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桃灼想著自己身為妖將,相當於人修大乘期的修為,卻無用武之地,憋屈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沒有好玩的,也沒有妞泡,還不若自己在傳承殿還可以捉弄個人,可是大大的丟他桃花大人的面子。這不行,一定要出去。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雖然和桃灼想的不一樣,凌月逍記掛著外面的合歡宮和自己的母親,加之修鍊遇到了壁壘也是焦急,兩個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這黑蝕界趕緊在打開一次。

再說那日虛空船上的合歡宮弟子,因為幸運站在了虛空船的前半截上,所以便跟著虛空船一個猛子扎進了最近的琉璃界,但是因為虛空船剛到琉璃界,便爆破了,船上的所有修仙者都被甩的到處都有。

為了生存,這些修仙者們不得不依附於琉璃界的其他門派,畢竟琉璃界是比祁蒙大陸更高上一個等級的修仙界,這些祁蒙大陸的精英們在這個地方壓根不起眼,更別提有什麼好待遇了。

所以好多人都在通過各種方式聯繫自己曾經的門派,並希望能琉璃界重建門派。

合歡宮的弟子也不例外,雖然經過虛空船一次僅僅剩下了十三人,但這都是主幹,他們的任務便是潛藏在琉璃界的各大門派,暗自尋找宮主凌月逍,隱隱的總覺得自己的宮主還活著,另一方面便是有事沒事趁機收拾個落單的祁蒙大陸其他門派的弟子。

但是他們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因為還有個元昭雪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再者穆長老一行的桐城派修者可都不是吃素的,正面對敵,顯然是十分不明智的。

韜光養晦!

這是凌月逍一再囑咐他們的。

所以宇文靖、風韻和、侯三寶和凌夏他們分居琉璃界各地,卻又暗地裡緊密的聯繫著,總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至於無極浩、逍遙晴、聶神算則是在白虛里飄蕩了一段時日,憑著運氣撞進了一個叫赤羽的大陸修仙界,這赤羽大陸本是歷史上有名的三大修真大陸之一,與金鳳大陸、妙光大陸齊名。

但是近年來赤羽大陸不知道因為何原因逐漸的衰退,修仙界縮小,凡人界倒是大大的擴展了,不過赤羽大陸到還有些積澱的,在赤羽大陸的修仙界有三大修真世家安家、鳳家、詹台家,還有一處最神秘的的修仙島——蓬萊島。

當然逍遙晴等人沒有那麼幸運能夠進入蓬萊島,沒有弟子們跟隨,三個別的大陸的光棍想要自立門戶難上加難,尤其在這環境惡劣的修仙界,想要得到修鍊的物資,只得憑藉自己本事。

遂無極浩帶著聶珂投奔了三大修真世家的鳳家不提,而逍遙晴則是自詡聰明絕倫卻也不得不以色侍人。

這一日,凌月逍照常打坐,神識緩緩的探入玉簡,跟隨著那道聲音,感悟道意。凌月逍明顯的發現每次自己從玉簡內修鍊出來,神識似乎也鞏固了不少,心中亦是欣喜。

黑漆漆的空間里,凌月逍三年幾乎沒有挪過地方,倒是桃灼興沖沖地的逛了半個黑蝕界,但是因為黑蝕界里幾乎漫無邊際,桃灼也不敢走太遠。

就這樣,因為凌月逍一直以修鍊為主,所以兩個人除了在曖昧纏綿時候能夠有些交集,旁的倒也沒什麼溝通。

桃灼不說他是從哪裡來的,凌月逍也不問,功法上的溝通更是等於零。

「今天會有天狗食月,想要出去,就快些做好準備,黑蝕張開口子不過一刻鐘的時間。」桃灼難得一本正經,這黑漆麻黃的地方實在是憋屈,偏偏自己若是出去了,不顧凌月逍又不行,再者好歹兩個人發生過一些親密關係也算是有點感情的。

凌月逍應了一聲,但是內心早已是激情澎湃,對於桃灼,凌月逍還是相當信任的。

東西不是很多,凌月逍都裝在了乾坤鐲里,唯一擔憂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現在在黑蝕的哪一個部位,若是太靠下了,還真是不好說。這麼想向著桃灼的方向瞄了一眼,儘管什麼都看不到,凌月逍卻感覺莫名的安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

忽然桃灼大喊一聲,「來了!」

凌月逍只感覺一道銳利的光線刺了進來,長期待在黑暗中的緣故,她的眼睛頓時失明了。

桃灼大驚,「還磨蹭什麼!」粉色的長袍一動便將凌月逍攬在懷裡,向外衝去,全身的靈力幾乎都集中在腿部,要知道這個地方,他們壓根沒有時間來施展法術或者法器的,只得靠著御氣。

凌月逍的眼睛進入了暫時的失明,心中亦是失望至極,「你先走吧!」感受到桃灼的緊繃,凌月逍就是看不見,也能猜得到此刻離著黑蝕的出口遠的很,眼下自己完全就是一個拖後腿的。

「閉嘴!」桃灼溫柔的臉上帶著帶著幾分惱怒,凌月逍再也不在吱聲打擾他,只好緊緊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少拖累他一點,耳邊竟是烈風呼呼而過。

緊接著,桃灼身子好像有些失控,兩個人竟抱著不知道順著什麼東西滾了下去,中途還撞擊了一些東西,還發出喀蹦喀蹦的聲音。

凌月逍大驚,莫非真有困死在黑蝕里。

桃灼幾乎是下意識的緊緊護住懷裡的凌月逍,這種很怕一個女人受傷的感覺很奇妙,不過好在桃灼也沒有多想。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才靠著一塊大石頭停了下來,凌月逍感覺到後背的冰涼,卻也不敢開口說話,現在自己的視線依舊模糊,心中更是生怕桃灼告訴自己還在黑蝕的空間里。

「你……」桃灼盯著喘著粗氣的凌月逍,這是他第一次在陽光下這麼正式的打量凌月逍,許是因為長期呆在黑暗地方的緣故,她的肌膚有些蒼白,因為劇烈運動,兩抹紅暈爬上她的臉頰,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水潤的紅唇微微喘著粗氣,竟讓桃灼一時看痴了,想也不想的便將自己的粉唇覆了上去。

… 凌月逍順應本能的又舔了一下那張水嫩的粉唇,好甜。

桃灼被凌月逍的行為弄的一愣,想他初有靈性便被凌家老祖關在傳承殿負責幻境一關,雖然因為傳承對修仙懂得不少,但是男女之事還真是懵懵懂懂,被凌月逍這麼一吻,整個腦袋都漿糊了一般。

桃灼瞪著無辜的眼睛看著凌月逍,這個女人好美,身上也香香的,被她用嘴巴一咬,似乎很舒服,遂大著膽子扣住了凌月逍的後腦勺,薄唇覆蓋在凌月逍的紅唇,學著凌月逍的樣子將粉舌探了進去。

真可謂無師自通啊!

凌月逍此時被桃灼這麼一挑撥,更是心神盪*漾,神志不清,手指用力的撕扯著桃灼和自己的衣服。

桃灼雖然很奇怪卻也十分的配合,甚至還感覺到一股莫名的美妙的感覺。

凌月逍不愧是天生媚骨,身體柔軟異常,令人愛不釋手,桃灼的手指滑過那細膩如錦緞般的肌膚,桃色的眸色里閃過一抹深深的慾望,薄唇不受控制的落在凌月逍的耳垂、脖頸、鎖骨、小腹……細細密密,痒痒麻麻的感覺,令凌月逍渴求更多。

但是小桃花似乎只會做到這一步,最要命的是他還發發現自己的下身的某個部分竟然腫脹了起來,整個人憋的生疼,想要尋找一個發泄口,卻怎麼也找不到,這種感覺讓他有些暴躁。

凌月逍似乎發現了對方的生疏,緊緊的貼著桃灼,身子用力的一轉,便將桃灼壓在了身下,細長手指勾住桃灼白嫩的手掌,一起找到那一片密園,然後緩緩的將桃灼那腫脹的不行的欲*望吞噬了進去,嫩白的身子一顫一顫的,找到突破口的桃灼眸色越發的深沉了,但沒幾下,卻又軟了下來,桃色的臉不由得漲得更紅了。

凌月逍似乎沒有發現一般,身子不斷的摩擦著桃灼細膩的肌膚,好涼爽,於是桃灼的某個部位又勃發了起來,他本就極其的聰明,善於觸類旁通,身子一旋,便將凌月逍壓在了身下,劇烈的運動了起來。

一股乳白色的精氣在兩人結*合之處纏纏繞繞,隨著凌月逍的美妙的呻吟,桃灼的動作也越加的劇烈,豆大的汗珠滴在兩人之間,一時之間整個黑蝕的洞穴卻剩下了兩個人粗重的喘息聲。

……

啊!

隨著一聲嘶吼,桃灼身體劇烈的亢奮中終於舒暢了,那股乳白色的精氣也隨著兩個人的分開,竄入了各自的體內,桃灼忖了忖眉,這種感覺十分的舒服,而且似乎自己百年來的壁壘,竟然突破了。

只做一次這樣的運動,居然能衝破百年來的壁壘,桃灼疲憊之餘一雙桃眼盯著凌月逍熠熠發光。

凌月逍身體得到了暫時的舒緩,卻也是有些疲憊,軟軟的躺在一側,她現在的身體說不上來的虛弱。完全沒有注意到黑夜一雙水眸盯著自己閃閃發光。

話說一向精明的桃灼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身體內一顆金色的種子正在慢慢的形成,只是想到剛剛的美妙滋味,和這運動帶來的壁壘突破,桃花眼裡不由的又瀰漫上了一層慾望,於是在凌月逍的尖叫聲中又一次的佔領了凌月逍。

……

妖精在修仙方面確實要比人有很多的優勢,最起碼體力上遠遠不是一般修仙者所能達到的,就這樣,在數月的時光當中,食髓知味的桃灼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攻佔了凌月逍的城池了,而凌月逍卻偏偏拿他沒辦法,誰讓自己的修為不如人家,心中暗恨自己怎麼招惹這麼一個妖孽,不過在焚情心經發作之時,她也只得依靠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傢伙。

儘管如此,凌月逍的心底還是隱隱的也對桃灼產生了絲絲陰影,每次當她修鍊剛剛入定,這個妖孽便會竄出來上下其手,而凌月逍卻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這讓凌月逍對桃灼的身份十分的好奇。不過最令凌月逍感覺到要命的是每次歡*愛完,這個妖孽的修為似乎都有所進步,儘管有的時候不是很明顯。

其實凌月逍不明白的是,焚情心經也給她帶來了一些修為上的進步,甚至是身體的上淬鍊,只不過焚情心經的淬鍊是讓女人更能迎合男人的口味,而凌月逍的身體本就已經被鴻蒙珠淬鍊過,經脈要是常人數十倍寬,加上她只能吸收的鴻蒙之氣更是過於精純,只能在體內凝結成細流存在,所以焚情心經帶來的那點點突破對她來說根本就等於沒有。

不過這數月的光陰,凌月逍也沒有白白浪費,已經將凝神期的九九歸一功法練到了第二遍的第三層,也就是說同是凝神期的第三層,凌月逍身體爆發的威力要是對方的二倍。如果凌月逍練到第九遍,便是別人的九倍。當然也只有練習完第九遍,凌月逍才能真正的擺脫凝神期進入練氣層。

凌月逍心中還是有些擔憂的,畢竟修鍊太快沒有實戰的話,是十分的不牢靠的。

凌月逍身體雖然通過吸收鴻蒙之氣,已經延長了十年的壽命,但是對於一個修仙者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更何況凌月逍原本就只有三年的壽命,也就是說如果凌月逍不趕緊修鍊或者在十三內出去,她便會香消玉殞在此地。

但在黑蝕的界地里想要出去,除非有大的機緣,而這個機緣只能等。

想到外面有很多事情等著她去處理,眼下她也只能趁著這沒有危險的漫長等待時刻,努力的增加自身的修為。

在黑蝕的這些日子裡,還有一件讓凌月逍很頭疼的一件事情,便是桃灼這個神出鬼沒的傢伙,有好幾次自己入定,愣是被他生生的被他打斷做那男女之事,在這方面桃灼有著不僅有著驚人的學習力,每次都是饜饜不足。這讓凌月逍不由得十分後悔,那日怎麼不夠堅持,竟然將這廝給拆吃入腹。

兩個人一直維持著這種話語交流不多的奇妙關係,隱隱的相互之間倒是有了幾分信任,但是凌月逍還是下定決心,一等自己擺脫這個黑漆漆的地方,就趕緊甩掉桃灼這個傢伙,真不知道這個傢伙從哪兒冒出來的,不管如何,自己的小身板是經不起他的折騰了。

… 第九集

接下來的幾天中,穆姆託上校他們有驚奇的發現。

往南去,在森林與河中間,也就是離羅貝爾上校等人遭受鋸魚襲擊的地段十多公里之遠,有一塊200多平方公里的溼地。這裏海拔在—5米到+15米之間,河道縱橫,地勢低窪,長着許多類似於禾本科植物和水生維管束植物的溼地植物。

大羣的小型飛行動物,——博物學家米切爾教授把它們叫做河鷗,頸子更細長的則叫河鷺,雖然它們和真正鷗和鷺一類飛行鳥類在形體上有不小區別,但是並不妨礙這個名字的流行,——在這裏覓食棲宿。藍嘴蝚也在這裏時常出沒,行動緩慢,魚,甲殼類,甚至鳥,都會成爲它們的口中囫圇吞下之物。

三個支隊長,米切爾教授,兩個尉官,以及一名地理測量技師,幾天中足跡踏遍了幼發底格河西岸這片方圓近一千平方公里的區域。溼地西邊和西南邊,是大片的森林,以及漸漸開始有了起伏的丘陵。

靠進河岸的那段,在溼地之南,卻是綿延很長的矮小樹林帶,最窄處寬不足三公里。這些樹都比較矮小,有些樹甚至長年浸泡在水中,好比地球上的紅樹林,只是這些樹木都有寬大的樹葉,葉片豐潤肥厚,鮮嫩多汁,倒象是爲各種素食動物準備的蔬菜似的。

奇異的景象就出現在這條樹林帶過後的那片開闊地中。

這片開闊地除岸邊還長着一些及腰的葦草類溼地植物外,往內地地勢漸漸升高,海拔都超過二十米,排水良好,較爲乾燥,因此夾雜着豐草和樹木,許多沒有樹木只有草的地方,有可能是人爲的結果。在這裏,大約近兩千平方公里的地方中,穆姆託他們發現了一些番離土著部落,不僅是從衛星攝像圖上發現番離人活動的蹤影,而且是實實在在的撞見了。

說是撞見,可能是穆姆託上校他們自己嚇自己。因爲這些番離人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一個特異的人種已經來到他們的地段。幸好望遠鏡讓他們保持了距離,使穆姆託上校等人能夠迅速藏進樹林隱身。

“球,好球,是全線進攻破門還是攻防兼備。”羅貝爾上校十分興奮。

“獅子兇猛,獵豹快捷,大象以重量稱雄,不瞭解動物的特點,怎麼就輕易去獵獲呢?”米切爾教授首先表示不以爲然。

“教授說的對,看來這邊的番離人還不知道我們到來,趁此機會可以多多觀察一下,瞭解一下這些部落規模,裝備,還有他們的習好後,再尋找機會不遲。”密羅辛中校說。

“你說的是去進攻番離人嗎?”地理測繪技師問。他既象是沒有聽動密羅辛中校的意思,又象是反對。

“技師以爲是什麼呢?”穆姆託忽然對非軍方人士的話很感興趣。

“也許這裏的番離人根本就與象龜營地沒有聯繫,對我們也沒有惡感,現在把他們視作敵對的一方爲時過早。哦,當然,他們還沒有見到我們,沒有行動,難以判斷。可是,總是保留一條遘和的退路,是我們應該考慮的。”技師遲疑着,停停頓頓的說。

“不管怎樣,我們要留在這裏多一點時間。這樣吧,密羅辛中校先回去,協助埃芬博格院長處理營地事務。中校可以帶一名上尉回去。”穆姆託上校佈置好了行動。

“我可不是懦夫,這麼刺激的事情總沒有我的份。”密羅辛顯得有些不滿。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首先給中校留着。請行動吧。”穆姆託果決的說,態度簡直不容置疑。

密羅辛中校內心激烈的爭鬥着,最後,他表態了:“工程師的話有道理,希望上校慎重一點,並非番離人都是敵人。上校小心了,我們在營地等着你們的好消息。”

穆姆託等人等密羅辛中校離開後,在森林中找了一處隱密之處暫時休息,他們打算等到天黑以後再去番離人部落打探,那樣正好可以讓夜視鏡派上用場,而番離人沒有這樣好的反偵察本事的,可惜只帶了兩副夜視鏡來,早知道運氣會這麼及時到來的話,就該人人都帶一副了。

他們吃了一些帶來的幹脯,和其他一些脫水乾菜。肉很鹹,口渴了,幸好不用到溼地裏去取水,在森林中往下挖易地個深坑,只要足夠深,就挖出了地下水。雖然離海邊遠遠的,可是這裏的地下水似乎還帶着能夠嚐出的鹹澀味來,不太好喝,或者再往森林裏走,多挖幾個地方試試能夠找到更好的淡水,可是誰都缺乏那點熱情了。每人勉強飲了些,暫時緩解口渴。

夜終於降臨了。沒有人甘願留下,事實上單個或者少數人留在森林裏,不一定比進入番離部落村莊更安全。

到了森林邊緣,穆姆託上校用夜視鏡努力辨認着方向。關於將要去的地點,在下午等待的時間裏,上校已經與河口營地通話,藉助衛星攝像和定位系統,明確了他們的去向和遠近。偵察隊裏只有他和羅貝爾上校在使用夜視鏡,其他則是緊跟着走。此刻,穆姆託最擔心的是番離人的土獒出來亂竄,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那可就麻煩來了。那傢伙的夜視能力象草原豹,嗅覺象獵犬,敏捷像非洲獵豹,真是令人頭疼的對手。

穆姆託突然覺得此刻他們的深入偵察真是膽大妄爲,他不禁在心中祈禱着,希望安拉此刻沒有打盹,時刻張着眼站在他們身邊。

忽然,面前一陣眩光,羅貝爾上校走在最前面,差點跌了一跤,他停下,取下了夜視鏡,其他人也發現了前面的火光。

“那是什麼?”

在每個人都懷着的疑問和驚喜中,他們越過了一段十多米的矮樹林,靠得更近了,已經沒有什麼高大植物的遮擋。現在他們看見火光來自前面的兩堆篝火,在河灘上,一塊超過十個足球場大小的地方,一羣人番離人圍着篝火,又唱又跳。

“番離人是在祈福禳災吧。”米切爾教授悄悄的說。

“肯定是在舉行什麼儀式,我們靠近去看看,你們在這裏等。”穆姆託上校頓感渾身充滿勁。

的確,番離人在在這裏舉行十二日一次的未成年人割禮儀式。經過這次儀式後的小孩就成爲大人了,可以參加捕獵,戰鬥,以及男子的出**配生育。這晚將有三個番離年輕人,兩男一女,舉行割禮。

男子們清一色的光着身子,只在腰間圍着不知是草葉還是布條做成的腰裙,太短了,連胯都遮不住,下身繫着一個口袋,裏面裝的應該就是番離男人那話兒了。用望遠鏡可以看見那些口袋顏色鮮豔,各不相同,有的還畫着簡單的圖案。

高大的番離少女,胸前四隻對稱的小**,跳動時忽上忽下,腰間密實的草裙則遮住了半個下身。

穆姆託上校正巧看到了行割禮的那一幕。上校看得心潮澎湃,一種神聖的肅穆生了出來。那儀式雖然和曾多次見過的儀式大有區別,上校卻完全能夠看得懂。

“接下來他們應該進行一個慶祝儀式。”穆姆託回頭悄聲說道。

果然,割禮之後,番離人並沒有立即離開。他們喝酒,剝開蚌殼類水生動物的殼,津津有味的吸着,又往火堆裏扔一些植物的塊莖,用熱灰燼埋上烤熟,還串起來一條條一拃長的無鱗魚往火上烤着。

一陣陣各種類型的烤香味混合起來隨風四散,也飄向了上校他們隱身之處,引得衆人胃裏也翻騰起來,饞得人人都往肚子裏吞着口水。

吃了很多東西以後,番離人更加活躍起來,這段時間也是偷窺的一羣人最難受的時間。番離人唱起歌來,是節奏比較自由的那種歌,象是讚頌什麼似的。他們高大壯實的身軀使他們具有良好的共鳴,聲音既渾厚又響亮,象訓練良好的意大利歌劇男中音。

一個年長番離人的首先起身,繞着火堆,身體一扭一跳的彷彿神祕的巫師之舞,在兩個火堆中穿行了兩次後才停息。更多的人跟着重複同樣的動作,歌聲也大起來,經過那三個剛行過割禮的少男少女面前時,都停下一會兒,手指向外翻彈着,表示祝賀。

穆姆託上校他們距離番離人大概有五六十米,由於火光的照耀,即使不用夜視鏡和望遠鏡都能把這幅情景看清楚。他們放心的觀看着番離人奇妙而神祕的儀式,因爲羅貝爾上校仔細搜尋後肯定的告訴大家,這裏沒有番離人的土獒,不怕被發現。

忽然,河灘上變得異常安靜,只有偶爾的幾聲蟲吟。從番離人中走出來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子,可以看見他鼻子上兩個閃光的圓環,是與衆不同的地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