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楚南愣了一下,一招手拿出一件袍子圍住身體。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呀。」謝靈煙咬了咬下唇,嬌聲道。

「這是我的房間,我不是以為沒人嗎?」楚南嘿嘿一笑,來到謝靈煙身後,一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謝靈煙嬌軀一僵,一動不敢動,生怕楚南獸性大發把她給吃了。

楚南倒是想,但謝靈煙每到最後一步便死守防線,態度堅定,他便也絕了這心思,他知道她心裡應該有一道坎沒有過,男歡女愛本是已快樂的事情,勉強就沒意思了。

楚南移開手,笑道:「別緊張,我沒打算干點其它的。」

謝靈煙轉過頭白了他一眼,這才放鬆下來。

兩人依偎了一會兒,謝靈煙起身來到楚南的身後,拔弄著他濕濕的亂髮,道:「你的頭髮要留著還是剪掉?」

「唔,是有些長了,剪掉吧。」楚南道,長發礙事,而且他也沒有留長發的習慣。

「我幫你。」謝靈煙微笑著,目光溫柔,笑容明凈。

在陽光照射的窗台上,謝靈煙手中的剪刀飛舞,一縷縷髮絲紛飛。

有那麼一瞬間,楚南感覺到心彷彿融化了一般,他在謝靈煙的溫柔中沉溺。

「好了。」謝靈煙手中的剪刀放了下來,她轉到楚南的面前坐下,欣賞的望著自己的作品,顯然十分滿意。

楚南伸出手,將謝靈煙拉入了懷中,俯身吻了下去。

一對壁人在陽光下擁吻,似乎整個荒原的顏色都變得溫暖起來。

……

當謝靈煙從楚南的熱吻中逃出來時,已是俏臉嬌艷欲滴,渾身發軟。

她鬆了一口氣,差一點就放棄堅守了,看來和他單獨在一起還是太危險了,或許哪一天不是他控制不住,而是她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但是,鶴婆婆的話卻如同懸在頭頂的利劍,她不敢不顧及後果。

「唉,鶴婆婆,你要進行第二個考驗為什麼不快點,這麼久都沒有出現了。」謝靈煙心中埋怨,鶴婆婆彷彿失蹤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謝靈煙走出了城堡,去找陸憐香了。

在楚門,兩女同出青鸞星省,以前又是老相識,雖然沒什麼交情,但環境的改變總是會讓以前更熟悉的人抱團。

現在,謝靈煙與陸憐香之間的關係已經越來越親密了。

當謝靈煙找到陸憐香時,她剛帶隊從天牢沼澤里回來,受了點輕傷。

「沒事吧。」兩人坐在營地的一塊大石上,謝靈煙關切的問道。

「沒事,一點小傷,很快就會好了。」陸憐香道,她沒有戴面巾,那張令人覺得驚悚的俏臉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當然,比起當時謝靈煙那一身疙瘩卻又是好多了。

「我感覺你是有意往天牢沼澤闖的,你現在六級玄將了,想要在歷練中衝破第七顆玄桎嗎?」謝靈煙問。

「一方面吧,另一方面我想在天牢沼澤找一樣靈藥。」陸憐香淡淡道。

「什麼靈藥?楚門沒有嗎?」謝靈煙問。

「應該沒有吧,這種靈藥十分稀少。」陸憐香道,卻是沒有說靈藥的名字。

謝靈煙心中微動,沒有追問,她感覺陸憐香並不想讓別人知道。

兩人聊了一會兒,謝靈煙離去,而陸憐香回到了自己的屋裡。

對著鏡子,陸憐香褪下了身上的衣物,暴露出她的**。

但是,如果有外人看到的話,必定會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當然,絕不是因為驚艷,而是因為震驚。

只見得陸憐香原本能令人噴鼻血的**上,長著一塊一塊如晶體一般斑,用手一摸,就有冰屑一樣的東西紛紛落下。

陸憐香望著鏡中的自己,目光卻沒有什麼波動,只是如同一座冰雕一般久久的站著。

……

一道身影飛速在空中射過,奇快無比,連風都追趕不上他的速度。

楚南心中暢快無比,有了飛行玄技,果真就是不一樣,這種飛行玄技在運行時能產生一種神奇的氣流,讓他身輕如燕,如火箭一般的噴射能讓他在空中迅速飛行。

不知不覺,楚南來到了蒼月谷外,這屬於星辰角的範圍了。

蒼月谷外百里處有星辰巡衛,顯然是因為蒙娜靈王而設。

楚南悄無聲息的進了蒼月谷,谷中一片靜謐,因為諾大的蒼月谷只有蒙娜靈王與如意兩人。

楚南來到了主樓,這裡是蒙娜靈王的住處,如意住在旁邊的一個精緻的小院里。

主樓後院,是一座諾大的溫泉浴池,煙霧繚繞中,一個身影若隱若現。

「寶貝,我來了。」楚南一舔嘴角,大叫一聲撲了過去。

一具柔膩的身體入懷,但懷中的玉人卻是傳來一聲尖叫。

咦,抱錯人了,是如意不是蒙娜靈王。

看著懷中羞怒交加的如意,楚南乾咳兩聲,乾脆耍起無賴抱著她不放了。

「放開我。」如意咬著一口銀牙道,她能感覺到她的胸脯緊緊貼在了他的胸口上,也能感覺到他下面那東西正抵在她的小腹上。

「不放,這可是蒙娜靈王的浴池,同樣也是我的,你出現在這裡怪誰啊。」楚南壞笑著,大手從她的腰間往下一滑,覆蓋在一片飽滿的臀肉上,這手感,彈性驚人啊。

如意嬌軀一僵,咬牙道:「你想做壞事就來吧,我不過是蒙娜靈王身邊侍婢,反正無法反抗。」

楚南壞笑一滯,這丫頭是摸准了他的脈吧,這強忍住這活色生香帶來的**衝擊,悻悻放開她。

如意一下子披上了一件袍子,狼狽的逃走。

就在如意一走,蒙娜靈王便出現了。

「主人,你怎麼來了?」蒙娜靈王見得楚南,卻是有些驚喜道。

「蒙娜寶貝,快下來。」楚南正忍得辛苦呢。

高不可攀的蒙娜靈王卻是變成了言聽計從的小女人,直接跳下了浴池。

溫泉水濕透了衣裳,蒙娜靈王那完美的曲線頓時呈現眼前。

這分明就是********啊。

楚南撲了過去,頓時,呻吟聲響起。

此時,換好衣裳的如意站在屋裡,聽著那令人心跳加速的呻吟聲,她感覺****開始泥濘了。

良久,楚南精神抖擻的出現在如意的面前,蒙娜靈王亦是容光煥發,如同一朵盛開的鮮花。

看來,無論是什麼女人,總是需要男人的滋養啊。

「薇米,最近杜克家族有什麼動靜?」楚南問。

如意一怔,咬著下唇道:「叫我如意。」

「好,薇米,你可以回答了。」楚南聳聳肩,笑道。

如意瞪了楚南一眼,有些無奈,說道:「杜克家族沒有動靜,倒是柳氏有人來秘密找過我們,但第二天,這人便橫屍谷口。」

「呵呵,現在星辰角四大勢力亂斗,你們可是香餑餑啊。」楚南一聽就明白了怎麼回事,這蒼月谷應該屬於杜克家族的勢力範圍,杜克家族自是不會容別的勢力來拉攏她們。

「那不正是你楚門大展拳腳的好時機,這個時候插手剛剛好。」如意道。

「薇米,你還是年輕了一些啊。」

「我不叫薇米……」如意有些抓狂道。

「薇米,別鬧。」就在這時,蒙娜靈王插嘴了。

願你今生無長情 如意一怔,蒙娜靈王這是要讓她徹底改名了?蒙娜靈王雖說陰差陽錯認了楚南為主人,但是,她卻依然是蒙娜靈王身邊的侍婢,而蒙娜靈王除了對楚南認知有誤外,其餘的事情卻是記得清清楚楚,而且除了對楚南,她蒙娜靈王的威嚴一點也不欠缺。

「以後你就叫薇米吧,這本來就是你的名字。」楚南道。

如意露出一絲苦笑,默默點頭,現在開始,她叫薇米了。

「你剛剛說我還年輕?是不認同我的說法嗎?」如意,不,薇米很快擺脫了出來,問道。

「當然,現在火候還欠了一些,星辰角四大勢力並沒有真正的亂起來,我這個時候插手,反倒幫了他們一把,他們會繼續抱團來對抗。」楚南道。

薇米一聽,似乎的確是這樣。

就在這時,楚南目光一閃,而蒙娜靈王亦是目露精光。

「有人來了,這氣息似乎有些熟悉。」蒙娜靈王道。

「我避一避。」楚南說著,身形一閃,消失在屋裡。

蒙娜靈王與薇米出了屋,就見得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站在不遠處,那眸子卻是流露著詭異的光芒。

「是你。」薇米訝聲道,這不是杜克家族的那個小姐嗎?蒙娜靈王說她可能是邪靈族的強者用種靈術借她的身體來複活的。

絲絲沒有理會薇米,而是盯著蒙娜靈王,嫣然一笑,道:「蒙娜,我的老朋友,很久不見了,我還以為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再見面了。」

如果這都不算愛 蒙娜靈王盯著絲絲,她身上的氣息好熟悉,還有這語氣,難道是……

「貝絲。」蒙娜靈王目光一閃,驚聲道。 ?一旁的薇米心中大驚,貝絲?邪靈族大名鼎鼎的貝絲靈王?她不是因為輝煌帝國九公主左心蘭的事情而被玲瓏仙子殺死了嗎?

「咯咯,蒙娜,你果真沒忘了老朋友。」絲絲嬌笑道,這模樣,哪裡像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啊。

蒙娜靈王訝然的盯著絲絲,倒是並沒有流露出什麼驚喜之色,她與貝絲靈王有點交情,但也只是很淺的交情。

「沒想到,種靈術會在你手中重見天日。」蒙娜只是感慨了一句。

「就知道你會識破,我這也是運氣,差點被玲瓏那賤人給神形俱滅了。」絲絲提及玲瓏仙子,恨恨道。

「進來說吧。」蒙娜靈王道。

三人進了屋裡,絲絲突然聳了聳鼻子,感覺這屋裡似乎有一絲熟悉的味道。

「你當初為什麼要去動輝煌帝國的九公主?」蒙娜問。

「正好撞見她來歷練,當然想讓她嘗一嘗我們邪靈族的大餐,只是沒有想到玲瓏那賤人實力竟然一腳踏入了帝境,我這才棋差一著,不過也因為如此,我成功的使用了種靈術復活了。」絲絲道。

「你現在可是人類了。」蒙娜掃了絲絲一眼道。

「人類也好,邪靈也罷,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絲絲目光閃了閃,望著蒙娜道:「蒙娜,我知道你的事,被一個人類的毛頭小子攆得雞飛狗跳,這滋味不好受吧。」

「有話你就直說,我最討厭的就是你拐彎抹角的性格。」蒙娜淡淡道。

「我需要一統星辰角,但我擔心楚門插足,所以,我們應該聯手,我專心整合星辰角的勢力,你幫我鉗制楚門。」絲絲道。

蒙娜靈王皺著眉頭沉思著,良久才道:「我要種靈術。」

絲絲微微一笑,道:「可以,種靈術是我偶然得到的,一生只能用一次,要不成功要不消亡,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價值了。」

「那就成交。」蒙娜靈王道。

絲絲滿意的笑了起來,起身就要告辭離去,只是突然間,她望著蒙娜靈王,有些疑惑的看著她眉宇間的一絲春情,她在杜克夫人臉上也見過。

只是,蒙娜靈王一向遠離情愛,怎麼會?

或許是看錯了吧,絲絲沒有再多想,離開了蒼月谷。

楚南出現在屋裡,表情卻是十分的奇怪,帶著一絲深思之色。

「蒙娜,這貝絲靈王是怎麼一回事?她是被玲瓏仙子逼得用什麼種靈術的?」楚南問道。

「是的,主人,貝絲靈王當初劫持了玲瓏仙子的弟子,也就是輝煌帝國的九公主,好像讓她受到了什麼侮辱吧。」蒙娜靈王道。

楚南沒來由的想起了在邪靈族的圈養點時,那抱著心兒飛離的紫袍女人。

……

楚南並沒有在蒼月谷停留,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事情變得簡單起來,貝絲靈王肯定想不到蒙娜靈王會成為他的女僕,到時只要演上一場戲,等貝絲靈王放下心來時,直接來上這麼一刀,就能將星辰角切得四分五裂,到時就算不能完全吞下星辰角,也能啃下一塊大大的肥肉,當然,最大的肥肉就是這蒼月谷,這裡面可是有著一條玉黃金晶礦脈,到時,這礦脈會為他帶來無盡的財富,到時,他要讓整個迷霧荒原都在他的腳下顫抖。

楚南在空中極速飛行,一邊謀划著楚門今後的布局。

突然間,楚南心中一抖,扭頭望了過去,便見得上空一團濃煙劃過天際。

「玄力飛船!」楚南眼皮動了動,似乎是一艘失事的玄力飛船,他追尋著這團濃煙而去。

在迷霧荒原的深處,一片沼澤里,一艘小型軍用玄力飛船一頭紮下。

「轟」

泥水飛濺,這玄力飛船一半沉入了水澤之中,屁股后還在冒著濃煙。

「砰」

玄力飛船的后艙門打了開來,一名渾身鮮血的玄將從裡面爬了出來,撲通一聲掉在了水澤里,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層薄薄的玄光,讓他不至於沉入水裡。

就在這時,水澤里冒出一個個猙獰的腦袋,猛地朝著這受重傷的玄將撲來。

頓時,這玄將的一條腿一條胳膊被撕扯了去。

這玄將目露悲哀之色,他堂堂玄將,到頭來竟然落得被這二級玄獸撕碎吞入腹中的下場嗎?

就在這時,一片刀光亮起,幾聲慘叫,圍攻這重傷玄將的水澤玄獸在剎那間被分屍了。

隨即,一道能量將這重傷玄將從水澤里拉扯了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