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柳言依舊沒有開機,大聖和楊戩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到現在也沒有人給他回信。

2022 年 3 月 25 日By 0 Comments

叮咚。

手機震動。

朝著聊天頁看去,給他發消息的竟然是許久未見的嫦娥仙子。

自從上回她發來讓人血脈噴張的照片之後。

她就像是在躲著趙信似的。

都不怎麼發消息說話。

「嘿。」

不知為何,趙信竟然感覺嫦娥仙子發來的消息有些可愛,儘管就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字。

「哈嘍。」

趙信笑著恢復,旋即心頭一喜。

讓嫦娥仙子幫忙去一趟南天門找千里眼,貌似也沒什麼問題。

「你在真是太好了。」嫦娥仙子發來幾個笑臉,「我有點事情想要拜託你幫忙。」

「說。」

「我想修圖。」

看到嫦娥仙子的消息趙信就笑了。

他就知道,嫦娥仙子找他也就是修圖了,要不然他也沒什麼能夠讓仙子大人拜託的地方。

「可以。」趙信回復,「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拜託你。」

「什麼事呀?」嫦娥仙子不解。

趙信二話不說就給嫦娥仙子發去十萬靈石。

這些靈石,幾乎算的上是趙信這段時間修圖的全部積蓄。

「你去趟南天門幫我找一下千里眼,我想讓我幫我定位個人的坐標。」趙信回復。

「人?!」

嫦娥仙子愣住。

他們這裡是天宮,下面也是仙界,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人這個稱呼了。

「對,就是人,凡人!」

都到了這一步,趙信也沒想著去掩飾,就算是暴露他也認了,一個天庭的群跟柳言相比,根本就沒有任何可比性。

「明白了,你是想要將你凡塵的親人帶上來吧。」嫦娥仙子笑道,「那你可得偷偷的,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還好,讓太白金星知道他可是個很古板的人。」

嫦娥仙子絕得她想的也沒什麼問題。

在天界有不少仙人,都會在成仙之後無法忘卻凡塵的親屬,想要將親人帶上天界,這在天宮中不是個例。

就是數量上肯定也很少吧。

成仙之路需要悠久的歲月,很少有能夠成仙之後凡塵的親屬還活著的。

想到趙信還有親人在凡塵。

嫦娥仙子心裡其實還挺羨慕的。

「放心吧!」

趙信都沒想到天宮還有這種說法,索性他也就順著嫦娥仙子的話往下說。

「好,你將那人的照片發給我,我讓千里眼去給你定位。」言語間,嫦娥仙子還發來一大堆照片,「這些都是我需要修的圖,定位也需要些時間,就拜託你了呀。」

「你要照片?!」

千里眼不是個盲人嘛?

照片發去他也看不到,要照片能有什麼用?

「對呀,你就發來吧,我有辦法讓他看到的。」嫦娥仙子也想到了千里眼的情況笑著開口。

「行。」

趙信點了點頭,從相冊里將柳言的照片發了出去。

照片中柳言穿著白襯衫和牛仔褲。

笑靨如花。

背後是一顆茂盛的垂柳。

收到這幅照片的瞬間,嫦娥仙子就怔了許久,將照片放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柳言的衣服。

「我去給你定位,等下回來我還有個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消息發出,嫦娥仙子就匆匆離開。

大概十幾分鐘后。

嫦娥仙子很效率的發來消息。

「坐標確認!」

「我現在就發給你。」【趙氏孤兒】

襄州忠義軍節度使趙匡凝,嚴格尋根溯源的話,跟潭州馬殷師出同門,同為「蔡賊餘孽」。

趙匡凝的父親是趙德諲,原為秦宗權部將,在秦宗權勢力極盛時,被秦宗權表奏為襄州忠義軍留後。後來秦宗權遭受朱溫重挫,關鍵時刻,趙德諲審時度勢,及時起義投誠,依附於朱溫,對秦宗權倒戈相

《五代十國往事》第193章非人二雷 眾人順着聲音看去,只見一位身穿黑色OL職業裙的女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她沒有化任何的粉黛,就已經傾國傾城,職業裙將她曼妙的身段勾勒的十分誘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有點飛機場。

可這一點瑕疵根本就不會影響她的魅力。

屋子裏的人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只是看了她一眼,他們的眼睛就再也沒有從她的身上離開過。

對於這些男人來說,她就像是從天上走下的仙女一樣,那出塵絕世的顏值或許就只有仙界的仙女才應該有的吧。

而就在大家都被她的美貌驚艷的時候,張玄卻突然從突然拉開了旁邊的椅子,抱怨道:

「幸好趕上了,快坐下吧。婚宴馬上就開始了!」

凌雅應了一聲就坐在了張玄的旁邊。

「張玄,這幾位看的有些面生,不給我介紹一下嗎?」凌雅看了桌子上的幾人,問道。

「哦,他們是我的小學同學,平日裏都在外面上班呢。坐在主位的那個是我們以前的班長高源,旁邊那個女的叫林秋霞,接下來的是……」

聽張玄把所有人都介紹完之後,凌雅十分大方的說道:

「我叫凌雅,是張玄的女朋友!」

這怎麼可能?

高源跟林秋霞兩個人傻眼了。

桌子上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凌雅,這樣一位出塵絕世的仙女竟然是張玄的女朋友?

張玄他何等何能?能擁有這樣的級別的女朋友?

人會騙人,可眼神不會。

自從凌雅進來之後,她的視線就沒有從張玄的身上離開過,那含情脈脈的眼神,就算是專業級的影后也做不出來的。

剛才林秋霞還信誓旦旦的說,像張玄這樣的「lose」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女朋友。

可誰知道一轉眼凌雅就出現了。

林秋霞對自己的美貌十分的自信,可在凌雅面前也不得不自慚形穢。

哪怕自己會打扮,畫了美美的妝。可卻被純素顏的凌雅秒的連渣都不剩!

自己跟她比起來,就像是醜小鴨遇到白天鵝一樣。

張玄用事實告訴所有人,他不止有女朋友,而且還是一位天仙級別的女朋友!

凌雅會那麼介紹自己,這一點也讓張玄十分的驚訝。

上次在金鳳家的時候,張玄也讓凌雅當了一回他的冒牌女朋友。

只不過跟上次不同的是,上次凌雅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而這一次她卻是主動的。

經過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兩人之間早已暗生情愫,只不過誰也沒去捅破那個窗戶紙而已。

事實上,凌雅在幾分鐘前就已經趕到了會場。

可她是村支書,現在村裏真正意義上的一把手,有不少村民都跟她打招呼。她因此耽誤了一些時間!

她剛才在大廳里,就聽到了屋子裏那些同學挖苦張玄。

一直以來都是張玄不求回報的幫助自己,這一次她當然也會奮不顧身的挺身而出上演了這麼一出「美救英雄」的戲碼。

「凌雅,你看樣子不像是本村人,不知道是從事什麼工作的?」高源問了一句。

「哦,我是花果村現任的村支書。」凌雅回答道。

村支書?

這看似是一個基層幹部,可高源卻明白,這一般就是下沉磨鍊的。

等她結束磨鍊之後,極有可能就會扶搖直上。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這樣的要事業有事業,要樣貌有樣貌的女子竟然會喜歡張玄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這讓高源的心理怎麼會舒服?

「張玄,你出來已經有一個多月了吧?這一個多月做了些什麼呢?」高源笑着問道。

「我啊,沒事就是在村裏種種菜而已!」張玄輕描淡寫的回答道。

「種菜?那是像你我父母應該做的事情,要是不趁著年輕去社會上拼一拼,窩在這樣的小山村裏能有什麼前途?」

高源仰著頭,竟以長輩的語氣跟張玄說話。

進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了高源要針對他。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好了。

「沒辦法啊,我剛剛從裏面出來,沒有生活技能,除了一張臉之外,就一無是處了。誰會要我?」張玄一臉無奈的笑道。

此話一出,坐在她旁邊的凌雅差點沒憋出內傷。

好傢夥,你要是一無是處了。那這世界上還有有用的人嗎?

「張玄不要妄自菲薄。看在大家都是老同學的份上,我就幫你一把。」

高源說道這想了一下,隨後又道:

「你是干農活,力氣應該有吧!我身邊正好缺一個保鏢,要不你就給我當保鏢吧!我一個月給你開四千塊工資,怎麼樣?」

「怎麼,高總做什麼生意,已經到需要保鏢的地步了?」張玄輕輕一笑,問道。

「張玄,你還不知道吧?高源在縣城開了一家蜜餞加工廠。光是每年的營業額高達五百多萬。」

「天吶,這麼多?」

「最關鍵的是高中還跟縣裏最大的生鮮超市全民達成了長期合作,今年全民的勢頭可是一片大好。據說就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的市值就翻了三倍。」

「我知道,我知道。聽說全民超市出了兩款爆款產品『美容黃瓜』跟『強身鴨蛋』。已經有不少市裏的人特地來買,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全民走進市裏,省里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到時候高總的身價,肯定也會跟着水漲船高。」

在這時,酒席已經開席。第一道菜已經上來,可那些同學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的特別的激烈。根本就沒有動筷子。

只有張玄一個人拿起了一個雞腿吃了起來。凌雅看了坐在身邊的這個男人,不由得有些好奇。

這些人都在討論張玄培養出來的「美容黃瓜」跟「強身鴨蛋」,可他是怎麼做到如此鎮定自若的?

也不知道這些同學得知了張玄的真正身份時,又會是一副怎樣的表情?

「那這麼說的話,高總應該是我們這群同學中混的最好的了吧?」林秋霞問道。

「那倒不是,林路這小子才是真有本事,他鼓搗了一個APP軟件,相當的火爆,已經有不少投資公司看上了。只要他通過IPO,得到融資之後,身價立刻就上億了!」一個帶眼鏡的小伙說道。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又有多少同學會大老遠的回村裏來喝喜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