喬安小手一揮:「不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