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根據火影忍者官方資料斗之書定義,封火法印是屬於近範圍的封印術。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說的是猛火爆焰、漆黑怪火,將一切火焰忍術封印到一個捲軸內的術。

自來也曾經用這個忍術封印過鼬使用的天照。

且施術者在使用在使用了封印之後,只要不使用解印術,被封印的術不會再發生效用。

能夠將天照都封印的術,其效果可想而知。

而且和黑暗行之術一樣,在封看來,封火法印也是一個潛在的「成長型術」。

有封火法印,為什麼就不能有封水法印、封土法印、封雷法印、封風法印等等。

這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術,也是一個成長係數很高的術。

體術痛天腳,幻術黑暗行之術,封印術封火法印,這就是封選擇的三個高級術。

那麼,接下來就是讓封早已垂涎不已的禁術了。

說起禁術,封想要的真的太多了。

不管是水門的空間忍術飛雷神之術、封印術屍鬼封盡,還是凱的八門遁甲,斷的靈化之術,封都超級想要。

飛雷神之術自不用多說,簡直就是逃跑神器!

有了飛雷神之術,打不過也能直接跑得過,除非遇見太變態的存在,不然就是立於不敗之地。

但飛雷神之術也有缺點,對天賦的要求很高,而且飛雷神之術自身的攻擊力真的不高。

屍鬼封盡則是同歸於盡之術,召喚死神攻擊別人靈魂這種手段真的太bug,幾乎沒人能夠抵擋。

當然了,屍鬼封盡的缺點也是很明顯的,屍鬼封盡屬於一次性忍術,因為用一次,你也就死了……

而八門遁甲比屍鬼封盡好一些,雖然終極奧義也是用一次就死,但只要不開終究奧義,只開前七門,還是很不錯的。

甚至對於封這個身體不斷被自然能量蘊養而變強的掛逼來說,八門遁甲的前七門,甚至可以作為常備力量!

正如他以後可以永久開啟竅進入仙人模式一樣,封覺得自己以後也能永久打開前七門,讓自己隨時處在七門狀態下。

想想吧,永久仙人模式加永久七門,這簡直就是開雙重掛啊!

而八門遁甲的缺點也有,那就是需要極強的意志,且不能開最後一門死門。

再說靈化之術,這也是一個bug的忍術,效果是直接將精神能量和肉體能量分離,並將精神能量實體化,形成「靈體」並以此來戰鬥。

靈體附身於他人身上時,既可以操縱他人戰鬥,也可以直接從內部使其肉體崩潰而死,無視距離的恐怖殺人術。

但此術的真正用法並不是殺人,而且感知。

因為是靈體的緣故,靈魂狀態下可以瞬間感知到目標的具體位置和情況,並且直接飛往目標的身邊。

同時,也可以進入友軍的體內,代替其操縱身體進行戰鬥,或者將自身的查克拉傳送給對方。

而且,在靈體狀態下,可以免疫一切物理攻擊!

缺點也只是肉身在靈體離體后不安全而已,還有就是需要極高的天賦才有可能逐漸成。

總之,不管是飛雷神還是屍鬼封盡、八門遁甲和靈化之術,都各有優缺點。

但不管怎麼說,都掩飾不了這四個術是bug的事實。 烈日炎炎,但此時的空氣卻彷彿冰徹刺骨,只見段辰天與唐榮軒冷眼相對,空氣中似乎瀰漫着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息,而唐菲則是在一旁憂心忡忡的看着二人。

段辰天看着眼前的唐榮軒冷聲問道:“你是何人?”唐榮軒怒哼一聲,沉聲說道:“我是唐門的長老唐榮軒。倒是你,我怎麼沒見過唐門之中有你這麼一號人物。”說完又轉頭看向唐菲,輕聲問道:“菲兒,他是誰,是不是他惹到你了。沒關係,等我來爲你報仇。”

唐菲美目一翻,冷眼看着唐榮軒說道:“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請你不要再次多管閒事,趕緊滾。”說完便又來到段辰天的身邊,挽住段辰天的胳膊說道:“小天,我們走,不要理他。”

那唐榮軒見此一幕,一股無名之火在胸前燃起,怒聲喊道:“好好好,我說你怎麼一直不喜歡我,原來是上了這小子的道,那我便將他殺了就是。”只見唐榮軒猛地就朝段辰天二人衝了過去,段辰天見狀,急忙推開唐菲,與唐榮軒鬥了起來。

一旁的唐菲看見二人打在了一起,便焦急的喊道:“你們不要打了,別打啦。”而二人彷彿置若未聞一般仍是沒有停手。只見唐榮軒氣勢洶洶的不斷進攻着段辰天的要害,但段辰天卻是一副輕鬆自如的樣子,絲毫沒有一絲狼狽。

只聽段辰天一邊抵擋唐榮軒的攻勢一邊嘲諷道:“難道你就只會這兩下子嗎。倒是讓我高看你了,原來你這唐門長老就是這等實力。”正在進攻的唐榮軒聽到此話,不由怒火攻心,大怒道:“你倒是出手啊,只會防守的毛頭小子有什麼好囂張的。”

段辰天嘴角不有劃過一絲笑意,回聲說道:“好,那我便領教一下長老的高招了。”只見唐榮軒的耳中還回蕩着段辰天的聲音之際,段辰天便已出手。

“攻上門,攻下門…注意腳下,當心胸前……”段辰天飛快的攻擊着唐榮軒,嘴中卻不斷的提醒着說道。而唐榮軒只能倉促防備着,好不狼狽,突然悶哼一聲,倒退了數步,捂着胸口陰狠的看着段辰天。

原來段辰天剛纔故意激怒唐榮軒,好讓其心性大亂,致使其步伐凌亂不堪,反應遲緩,而後段辰天才開始反擊,同時嘴邊仍是不停擾亂唐榮軒的思路,令其方寸大亂。

段辰天正一臉玩味的看着唐榮軒,只見唐榮軒咬了咬牙,突然又朝段辰天衝了過去。段辰天見狀,只好準備接招。而唐榮軒眼見衝到段辰天的身邊之際,只見其右掌探出,擊向段辰天。

段辰天見此心中不免冷笑,竟敢與自己比拼掌法,真是不自量力。想把,便提掌予以還擊。‘咻’的一聲,只見唐榮軒的袖中突然飛出一物,段辰天不由大驚,急忙收手回閃,但已爲時已晚,射在了右肩之上。

而此刻唐榮軒的勁掌將至,段辰天猝及不防,任由唐榮軒那一掌打在了自己的右胸前。只見段辰天‘噗’的一聲,猛吐了一口鮮血,狂退不止。

站在一旁的唐菲見段辰天受傷,急忙焦急的跑到其身邊,扶着段辰天問道:“小天,你怎麼樣了,沒事吧,你不要嚇我啊…”看着唐菲一臉擔憂的樣子,段辰天勉強笑了一下,斷斷續續的道:“我…我沒事,就是右邊整條手臂使不出力氣,恐怕是中了毒。”

唐菲聽聞,急忙扯開右肩上的衣服,發現傷口之處已變的烏青發紫,唐菲看得不由又是一陣心痛。心痛之餘轉頭望向另一邊的唐榮軒,美目怒睜的冷聲說道:“你這個卑鄙小人,快說,你到底給小天下了什麼毒。”

唐榮軒怒極反笑道:“哈哈哈,你竟然爲了這個小子這樣與我說話,好好好,那我便讓他死在你面前,讓你徹底死心。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哈哈哈…”

只見唐榮軒朝段辰天二人面前緩緩走來。唐菲見狀,急忙攔在段辰天面前,焦急的說道:“你要殺他,就先殺我了吧。不過你不要忘了,我爹爹是唐門門主,你應該知道殺我的後果。”

誰知那唐榮軒卻是嘿嘿一笑,得意的說道:“怎麼,你怕了嗎,竟然將你爹都搬了出來,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我還要娶你爲妻呢,我要的是這小子的命。”說罷,唐榮軒已經走到二人面前,只見其將唐菲用力一扯,唐菲那嬌弱的身軀便朝一遍飛去,跌落在地上。

不去管唐菲如何,唐榮軒陰狠的看着眼前的段辰天,突然提起右拳朝段辰天的面門擊去。段辰天心中早有準備,急忙低頭躲過那一拳,同時左手成掌,朝唐榮軒的小腹擊去,唐榮軒見狀,急忙後撤,讓段辰天的那一掌落空。

而後又是衝了上去與段辰天打鬥了起來,雖說段辰天右手已無法動彈,只能靠左手與之打鬥,但由於段辰天的內力渾厚,一時間竟也不落下風。

二人打鬥了好一陣子,便見段辰天體力略有不支,招式開始變得緩慢,唐榮軒心中不由冷笑,等的就是現在。只見唐榮軒突然招式開始變得更加凌厲兇狠,一波波的攻擊讓段辰天一時間開始應接不暇,只能被動防守。

眼見段辰天的身法越發凌亂,唐榮軒突然又從袖間射出一物,只聽‘噗’的一聲,射進段辰天的腰間,讓段辰天身形不由一頓,唐榮軒趁此時機又是猛一陣攻擊,一拳打在段辰天的腰間受傷之處。

段辰天受此一拳,身軀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向後飛去,倒進了唐菲的閨房之中。然而唐榮軒卻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緊跟着也進了房間之後,見段辰天倒地不起,右手變爪,朝段辰天抓了過去。

遠處跌坐在地的唐菲見此,不有大喊道:“不要。”正在此時,只聽得一聲沉喝:“住手。”唐榮軒探出的手爪像是被什麼擊中,不由悶哼一聲,收回了右手。回身望去,才發現遠處卻是唐君昊在朝這裏緩緩而來。

不多時,唐君昊便來到此處,只見其冷眼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唐菲坐在一旁的地上。而唐菲見唐君昊到來,忙掙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來到唐君昊身邊。唐君昊見狀,心疼的問道:“菲兒,你沒事吧。”唐菲搖了搖頭,示意沒事。

唐君昊這才轉過頭,冷冷的看着唐榮軒說道:“說說吧,這是怎麼回事。”唐榮軒見唐君昊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心中不免一陣忌憚。於是開口說道:“門主,此人非我唐門之人,卻在我唐門之地,還要對菲兒圖謀不軌,幸好我發現的及時,才得以制止。”

唐君昊聽完沒有作答,卻是轉過頭來問唐菲:“是這麼一回事嗎,菲兒。”隨着唐君昊的目光轉向唐菲,唐榮軒也跟着看着唐菲,等待着她的答覆……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是夜,從大長老那裡借來了幾個暗衛的木輓歌,難得睡了個好覺。

不必擔心自己會遇害,身體的疲憊便如潮水一般襲涌而來,木輓歌想要熟悉一下這個世界武修者的世界,也被濃濃的睡意所取代了。

清晨,不過寅時,丫鬟便魚貫而入,將木輓歌從睡夢中驚醒。

「三小姐,奴婢奉大長老之命,伺候三小姐沐浴。」婢女口氣清冷,稚嫩的臉上,,沒有半絲少女該有的表情。

「出去。」木輓歌冷聲,起床氣加上被人命令,讓她十分不爽。

「奴婢奉大長老之命,伺候三小姐沐浴。」婢女再次開口,不被木輓歌的氣勢所駭,倒像是個木偶娃娃。

「滾。出。去。」一字一頓的開口,木輓歌坐在床邊,眼底浮現出一絲殺意。

在木府,身邊沒有一個心腹,那麼只能讓這些人懼怕她,否則舉步維艱,談何收復實權?

再者,大長老的暗衛還在暗處,讓他們將話傳回去,即可告知大長老,她木輓歌不再是任人擺布的傀儡,也是在給這些人暗中立威。

既然在她木輓歌身邊,那麼便只能聽候她的指令!她就是要立威!

婢女眼眸微垂,絲毫不把木輓歌的怒氣放在眼裡,繼續說道:「三小姐,奴婢是奉大長老之命……啊!」

這次,不待婢女將話說完,木輓歌抬腿便是一腳,直接將人踢飛了出去。

至於屋內的其下人,則只是抬了一下頭,便又恢復木訥的表情,好似剛才什麼也沒有看到。

冷眼睨著面前的三個小丫頭,木輓歌慢悠悠的穿上鞋子,隨手扯過一件外衣罩在身上,來到門口,呵斥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在後宅中,你們可以認為我是個好欺負的三小姐,卻也別忘了,我木輓歌還是木家的宗主,莫說是你們,便是木家的嫡系子嗣,本宗主亦有生殺大權。」

光是粗魯霸道的架勢,遠遠不夠,她木輓歌要讓下人明白,什麼才是規矩,所以直接出腳,這一腳下去,剛才那個婢女直接昏死過去。

「這一品園,本宗主便是唯一的主子。不論你們明著是誰的人,暗著是誰的人,只要不觸及本宗主的底線,本宗主可以容得下你們。」清亮的聲音響起,帶著幾分薄涼。

前世演講過無數次,木輓歌早就練到不需要刻意看誰,那人卻以為木輓歌的視線正在對準他的對白模式。

「本宗主喜靜,只要你們做好本職的差事,本宗主絕不為難。 豪門錯愛 日後若有誰不懂規矩,擅闖本宗主房間一步,這便是下場,而且只有加倍,沒有輕怠。」冷哼了一聲,木輓歌將視線轉到另三名大長老送來的丫頭,不滿的說道:「將她帶回去,不要髒了本宗主的院子。」

「……是。」三名婢女相互看了一眼,眼底都充滿了懼意,無奈只好乖乖點頭,否則昏死過去的那個婢女,就是她們的下場。

「回去轉告大長老,本宗主雖討要幾個丫頭,但忠心不可少,機靈不可缺。若是大長老的院子里,只有木偶一般的婢女,不必送來也罷。」在婢女離開之前,木輓歌又說了一句,婢女們趕緊應是。

至於暗衛,倒是叫木輓歌滿意,一個個都安分的堅守自己的崗位,沒有情緒波動。

「去準備早膳,大長老若再派人來,讓她們等著。」木輓歌說完,轉身回房。

一大清早被吵醒,心情真的是不美好。

今日,註定不是個好的開端,可她木輓歌倒是不嫌麻煩,更不會懼怕。

木府那些骯髒的人事物,儘管放馬過來便是! 「八門遁甲嗎?」

對於封的選擇,水門等人都有種驚喜和糾結的感覺。

「封,想要將八門遁甲之術練到高深的境界可不容易,需要付出很多的汗水,有極大的毅力才可以。你確定要選擇八門遁甲之術嗎?」羅砂開口,很認真的看著封。

封沒有猶豫,堅定回答:「我確定!」

「好!」艾一聲大讚,只覺得封看著愈發順眼。

其實他們一開始,就是想讓封選擇八門遁甲的。

能夠一分鐘打破心獄,封的意志實在太適合修鍊八門遁甲。

但隨著封的快速崛起,特別是他仙人模式上的可怕天賦,讓幾位領導者猶豫了。

八門遁甲確實強,但八門遁甲的缺陷實在太大了。

而就封目前展現的天賦來看,他有極大的可能突破八竅的桎梏,進入第九竅,達到上竅仙人的層次!

能夠進入上竅的人,絕對比修鍊成八門遁甲的人對忍村更有意義。

「那麼,這是八門遁甲之術、黑暗行之術、痛天腳之術和封火法印,現在我們把它們交給你。記住,這些術不可外傳。」水門取出幾個捲軸,鄭重的遞給封。

壓下心頭的激動,封接過幾個捲軸,再次向幾位領導者道謝。

四個術,到手!

封迫不及待回到自己的住所,開始先觀看八門遁甲之術。

人體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限制,比如十二竅,比如八門。

十二竅先不說,這裡先說八門。

八門分別是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死門,這八個門限制著每個人的查克拉量。

而八門遁甲之術就是一種能夠解除身體八門對查克拉的限制,從而讓過盛的能量釋放出來,讓身體各項數據大幅度提升的招式。

打開不同的門,會產生不同的效果,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