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查爾斯又開始施放魔法,接著又是一個火元素漸漸成型!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真的有效!老師!」查爾斯興奮地跳了起來,然後腦子意念一動,兩個火元素就開始對攻了起來,一時不分勝負。

李斯特苦笑地搖頭看著,看來查爾斯是把這個指環當成玩具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於是開口問道:「你交給我的時候這裡面儲存的魔法已經空了,是不是黑安妮絲已經用過一次了?」

「好像是的,」查爾斯想起了那場生死之戰,暗黑炎壁的恐怖威力實在是讓他印象太深刻了,他點點頭說道:「她發出的魔法是暗黑炎壁。」

李斯特倒吸一口冷氣:「暗黑炎壁!七級魔法,你們是怎麼活下來的?照理說十三級的黑安妮絲不可能施放得出七級魔法,看來這隻指環原來的主人應該是個暗黑魔導師。」

這隻指環的邪惡之處在於,要想動用儲存在裡面超出自身能力範圍之外的魔法,是需要以自己的生命力作為代價驅動的,所以當日黑安妮絲才會在瞬間就蒼老了十歲。

「好了,好好收著,沒準哪天就能派上用場。」李斯特的內心此時滿是酸楚,怎麼我一個堂堂魔導師就從來沒有得到過這種好裝備呢?

「哦,老師,麻煩您再看一下這個。」說著查爾斯將背上的廣袤之匣打了開來,取出一根長長的法杖!

李斯特重重地**了一下,今天受到的打擊實在是太特么沉重外加接二連三了,他已經看到一頭豬從白菜地里大搖大擺出來,又一頭拱進了青菜地!

你能一次性全部拿出來嗎?李斯特心裡暗暗恨著面前這個天使般純潔的得意弟子,你是要把老師往死里刺激嗎?!

但好在李斯特的修為還是非常到門的,他臉色只不過蒼白了幾分鐘,就迅速恢復到正常。

查爾斯奇怪地看著李斯特,老師今天是不舒服么?臉色白得像個殭屍,轉瞬又正常了,而且還半天不作聲。

一定是這根法杖太普通,老師不願意鑒定了!

好不容易李斯特終於乾咳了幾下,開口說道:「這個,也是黑安妮絲身上得到的?」

「嗯。」

「好吧,我看看。」李斯特無力地接過法杖,開始施法鑒定了起來。

半晌,他終於放開了手,長長出了一口氣。

「怎麼樣,老師,什麼屬性?」查爾斯充滿期待地問道。

「屬性是非常不錯,但可惜的是你用不了。」李斯特開始露出了笑容。

「為什麼?」

「這是怨恨之杖,法術強度增幅百分之四十,施法速度百分之二十,魔法命中對手一次就能汲取法力值十點,並且施放暗黑魔法還有特殊的加成作用,額外提供百分之十的法術強度。」李斯特說到這裡笑得更加愉快,他說道:

「唯一的缺點就是——只有十三級以上的魔法師才能使用。」

他著重強調了十三級以上這幾個字。

「哦,沒關係,我升級速度很快的。」說完查爾斯接過法杖,隨隨便便放進了廣袤之匣。

「呃,那個,你,什麼,嗯。」

李斯特實在搞不懂這個學生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了,他幾乎忍不住想提醒一句:為師已經十五級了!少年!

但為人師表的李斯特張了半天的嘴,終於還是沒有能夠說出口,作為一個清高的魔導師,居然淪落到從學生手裡騙裝備,被人知道了豈不是要活活笑掉大牙!

那是只有暴發戶科迪夫才能幹得出來的事情!

但話說回來,這法杖實在是讓人眼饞,而查爾斯離十三級還早著呢,真是……

「咳!真是特么的浪費!」

李斯特不知不覺地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低頭整理匣子的查爾斯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然後就把廣袤之匣遞給了李斯特:「老師,還是放在你這裡比較保險。」

「呃,應該的,應該的,那個,晚上在老師這裡吃早飯嗎?」李斯特大師這一刻千頭萬緒,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查爾斯看著李斯特,壞笑著搖搖頭:「我沒有晚上吃早飯的習慣,老師。」

被這小子耍了!李斯特立刻反應了過來,心裡卻是暖洋洋的。 等到李斯特把裝著法杖的廣袤之匣收好了,查爾斯又開口說道:

「老師,其實我還有一件東西想請您看看。」

李斯特終於咆哮了起來:「還有什麼?!不要再賣關子了!!全部都拿出來!!」

「沒有了,只有這張地圖。」

聽到是一張地圖,李斯特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他是真心怕這位學生又拿出一件極品裝備來,那麼他那顆剛剛平息下來的心臟一定無法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

光輝之神塞拉昂忒斯在上,有這樣的奇葩學生真是一種考驗啊!

李斯特感慨地想著,手卻悄悄摸了摸廣袤之匣,確定了這不是在做夢,這才放下心來。

攤開那張黑安妮絲洞穴中找到的地圖,師生兩個開始研究了起來。

「唔,這上面標註的似乎是一種暗黑魔族的文字,具體說些什麼我也不認識,但看這幅地圖,似乎是一件藏寶圖,而且這上面標註的三個骷髏頭應該就是藏寶地點。」

「骷髏頭不是代表危險嗎?」

「那是對人類而言,對於魔族來說,骷髏頭最初的意思就是食物,後來引申為寶物的意思。」

「會不會我們千辛萬苦地找到藏寶地點,找到一堆雞腿?」

「你的想象力還真是豐富!」李斯特不耐煩地說道:「好了,地圖就留在我這裡,我再研究研究,有進展了再告訴你。」

「老師,您剛才鑒定指環的時候是用什麼方法的?」

「鑒定術而已,一個並不實用的雞肋魔法,所以我就沒有教你了。」

「教我吧,以後冒險的機會可能會很多,得到什麼裝備我就可以自己鑒定了。」

「好吧,下面我來傳授你咒語和手勢……」李斯特只想趕緊把這個好學的學生打發走,他要好好把玩一下那根怨恨之杖了。

……

查爾斯回到宿舍,已經是傍晚時分了,狄蘭和巴姆正百無聊賴地等著準備吃晚餐。

巴姆的進步實在是太快了,現在已經是三級魔法師,而且還不是很用功地在冥想。

查爾斯不在的這幾天,狄蘭幾乎快成了巴姆的奴隸,每天都要為他寫一封致愛麗絲的情書,而最近兩天巴姆的要求越來越高,情書內容越來越火爆肉麻,那些下流的艷詞淫語根本不堪入目,否則就通不過巴姆的嚴格審核,輕則死纏爛打,重則魔法加身。

種種非人的手段搞得狄蘭只能昧著良心搞創作,這個平日里品味高尚,清心寡欲的詩人最終把自己都寫得**焚身,騷氣騰騰。於是借口說靈感不太夠用,常常到酒館里找個小妞發現發現。

當然,不是發泄,是發現,發現靈感而已。

詩人是相當痛苦的,長此以往下去,身體可吃不消是小事,精神上的墮落才是真正要命的事情。

所以他看到查爾斯的時候,流露出的那種看到救星般的幸福感真摯程度根本不容置疑。

他甚至比巴姆還要快一步,搶上前去重重地擁抱了查爾斯:「查爾斯……你終於回來了。」

詩人的聲音居然略帶著一點哭腔,由此可見巴姆的狠辣是有天賦的。

查爾斯微笑地皺著眉頭,胸前的傷口被這個過度熱情的擁抱扯到了一下,感覺到了一陣疼痛。

「老大,你受傷了?」巴姆驚訝地看著查爾斯問道。

「嗯,沒事,一點皮肉傷而已。」

「我看看!」巴姆急忙跑了過來,扒下了查爾斯的衣服。

查爾斯胸口的那個傷口頓時嚇到了兩位損友。

「你沒事吧?這個傷口好像是心臟的部位。」狄蘭關切地問道。

「我去找伊莎貝拉,她會治療術!」巴姆自告奮勇地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沒事,我不是好好的?」

「好吧,我們陪你一塊去。」

……

片刻后,三名損友就出現在了伊莎貝拉的住所里。

看到查爾斯那胸前那道可怕的傷口,伊莎貝拉臉色頓時蒼白,這個平日里淡然超脫的銀髮少女此刻竟似是慌了手腳,她一臉凝重地讓查爾斯躺倒,接著連續施放了兩個治療術,查爾斯的傷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起來。

這時伊莎貝拉的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

「說說看,這傷是怎麼回事?」伊莎貝拉皺著眉頭問道。

「沒事,被黑安妮絲抓了一記。」接著查爾斯就把這幾天的經歷說了一遍。

以查爾斯笨拙的口才說出來的故事當然精彩不到哪裡去,但這幾天的經歷實在是太過兇險,所以聽得大家都是心驚肉跳,想不到一場狩獵居然會演變成性命相搏的生死之戰!

倒是主角查爾斯一付滿不在乎的樣子,彷彿講述的是別人的故事。

「下次再有這樣的狩獵,我要跟你一起去!」伊莎貝拉神情堅定地說道。

「哪有女孩子去狩獵的,你以為是去旅行嗎?」查爾斯笑嘻嘻地說道:「不瞞你說,連蓋倫少爺看到鋸齒龍都嚇得腿都軟了。」

「我不是蓋倫,而且,我能夠為隊伍提供的輔助並不比你少。」

這倒是真的,作為光之大神殿的聖女,無論如何實力也不會低到哪裡,關鍵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聖女跟著一幫大老爺們出去狩獵?查爾斯想想都覺得這事實在不靠譜。

「好吧,下次一定記得叫上你,行了吧?」查爾斯敷衍道。

伊莎貝拉很認真地看著查爾斯說道:「我只是不希望你出什麼意外,另外還要告訴你一件事,卡爾的傷已經好了,估計會來找你報仇,以你目前的實力,還是要處處小心才好。」

「卡爾嗎?那個手下敗將,我倒覺得該小心行事的是他才對,」查爾斯下意識地撫摩著手上的指環說道:「如果他對上次得到的教訓的記性不太好,那麼我會想想辦法讓他印象再深刻一點的。」

「看起來似乎你很有把握的樣子,那麼我就不用擔心了,我只是不想你有什麼意外而已。」

那麼卡爾出意外就不要緊了么?查爾斯滿意地笑笑,看來自己在伊莎貝拉心目中的分量比一個未來神父的分量重多了。

然後他就從口袋掏出一枚綠寶石遞給了伊莎貝拉。

「這是……」伊莎貝拉遲疑地問道,在她的印象中,查爾斯可不是那種懂得哄女孩子的人。

「黑安妮絲洞穴里找到的,看著挺漂亮,我想你一定喜歡,就帶了回來送給你。」

「的確很漂亮,謝謝。」不知道為什麼,伊莎貝拉臉上似乎沒有什麼欣喜的表情,她平平常常地接了過來。

「時間不早了,那麼再見了,伊莎貝拉。」查爾斯點頭向伊莎貝拉告別。

「再見。」

等到查爾斯他們離開了以後,伊莎貝拉將那顆寶石交給了愛麗絲:「送給你了。」

「謝謝,但是為什麼?」愛麗絲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因為他口袋裡還有一顆一樣的寶石,既然不是獨一無二的,那麼這顆寶石的價值也就只是幾百金幣而已。」伊莎貝拉冷冷地說道。

唉!愛麗絲心裡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銀髮少女的性子未免太傲了一些。

這個時候門口人影一閃,李斯特大師拿著那根剛剛到手的怨恨之杖,張望了一下,確定了查爾斯已經離開,這才鬼鬼祟祟地走了進來。

「伊莎貝拉,來看看這幅地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