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禕一愣,他很快就認了出來,這頭大海龜就是那天把自己拉入海中大旋渦的罪魁禍首。

2022 年 1 月 23 日By 0 Comments

這頭大海龜靜靜的停在楊禕身前不到半米處,海龜的四肢、尾巴和頭顱都縮進了龜殼之中,也不知是死是活。

大海龜一動不動,楊禕壯著膽伸手想要觸碰一下大海龜龜殼。

這一伸手,讓楊禕發現了一件更讓他吃驚的事情,他發現自己伸出的是一條怪物般手臂!

這條手臂從大臂到手掌都佈滿了金色鱗片,大大的手掌上只有三根粗大手指,手指之間還連着半透明手蹼。

「這是什麼!」

楊禕看到這條怪異的手臂后急着想要爬起來,結果卻發現自己的手腳十分生澀且不聽使喚。

胡亂掙扎了幾下后,楊禕還沒站直身體就整個人撲通一聲撲倒在一窪淺水之中。

水窪中原本清澈的淺水頓時被楊禕攪得渾濁起來,但是通過這渾濁的淺水還是能依稀照出楊禕的樣子。

楊禕看到一個人形怪物倒映在水窪中,這個人形怪物長著一個大頭魚一般的大腦袋,大腦袋上兩隻眼睛像一對銅鈴一樣向外鼓起。

人形怪物的全身長滿了金色的鱗片,除此之外他手腕和腳踝上還長著大小不一的魚鰭,還有一條長長的魚鰭從頭頂上一直延伸至後背。

更奇怪的是明明是魚的身體卻長著和青蛙一樣的四肢,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

「魚人,這是魚人!」楊禕認了出來,魚人這是艾澤拉斯世界一種人形生物,這種人型生物長得太有特色以至於讓他過目不忘。

「這個魚人是我!」

「我竟然變成了一個魚人!!!」。。。 陽宗湖療養基地內。

嚴經緯今天把女兒送去上學之後,便來到了這裏。

作為他的嫡系部下,破軍對警衛團要求非常嚴格,雖然在療養基地,但日常訓練是免不了的,在破軍的帶領下,眾兄弟正熱火朝天的訓練。

嚴經緯躺在不遠處的遮陽傘下,喝着冷飲。

「破軍,過來!」

在嚴經緯的命令下,破軍快速跑過來。

「神帥!」

「注意尺度,不要訓練得太過!」

「神帥,這些傢伙都習慣了,一天不訓練,渾身不得勁!」破軍嘿嘿一笑:「訓練過後,胃口也好一些。」

兩人正聊天的時候。

大門口的守衛朝着這邊快速跑了過來。

「神帥,李將軍!」

「什麼事?」

「外面有人自稱夏家人,想求見神帥!」

隨着守衛的話音一落,嚴經緯的眼睛眯了起來。

看來,駐顏丹方的事情發酵了這麼幾天,夏家人坐不住了。

「破軍,你出去見他們……」

嚴經緯交代了破軍幾句之後,便重新躺下,找了頂帽子蓋住腦袋,開始午睡。

療養基地大門口。

內心忐忑等待的夏淵父子,遠遠便見到李破軍朝着他們二人走來。

「李將軍!」

夏淵帶着夏建國迎了上去。

「神帥已經知道你們過來,他有話讓我傳達!」李破軍掃了兩人一眼,威嚴道:「那天宴會上發生的事情,讓神帥很不高興,神帥讓你們說說自己錯在哪裏,如果答對了,就有資格見他!」

李破軍的話,讓夏淵父子臉色一變。

果然!

宴會那天,雖然神帥沒親自前往,但惹得他不高興了!

「李將軍,都怪我管教無方,罪魁禍首嚴經緯我已經懲罰過他,希望神帥原諒!」夏淵連忙解釋道,他以為神帥生氣,是因為打碎了對方送去的青花瓷。

「回答錯誤!」李破軍冷冷道。

錯誤?

這下把夏淵懵住了!

「我的孫子夏子明,也是打碎神帥禮物的罪人之一,我已經家法伺候過了!」夏淵想了想,又趕緊說道。

「回答錯誤!」

隨着李破軍的回答,夏淵父子二人,真是不知所措!

他們努力回想宴會那天發生的事情,除了打碎神帥禮物一事,好像也沒發生什麼事吧?

「李將軍,我們實在不知道還有哪裏做錯了?希望李將軍指點!」夏淵急得不行,神帥這是出什麼難題啊?

「想不起來?」李破軍冷聲道:「神帥說,如果你們實在想不起來,磕一百個頭,或許慢慢的就想起來了!」

說完。

李破軍直接轉身走進了療養基地!

「李將軍……」

夏淵想追上去,但還沒走幾步,就被守衛攔住。

「爸,咱們到底哪裏做錯,惹神帥生氣?還讓我們磕一百個頭!」夏建國疑惑不已。

「你問我,我問誰?」

夏淵也無奈不已。

「爸,那咱們磕還是不磕啊?」

「磕!」

夏淵一咬牙。

就這樣,父子倆跪下,對着療養基地的大門磕了起來。

給武安神帥這樣的大人物磕頭,兩人心裏竟然沒有產生任何的不快,畢竟武安神帥的身份擺在那裏。

訓練場旁邊。

嚴經緯睡醒,發現破軍早已站在一旁等候。

「神帥,夏家父子已經磕了一百個頭!」

「再去問問,想到他們哪裏錯了沒?」嚴經緯冷笑,他倒是想看看,夏建國能否想的起來。

沒一會,破軍再次回來。

「神帥,夏家父子還是不明白錯在那裏!」

嚴經緯看了眼手錶,發現快到月月的放學時間,說道:「我沒時間陪他們玩,我得去接女兒了!」

隨後。

嚴經緯坐車從大門口離開。

車子貼膜,所以夏淵父子並沒有看到車內坐的是他們眼中的廢物少爺。

一直到天黑。

碰了一鼻子灰的夏淵父子才回到夏家。

夏家眾人從老爺子的臉色來看,就知道沒戲了!

晚上八點鐘。

各種各樣的新聞消息爆出!

西北謝神醫,到達昆州!

南海島諸葛神醫,到達昆州!

京城保健部門重量級專家,到達昆州!

這些前來驗證駐顏丹方的神醫專家,都被昆州市領導邀請同進晚餐,然後送回酒店休息!

晚上九點鐘左右。

謝思邈發佈消息,明天上午十點鐘正式驗證駐顏丹方!

這一夜!

夏家人徹夜無眠!

翌日。

天還沒亮,各地神醫專家住的酒店門口,早已站滿了新聞媒體記者,還有各種各樣小媒體公司養的狗仔隊。

「早間新聞報道,今天武安神帥,國醫謝思邈將聯合各地神醫,共同驗證張天璇女士手中駐顏丹方真實性,早間新聞實時直播。」

除了正規的新聞媒體,還有不少網絡紅人主播,也都全程直播。

八點半。

各地神醫專家從酒店出發,前往政府部門指定的驗證地點。 周遠看了看身後漸漸逼近的喪屍大軍,心中湧起一陣無力感,他的戰友死傷殆盡,剛才小李只是絆了一跤,還沒等爬起來,就被蜂擁而至的喪屍掩埋,臨死之前的凄厲慘叫彷彿還在耳邊。

他努力邁開腳步,明顯感到體力跟不上了,可是一旦停下,必死無疑,想到要被那些怪物生吞活剝了,他就一陣恐懼,只能咬牙拚命逃跑。

他手中的槍已經沒有子彈,可他還是捨不得扔掉,那是他從軍以來的第一把衝鋒槍,對他來說就是他的寶貝。

突然,那些怪物的嘶吼一下子消失了,他轉頭去看,只見前面一溜喪屍如同變了性子一般,突然紛紛掉頭撲向身後的喪屍,這一幕可把他看愣了,不過他可不會停下腳步看熱鬧,正好這麼一耽擱,為他爭取到了逃命的時間。

「嗨,這邊!」凌柯從一個小巷子探出頭來,沖他招了招手。

周遠乍一看到同類,心裡很是驚喜,毫不猶豫地往他那個方向跑去。

凌柯拉著氣喘吁吁的周遠躲到一個陰暗的角落裡藏好,他探頭看了看外面,確定安全了才回頭看周遠。

周遠狗喘著看凌柯,突然瞪大了眼睛,驚呼道:「救,救世之星!」

「噓~小聲點!」凌柯見他一臉震驚的模樣,微微笑道,「看來我真的很出名啊。」

周遠一把拉住他,激動地說:「你是來救我們的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