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林傑通身劇烈顫抖,他張著口,卻說不出話來。

2022 年 3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女孩感到無聊,轉過身走到一電腦後坐下,無所謂地說:「就交給你了,主子不在後,你只能抓抓殭屍過癮,這回送你個活生生的美味。」

林傑不敢置信地瞪著女孩,柳原的眼睛被眼鏡掩蓋,像是一片陰影,他笑得不懷好意,看著柳原一步一步朝自己走過來,那雙被藏在眼鏡后散發著毒氣的眼睛越來越清晰,林傑終於到了極限,尖叫一聲,撒腿就跑。在他經過柳原身邊時,下一秒,他就突地頓住,像是被人按了暫停鍵。

柳原帶著他離開,去了二樓。隨著二樓尾端的一個房間門一開一合,柳原和林傑消失在長廊上。

「中計了……」三思低語出聲。

王輕和二七不知道三思看到了什麼,都有些驚訝。

二七跳到三思肩頭,不解地看著跪在地上,比起鬼來更像屍體的林傑,不解地問:「你看到了什麼?」

三思眼中是滿溢的怒火,難得見她如此,王輕狐疑地走到一台電腦前,坐下,噼里啪啦地查看了起來。

「竟然會……」王輕也愣住了。

「腐骨鬼的暗網團隊黑進了鬼國的官網,以商業合作的形式更改了吾國運魂交易的單表,自行添加了他們需要的訂單,並獲得了准許。」

二七滿臉問號,他跳到電腦桌上,仰頭問王輕,「運魂交易是什麼?」

王輕難得的滿臉肅穆,「有些陰魂因能量太弱,只能依靠其他的力量存活,例如電,或者,互聯網。」

王輕雙臂抱起,靠在椅背上,接著說:「獲得准許后,就可以假冒掌舵者,也就是運魂人,在指定地點,送那些魂氣不足的鬼回地獄。但光是這樣還不夠,他們還需要一個真正的鬼差,打開通往地獄之路,然後藉機,潛入。因交易合理合法,他們潛入后不會立刻被發現,甚至,根本不會被發現。那些假冒掌舵者的傢伙,多半是腐骨鬼暗網團隊中的人,他們此番,是要救出腐骨鬼。」

二七不解,「他們是如何找到鬼差幫他們打開地獄之門的?」

王輕沒有回答,他幽幽地看向了三思。

二七隨之看過去,見裹挾著三思的地獄之風還在從地下源源不斷地卷上來,恍然大悟。

他們,是利用三思……

有罪之人死去,當然這是大多數情況,會出現鬼差開通地獄之門召喚獄卒來宣告處置,算是向鬼國通告出現了這麼個情況,讓他們早做審判以及其他準備。

三思,雖然是在林傑出現之前,戴上了判官帽,因她需要使用判官捉鬼之能,而從地獄召喚來了判官帽。判官帽是絕對的地獄之物,它只能在地獄中使用,要想在地獄之外使用它,只能想到辦法,讓地獄與外部聯結起來,擴大延展地獄空間,在延展空間內使用判官帽之能,而地獄之風,就是這股聯結。地獄之風的出現,就代表,能通往地獄的入口,出現了。

而後,三思藉機順便宣告了林傑的處置,但那些嘍啰早已在地獄之風出現之時,就潛入了地獄,也就是海底鬼國,腐骨鬼關押之地。

二七跳到三思肩上,「不是你,也會有其他陰差來此,你不用自責。」

三思沒有反應。

王輕走過來,雙手插袖看了一眼比死人顯得還想死的林傑,察覺出了不對勁。

「你,這位先生,請問,你是程序員嗎?」

林傑獃獃地點了點頭,王輕倒吸一口涼氣,「該不會是你,幫他們造出了運魂網站吧?」

三思終於有反應了,她看向王輕,狐疑道:「什麼意思?」

王輕嘆了口氣,「他們想要借運魂之行潛入吾國,很明顯,他們選擇運送互聯網中的鬼,運網魂,一般都是直接用網路將陰魂送到吾國網中,也就是網到網,因此,為逃過審查,他們需要造出一個可以以假亂真的運魂網站,作為運魂的出發地。」

王輕看向林傑,後者從「死」狀態中脫離出,正在瑟瑟發抖,王輕那把傘不知何時出現在半空中,悠悠旋轉著。

三思:「你怎麼知道是他?」

王輕指了指傘,「它告訴我的,說這位罪鬼先生隱藏著一些事實。」

三思看向林傑,「看來,也許可以直接帶他到本官地盤了。」

王輕理所當然地點點頭,二七無所謂地在三思肩頭趴成一團,林傑,看著三思的那隻紅眼睛,驚恐地像是馬上就會再死一次。

阿包一直飄在空中,它突然飄到門前,之後回到三思面前,將什麼東西交給了三思。二七王輕齊齊瞥了一眼,是聖水晶。

王輕好奇,「這裡難道還有誰留守嗎?」

三思點頭,「栗晴,王凱,還有許多鮮魂與殭屍。」

「都不是惡鬼,那我去處理吧。你和火魔殿下,還是馬上趕往鬼國處理枷小姐之事為好。」

三思看向王輕,「那就交給你了。」

王輕笑的溫雅,「同為獄使,無需掛心。」

三思點點頭,不再看王輕,阿包立刻飛到她身邊,緊緊抱住她的小腿,與她和二七還有林傑齊齊借地獄之風墜入地獄。

王輕笑笑,一展斗篷,已不見人影。

。 美食有人分享才有味,和愛的人分享,連帶着食物也會變得更加的美味。

楊昭霖注視着她的眼睛,看到自己的身影。

「寶貝,我不想吃。」他勉為其難的咬了一口,咀嚼了兩下咽下,敷衍的看着她。

一一勾唇一笑,但不管他怎麼哄,他依舊堅持立場,繼續拒絕她的好意。

一一看着她,兜著嘴,不說話。

那小模樣已經說明了一切。

楊昭霖看着她,無奈的嘆氣舉手投降,「好好好,我吃,我吃。」

「怎麼樣,怎麼樣?」一一眼巴巴的瞅着他的。就等着他的一句評價,就好像是他吃的那個烤翅是她親手做的一樣。

她的一雙明亮的雙眸中,充滿了希冀,楊昭霖鬼使神差的點點頭。

「嗯,好吃。」

「你等下準備做什麼?」

「啊?」

一一這突然的話題轉移打的一個楊昭霖措手不及,他木楞的看着她,眼睛睜的大大的,滿眼的疑惑,直到楊昭霖說話。

「我是問你工作忙嗎?不忙的話就坐下來陪我們一起吃飯。」

楊昭霖瞄了一眼眼前的食物,下意識的搖搖頭,「還是算了,你們吃吧。」

一一微微眯起眼睛,目不轉睛的注視着他,她的目光就像是有穿透力一樣,一眼看穿了楊昭霖一般。

她伸手企圖去拉他,可剛剛抬起,楊昭霖便不動聲色的微微後退了一步,一一低頭,抱歉的笑笑,彎起手臂,轉身繞到他身後,用手肘抵着他的後背,推着他走到沙發前。

「美食要和愛的人分享才快樂」一一拿了一根薯條蘸了番茄醬喂到楊昭霖嘴邊,純真的笑容尤其的耀眼,「老公,我說的對嗎?」

楊昭霖看着她看的有些出神,情不由己的張開嘴,欣然吃下他喂到嘴邊的食物,寵溺的笑笑,淡然的坐下。

「爸爸吃這個。」

小傢伙們吃蛋撻只吃中間的餡,被一一教訓了幾次之後,皮便成了楊昭霖的事。

每次這倆個壞傢伙,為了不被媽媽責罵,每次都會挖完蛋撻中間的餡之後,把不成樣的蛋撻皮偷偷的塞給楊昭霖,起先一一是真的沒發現,後來是發現不管自己怎麼教訓責備,甚至威逼利誘,

他們就是不願意把蛋撻皮吃完。

後來她又嘗試了很多辦法,可就是沒有用,無奈一一隻好就此作罷,選擇做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傻子。

小傢伙們也正是因為察覺到了這一點,漸漸地膽大了很多,當着媽媽的面也毫無顧及,不愛吃就塞給爸爸。

楊昭霖呢。

又屬於那種有時嚴父,有時又特別寵愛他們。

搞的一一也拿他沒了辦法。

「又把蛋撻皮給爸爸吃,你們說說你們還吃蛋撻幹嘛?以後不買給你們吃了。」一一話音一落,倆孩子頓時就不好了,小豆包看着自己剛拿起挖了一半的蛋撻,扁扁小嘴,轉頭苦兮兮的看向身邊的爸爸。

楊昭霖恰巧對上了他們的視線,寵溺的笑笑,伸手摸摸他們的小腦袋,「沒事,媽媽嚇你們的。」

小傢伙眼睛一亮,扭頭看向一一,大大的眼睛就像葡萄一般瞪的圓圓的,濃密好看的長睫毛撲閃撲閃的,就像是在問:真的嗎?媽媽。

面對孩子純真無邪的注視,一一想要堅定一次都做不到。

她埋怨的瞅了楊昭霖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做出了一個讓步。

「這樣吧,你們反正也不喜歡吃蛋撻皮,改天媽媽在家直接給你們烤蛋撻餡,你們也不用每次都讓爸爸給你們收尾了。」

「可是,可是……」小傢伙聲音小的宛如蚊蠅,楊昭霖貼耳湊過去,追問,「可是什麼?」

小芝士偷偷瞄了一眼一一,抬起小手遮住半邊小臉,小心翼翼的湊到楊昭霖的耳邊,輕聲低語,「可是那就不好吃了。」

小傢伙們知道蛋撻餡用雞蛋做的,所以他們聽到一一說只做餡,第一反應就是以為,媽媽說的是奶奶平常給他們做的那種蒸蛋。

所以潛意識裏他們就覺得那樣做不好吃。

聽完兒子的耳邊悄悄話,楊昭霖忍不住笑了,他眉眼彎彎,揉了揉兒子們的小腦袋,微笑。

「放心,你們媽媽以前可是在陶琳阿姨的店裏上過班,飯菜她不行,甜品肯定沒問題,爸爸可以保證,媽媽做的一定比這個好吃。」

楊昭霖指了指茶几上所剩無幾的幾個蛋撻,唇角微揚,抬眸看向面前站着的老婆。

一一猛的回神總算明白了兒子剛剛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了。

「你小子是叫花子要飯還嫌飯餿了是吧,既然你們擔心我做的不好吃,那就讓爸爸給你們做,我還樂的自在。」

小傢伙們不安的看了看一一。

楊昭霖垂首他們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兩句,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只見兩人相互看了一眼,繼而從沙發上跳下去,一左一右抱着一一的雙腿,仰頭,揚著笑臉。「媽媽,別生氣,我們……」

倆小傢伙一點就通,一會兒功夫就哄的一一眉開眼笑忘了先前的事。

……

某天,一一和江玲倆姐妹收到來自導演的通知,她們的劇本成功通過,已經排上了日程。

「姐,要不我們趁著這段時間有空,一起出去旅遊吧。」

「這段時間嘛?可是我答應了芝士豆包這段時間要陪着他們的。」

「那把芝士豆包一起帶上唄,」江玲不以為然的說道,她邊說邊拿起手機,「姐,你想去哪?我來看看是跟團還是我們自己……」

一一看着她專註的盯着自己的手機,時不時的報出幾個地名讓自己選擇。

一一沉默了片刻,她喝了一口果汁,拿着吸管在杯中輕輕地攪動着,單手拖着下巴,「都有誰去?」

江玲猛的抬起頭,驚愕的看着她,「對啊,我都忘了,我這就問問牽和你姐要不要一起。」

「嗯,順便問問家裏還有誰要一起,費用我來出。」

「不用啦,姐,她們一個個都有零花錢……」

「身為姐姐我花點錢也是應該,況且難得姐妹們一起,不用計較那麼多。」。 皓月當空,群星璀璨,露珠晶瑩的朦朧夜色籠罩在蒼穹之上。

風雲國皇宮奉天殿之中,秦安泰微眯的眼眸中閃掠過一道凌厲的精光,豁然轉頭看了眼身旁的高風,手臂微微抬起示意他將黑衣男子手中的書信呈上。

高風疾步上前接過黑衣男子手中的書信,起身向秦安泰走去。

「皇上,請過目!」

「嗤嗤!」

秦安泰將遞上來的書信撕開,身影微微向一旁的明燈移動過去,臉頰上神情凝重的開始觀看書信上的內容。

「羽兒!」

「砰!」

秦安泰身形驟然騰起,將手中的書信拍在面前的書桌之上,胳膊抬起瘋狂的將面前的奏摺全部打落在地面上。

「你…….咳咳咳…….」

「皇上,你保重龍體!」

高風疾步向秦安泰走了過去,扶住他顫抖的身影,蒼老的臉頰上佈滿了擔憂之色,眼眸中閃爍著疑惑之色。

「保重龍體?」

「高風,通知通知太子和秦王,還有大將軍公孫霸馬上來奉天殿見朕!」

「皇上你不要動怒老奴這就去通知!」

高風將秦安泰扶著坐下后,起身快速向奉天殿外走去,心中疑惑不解,喃喃自語:「四皇子到底怎麼了,讓皇上如此龍顏大怒?」

黑衣男子見高風從自己身邊走過,額頭上的汗水不斷的跌落在地面之上,微微抬頭見秦安泰注視着自己,眼眸中湧現出無盡的恐懼之色。

「你…..你叫什麼名字,在納蘭風府中是何職位?」

「回皇上話,小人納蘭龍是納蘭大人府中門客,納蘭大人被狗皇帝楚非梵處死後,大公子為了給納蘭大人報仇留在了紫薇城中,隨命小人一定將書信交給皇上。」

納蘭龍神情惶恐不已,跪在地上的身影戰戰兢兢,他雖不知信中內容但看秦安泰的神情,他就知道信中所說之事非同一般。

「楚非梵?紫楚國的新帝?」

「真沒想到一個弱冠之年的小子,竟然敢殺我皇兒,犯我風雲國天威。你讓朕承受喪子之痛,那朕定要讓整個紫楚國所有的百姓給我皇兒陪葬!」

秦安泰一掌拍在面前的木桌之上,砰的一道聲響傳來,只見他面前的木桌四分五裂,木屑橫飛懸浮在虛空之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