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鴻天看着蘇逸的背影,眼珠子也滴溜溜的轉。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之前李鴻天可是一個警察,對於地下勢力的事情可以說是瞭如指掌,裏面的規則自然也清清楚楚。

至於爲什麼會成爲地下勢力的人,這一點李鴻天從來沒有說過,也沒有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李鴻天能夠在地下勢力之內立足,而且還能夠城裏一個這麼大的地下勢力,絕對不是無的放矢,李鴻天自然有他的頭腦在。

眼前蘇逸說出來的話看起來是輕描淡寫,而且憑藉蘇逸學生的身份,這件事情的可信度確實不是很高。

但是這個險,李鴻天卻不敢冒,蘇逸張嘴就說出康潔的名字,而且還將天涯會的情況說的差不多,雖然沒有直接點出來是內部長老的奪權的事情,暗示聽到了統一天涯會,明顯就說明蘇逸已經清楚天涯會裏面有內亂。

這幾種可能聯合在一起,就足夠讓李鴻天相信,蘇逸說的話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這個小子看來真的有可能知道天涯會的一些事情也說不定!

“給我站住!”李鴻天伸手攔住蘇逸,伸手倒了一杯茶水:“有什麼事情,坐下喝杯茶,慢慢聊。”

“想和我聊了?”蘇逸回頭看了李鴻天一眼,轉身就往外面走:“對不起,我現在沒有興趣了,再見!”

“想走?”門口的男子皺了皺眉頭,猛地上前一步,一腳直接奔着蘇逸的臉上踢去。

蘇逸看着男子的腳,也不由皺了皺眉頭,大手伸出,一把抓住男子的腳。

男子倒是沒有絲毫驚慌,腿上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整條腿瞬間變得堅硬了幾分,像是一條鋼鞭一樣,直接抽象蘇逸的臉。

蘇逸跳了一下眉毛,男子雖然沒有修爲,但是這伸手確實非常不錯,看起來應該也是個練家子。

在地下勢力之內竟然能夠有練家子,確實李鴻天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

不過就男子的這點伸手對於蘇逸來說簡直就是玩笑一般,蘇逸身體奎蘇後退一步,一道真氣出現在手上,再一次抓住了男子的腳。

“咔!”,清脆的響聲從男子的腳掌上傳出來,男子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要不是因爲意志堅定的話,這個男子恐怕已經慘叫出聲。

蘇逸看着男子的樣子,嘴角出現一抹小意思,倒是沒有繼續用力,身體向後退了一步,伸手拍了拍衣服,擡起頭笑眯眯看着男子。

御繁華 男子活動了一下腳,看着蘇逸,沒有再上前。

李鴻天坐在後面,剛纔男子和蘇逸的戰鬥他看得清清楚楚,對於自己的手下,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李鴻天的心中非常清楚。

一般情況下,就是十個小混混在男子的面前都未必能夠逃到便宜,而在蘇逸面前,男子竟然一點便宜都沒有討到,而且明顯還落入了下風,可見蘇逸的身手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李鴻天眼珠轉了轉,咧開嘴大笑起來,站起身走到蘇逸面前:“蘇逸,你該不會因爲這點小事就發火吧?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也不會來到我這裏了是不是?王子,這裏沒你的事情了,出去吧。”

男子深深看了蘇逸一眼,也沒有說話,轉過身離開了房間。

蘇逸看了李鴻天一眼,不由撇了撇嘴:“我好心好意過來和你商量合作的事情,這事情有多大的好處你心中非常清楚,你說你一點不領情也就算了,竟然還想要找人打我,你這樣可就有點過分了,我剛纔沒和你生氣,都損失給你面子了!”

“哈哈,沒錯,沒錯,確實是我有點魯莽了,來,咱們坐下說!”李鴻天大笑一聲,拉着蘇逸坐在沙發上,自己轉身做到了對面的沙發上:“現在我們談談,你想要和我怎麼合作?你這是代表天涯會,還是代表你自己和我合作?”

“我?如果是我的話,我就不會來找你了!”蘇逸撇了撇嘴,大哧哧的靠在沙發上:“你覺得就憑藉我的身手,我用得着找別人合作嘛?”

“哈哈,好,既然你是代表天涯會和我合作的,那這件事情我們就要好好談談,你們到底想要和我怎麼合作?要我做什麼?我的好處又是什麼?”李鴻天吧唧兩下嘴,蘇逸的話說的雖然非常的囂張,但是從剛纔蘇逸的動作上來看,確實人家根本就沒有和人合作的必要,一個人足夠搞定很多事情。 蘇逸嘿嘿一笑,身體往前湊了湊:“好處當然非常多,不過呢,這個就要看你幫助我們到什麼地步,你也知道,現在天涯會已經是一盤散沙,單立新已經死了,天涯會岌岌可危,這個時候如果有人要攻打天涯會的話,可能天涯會就會徹底決裂了。”

“哈哈,蘇逸,你不要和我卡玩笑了!”李鴻天仰頭大笑一聲,靠在沙發上搖頭說道:“現在是什麼時代?還打打殺殺,你覺得這事情現實嗎?那種打殺的年代早就已經過去了,這個時候大家談的是錢,沒有錢,你有什麼都沒用!”

蘇逸雙眼微眯,看了李鴻天一眼,這個傢伙確實和周藏鋒說的一樣,絕對不是省油的燈,完全不進入蘇逸的拳套,看來想要和李鴻天玩兒套路是不太現實的事情了。

“行,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就不和你兜圈子了,很簡單,如果你幫助天涯會的話,只要天涯會能偶統一,那天涯會其中的一條街交給你,以後歸你管。”蘇逸靠在沙發上,笑眯眯說道。

“一條街?一條街能有什麼利潤?這是什麼年代?我手下這麼多人要吃飯,你就給我一條街?”李鴻天輕笑一聲,伸手拿出一顆煙來:“如果是一條街的話,那我也就只能出動一條街的力量,畢竟,等價交換,你也明白的。”

蘇逸吧唧兩下嘴,李鴻天還真是一條老狐狸,想要讓他乖乖的聽話,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說說吧,你想要怎麼樣。”蘇逸乾脆靠在沙發上,擡頭看着李鴻天。

李鴻天咧開嘴笑起來,吐出一口煙霧來:“其實很簡單,如果天涯會以後能夠統一的話,我要三分之一的地盤,剩下的地盤還是天涯會的,這筆買賣非常划算,至少現在地下勢力至少有幾十雙眼睛看着天涯會,一旦要是天涯會有一點風吹草動的話,他們一定會伺機而動,到時候天涯會的危險,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蘇逸眼珠轉了轉,按照之前周藏鋒說的話,李鴻天還真的沒有誇大其詞。

不過讓天涯會拿出三分之一的地盤,這個康潔會不會答應,這一點蘇逸心中還這真沒有什麼把握。

“怎麼?你不說話,是代表你不敢拿主意是不是?”李鴻天挑眉看着蘇逸,不由恥笑一聲:“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用說了,我看你還是找一個能夠拿主意的人來和我說話,到時候我們再談吧!”

說完,李鴻天站起身,擡步向着裏屋走去。

“不就是三分之一的地盤嘛,我答應你,這樣總行了吧?”蘇逸笑眯眯咧開嘴,拍了一下沙發扶手:“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能出多大的力量幫助我了吧?”

“全部!”李鴻天猛地轉過頭,毫不猶豫的說道:“不過我還有一個附加條件!”

“什麼條件?”蘇逸雙眼緊盯李鴻天,語氣也變得凝重起來。

其實這個三分之一的地盤蘇逸一直沒覺得這是李鴻天的真正目的,反倒是這個附加條件,現在倒是讓蘇逸絕對很有可能就是李鴻天的真正動機。

而這個動機之前周藏鋒根本就沒有說過,不知道是因爲奇門的人沒有調查到,還是周藏鋒故意沒有說。

“如果以後就算是我們聯合也沒有成功,你只要答應我,絕對不能讓天涯會的地盤落入到張鈞紹的手中,至於剩下的事情,我就不在乎了。”李鴻天淡淡的說了一聲。

“張鈞紹?”蘇逸挑了挑眉毛,好奇的看着李鴻天:“你爲什麼這麼針對張鈞紹?你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嗎?”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只要你答應我這個附加條件,我一定會不遺餘力的幫助天涯會,雖然說我天地堂的人手不是很多,但是要是說威懾力,我們天地堂一定有,絕對不會讓你失望!”李鴻天揮了揮手,堅定說道。

蘇逸咧開嘴笑起來,他之所以出手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爲張鈞紹,這個傢伙身上不僅僅有蘇逸父母的祕密,而且還絕對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

一旦讓這樣的人成功的到了天涯會的話,到時候一統地下勢力,對於蘇逸絕對是最不利的事情之一。

不用李鴻天說,蘇逸都會主動出手,絕對不會讓張鈞紹成功,現在李鴻天不過是在說蘇逸本來要做的事情而已,有什麼不能答應的。

“沒問題,我答應你,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張鈞紹成功,這樣總行了吧?”蘇逸站起身,笑眯眯點了點頭。

李鴻天滿意的點點頭,轉身向着裏屋走去:“你需要我的時候直接和我說,從今天開始,直到天涯會將地盤給我之前,我都會隨叫隨到!”

蘇逸看着李鴻天的背影,眼珠子轉了轉,這個李鴻天還真是讓蘇逸摸不透。

要說仇恨的話,可能李鴻天和蘇逸沒有直接仇恨,但是畢竟當初李雲樂的死和蘇逸多少有些關係,就算是在利益面前,李鴻天也應該不可能一點都不在意纔是。

可是剛纔李鴻天的表現卻非常的決絕,似乎根本就將李雲樂的事情忘在了腦後。

這一點對於一個地下勢力的人來說絕對不尋常,沒有幾個人能做到這樣淡然和顧全大局。

想來想去,蘇逸的心中也猜不透究竟李鴻天是什麼樣的人,乾脆轉過身,向着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蘇逸也沒有停留,叫了一輛車,按照之前康潔給他的地址,直接向着康潔的家趕去。

十分鐘之後,隨着“咔嗤!”一聲,一輛被壓得幾乎要變性的出租車,艱難的停在了天海大學門口。

一道身影從車上走下來,整個車身瞬間恢復如初。

出租車司機狠狠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旁邊宛如熊一樣的身影,一腳油門,快速離開了學校門口。

此人走到學校門口,身影看了一眼旁邊天海大學四個大字,擡步走了進去。

校園裏有人馬上認出來了:“我操,不是吧?這是大象從動物園跑出來了?這也太嚇人了,不會就是之前老大說的那個大胖子吧?” “不管是不是,先告訴老大再說,這他媽也太顯眼了,太容易辨認了吧!”兩個男學生坐在學校門口的石凳上,看着面前的大胖子,急忙唸叨一聲,起身向着學校裏面跑去。

大胖子歪頭看了一眼周圍,伸手將手機拿出來,看着手機上面的地圖,擡步向着前面走去。

一直走到教學樓的位置,大胖子才停下來,看了一眼,擡步直接走到了三樓。

到了三樓,大胖子掃視一圈,看着門口的班級牌子,一直走到了中間的大二三班的牌子門口,這才停下來,歪頭看向裏面。

教室裏面空蕩蕩的,只有五六道身影懶洋洋的兒趴在桌子上,擺弄着手機。

胖子仔細的看了一眼,終於看到坐在教室角落的陸逸天,往裏面走了一步。

“你還真的來了?”陸逸天靠在椅子上,擡頭看了大胖子一眼:“看來蘇逸說的沒錯,你還恩打算要對付我是不是?”

“我不管你是誰,我大哥讓我幹掉你,我就來幹掉你,受死吧!”

大胖子唸叨一聲,擡步就奔着教室裏面走去。

陸逸天看着大胖子走進來,伸手將漫畫書合上,慢悠悠站起身來。

“哎,等一下,這裏可是教室,你在這裏動手的話,一旦被人看到,肯定會報警,到時候你想走可就走不了了,再說了,這裏是學習的地方,你也不忍心破壞吧?”陸逸天伸手攔住大胖子,笑眯眯說道。

大胖子眨巴兩下眼睛,看着陸逸天伸手撓撓頭:“那你什麼意思?”

“既然你想要對我動手,咱們去個寬敞點的地方,到時候我要是不是你的對手,真的被你打敗了,我也認了,你反正是要殺我,在什麼地方殺不是一樣嗎?”陸逸天聳聳肩,無奈的說道。

大胖子看了一眼外面,低着頭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好,我聽你的,你找地方吧!”

陸逸天輕笑一聲,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大胖子跟在後面,陸逸天幾個手下跟在大胖子後面,一臉戒備的看着大胖子。

一行人一直走到了學校小樹林裏面,陸逸天這才停下來,轉頭看着大胖子:“怎麼樣?這裏也沒有人,非常安靜,你想要殺我,估計也不會有別人知道,不過這件事情和我的手下沒有什麼關係,你可不能對他們下手。”

“我不會胡亂殺人,我只是殺我的目標。”大胖子揮揮手,看都不看後面幾個人。

陸逸天滿意的點點頭,對着前面的幾個人揮揮手:“你們走吧,記住,今天的事情當做沒有看見過,絕對不能報警,更加不能指認大胖子,知道了沒有?”

“不是,陸大少,這傢伙都想要……”

“我說的話,你們聽不見?”陸逸天眉頭一皺,聲音也變得冰冷下來。

幾個人急忙答應一聲,轉過身離開了樹林。

大胖子看了陸逸天一眼,眼底閃過一抹敬佩之色,不過隨即就上前一步,大拳頭掄起來,對着陸逸天的頭上砸去。

陸逸天雙手插在口袋裏面,眼看着大胖子衝過來,根本就沒有要還手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看着大胖子衝過來。

大胖子心中也暗暗納悶,陸逸天之前大胖子在酒店的時候見過,要說身手的話,大胖子雖然沒有見識過,可是他可以可定,陸逸天的身手和蘇逸根本就沒有辦法相提並論。

自己這都出手了,陸逸天竟然還這麼淡定,確實有些讓大胖子想不明白。

“大胖子,誰讓你在這裏出手的?”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旁邊傳出來,大胖子身體微微顫抖一下,本來衝出去的拳頭瞬間縮了回來,急忙往後面退了兩步,雙眼圓睜,戒備的看着周圍。

陸逸天站在原地,也忍不住睜大雙眼,暗暗吧唧兩下嘴。

“真是一物降一物,蘇逸這小子還真是厲害,竟然知道大胖子害怕什麼!”陸逸天心中暗暗佩服的嘆息一聲,看向了右手邊的大樹。

大樹後面,一道身影緩緩走出來,靠在樹上,臉上說不出來的冰冷,看着大胖子也沒有說話。

大胖子身體顫抖了一下,眼看着面前的身影,不由往後退了兩步:“是你?”

藍靈兒淡淡的上前兩步,看着大胖子:“這裏是天海大學,是學習的地方,不是殺人的地方,如果你想動手的話,我們可以去外面,到時候我隨便你動手!”

大胖子看着藍靈兒,不由往後面退了一步,猶豫了一下:“我不是來和你動手的,我是要殺了他。”

拉靈兒看着大胖子指着陸逸天的方向,嘴角出現一抹淡淡的弧度:“我在這裏,你根本不可能殺的了他?要不然你現在走,要不然你就動手,我絕對會立刻殺了你,你自己選擇吧。、”

大胖子眨巴兩下眼睛,有些爲難的撓了撓頭,看着藍靈兒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在原地來回踱步。

“不想走是不是?既然這樣的話,你就留下吧!”藍靈兒淡淡說了一聲,雙腿邁出,整個人像是閃電一般,直接奔着大胖子的方向衝去。

大胖子也沒有想到藍靈兒竟然說動手就動手,想要抵擋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只能倉皇的伸出手。

“砰!”的一道低沉聲音傳出來,藍靈兒的手指擦着大胖子的手,直接竄到了大胖子身前,隨即直接點在了大胖子的要穴上。

大胖子龐大的身軀在藍靈兒身邊就好像是參天大樹一般,可即便如此,大胖子的身體還是顫抖了一下,隨即直接趴在了地上,沒有了生息。

陸逸天站在一旁,也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心中暗暗堅定了一件事情。

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就算是世界末日,也絕對不能惹藍靈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