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九天聞言,心頭暗喜:“你以前來過這裏?”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那是自然,我這十夫長的地位,就是在這南陵城外,殺了二十個人的人頭,才很不容易的得到的。”

高奎一臉滿足,似乎對眼下的職位非常的喜歡。

楊九天在房間裏掃視一眼。

一個房間住十個人,而這房間裏,就數十夫長最大。

這高奎,自然就是這個營舍裏的頭兒了。

“呵呵,那好吧,我們就一起出去轉轉。”

楊九天正愁沒有人從旁指點,正好有這唧唧歪歪的高奎隨行,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時至下午。

南陵城,城北,最繁華的一條街。

“這南陵城分爲城南和城北兩塊區域,城南出去就是戰場,也是軍事重地,閒人莫入,而城北是普通老百姓居住的地方,也是居住在南陵城內的男人們,找樂子最好的去處。”高奎一臉興奮地說道。

“呵呵,那這麼說來,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城北麼。”

楊九天看着車水馬龍的街頭,兩邊有許多小攤販,夾道的商鋪琳琅滿目,數不勝數。

“那還用說。”

高奎跟楊九天接觸久了,也不再懼怕楊九天的高冷,說起話來,也不再那麼拘謹。

“可是我們來這裏做什麼。”

楊九天面目冰冷,對來這種地方壓根沒什麼興趣。

他原本承諾嶽鐮的是,在進城以後,三個小時內結束葉括的性命。以儘快出城,趕往青峯山,用葉括的人頭,換取九玄淨氣法的後半部祕籍。

而此間,他已經進城五個小時了。

時至傍晚,他連驃騎大將軍的府邸在什麼地方,都還沒有摸清楚。

“在軍中飢渴太久,來這裏,當然是爲了找樂子。”

高奎一臉壞笑,衝着楊九天邪惡地眨眨眼。

楊九天再怎麼平靜,此刻也無法再平靜下來,對高奎的表現並不待見,甚至連看都懶得去看高奎一眼。

“看你長得肥肥胖胖,還以爲你是個老實的傢伙,沒想到你的骨子裏,也是這麼的不堪入目。”

楊九天可沒有興趣在這種時候,在這種繁華的街市裏,去找什麼樂子,只是冷聲笑道:“但這些並不重要,我現在只要你告訴我,驃騎大將軍的府邸究竟在什麼地方。”

高奎聞言,面上的壞笑立時收斂,正色道:“千夫長不要誤會,其實屬下之所以帶你來這裏,是因爲我料想,葉將軍和盧將軍他們,今天晚上一定會去怡春閣議事。”

“怡春閣?”

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地方。

楊九天濃密的眉梢微微一抖,心情複雜道:“那他們什麼時候纔回府。”

“這個…少則午夜,多則好幾日都不會回去的。”高奎耐性說道:“所以我帶你來這裏,也是怕你去了葉將軍的府邸,到時候撲一個空。”

“原來如此。”

楊九天聞言,突然又對高奎心生感激。

但他的心情也更加複雜了,要是他們一整晚都不回去,難道要在怡春閣下手麼。

“所以啊,千夫長,我們現在就去怡春閣怎麼樣。”

高奎並不知道楊九天此行的目的,他對此顯得格外的興奮。

楊九天無法拒絕,只能跟着高奎一起,穿過幾條繁華的街市,來到了掛滿紅燈籠的怡春閣。

那閣樓是全木質的,隔音效果並不好。

即便站在街上,也依稀可以聽到裏面,有男男女女的嬉鬧之聲。

“怡春閣的姑娘,是南陵城內最爲精緻的,所以這裏的生意也最好。”高奎含笑解釋道。

他似乎輕車熟路,堂而皇之地帶着楊九天大步走進怡春閣。

裏面的“媽媽”見到是兩位軍爺,也顯得格外恭敬。

“唷,軍爺,這是來找哪位姑娘的呀,可有看中的麼。”

“媽媽”是一個三十歲的妖嬈少婦。

她一襲緊身的豔紅色半透明紗羣,無法盡數包裹住那豐腴的香肌,裏面的嫩肉若隱若現的樣子,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此間,她撓首弄姿,滿目媚態,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彷彿經過千百次的訓練,恰到好處地勾住男人的眼球,令男人頃刻間就能對她如癡如醉的愛上。

而且,她似乎對高奎極爲熟悉,向高奎投來一個特別的目光。

高奎似乎也對“媽媽”極爲熟悉,像是許久未見的情人,此番相見,禁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媽媽”的尖下巴。同時,手法嫺熟地從懷中掏出一個,看起來極爲沉重的金邊錢袋,隨手就丟到“媽媽”的手裏,極老道地調笑道:“我身邊這位可是堂堂的千夫長,你們最好伺候周到些,否則的話…”

一個區區的十夫長,哪兒來的那麼多錢。

楊九天心頭一驚,卻是表現得無比淡然。

但那怡春閣的“媽媽”可不管那錢是從哪裏來,只要有錢便可以購買這裏的任何服務。“媽媽”見錢眼開,同樣手法嫺熟,將重重的錢袋放回衣兜裏,親自給高奎送了一個溫熱的香吻。

高奎心花怒放,一臉的滿足。

楊九天心繫刺殺葉括的要事,實在看不下去了,便是滿目冰冷道:“實話說,我們是來找人的。”

“找人?”

那“媽媽”聞言,便是腰姿款擺,走到楊九天的近前,貌似嬌羞地挽着手中的豔紅色絲帕,伸出一根芊芊玉指,頂在楊九天結實的胸膛上。

她也不提找不找人的事情,只是動情地媚聲說道:“喲,這位千夫長,竟然還是一個細皮嫩肉的小帥哥呢,看得我這做媽媽的,都流口水了呢。”

說話間,“媽媽”伸出舌頭,舔舔鮮紅的嘴脣,頓時間,嬌笑連連。

樓閣上的姑娘們,也眉目傳情,衝着楊九天投來喜愛的目光。

楊九天沒有去看樓閣上的姑娘。

他生平第一次見到“媽媽”這樣多情誘人的女人,難免也會動心。

近距離地聞到“媽媽”身上誘人的女人香氣,心跳立時加速,面色緋紅,就連下體,都產生了一些異樣的變化。

“咳咳。”

他很不自然地咳了咳,雙手環抱胸前,故作鎮定地沉聲說道:“我們只是想問,葉將軍和盧將軍,是不是也來了這裏,我找葉將軍有一些軍務要商量。”

“噢,原來你要找葉將軍啊。”

“媽媽”的芊芊玉指,從楊九天結實的胸膛上,緩緩下移,千嬌百媚地說道:“實不相瞞,葉將軍的確在這裏,不過葉將軍吩咐過了,任何人都不得打擾。”

“可是…”

楊九天眉頭一蹙。

“別可是了,千夫長,來都來了,我們先找點樂子,葉將軍總是會出來的嘛。”

高奎看得出楊九天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極爲爽快地,一把拉住楊九天的胳膊,衝着千嬌百媚的“媽媽”會意地眨眨眼。

那“媽媽”閱人無數,何等的精明,立刻就朝着樓閣上的姑娘們招招手,示意那些穿得花花綠綠,袒胸露背的年輕姑娘們前來招呼。

姑娘們見狀,迫不及待,熱情地從樓閣上一涌而下。 她們每個人都生得如花似玉,而且精心打扮,頃刻就能征服這個世間大部分男人的內心。

楊九天被高奎的雙手死死拉着,也不好強行掙脫。

很快,他們兩人就被那些令人心動的姑娘們,團團地圍在了中間。

“怎麼樣,爽吧!”

高奎並沒有急於去挑姑娘,只是滿目巴結地看着楊九天,在楊九天的耳邊輕聲提醒道:“千夫長,如果你是第一次,記得心情不要太激動,不然就體會不到其中的樂趣了。”

楊九天聞言面色僵硬,對於眼前的這一切,他連做夢都沒有想過。

原本以爲,人生就是爲了上陣殺敵,保家衛國。

而眼前這些,讓男人們不得不心動的美麗女人們,也實在無端的,就能吸引佔據他的內心。

“呵呵,別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

但楊九天畢竟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他意志堅定,不會輕易被任何事情干擾,而壞了他的大計。

他仍然保持鎮定。

但那些姑娘們如狼似虎,對楊九天這樣的小鮮肉,卻是一陣哄搶。

姑娘們把肥肥胖胖的高奎排擠在外,肆意地拉攏楊九天。

“來吧,到我閨房裏來,我帶你去看好看的。”

一個濃妝豔抹,嗲裏嗲氣的女人,死死地拉着楊九天結實的臂膀,並用自己身上的嫩肉,在楊九天的身上來回的磨蹭。

楊九天想要抗拒,卻被那些姑娘們圍堵得水泄不通。

再看高奎,早已經被姑娘們擠出了人堆。

“咳咳。”

楊九天有生以來第一次墜落在這樣的花叢中,有些無所適從。

回頭一看,那肥肥胖胖的高奎,已經走到門口,繼續去招惹那個三十歲的“媽媽”。

“媽媽”表面上在迎合高奎,卻是在暗暗地打量着楊九天。

在一定距離的調節下,楊九天終於發現,那“媽媽”的眼睛突然少了一些勾人之色,反而潛藏着一些對自己的懷疑之意。

或許是做賊心虛,楊九天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那“媽媽”生疑。

如今之計,只有跟一個女人去閨房,才能躲開那“媽媽”的視線。

環顧四周,至少有二十個姑娘。

二十個姑娘中,環肥燕瘦,應有盡有。

他們的姿色各有千秋,難分伯仲。

但有一個看起來最爲文靜的姑娘,她站在人羣之外,並沒有要跟任何人爭搶的意思。

“就她了。”

楊九天擡手,指着那個看起來相對文靜的姑娘。

“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