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樂無憂也就是花如夢看著滿目瘡痍,頓時感到戰爭的殘酷。可以想象得到之前的那場大戰是多麼的慘烈!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十幾萬好兒郎為了給援軍爭取多的時間趕到,硬是以生命為代價,將餓狼軍團抵禦在緩衝區的二十里範圍之內!

花如夢兩眼通紅,感動莫名,分別在水、陸兩處祭奠英靈!

望著濤濤江水血紅依舊,花如夢手舉酒杯,高聲念道:「閉月落雁國的好兒郎們,花如夢在此宣誓,定為你們報仇雪恨!」

「水阿姨,你我兩家一直以來雖然不對付,但你今日拚死抵禦餓狼軍團,壯舉無匹,花如夢敬你,願你在天之靈保佑,保佑我花如夢取勝,好為眾位犧牲的將士們雪恥!」

「報仇雪恥!」

花如夢酒水灑入濤濤江水中,運足功力嬌喝道。

「殺!殺!殺!」

「戰!戰!戰!」

充滿仇恨的喊殺聲直衝九霄,甚至都傳到十幾里以外嘯奇的大軍之中。

「這群不要命的女人……嘶!輕點,混蛋!」

正在給嘯奇換藥的軍醫被突如其來的吶喊聲嚇得手一哆嗦,弄疼了嘯奇的腳丫子,被怒火中燒的嘯奇當成了撒氣筒,一巴掌給扇一邊去了!

腳趾頭被削去一個,酒不能喝,女人也不能玩了,嘯奇這個恨啊!

漸漸平靜下來的嘯奇開始琢磨著怎麼樣對付樂無憂。樂無憂大名鼎鼎,就是他與眾不同的戰術打法,打亂了自己的戰略部署,最後導致一敗塗地!

回去之後,嘯奇閑暇之餘一直在研究樂無憂的戰術打法,以及戰陣的運用奧秘。可是他研究來,研究去,發現一個問題。他發現這個樂無憂的陣法是新的,以前在望月大陸上從來沒有出現過,而且這個樂無憂不受條條框框的羈絆,隨性而為,這是最要人命的地方,根本就讓人無法預測他要如何出擊?

還有一點就是,樂無憂的士兵身披厚重鎧甲,從馬上掉下來已然行走如常。哪像自己的士兵,一從馬上掉下來就動彈不得,成了待宰的羔羊!

嘯奇,為此特別制訂了一套有針對性的作戰計劃……

數日之後,嘯奇傷勢已無大礙,決定出戰!

可是他發現水路已經被樂無憂給封了,樂無憂這是要和他在陸地上決一死戰!

「就如你所想!」不得不說,樂無憂的做法正中嘯奇的下懷!

一聲令下,十幾萬重騎兵以十個萬人方陣,一字排開,轟鳴著撲向樂無憂的大軍。

後面十萬弓箭手齊刷刷的捻弓搭箭,高舉過頭,直指前方敵軍陣地!

「放箭!」

嘯奇一揮長劍,頓時箭如飛蝗,遮天蔽日,呼嘯著在空中劃出一片美麗的弧形路線,目標正是正前方樂無憂的大軍。

「防禦!」

隨著一聲高昂的吶喊,站在隊伍最前沿的十萬盾牌手,將手中的盾牌一字排開,又有十萬盾牌手將手中盾牌摞在第一層盾牌上,形成一道四米多高的銅牆鐵壁。後面的無數大軍,則一人一面只有一平方大小的小型盾牌,狀如鍋蓋!往地上一趴,鍋蓋似的的盾牌正好將一個人扣在裡面,任憑利箭如飛,傾盆而下,就是傷不得分毫。

地方第一波箭矢過後,第二波未到之時,只聽樂無憂陣營中一聲怒吼:「放箭!」

無數鍋蓋突然掀起,十萬人一人一把鐵胎弓,精鋼鐵母打造的精鋼利箭閃電般射向高空,向著敵人傾泄而去。

鐵胎弓加上精鋼利箭,雖然傷不得敵軍身體,可是臉部防護罩卻是很薄的一層鐵皮,太厚就因為重量過大,使士兵抬不起頭!

一般的利箭是無法穿透這層只有兩毫米厚的鐵皮,可是全鋼打造的利箭,再上鐵胎弓強大的力量,一箭貫穿臉部的防護,在鑽入敵軍士兵的頭顱,後果可想而知。餓狼軍團士兵頓時死傷無數!

終於餓狼軍團衝到了盾牌組成的陣地前,長槍一舉,狠狠地刺向盾牌,連人帶馬想要撞破盾牌組成的銅牆鐵壁。

意外出現了!按照以往作戰的經驗,防守的一方必回全力以赴的穩住陣腳,不讓敵人衝破陣營,以求消耗敵人的攻擊力,等敵人銳氣全無之時,再發起反擊!

意外就在這裡,眼前的銅牆鐵壁完成了防護餓狼軍團利箭的任務之後,在敵軍重騎兵馬上就要衝到跟前的瞬間,突然分崩離析,向兩邊散開。

本想大殺一通的餓狼軍團士兵有力無處使,險些從馬上掉下來,一個個嚇了一身冷汗,這要是從馬上掉下來,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餓狼軍團很快就衝進了樂無憂的大陣之內。

遠處觀戰的嘯奇一見,心中頓時大喜,令旗一變,立刻又有二十萬重騎兵分作左右兩翼,夾攻樂無憂大營!

花如夢在中軍有條不紊的指揮著戰鬥。得知嘯奇從兩翼攻來,立刻做出部署。

「敵軍從左右成直線運動殺來!我命令,左右兩營帥麾下各自十萬兵馬,以S形,兩廂交叉分割敵軍,使其顧頭不顧尾,再擇機獵殺!」

「得令!」左右兩營將軍快速轉身離去。

嘯奇看著前方已經進入樂無憂大陣的十萬重騎兵,還有已經從左右掩殺過去的二十萬兵馬,心中暗道:「樂無憂啊樂無憂,只要你的中軍一亂,我這剩下的七十萬後備大軍,就會蜂擁而上,將你殺的落花流水,一雪前恥!」

嘯奇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忽然,嘯奇揉了一下眼睛,手搭涼棚向正前方望去,只見前方已經散去的盾牌陣忽然從己方十萬鐵甲軍後面繞了回來,盾牌大陣重新啟動,將十萬餓狼軍團士兵困在了裡面。

「呀呵,樂無憂果然有一手,想給我來個瓮中捉鱉!不過,我還有左右兩路協助的大軍,看你如何一邊圍剿我的中路,又要抵擋左右兩邊的夾擊?」

嘯奇這一手是從上次失敗的經驗中吸取的,我也用你的打法來回敬你樂無憂,想不到吧?嘯奇得意笑了。

「嗯?怎麼回事?」站在高處的嘯奇忽然發現左右兩個方向,突然出現一支敵軍部隊,一出來就分作兩路,以兩個S形交叉著沖入己方軍隊陣型中。

「這是什麼打法,他要硬拼嗎?」

嘯奇很快就不這麼想了,以他多年的軍事經驗,他感到不妙了。

樂無憂好厲害,他這是要將我著左右兩路大軍攪碎,讓我手下兵找不到將,將找不到兵!

「好厲害!」嘯奇出了一身冷汗,有心下令撤兵,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雙方攪在一起,哪裡還分的清進攻和後撤的命令。

幾經糾纏,撕扯,餓狼軍團雖然戰力強大,但是人人各自奮戰,失去了整體作戰的系統,徹底崩盤了!面對著系統化作戰的敵人,哪裡還有還手之力,被殺的人仰馬翻,血流成河!

陷入圍困中的中路大軍更慘,面對他們的是鉤連槍,專門鉤他們坐騎的馬蹄子。

鋒利如刀的鉤連槍,一路鉤拽下來,無數馬蹄子被鉤斷,餓狼軍團跌倒無數,根本就不用去管那些跌倒在地的餓狼軍團士兵,他們根本就起不來,被隨後的大刀手,手起刀落結果性命。

有些機靈的餓狼軍團士兵發現不妙,撥馬向後逃竄,一頭撞在盾牌上,撞的頭暈腦脹,被身後的鉤連槍一下從馬上給鉤了下來,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呼嘯著落下來,一刀人頭飛起,屍首分家。

遠處的嘯奇心驚肉跳,忽然一狠心,大叫道:「所有的弓箭手,給我狠狠地射箭,快!」

「大將軍,使不得,那裡還有我們三十萬大軍啊……」

「滾!」

嘯奇一腳踢開進言的一名手下,發出了放箭的命令。

頓時,晴朗的天空再次被陰雲籠罩。

天空彷彿饕餮巨獸一般,張著血盆大嘴,一口將大地吞噬,

「啊!」

正在交戰的雙方,被突如其來的箭雨殺死了無數!

花如夢也沒想到嘯奇會喪心病狂的這麼做,措手不及之下,自己也險些被射中。幸好主力部隊還在「鍋蓋」下面,一直沒有出來,不然必定會傷亡慘重!

只可憐了那些和餓狼軍團拼殺的將士,一半多死在了對方箭雨之下!更慘的是這些攻過來的餓狼軍團士兵了,沒有死在敵人的刀劍之下,卻死在自己人的手裡!

等對方箭雨過後,花如夢也下達了報復性的反擊命令。 「不顧代價的,亂射!將身上的箭矢全部放完為止!」花如夢也是瘋了!

嘯奇也不傻,自己剛才一通不分敵我的射殺,必回引起敵方的反撲報復。下達放箭的指令之後,馬上就發布防禦的命令。

不過,花如夢的報復來的太快了,快到連收拾死傷人員的命令都沒下,就開始反擊報復。

天空再次黑暗下來,嘯奇看也沒看就大吼一聲鑽入防禦工事裡面。

訓練有素的士兵們也是紛紛架起盾牌抵擋箭矢。事起倉促,滿天的箭雨哪裡全部防得住?還是有不少箭矢透過盾牌之間的縫隙,射殺了不少士兵!箭矢對攻終於告一段落,雙方重新回到均衡的戰爭狀態。

「起!」

花如夢令旗一展,地面之上忽然裂開一道道大口子,無數匹身披鎧甲的戰馬,頂開頂棚,一躍而出!

「咴兒……」

萬馬齊喑,早已準備好的騎兵翻身上馬,手中齊整的舉著奇兵特有的長槍,高聲呼喊著:「殺!殺!殺!」

萬馬其奔,邁著整齊而洶湧的步伐沖向餓狼軍團!

嘯奇一見女人國的軍隊殺了過來,不慌不忙的指揮著,分兵抵抗!

很快,餓狼軍團重新調整過來,迎著花如夢的大軍沖了過去。

兩軍相撞,殺戮開始,誰輸誰贏只有天知道,對此花如夢沒有一絲的必勝把握;嘯奇也一樣,只有戰鬥進行到最後階段,他才可以判斷出樂無憂和自己,倒地誰贏得了這場沒有任何把握的戰爭!

雙方近兩百萬大軍來回衝撞廝殺著,鮮血染紅了大地……

這一場大戰一直廝殺了兩天兩夜,雙方士兵的優劣終於出現分曉:花如夢的大軍是臨時拼湊起來的,戰鬥力比餓狼軍團差了許多。經過兩天的廝殺,漸漸失去了繼續揮舞兵器的力量。戰爭的天枰開始向嘯奇傾斜!

「哈哈!」

嘯奇一見對方陣營開始鬆動,心中大喜,急忙催促手下猛衝猛打,好一舉擊垮女人國防線,結束這場讓人揪心的戰鬥。

「好啊,終於可以一雪前恥了……女人國的女人們,大爺我來了……」

嘯奇甚至都開始在心中暢想擊潰樂無憂之後,女人再無抵抗能力,無數的美女還有數不清的真金白銀任意自己拿取和享樂……

花如夢現在也很著急,自己帶來的百萬大軍是女皇陛下東拼西湊給拉來的,戰鬥力並不高,真正的精銳部隊正在後方隱秘之地進行著艱苦的訓練。這場戰鬥全憑自己的戰爭能力來支撐著。可惜,戰爭打的不是一個人的戰爭,光花如夢一個人厲害,士兵的戰鬥力在那裡擺著呢,不行就不行,如果沒有什麼意外出現,花如夢必敗無疑!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我敗了,也讓你短時間內修養不過來!」

花如夢一發狠,準備學水芙蓉,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只要將嘯奇的餓狼軍團打掉一條腿,最起碼可以拖延餓狼軍團個把月的時間,身後就可以重新調整建立一個強大的防禦陣線,到時國內訓練好的精銳部隊就可以及時開拔,將餓狼軍團再次消滅掉!

正當花如夢準備以死相拼之際,嘯奇大營後方忽然冒起衝天的雲煙,接著一股紅色的火焰取代了黑煙,將黃昏的天空燒的通紅。

嘯奇一見身後的大火,頓時大驚失色!

糧倉!糧倉起火了!

這場火對目前的戰鬥已經沒有了任何影響,因為嘯奇很快就會擊潰眼前的女人國軍隊,糧食沒了,可以再派人押運。

可是老於戰爭的嘯奇明白,這場火不僅意味著軍糧被燒,更重要的是身後還有一支女人國的軍隊,自己將很快陷入腹背受敵的不利勢態之中!

身後糧倉失火,本就是一件動搖軍心的事情,再加上即將到來的背後攻擊,餓狼軍團難道又要重新陷入覆滅的漩渦之中嗎?

嘯奇仰天長嘯,他不服,不服啊!眼看就要打敗樂無憂,取得這場復仇之戰的勝利,關鍵時刻竟然會出這種事情。

負責保護糧倉的部隊不在少數,可是對方還是成功的放火燒了軍糧,這說明,對方的戰鬥力很強!

意識到這一點兒,嘯奇明白,要想保全餓狼軍團不被再次被消滅,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可是怎麼走?雙方這麼多人糾纏在一起,想撤也撤不了!

這時,後方果然湧現一支十幾萬的軍隊,清一色的全是男兵,只是這些人穿戴並不統一,亂七八糟的什麼服飾都有,整個一個超級土匪群!

花如夢在後面急忙望去,一桿大旗迎風飄揚「戰」。

「原來是他!」花如夢只覺心中一松。

「所有將士聽令,我們援軍到了,全力反擊,殺!」

隨著花如夢一聲怒吼,處於劣勢的部隊突然再次爆發出一聲整齊的吼叫:「殺!殺!殺!」

「戰!戰!戰!」

精力幾乎一空的將士們,一聽到有援軍了,立刻感到渾身充滿了力氣,將壓在身上的長槍大刀一擊挑開,在敵人愣神的一瞬間,一擊斃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