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機皇帝·神智∞ATK:2500

2021 年 11 月 25 日By 0 Comments

「果然是你嗎?普拉西多。」

「那麼,我將手牌中的第二隻水晶機巧·綠晶龜送入墓地,特殊召喚水晶機巧·檸晶龍特殊召喚!那之後,選場上的一張卡破壞!」

「我選擇將水晶機巧·檸晶龍自身破壞。」

「水晶機巧·檸晶龍被破壞時,從卡組將一隻水晶機巧怪獸特殊召喚!」

「出現吧!調星師怪獸,水晶機巧·中樞黑晶!」

水晶機巧·中樞黑晶ATK:500

「調星師怪獸?」幽靈用那怪異的聲音問道,「難道你已經忘了同調召喚帶來的災難了嗎?」

帕拉多克斯沒有去管幽靈的話,自顧自的繼續展開:「將墓地的一隻水晶機巧·綠晶龜除外,發動效果,從手牌將一隻水晶機巧調星師怪獸特殊召喚!」

「出現吧!調星師怪獸水晶機巧·矩陣黃晶!」

水晶機巧·矩陣黃晶DEF:500

「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

帕拉多克斯結束了回合。

「僅僅就是這樣了而已嗎?看起來失去了罪之力的你也不過如此了。」

「我的回合!抽卡!」

幽靈SPC:2

帕拉多克斯SPC:2

「你的主要階段,水晶機巧·矩陣黃晶的效果發動!」

「將自己墓地的一隻怪獸效果無效化特殊召喚!接著,只用那隻怪獸和這張卡為素材把1隻機械族同調怪獸同調召喚,那個時候的同調素材怪獸不去墓地而除外。」

「我將墓地的水晶機巧·綠晶龜特殊召喚后,用等級2的水晶機巧·矩陣黃晶將等級2的水晶機巧·綠晶龜調星!」 楚塵心中大定,接通了梅文華的電話。

「怎麼樣?我們的耐心是有限的。」梅文華的聲音冷漠地響起來,「天機玄圖呢?」

「天機玄圖就在我的手裡。」楚塵的語氣帶著憤怒,不甘,咬牙切齒,「我現在正帶著它前往監獄的路上,但是,我不能保證我真的能夠將天機玄圖交給趙封羽幾人帶出來,我姑且一試,實在不行的話,我親自將天機玄圖帶去給你。」

「可是,我不想見到你。」梅文華見事情這麼順利,心中更加篤定了,暗暗冷笑,看了一眼背倚著大樹的宋顏,淡淡地說道,「過程我並不想知道,我只要看到我想要的結果,二十分鐘后,我會再給你打電話,記住,別超過我給你的時間期限,不然的話,我可不敢保證宋小姐會不會失足落水。」

楚塵的眼神愈發地冰冷。

還沒等楚塵回應,梅文華就立即掛斷了電話。

「他現在估計急得在跳腳吧。」梅文華笑了下,只要能夠順利救出趙封羽一行人以及拿回天機玄圖,就算用上了一些特殊手段,那又算得了什麼?

只要能夠達到目的,用最合適的選擇那才是最重要的。

甄克也笑了笑,下意識地抬起頭看了一眼四周圍,他沒有放鬆警惕。

「楚塵在這裡有很大的勢力,我們要提防他找上門來。」甄克說道,「不過,有宋顏在我們手裡,除非他想看著宋顏香消玉殞,否則,他一定不敢輕舉妄動。」

「甄師兄選的這個位置實在太適合了,基本上杜絕了他們偷襲的可能。」梅文華的目光一掃,「我們的十米之內,還布置了陣法,就算是特殊部門出動,派出狙擊手,這麼遠的距離,再加上陣法的影響,以我們武道宗師的實力,要在子彈覆蓋我們之前,殺死宋顏,絕對不難,楚塵不會做出這種選擇,除非……」梅文華的目光落在宋顏的身上,「楚塵為了她甘願成為小小宋家上門女婿,會捨得讓她死?」

遠處,楚塵掛斷電話之後,給江曲風發了信息,「前輩計劃怎麼行動?」

等了一會,沒有回應。

楚塵的心頭一噔。

騷風該不會關鍵時刻掉鏈子了吧。

「前輩?」楚塵忍不住又發了個信息。

對方給出了二十分鐘的期限。

可五分鐘過去,江曲風仍舊沒有任何的回應。

「少主。」張運國沉吟了一會,神色一狠,咬牙開口,「不如按照我剛才的計劃,我偽裝成為環衛工人接近他們,我會全力以赴去襲擊他們。」

楚塵搖頭。

張運國過去的話,跟送死沒有兩樣。

可江曲風沒有什麼反應。

楚塵只能強行地將內心的焦急按捺下來,「江前輩說了,他能處理,我們再等等。」

楚塵目光遠遠地眺望過去。

他比任何人都著急。

「希望江隊能夠從天而降啊。」肖風也看著那個方向,喃喃自語。

話語剛落,遠處,有人從天而降,啊不,是從地下鑽了出來……

楚塵的瞳孔猛然地一縮。

那不是土地!

是梅文華和甄克兩人身後的湖泊,平靜的湖水毫無預兆地發出了炸裂聲音,一道身影宛若神兵天降般一躍而起。

江曲風!

楚塵屏住了呼吸。

畫面彷彿放慢了無數倍……

梅文華和甄克同時嚇了一大跳,緩慢地扭過頭去,神情瞬間變得驚駭。

怎麼會是他!

兩人心中對江曲風有種源自靈魂的恐懼。

昨天三大高手圍攻江曲風,最終在楚塵的協助之下,江曲風將他們擊敗,而現在,兩個負傷的身軀,更加不可能會是江曲風的對手。

「渣!」江曲風出手凌厲無比,同時朝著梅文華和甄克發起了攻擊。

在入水之前,他說了一個『人』字。

「師兄!」梅文華大驚,狼狽無比地阻擋著江曲風的攻勢,不停地後退。

甄克也全力地迎擊,同時喝了一聲,「撤!」

他知道,自己被楚塵耍了。

江曲風在這裡,那麼也意味著楚塵也在。

剛才的電話,楚塵是在演戲。

梅文華想到了這一點,心中更是憤怒無比。

宋顏也回過神來了,猛地站了起來,看著江曲風一人獨戰兩個匪徒,緊張無比。

遠處一陣腳步聲音傳來,宋顏側臉看去,頓時激動,沖了過去,撲入了楚塵的懷裡。

這段時間歷經了很多事情之後,宋顏的心境遠比普通的女孩子要堅硬,即便是被兩個來歷不明的人帶走,一路上,宋顏都還能保持著沉著,可這一切在看見楚塵的一瞬間就沒了,宋顏緊緊地抱住了楚塵。

她的依靠。

「沒事了。」楚塵輕撫宋顏的後背,同時看了一眼前方戰鬥的三人,眼神冷光閃過。

江曲風一己之力,輕鬆應付兩大武道宗師。

楚塵看了一會之後,知道大局已定,兩人都逃不了。

接下來的畫面或許會有些血腥,楚塵拉著宋顏的手,「老婆,回家吧。」

這裡的事情,交給江曲風就夠了。

走出公園。

楚塵上車之前,看向了張運國,「張道長,這次能及時跟上他們,多虧了你。」

張運國得到誇獎,受寵若驚,連忙擺擺手,「少主,這是我應該做的。」

楚塵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上車之後,肖風開車離開。

看著楚塵的車子離開遠處的影子,張運國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半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他留在楚塵的身邊,由始至終都有著一個目標,就是希望在將來的某一天,能夠憑藉跟楚塵的關係,進入九玄門修行,可現在,他感覺自己距離九玄門越來越遠了……

楚塵還沒有到家之前,就收到了江曲風的信息……

【江曲風:罪犯已伏法。】

楚塵內心的石頭完全放下。

那畢竟是兩名武道宗師級別的奇門高手。

過了一會,江曲風的消息再一次發來,「三天後跟我出國,執行一項任務。」

楚塵怔住。

半會,楚塵問宋顏,「北塵的新葯什麼時候上市?」

「還有兩天。」宋顏已經完全平靜下來,「萬事俱備了。」

楚塵想了想,給江曲風回了個信息,「什麼任務?」

「抓捕大盜火燕!」 另一條則走的是森系仙氣風,淺藍色紗質拖地長裙,是某頂奢品牌的婚紗款。

沒有出塵不染的氣質,根本駕馭不了這件禮服。

再參考盛小姐以前的宴會裝扮和氣質,服裝師覺得,濃艷系妖媚大氣風,可能更適合盛知清。

見盛知清神色極淡,似乎不為所動。

服裝師再度開口勸說,「盛小姐,您上次參加《FIVE》晚宴的造型就很驚艷。今天的場合非同小可,基於大眾審美,我覺得另一套可能更適合您。」

盛知清終於捨得從手機里抬起頭來,單手慵懶地支著下巴,眼波流轉風情。

昨晚是她穿過來后睡得最安穩的一晚,所以心情還挺不錯,「那種風格的他看過了,不新鮮。」

「他?」服裝師髮型師化妝師齊刷刷把目光移向盛知清,臉上充滿求知慾和八卦欲。

「我今晚要勾引的人。」尾調有意無意地拉長了些許,襯得整個人更嫵媚妖孽。

????

!!!!!

三人神情變得興奮,想一探究竟的想法濃重到從頭頂化成煙飄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