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模樣也比從前好看了幾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因此,總是有官兵在打沈傾的主意。

儘管這些村民說沈傾是驅鬼大師,需要尊重。

這些官兵完全沒當作一回事!

驅鬼大師?驅鬼?鬼?

那不是笑話嗎?當兵的可是最不信這一套了!

直到有一日,官兵里有一人瘋了,不停的喊著鬼啊鬼啊鬼啊!!! 這是言白第一次看到沈傾。

彼時的言白,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兩司馬,管著一支25人的小分隊。

言白看著沈傾,目光里有著灼灼寒意。

「我泱泱大夏國,豈能容你這樣的神棍在這裡,傳播虛假消息。」

「來人,給我綁起來!」

面對美人兒,言白是一點兒也不留情。

「白哥,你看小五的癥狀,很明顯不是犯病,要不然我們就找她看看?」

「趙七!怎麼連你也糊塗了!」

言白有些生氣,「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鬼,那為什麼直接出來!我們作為大夏國最為勇猛的戰士,如何能信這些無稽之談!」

沈傾看著面前的這個小官兵,似乎還是個頭目,就是過於正氣,固執,讓人覺得傻!

「泱泱大夏國,你沒見過的東西多了去了,難道就因為你沒有見過,便要否定他們的存在嗎?我看你不僅是見識短淺,就連心智也是極為的幼稚!」

沈傾毫不客氣的懟道。

「你一個小女子懂什麼!」言白低聲呵斥。

「沒有女子哪裡來的男子?怎麼就不懂了?」

沈傾一句話,就將言白的嘴巴堵住了。

是啊,沒有女子哪來的男子啊,沒有母親,孩子如何出生?

「歪理倒是一套一套。」

言白哼了一聲,卻看到旁邊的小兵跑了過來。

「白哥,小五齣事了,有點嚴重,你快來看看怎麼辦!」

言白臉色一變,便轉身跑去。

「要不,我和你們一起去?」沈傾脫口而出。

原本想要拒絕的言白,不知道怎麼鬼使神差的說,「那好吧!如果看不好小五,看我不治你的罪!」

看著言白的彆扭勁,沈傾翻了一個白眼,便跟著去了。

不得不說,這個言白看著還挺順眼的。

個子高高瘦瘦,皮膚正宗的小麥色,一臉的禁慾。

看起來似乎很高冷。

放在現代里也是一枚妥妥的禁慾男神,一張臉稜角分明,讓人看一眼便印象深刻。

沈傾看到第一眼的時候,便對言白有好感。

要不然也不會自告奮勇去幫忙,像她這麼懶散的性子。

到了一處小兵們駐紮的地方,沈傾看到裡面的人很是著急,忙忙碌碌的跑著。

「白哥,小五快不行了。」一個清秀的小兵很是著急的跑了過來,看著言白,臉上都是悲傷。

「閉嘴,這話怎麼能亂說,小五這麼年輕,家中還有七旬老母,自然是要康復的。」

言白臉色崩的很緊。

「白哥,我也不想啊,你快去看看吧。」

小兵雖然看到了言白身後的沈傾,但是在這種時刻,根本沒有心情去問沈傾是誰。

滿心裡都是小五,小五可是一起生死相托的兄弟啊!

沈傾其實被他們的感動影響到了,也是動容。

便跟著言白跑了進去。

大約有五六個小兵此時緊緊的按著一個人,似乎怕那人掙脫。

那被按住的人,此時臉色煞白的可怕,想來也非常的不好受。

「放開小五!被你們這樣抓著多難受!」言白的眼睛紅了。

「白哥啊,不是我們不想放開,一旦放開他,他就會拚命的咬人啊!」

「放開吧,有我。」

聽到言白的保證,眾人才鬆開了小五。

小五赤紅著眼睛,頓時就對著言白沖了過去。

然後拚命的廝打著言白,還用嘴使勁咬言白的胳膊。

沈傾都能看到,言白的胳膊都出血了!

言白都沒有吭一聲!只是微微皺了皺眉!

其他小兵的眼中,也是充滿了淚水。

沈傾皺了皺眉,幾步就走了過去。

然後對著小五的眉心一點。

小五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你做什麼!」言白頓時大怒,看著沈傾!

「要是他有任何閃失,我一定饒不了你!」

沈傾目光很是澄澈的看著言白,「你以為你很英雄嗎?你以為你這樣被他咬著,就能夠救他了嗎?」

「我的事,不要你管!」

「你以為我想管你啊,我可是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要不是看在這些小兵們的份上,你以為我願意來這裡?」

「你!」

「你什麼你!還不滾開!再耽擱下去,小五就真的要去見閻王了!」

一聽這話,言白迅速向後退了幾步。

隨後有些彆扭的瞪了沈傾一眼,別過頭,轉眼間又轉過腦袋,看著小五。

看著他的彆扭樣,沈傾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要不是因為小五,我才不會聽你的話,你現在馬上救將小五。」

沈傾將小五扶在旁邊的石板上,腦海中便出現了一個符咒。

沈傾在小五的腦袋上方,做出了一個手勢,眾人便看到小五的身上出現了一個極為扭曲的影子。

那影子似乎在掙扎,很是心不甘情不願從小五身體內出來。

「仙人,這是什麼啊?」

眾小兵看到沈傾的手段,頓時將沈傾歸結為了傳說中的仙人。

「鬼物啊。」沈傾漫不經心的說。

「什麼?這世上真的有鬼?!」

「要不然呢?我這驅鬼的天師不是要失業了嗎?」

沈傾一邊說,一邊做著一些複雜的手勢。

言白皺了皺眉,「大家別聽她瞎說,裝神弄鬼的把戲而已/。」

聽到言白的話,沈傾也沒有生氣。

「言白小將軍,你要是覺得裝神弄鬼,你來試試?」

「白哥,好男不跟女斗,咱們還是讓仙人自己來吧。」

身旁的小兵,怕言白惹沈傾不開心,萬一撂擔子不幹了,可怎麼辦?

言白倔著臉,沒有說話。

如今的小五,呼吸平穩了許多。

眾人只是看到沈傾的手指間,彷彿捏著一個煙霧型的腦袋一般。

「不是吧,這個鬼物這麼弱?」

有小兵看著沈傾這麼輕鬆就把鬼物抓到,便感嘆著。

沈傾轉身,將手指間的東西對著說話的小兵遞了過來,「你要不要來試試?」

那小兵頓時一個哆嗦。

「不不不,我還是不試了。」開玩笑,小五的樣子大家都看到了。

這鬼物肯定很厲害。

如此來說,是這個丫頭更厲害啊,不愧為仙人。

過了約莫半個鐘,沈傾才將指間的東西徹底捏爆。

「好了,小五應該快醒了,畢竟比鬼物吸走了他的不少生氣,身體還虛弱,補一補就好了。」

「仙人啊!」

「仙人啊!」 眾小兵圍著沈傾道謝,只有言白站在那邊沒有過來,卻還是開了口,「丫頭,謝謝你。」

「要謝我啊,好說好說。」沈傾眯了眯眼,笑的很是賊兮兮。

「你要幹什麼?」看著沈傾的目光,言白頓時覺得自己好像是掉進了什麼陷阱一般。

「當然是讓你謝我,不過我看著你這麼五大三粗的」

哈哈哈哈!

周圍的小兵們頓時大笑了起來。

言白一直以來,容貌便被人說清秀,這還是第一次被一個丫頭說言白五大三粗。

「仙人,好眼光啊!我們家白哥的確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單身。」

「是啊,仙人也是單身吧?」

「要我們看啊,我們家白哥和仙人,似乎蠻合適。」

「對啊。我們家白哥雖然不太會說話,但是你看那張臉吧,還是很不錯,身手也不錯,保護你不成問題……不對不對,是仙子保護我們白哥/」

聽著手下的這群小兵,言白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你們一個個是想要造反嗎?」

「哪敢啊,白哥,你如今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了,大伙兒都在等著喝你的喜酒呢,大家說對不對?」

頓時,一眾小兵便起鬨,大喊喜酒!!!

「簡直胡鬧!」言白走向小五身邊,沒有再理會他們。

「仙人,你覺得我們的提議如何?」

沈傾笑著不說話。

「仙人,你放心吧,只要和白哥成了婚,他肯定是個溫柔的男人!」

「對啊,仙人,我們白哥看起來冷漠,其實骨子裡可是似水柔情啊,對我們這些兄弟都好的不得了。」

「這個啊,成婚這種事情,需要兩情相悅才行啊/」沈傾嘆了一口氣。

「雖然我看著你們家白哥是不錯,但是人家根本沒有那個意向啊。」

沈傾做出了一個很悲傷的表情。

「仙人,你放心吧,如果你同意,白哥這裡就交給我們了,必定讓仙人滿意。」

言白聽著他們越說越過份的話,臉都快要變成黑炭了!

「我看你們是閑著無聊的不行,馬上給我繞著村子跑五十圈!」

言白冷著臉,對著小兵們說。

「白哥啊,跑步這事啊,我們去做,但是仙人這邊啊,還是需要你啊/」

「哎呀,小七,你太笨了,咱們現在去跑步,這裡不就只剩下白哥和仙人了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