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正如他先前對布瑪他們來說,這項研究,是有關於人體改造方面的研究。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或許在布瑪等人的耳中聽來,楚河先前在飯桌上所言,這個人體研究,是對其的人體標本,但是,其實他們不知,這個人體,並非是指的別人,而是他自己。

楚河現在已經有了和布里夫斯相若的科學能力,所以說,此時此刻,他已經擁有了以科學的手段改造自己並強化自身的能力。

因為,這就是他來到布瑪的家,為什麼要想布瑪的爸爸學習科學知識的目的。

微微一笑,楚河來到實驗台,然後,忽然將手伸向自己的口袋中,然後,下一刻,就從中拿出了一個萬能膠囊。

楚河看著手中的膠囊,輕笑一聲吼,屈指在空中一彈,只見一片煙霧緩緩的閃過,旋即,在煙霧的遮掩下,一個模模糊糊人影就平躺在了實驗桌子上,靜立不動。

片刻后,待煙霧散盡,人影的模樣立刻就清晰無比的暴露在了空氣中,若是外面有普通人向前一瞧的話,必然會大吃一驚,因為,那人影,正是先前曾被楚河殺死之後,存在萬能膠囊中的比克大魔王的屍體。

當年,在楚河殺死比克大魔王凱旋而歸來的時候,國王麾下的軍隊將領就曾經想要懇求他要過這具屍體,但是,楚河當時卻斷然的就拒絕,沒有給他們。

當時,有很多人,包括布瑪,悟空等人紛紛感到不解,不明白楚河保存一具屍體有什麼用處,但是,前世身為資深動漫宅狂熱者的楚河自然是深深的明白,這些曾經算是龍珠中主角對手的屍體,在他們的生前,都有獨一無二的特性。

因為,看過龍珠動漫的他,明白,在某些科學家的眼中,屍體的作用可是非常的大、尤其是強者的屍體,他們身體的能力是及其的豐富的。

要知道,原著中的沙魯,原本,應該是微不足道般的存在,但是,就是因為前期無數強者的死亡,被人利用收集了屍體的細胞,所以才可以通過集合了他們生前的優點而數度進化的怪物。

而沙魯其實說白了,也就是一個人類製造的改造生物,但是,即便是如此,卻能夠和超級賽亞人對抗,這無疑說明了人體改造這種能力,是多麼的強大。

當時的楚河雖然雖然對於科學方面的了解,是一竅不通,完全是個門外漢,但是,對於有一點,他確實無比的自信。

因為,他知道,自己有右眼中的那顆紅色的眼眸,他被賦予了超絕的學習能力,所以,他可以不斷地去學習,因為這樣,所以,他自己就擁有無限的可能。

彪悍娘子絕色夫 而後來,從這半年的學習中,楚河果然在布里夫斯博士的教授下,能力幾乎是一日千里,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各種各樣的科學能力,生物改造方面毫無疑問就是其中之一。

他一直有一個想法,就是要不斷的進化自己,不斷地變強,不斷的學習各種世間的武功能力,但是,即便是他,在受到了自己身體的限制的情況下,雖然身為血脈極其尊貴遠古賽亞人,但是,有些事,也不是他能夠做得到的。

但是,如果可以更加的強化自己的身體,那麼,一切就不是問題了。

有道是一將功成萬骨枯,想要成為世間最強者,那麼,他的腳下,必然是堆滿了累累的白骨,必然是踏著無數人的肩膀而向上攀登。

修行之路,其實,也是一個不斷向上進化,不斷改變自身,不斷淘汰別人的路程。

看著桌子上比克的屍體,楚河目光閃爍,舔著嘴唇,神色中忽然閃過一絲絲興奮的光芒。

這是興奮的光芒,是狂熱的光芒。

雖然生前的比克大魔王在他的眼中看來,很弱小,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他畢竟是娜美剋星人,是娜美剋星人中的曾經的天才。

這一族,天生就被上天賦予了各種各樣特殊的能力。

這是其他人所不具備的,即便是賽壓人,也是沒有的能力。

楚河的目的,就是要比克身為娜美剋星人的能力,通過以細胞、基因為媒介的特殊手段,來以自己身體細胞吞噬,掠奪這具身體的能力,從而讓他們變化成自己的能力。

楚河在生物科學這方面下了極大的功夫,而且,在半個月前,他便驚喜發現了,自己的體質,可以說,極其的特殊,已經超越了人體的極限的太多太多,幾乎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是可以產生奇迹的身體。

或許,就算擁有改造能力,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這種行為也是不可行,但是,若是用在他的身上,這種事,楚河覺得,是可以的。

「嘿嘿,比克,早就想要你們一族的能力了,雖然我擁有瞬間學習的能力,但是,畢竟是不能學習天賦能力,但是,現在,對於擁有了你的屍體我來說,卻是可以了!」

「哈哈,你的超快速再生能力、以及順風耳能力,還有那些你自己所擁有的全部的招式,待會兒,就全部會屬於我了,哈哈!想想,都是興奮啊」楚河的神色,此時,激動而又帶著幾分狂烈,他仰著頭,無比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之所以臉上露出如此的神色,是因為在楚河前世的時候,當時他在看完了龍珠后,就對那個世界里其中的諸多反派擁有的身體可以再生的能力而感到羨慕,比如說,比克、沙魯,魔人普烏。.. 而對於主角等人,雖然擁有賽亞人這種特殊的戰鬥體質,但是,在楚河看來,有一個缺點,和對方相比較之下,卻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肢體損傷不可復原的特性,對此,楚河感覺到很是遺憾。

所以說,即便是強如賽亞人,但是,若是在戰鬥中意外地斷了手腳,那麼,即便是打敗了敵人,失去的那一部分也不可能回來了,而且,那時,如果繼續依靠這種身體戰鬥下去的話,情況可是很不利的。

不要說什麼賽亞人的身體堅固無比,那只是對於能量彈一類的招數來說。

尤其是像氣斬、刀刃切割一類的招式,分割能力很是強大,即便是能夠隨時可以將氣籠罩全身,化成看不見的盔甲加以防護,但是,一旦稍有不慎,就會很容易造成肢體斷裂的後果。

楚河能夠清楚的記得,在龍珠原著中,賽亞人剛入地球的時候,眾人抵擋他們的時候,當時,以克林當時的氣,僅憑藉一招氣元斬,就差點殺了比他強上數倍的拿帕。

而且,更為驚人的是,在當時他和弗利沙在那美剋星上戰鬥的時候,更是一招氣元斬,斬斷了比他強上無數倍的弗利沙第一形態的尾巴,這在楚河當時看來,可是頗為震撼得一件事。

若是當時斬的不是尾巴,而是身體,恐怕即便強如弗利沙,他的身體也是要一分為二。

楚河對於此事,可是一直都有點耿耿於懷。

雖然他現在擁有了遠古賽亞人驚人的體質,但是,這個缺點,卻是他一直很在意的,如果有機會能夠更進一步的去強化自己的身體,那麼,他還是很願意這樣做的。

而現在,機會就擺在自己的眼前!

比克,雖然沒有像魔人普烏那般的超絕的快速再生的能力,也不及沙魯那樣的恢復能力,但是,只要頭部沒有受傷,其他的地方,卻是能夠無限的再生。

這種能力令楚河十分的心動,更何況,還有一個順風耳的能力。

楚河已經計劃好了,不單單是要擁有比克的天賦能力,在龍珠中,擁有特殊身體天賦的能人,還有很多,而且,他們每個人的能力,往往都是不可思議的。

比如說基紐特戰隊,魔界之王達普拉,地府各個高手,各個界王,都是他想要的對象。

既然已經決定要成為最強者,那麼,楚河已經做好了覺悟,所以,他想要一個凌駕於所有人之上的身體,擁有可以橫掃一切的力量。

而想要做到這一切,就需要他不斷的打敗各種敵人,然後,把他們的能力給吸收,完全變成自身的實力,從而不斷地向著更高峰去邁進。

縱橫世界無敵手,掌握時間的所有能力,學會世間所有的武學……

楚河的目光熱切而興奮,眼神中閃爍出入太陽般奪目的色彩。 永夜支配者 在他的心中,就彷彿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此時,彷彿燃燒了他的血液,讓他的心中不斷的沸騰了起來。一種淡淡的興奮感瀰漫在了他的心頭,

研究室中的一切已經準備就緒,楚河緩步走到試驗台前,看著比克平躺在上的屍體,神色從容而冷靜,目光如星芒閃爍。

「……準備開始了,比克大魔王,你的這個禮物,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楚河微微一笑,先對著眼前的屍體自語了幾句后,然後,目光變得嚴肅而又認真,他一臉沉靜的伸手拿起了各種各樣的器械,然後就慘無人道的在比克大魔王的屍體上活動了起來,此時,各種不知名的機器設備開始運轉,楚河開始進行起了他的人體基因提取實驗。

此時的楚河,手持一把手術刀,目光從容,一臉的遊刃有餘之色。

只見他的雙手在比克的身體上,如游龍般的遊走,看上去極其的熟練,幾乎如風而行,機器滴滴聲不斷在平靜的研究室中顯得格外清晰,各種器械的摩擦聲不時的從楚河的手中傳來。

楚河的態度看上去認真而又自信,他的眼神如夜空中的寒星,神色一絲不苟。

只見此時他目光在看著比克大魔王的屍體時,不斷的變換、時而高興、時而焦急、時而興奮,時而激動,各種情緒如過電影般不斷的閃現,由此可以看出此時的楚河,內心中的情緒的並不像是表面那般的平靜,如同海面下的波濤,靜靜的潛伏。

時間在楚河嚴肅而又緊張的研究中緩緩的進行著,房屋內鐘錶的指針滴滴的走著,好似行人的漫步,緩慢而又穩定,打著一種異樣的節奏。

正進行著研究的楚河中的楚河,在這時間的不斷行走中,忽然就他身體上的動作一下子停止了下來,然後,啊的一聲傳來,就見他張開了口,雙眼閃爍,緩緩長舒了一口氣,此時,臉上露出了一抹興奮的笑容。

此時的楚河。手中拿著一個類似杯子的容器,裡面有不知名的液體存在,其中,還有貌似細胞的提取物存在。

看著自己手中的容器,楚河雙目閃亮,心中油然而生出一抹淡淡的興奮感,他心中略帶幾分激動的想道;哈哈,比克大魔王身體中所含有的關於天賦能力的細胞終於被我提取了出來。」

「這一階段既然已經完成了,那麼,接下來,將要要進行的,就是我自己的改造了,不過,只憑我一個人的話,這種改造自己的研究,顯然是不可能完成的!那麼,就要有那一招了!」

此時,楚河喃喃了幾句后,他放下杯子,忽然目露微笑,目光閃爍中,他的身體忽然微微一晃,然後,就見在他的身體中,忽然有一道身影好似和他的身體相互重疊似得,緩緩得就從他的體內邁步而出。

瞬息間,就有兩個楚河出現在了這間屋子裡。

正是楚河的分身術施展,剛剛從本體中又分化出了一個分身。

雖然是分身,但是,因為兩人的記憶是共享的,所以,這個分身也擁有和楚河本身一樣的科學能力。

這樣的話,就可以自己的分身給自己來進行手術了。

「…….嘿嘿,那麼,現在,我這具本體,也該睡下了!」.. 楚河看著他的分身,沖著他點頭一笑,他笑著對自己自語了一句,然後,移步走到試驗台前,平躺在上面,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後,他又飛速的撤掉了自己身體內防護的內氣,將自己身體中的氣將到了最低點,使得自己防禦無效化,然後,就由分身替本體打了一針超強度的麻藥,等本體沉沉的昏迷后,就開始進行一系列的手術。

楚河的基因技術,傳自於布里夫斯博士,而且,他自己又親自花了不少的時間研究,現在的他,已經達到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地步,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已經算是一名列頂尖的基因技術科學家。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時,兩個小時,時間不斷的流逝,楚河對自己的手術改在也不斷地在進行著……..

並不像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每一步,都需要經過無比精密的計算,楚河可以說,是極其小心的在進行著改造。

終於,等差不多進行了兩個半小時候,楚河分身的臉上,此時,看著本體,驀然間露出了一抹微微的笑容。

此時,比克大魔王的細胞已經完全的被楚河的分身移植到了楚河本體當中去了,楚河的分身目光閃亮的看著實驗台上的平躺的本體,臉上情不自禁閃過一抹得意的笑容。

楚河的神色高興而帶有略顯激動的色彩,心中興奮而開心,此時此刻,他通過以自己的這具分身為媒介,所以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在自己的本體中,他血肉中的血液已經好似點燃的汽油,變得急速的沸騰了起來。

不僅這樣,自己身體的各個細胞,也變得極其的活躍了起來,就彷彿狂熱激動的粉絲群,見到了他們一直想要見的偶像那般的瘋狂……

楚河知道,這正是自己的細胞此時已經開始吞噬比克的細胞所產生作用了,以自己的細胞之霸道,楚河心中推測,恐怕用不了一分鐘的時間,比克的細胞,就會完全的被他的細胞同化,從而變成他自己的細胞。

楚河的推測很準確,幾乎和他想到沒有多大的差別,就在差不多一分種的時候,楚河的分身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在自己本體上發生的一系列的反應,已經明顯的開始減弱了下來。

本體的血液不再繼續地急速沸騰,而是緩緩的趨於平穩,逐漸恢復成了如小橋流水般的樣子,而他體內的細胞,也從活躍狀態變得漸漸的冷卻下來。

不一會兒時間,楚河本體的體內,就已經完全的恢復了平靜的狀態。

「………哈哈,先前已經做了很多次的模擬研究,看來,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一次手術就成功了!」

楚河的分身目光灼灼的看著他的本體,雙眸閃爍出一抹熾熱的光芒,此時,他的面龐上,露出一抹似太陽般的光輝。

他現在很開心,真的很開心,這不僅是對於他此時能力的一種肯定,同時,也是他對未來的無限可能的一種激動的嚮往。

這,僅僅是第一步,以後,還會有第二步、第三步,楚河抬起頭來,透過明凈的玻璃,看向外面的天空,心神好似一瞬間就離開了地球,他的眼前,所映照的,是整個的宇宙。

收回心中的思緒后,楚河的分身微笑轉身,來到實驗台前給自己的本體打了一針清醒的藥劑后,完成了他最後的一個作用后,他就緩緩的消失不見了。

而與此同時,在試驗台上平躺的著的楚河,也已經睜開雙目,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他站起身子,然後,首先做的事,就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剛才做手術的地方,看了一眼后,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一抹由衷的笑容。

「哈哈,當初沒有縫合上果然是對的,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的身體就已經恢復完畢了,果然,超快速再生現在已經變成了我自己的能力!」楚河微微一笑,略帶幾分興奮的自語道。

「雖然如此,但是,這只是身體上的恢復能力,就是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恢復能力怎麼樣?」

「哈哈,既然如此,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想要清楚的明白,那就讓我來親自檢測一下肢體方面的效果吧!」

楚河瘋狂的露出一抹笑容,他伸出自己的右手,蜷曲了四隻手指,然後,露出了一截食指,然後他目光閃爍,左手拿著手術刀,淡淡的看了自己的手指一眼,毫不猶豫地,右手飛速的一動,只見白色的刀光一閃,一抹鮮血空中飛灑,一截斷裂的食指掉落在了地上。

做完了這項瘋狂的舉動,楚河的神色平靜而又自然,彷彿剛才他切斷的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別人的手指,沒有露出半分痛苦的感覺,反而嘴角還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這種自殘的行為,在別人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感覺,但是,若是有科學同好者看到,或許只會報之一笑。

這或許就是屬於科學家獨有的瘋狂吧,不過,楚河將這種瘋狂當成了對自己的自信。.. 「那麼,下面就要來驗證效果了!」

平靜的看了自己手掌上那已經斷裂的食指,楚河微微一笑,心中的思緒一動,與此同時,在他的腦海中,立即就傳出一種奇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玄妙而又似乎理所當然的就存在,彷彿從一開始就存在於楚河的心中。

而此時,在他的右手斷裂的食指中,意念一動間,他就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斷裂的部位,飛速的發熱,就彷彿產生了一種細胞分裂重組的效果。

然後,在片刻的時間,他的食指斷裂處,血肉骨骼就彷彿是植物般的,不斷地向前生長。

一瞬間的功夫,斷裂的地方就已經向恢復了原來的部分,就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楚河活動了一下右手的食指,沒有半點不適應的感覺。

看著自己的右手,楚河目光閃亮,仰著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他心中得意的想道;「這一下子,只要我的頭部沒有收到致命的損傷,那麼,我的任何的部分都可以無限的再生。這在以後的修行或者戰鬥中,將起到極大的作用,哈哈!」

不僅僅是如此,此時,楚河已經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耳朵,已經擁有了娜美剋星人的那種順風耳的能力,現在,不僅僅是在別墅中布瑪看電視的聲音他可以清楚的聽到,而且,在十里、百里的市區中街道的行車聲,路人的交談聲他都可以清楚的聽到。

這可是一個極其特殊的能力,不過,對於娜美剋星人來說,這是一個優點,但是,同時也是一個缺點,因為不論何時何地,他都是保持著這種耳力,所以,有些尖利的聲音會讓他們受不了。

但是,楚河卻可以隨意的調節自己耳力的大小,在有用的地方,才放大自己的耳力,不然的話,若是隨時隨地的都保持這種耳力的話,那麼,被無限的噪音騷擾,楚河自己豈不是要煩死了。

比克生前所有的招數,也已經被楚河完全的掌握。在楚河看來,有些招數,還是很有可取的地方。

楚河對這一次的收穫感到很成功,不過,此時的他,並沒有對此感到滿足,因為,他想要的,不僅僅是這種能力,還有更多特殊的能力在等待著他不斷地完善自己。

而想要取得更好的能力,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完美,就需要他不斷地去打敗更多的敵人,做更多類似今天這樣的研究,所以,他必須要繼續的向前努力下去才行。

生命不息,戰鬥不止!楚河自己是深深的明白這個道理的。

想要獲得一件你夢寐以求的事物,必然要將經過一番坎坷的努力,天上不會平白無故的就掉餡餅,就算真的掉下來,也可能會砸死你。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去爭取,不然的話,你什麼都可能做不到。

這是現實,現實就是如此。

微微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將心中遐思拋飛到腦外,楚河不由長舒一口氣。

轉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眼見窗外天空上的太陽此時還算高懸,楚河心想忽然心想:此時應該距離日落應該還有一段時光。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呢?

怎麼說都是出師的日子,雖然剛才已經有了一個成果,但是,有道是好事成雙,這樣才算完美嘛。

再做一個實驗應該也不錯呢?反正還有點時間,難道今天有興緻,不做豈不是浪費了?

楚河心中思緒紛飛,沉吟片刻后,他心中一動,忽然看了看正平躺在試驗台上的那具已經被他自己提取完細胞的比克大魔王的屍體,目光忽然閃爍了起來。

楚河心中不由沉吟道:「雖然現在我已經擁有了這傢伙生前的能力,這具屍體已經對我沒有了什麼作用了,放在這裡只會礙事,但是,物終是有所值的,若是就此丟棄的話,倒是有幾分可惜了。」

楚河頗覺遺憾的嘆口氣,道;「畢竟,不管怎麼說,這可是曾經身為娜美剋星人中極有戰鬥天賦的天才的屍體啊。雖然是一分為二后的邪惡化身,但是,身體的構造總算異於常人,如果…….」

楚河微微眯起了眼睛,此時,他漆黑如墨的眼眸中驀然閃爍出了幽幽的亮光,就彷彿漆黑天幕中夜空的一點星辰,璀璨而又散發著奪目的光彩。

沉吟片刻后,楚河的目光一閃,腦海中已經有了定計。與此同時,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挑起了一抹弧度,臉頰上也緩緩的浮現起了一抹笑容。

此時的楚河,心裡已經決定好了,在接下來,一直到日落的這段時間中,他要將這具比克大魔王的屍體,改造成由以電腦晶元為中樞來控制的戰鬥形態的人造人,由此,成為一個他的助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楚河的忙碌中一點一滴的悄然流逝。太陽漸漸的向西方沉落,似乎再過不久,就要進入日暮時分。

又過了一段時間,夕陽似乎已經開始西下,晚霞似火,將雲彩完全的染紅,似熊熊的烈火,連綿燃燒。

忽然,在實驗室中,正在做著改造手術的楚河,此時,手中的手術刀活動的聲音驀然停止了下來,半響后,一聲帶著歡快的笑聲忽然哈哈的打破了寂靜,在實驗室中回蕩了出來。

「…….成功了,哈哈,肚子好餓,不過,真是一個完美的謝幕!很好,很好!」

楚河做完了最後的一絲動作后,此時,他放下手術刀,仰著頭,狂笑了起來,笑容中,滿是驕傲自得之色。

楚河的驕傲自得,並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任何人做到此點,都會露出如此的情緒。

撿個莊主做相公 一般的科學家,若是想要做這種改造實驗的話,起碼要上半個月,就是那種有極其豐富經驗的資深的科學家,也要做上起碼一個星期。

即便是如同布里夫斯博士這種頂級的大科學家,起碼也要一天的時間,但是,楚河卻打破了人們的想象,在僅僅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將這個實驗給完成了。

若是讓其他的科學家知道了,必然會大吃一驚,從而引起一場科學界不亞於九級大地震般的震動,但是,這對於楚河來說,卻算不了什麼。

楚河有這個能力,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科學家,有能夠超越楚河這樣的極限的手術速度,即便是那位超級天才,紅緞帶軍團的格羅博士,此時,遇見楚河的話,恐怕也要甘拜下風。

這不是科學能力上的比較,而是對於身體極限能力的比較。

就算格羅博士科學能力再強,他也沒有資格,和現在的楚河比速度。.. 在試驗台前,原本靜默不動的比克大魔王的屍體,此時,已經因為死亡而緊緊密住的雙目,此時此刻,忽然緩緩地睜了開來。

兩點紅色的光芒從他的眼瞳中閃爍,綠色而高大的身軀緩緩地從試驗台上走了下來,然後,他毫無表情,機械似的邁開腳步,停在了楚河的面前,一雙死寂的眼睛此時緊緊的盯著楚河,身軀靜立不動。

此時的比克大魔王,除了眼睛變成了紅色,其餘的地方,完全和以前一模一樣,根本就看不出是機械改造的,彷彿完全是個活人一般,讓人無法想象他先前還是一具屍體。

當然,這也正是楚河的高明之處。雖然外表還是如原來的樣子,但是,若是劃開皮膚的話,就會看到裡面充滿了精密的電子元件,機械零件,以及各種各樣的電線。

這一具軀體中,在比克的大腦中,楚河已經植入了程序控制晶元,由晶元代替思考,完全的按照楚河開發的程序來行動,所以說,不用考慮背叛不背叛的問題,這具軀體完全的由楚河所控制。

至於這具軀體的能源供給,不是靠電、也不是靠油、更不是太陽能,而是依靠楚河的氣來供給他的行動。

這是楚河自己開發的代替能源的設備,被他移植到了比克的身體中去。

這一具軀體的實力,最多,可以擁有楚河七成的氣,能夠發揮出楚河五成的實力,可以說,在現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一個高手了。

而且,不僅僅如此,楚河還在這個比克大魔王的身體中,安裝了一個自爆型的炸彈,就彷彿龍珠原著中十六號體內的炸彈。只要楚河意念一動的話,這具軀體就會完全變成了倒計時的引爆設備,雖然不如十六號的那顆可以將整個地球完全毀滅,但是,其,爆炸威力也能夠達到將整個西都給移平的地步,這是作為楚河的一個秘密的武器來使用的。

看著這具軀體,楚河很開心。

「主人,有什麼吩咐?

比克大魔王此時面無表情的看著楚河,雙眼中紅色的光芒一閃,忽然,他用極其機械而毫無感情的聲音,緩緩的說道。

「暫時沒事,你先待命吧,以後有事的話我會叫你的!」

萬古神帝 楚河微微一笑,看著對自己開口的人造人比克大魔王,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萬能膠囊,然後按住按鍵,煙霧一閃后,便將比克大魔王收入了裡面。

楚河心中得意的想道:「哈哈,有道是有備無患,未雨綢繆,這下子算是有一個幫手了,以後如果遇到什麼事的話,起碼也能幫一下忙了!」

忙碌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做了兩個實驗,楚河現在感覺渾身髒兮兮的,肚子也已經開始「咕咕」的叫了起來,給自己發起了抗議。

看看天色,差不多到了要吃飯的時間了,雖然如此,但是,楚河還是決定先回自己的屋子把自己洗乾淨再說,之後再去客廳吃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