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月珊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有時間去細想,只要古羲不走就行了,這麼強大的一個戰力,絕對不能夠放過。 在楊月珊恢復傷勢中,時間慢慢過去,夕陽西斜,已經被遠處高山遮擋了一半。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陽光光芒萬丈,天空紅霞漫天,本應是無限美好,如夢似幻的畫中場景,但在紫寧淵的白霞林卻出現濃郁的肅殺之氣。

白霞林在紫寧淵這條大裂縫的邊緣並不遠,三面都有並不高的小山,被山環繞的谷中只有一片茂密古白楊,沒有其他古木。

“兩大學院都該死,竟然將副院長的屍體懸掛在樹上,真是該死!”

在東面的小山上,三個人影匍匐着,不是別人正是楊月珊、陸本善、秋若水三人。

楊月珊遵循古羲的叮囑,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與陸本善兩人匯合,因爲擔心被困的學生,忍不住的出來查看一番。

然而眼前的一幕卻讓她怒火中燒,因爲憤怒,身體都有些顫抖起來。

只見在山谷一片古白楊中,一個巨大的金色光罩將一大片區域都籠罩起來,在光罩中一共二十個學生盤坐在地,有男有女,一股股肉眼可見的衍力他們身體涌向金色光罩。

隨着衍力的涌出,光罩散發出一片璀璨金光,而衍力的流逝讓裏面的每個人的臉色均是慘白,毫無血色。

即使是盤坐在地,都是搖搖顫顫隨時都要摔倒的樣子。

這些便是被困住的無雙學院的學生!

在光罩外面站着的是白雲與向風這兩大學院的九級學生,細看一下有着三十多人,每個人看向光罩被困的人都是冷漠一片,強悍的攻擊不停的落在光罩上,將光罩打的湮滅不定。

在光罩前方的一顆古白楊之下,站着一個生有八字鬍鬚,左臉有一顆大痣的中年人,這人便是白雲學院九級學生的教師司金。

在司金的上方,一根白繩懸掛着一具早已就沒有生命氣息的屍體,不是別人正是無雙學院的副院長。

啪!

司金手中突然多了一根藤條,向着副院長的屍體抽了過去,頓時,無生命氣息的副院長被藤條抽的皮開肉綻,晃動了起來。

“無雙學院的都給我聽着,膽敢抵抗,全部都是這個下場,如果投降加入我院,必定竭盡全力教導!”

司金臉色陰沉,手中藤條再次對着副院長的屍體抽了過去。

“該死,司金你不得好死!”

“司金,你如此喪盡天良,人死還不放過,簡直就是禽獸不如,這麼做,你遲早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被困的無雙學院的學生看見,眼睛瞬間猩紅一片,目呲欲裂的看着司金。

這可是他們的老師啊,如今爲了救他們而身隕,死後還要受到敵人的鞭屍。

“哼!再說一遍,如果你們不放棄抵抗,等我攻破陣法,我要親眼讓你們看見我是如何在殺死你們之後進行鞭屍的!”

司金不爲所動,殺機凜冽,再次揮舞藤條對着副院長的屍體抽了過去。

啪!

啪!

……

一聲又一聲的脆響響起,只是瞬間副院長的屍體就被抽的裂痕遍佈,凝固的鮮血滴滴而流。

“住手!”

“混蛋!你是畜生!你枉爲人師!”

“司金,老子要是逃過這一劫,老子必將讓你家雞犬不留,老子連你祖墳都要刨出來鞭屍!”

無雙學院的渾身顫抖,額頭青筋直爆,雙眼猩紅一片,像是要滴出鮮血來一般。

外面攻擊的學生看見司金這麼做,臉上均露出了一絲不忍之色,實在太過分了,可卻不敢的勸阻。

兩大學院聯手前,教師就和他們說過,這麼做是爲了他們,進入人衍學府的名額有限,能夠減少一個對手是一個。

的確,每個學院的人都以進入人衍學府爲榮,爲耀,在裏面不僅可以學到東西,更加可以找到一個靠山。

“該死!我要殺他!我要殺了他!”

楊月珊寒氣滲人,臉上冰冷一片,起身就要衝下去與司金一決生死。

陸本善與秋若水一看,急忙將楊月珊攔住。

“你瘋了!你打的過司金嗎?靈衍境二重天,實力可不是凌越這個初入靈衍境的人能夠相比的!”陸本善低聲吼道。

“是啊,楊主任,他們一時半會兒還攻不破陣法,這麼做就是爲了激起學生的憤怒,好放棄陣法與他們決一死戰。學生都忍住了,楊主任你也忍一會吧,你要是上去,就等於送死,那學生們也就完了。”

秋若水拍了拍楊月珊顫抖的肩膀安慰道。

“就算我不死,又如何能夠解救他們!僱來的賞金獵人一個都沒有看到,估計看到這種陣勢全都跑了,這羣該死的,早就應該知道他們靠不住!”

楊月珊銀牙緊咬,心中憤怒卻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美目裏面淚光閃爍。

“不是還有我嗎,乖,我一定會幫你的。”

陸本善拍了拍楊月珊肩膀,說完湊上前來想要抱住楊月珊安慰一番。

“死開!”

秋若水一腳踢開陸本善,對着楊月珊說:“楊主任,我們還是別看了,再等等吧。”

楊月珊沒有說什麼,別過頭去,臉色已經平靜了下來,但是眼中的殺機卻越來越盛。

“古羲跑到哪裏去了,不會是跑了吧,這麼還不過來?”突然,楊月珊問道。

“楊主任,古羲老師不會跑的,他在尋找幫手!”

秋若水神祕的說道,讓楊月珊弄的有些疑惑。

在另一邊。

一道身影在密林當中疾馳而過,只能夠看到一條模糊的影子。

正是古羲!

古羲在森林當中轉了大半圈,將秋若水與他說的地方都看了一遍,只剩下謝博遇害的地方,他現在去的就是謝博遇害的地方。

很快的古羲就來到了謝博遇害的地方,大戰留下來的痕跡依舊存在,地面枯枝亂葉上面濺射出斑駁血跡。

古羲臉色冷毅,嘴角抽搐了一下,憑藉血液的氣息他知道這是謝博的。

“還有一股很強的氣息,靈衍境強者!”

古羲閉上眼睛,鼻子往空中嗅了嗅,再次睜開雙眼中已是一片森寒的殺機。

“一個都跑不了……”

古羲喃喃自語,語氣異常陰寒,身體一縱,消失在這片小戰場上面。

陽光消失,黑夜降臨,紫寧淵偶爾響起一聲聲異獸的吼叫聲,悠遠高亢。

然而在白霞林附近,一點異獸的蹤跡都尋找不到,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就是向風學院與白雲學院衆多學生一直攻擊金色光罩所帶來的澎湃氣勢。

隨着夜晚的降臨,司金陰沉的臉色也得以疏解,臉上露出一絲絲陰冷的笑意。

這羣學生已經支持不了多久了,陣法馬上就可以攻破了!

“去,放信號!將所有的在外面搜索的學生全部召集回來,一舉攻破他們,將他們斬殺!”司金指着一個輪流攻擊,現在在休息的學生說道。

“是,老師。”

那學生點了點頭,懷中掏出信號彈對着天空射去,嘭的一聲,天空爆發出一陣光芒。

“無雙學院的都給我聽好了,現在你們已經沒有退路了,無雙學院也已經放棄了你們,不用在抵抗等待援兵了!如果現在放棄抵抗,我只廢了你們的修爲,不殺你們,如果等我攻破了陣法,倒時候讓你們死無全屍!”

司金聲音洪亮,傳遍整個山谷。

“放棄我們?不可能,無雙學院不可能會放棄我們的,我們要是死了,無雙學院今年參加不了人衍學府的比賽,肯定會被強制性解散。”

“可是,我們堅守這麼多天,爲何沒有看見無雙學院的人來?”

“不可能,學院肯定派人來了,只是被攔截在外面,我們再堅持一會兒就行了。”

“難道學院真的放棄了我們,副院長如今身死,院長又常年消失,學院唯一的兩個靈衍境強者都不在,實力最強的只有楊月珊主任了,可楊月珊主任的修爲也和我們一樣,如何能夠救我們?”

無雙學院被困的學生素質有強有弱,強一點的堅信無雙學院會派人來救,弱一點了卻開始動搖了起來。

一時間,被困的學生議論紛紛,甚至都有了一種支撐不下去的趨勢。

“閉嘴!三言兩語就將你們的信心給動搖了,不過是那老賊的奸計而已。”

就在這時,一個眉清目秀,脣紅齒白,劍眉斜插入鬢的青年突然大聲吼道。

這學生一說話,議論紛紛的聲音戛然而止,一個個不說話。

青年臉色蒼白,衍力消耗嚴重,但那劍眉之下的眼睛卻依舊犀利,明亮。

回過頭來,青年對着司金大聲喊道:“司金,你說的話就像放屁,臭氣熏天,你爺爺我只有站着死,絕不跪着生,有本事你就來殺!就算你將我們殺光了,無雙學院只要有楊主任在也倒不了!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鬼主意!楊主任明察秋毫,洞穿你這的小把戲再容易不過!”

“白若非,真是有膽有謀,不愧是這老不死的得意弟子,即使你知道我打的是什麼主意那又如何!”

司金臉色一沉,藤條再次向着幾乎被抽碎了的副院長甩去。

“司金!”

白若非雙眼通紅,拳頭緊握,指甲掐進了肉中都不曾發現。

“這人是誰?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陸本善有些驚訝的看着白若非,想不到他竟然也知道白雲學院與向風學院的一些陰謀。他知道,那也是因爲了解楊月珊的底細,又發現了一些蜘絲馬跡才徹底的清楚了這羣人打的是什麼主意。

“副院長的關門弟子,實力非常強,比我弱不了多少。”

楊月珊有些欣賞的看着白若非,而後臉色有些尷尬,說道:“這兩個學院打的是什麼主意?難道不是爲了圍殺學生?”

陸本善與秋若水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

晚一點還會有一章。 “什麼意思?”看見兩個人的反映,楊月珊更加的疑惑!

就在這時,山谷中突然多出了十幾個身影,都是在外面攔截之人。

“你們老師呢?”司金問道。

“不清楚。”那名學生搖了搖頭。

“算了,不管了,人都到齊了,全部攻擊,一舉攻破陣法,斬殺他們!”司金獰笑一聲。

頓死,所有學生都行動起來,衍力洶涌澎湃,幾乎連成一線,恐怖的氣勢在空中凝聚成漩渦。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蓬!蓬!

一顆顆古楊樹被連根拔起,在無形的漩渦中紛紛爆碎。

“他們要攻擊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