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正當他暗暗詫異之際,卻見張羽凡不知從哪裡變出了幾個碟子,上面擺放了一些水果、糕點,成「品」字擺在潭水邊。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弄完這一切,張羽凡望向一旁的蕭羽,道:「道友,可否借你的佩劍一用?!」

「你準備做什麼?」雖是這麼問,但蕭羽還是將青芒遞到了對方的手中。

看著蕭羽遞來的青芒,張羽凡道了聲:「好一柄雌雄同體劍!正好可以助我破除這萬骨護棺!」

「你要破這萬骨護棺?!」

「有法有破罷了!」張羽凡微微一笑,忽然道:「對了,道友,等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管,更不要出手,你先退至一旁!」

蕭羽應了一聲,向後退了數步,方才靜靜地看著場中的一切。

只見張羽凡一手揮舞著青芒,一手緊握天師道印,口中開始念念有聲起來。

片刻之後,卻見張羽凡劍鋒指地,竟是以地為紙,快速畫出一個複雜之極的符咒來。

「伏天王·降天一·太上無我招天青·明綱玄兆鎮幽冥!」

張羽凡奮筆疾書,一氣呵成,符咒成型的那一刻,包圍著青銅棺的那些幽綠的「鬼火」竟開始「呼」的帶起一陣風來,四下散開!顯然是受到了驚嚇,在空中盤旋了好久之後,又才落了下去,只是那棺材上的綠色比之剛才已經明顯黯淡了好多。

張羽凡舉起青芒,「蹭」的一聲,在天師道印上摩擦了一下,原本平淡無奇的青芒頓時爆射出一道耀眼的寒光,蕭羽同時劍鋒一點,竟是直指那口青銅棺。

只聽「叮」的一聲,劍芒擊中棺身,劍芒出體,青芒劍身竟像是很興奮一般前後搖擺,發出「嗡嗡」的聲音,只見被劍芒擊中之處的「鬼火」迅速脫離了棺身,飄入半空,張羽凡身不停留,再次舞劍,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劍芒射向了青銅棺上。

隨著劍芒接二連三地擊中棺身,那些原本依附在青銅棺上的「鬼火」再次散開,紛紛在空中盤旋起來,幾遍過後,整個空間里已經密密麻麻的排滿,就像是一大片的螢火蟲漫天起舞,照的整個洞穴都是綠油油的一片,這等景象不僅沒有絲毫美感,反而讓人覺得是鬼氣森森,煞氣衝天,原本在火靈珠映照下略顯燥熱的山洞,頓時變得陰冷非常。

一連揮出七劍,張羽凡的臉上也微微滲出了些許汗珠,可他並沒有休息,而是取出一個小碗,碗中盛滿了糯米,與此同時,張羽凡咬破自己的食指與中指,並將滲出鮮血的手指插入碗中,開始逆時針的旋轉。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隨著碗中糯米的轉動,漂浮在半空的那些鬼火也按照相同的逆時針旋轉。緊接著,張羽凡猛地抓起一把糯米,便朝著半空中的鬼火撒去。

隨著糯米揮灑,旋轉中的「鬼火」紛紛朝著他的方向過來,但好像十分畏懼青芒與道印,只是圍著,不敢前進一步。蕭羽又抓了一把糯米,再次散出去,又有不少「鬼火」飄了過來。

第三把糯米的撒出,陳羽凡的身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綠色球裝物,也不知堆積了多少「鬼火」,照的張羽凡此刻已是全身通綠。

看了一眼身前巨大鬼火,張羽凡會心一笑,同時手指凌空畫符,隨著符咒的成型,一支小小的血色紅幡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紅幡成型,張羽凡右手一揮,那小小的紅幡便猛地射向了古井的底部。而那些鬼火似乎受到什麼外力牽引一般,猛地隨著紅幡飛去的方向飄了過去。

看著圍聚在紅幡周圍的鬼火,張羽凡低喝了一聲:「去!」只見那血色小幡便化為一道紅光,飛出了古井!

而那些鬼火在此時竟然又產生了變化!

只見這鬼火不斷的翻騰,慢慢化為一個人形,對著前方的張羽凡緩緩地跪了下來!隨後,便化為一團綠光,順著古井飛沖而去……

直到這時,張羽凡方才深深地吁了口氣。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蕭羽,將青芒遞迴到他的手上:「道友,多謝了!」

直到青芒入手,蕭羽方才從先前的震驚中恢復過來,驚問道:「張道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張羽凡苦笑著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我只是以天師府的獨門秘法,將被禁錮的魂魄釋放出來罷了!」

「我的天啊!」聽到這話的蕭羽頓時倒吸了口涼氣:「不會吧!這麼簡單就把陶天師的邪陣給破了?」

「簡單嗎?」張羽凡苦笑一聲道:「你可知道,為了施展這秘術,我耗費了多少的靈力!」

「可是……」蕭羽露出一絲疑惑:「這也未免太……」

這裡面可是屍督啊!

張羽凡笑了笑道:「放心吧!陶天師此時並不在這青銅棺內!」

原來是這樣!!

蕭羽點了點頭,難怪剛才出了那麼大的動靜,這青銅棺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在這時,蕭羽發現,原本還慢慢一池的潭水,現在竟已乾涸,那些碳化的骨頭中間似乎有一條路可以走,只是要經過那口青銅棺,兩人相視一眼,順著那條「路」走了過去……

兩人行走在潭底的路上,周邊的那些鋒利的骨頭雖然已經碳化,只是脆了很多,堅硬程度,反而是越發厲害了,如果一個不當心真的被絆倒了,刺入身體里一樣能讓讓你喪命。

小心的行走在潭底,忽然間,兩人都停下了腳步,因為他們忽然發現,這潭底的骨頭有些不對勁!

「這裡的骨頭似乎是按照道家的八卦方位擺放的!」

兩人都是道家弟子,對於八卦,自然再熟悉不過了,這骨堆呈現八卦對方,而位於這八卦中心那擺放青銅古棺的平台,竟然是圓形的,而且一黑一白,竟是一個太極圖案!

太極的黑白二色,分別代表陰陽兩方,天地兩部。黑白兩方的的界限就是劃分天地陰陽界的人間。白中黑點表示陽中有陰,黑方白點表示陰中有陽。道生一,就是無極生太極。一生二就是太極生兩儀。二生三,就是陰陽交感化合。三生萬物,就是太極含三為一,因萬物由陰陽而化生,故萬物各具一太極。也就是說,太極不僅包含了陰陽兩個方面,還包含了劃分陰陽的界線和標準在內!

這裡不僅有八卦,還有太極?!

兩人互視了一眼,正準備去哪太極平台一看究竟的時候,後面忽然傳來一聲喊叫……< 兩人回頭望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蘇櫻與雨瀟瀟竟然也下到井底。此時正一臉驚異地望著他們。

原來先前張羽凡將禁錮的魂魄釋放的時候,萬千魂魄從古井而出,嚇了兩人一跳,以為井底的二人出了什麼變故,便急匆匆地下到井底。

如今見蕭羽二人都平安無事,不由地放下了心中的擔心。

「你們兩個怎麼下來了?」見到二人,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

「我們剛才見到那麼多的魂魄從井底飛出,以為你們出了什麼意外,所以就……」

「所以就下來準備替我們收屍?」蕭羽聞言,沒好氣地白了雨瀟瀟一眼,用手指了一圈密密麻麻的骨頭,道:「剛才你們看見的,是這兒的冤魂,被張道友給度化了!」

「原來是這樣?」雨瀟瀟暗暗地鬆了口氣,隨即問道:「那前輩,你們…有發現我弟弟沒有?」

蕭羽搖了搖頭,正欲說話,但一旁的張羽凡卻當先開了口道:「找到了,如果我猜測的不錯的話,你要找的人應該就在這口青銅棺內!」

「真的嗎?」雨瀟瀟聞言大喜,隨即一個箭步沖了過來,而在他的身後,蘇櫻苦笑了一聲,也跑了下來。

看著飛撲而來的雨瀟瀟,張羽凡猛然間察覺到了什麼,隨即驚呼一聲道:「你不要過來!」

可他的話還是慢了一步,滿是鮮血的雨瀟瀟已經衝下了潭底。

「糟了!」

幾乎是與此同時,原本吊著棺材的鐵鏈開始劇烈搖晃起來,頭頂上不斷有碎石跌落,眼前的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幾人始料不及,不過他們都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快過來!」蕭羽驚呼一聲,對著兩人喊道,同時將目光轉向一旁的張羽凡:「你不是說,那陶天師並沒有在棺材里嗎?怎麼會……」

張羽凡聞言苦笑了一聲道:「雖然陶天師不在,不過這水潭充斥了大量魂魄的怨氣,已經成為了一處邪地,如今沾上處子之血,怎能不生出事端?」

此時碎石跌落砸碎骨頭的噼里啪啦聲不絕於耳,融合著千百年前古老的青銅鎖鏈發出的「咯咯」聲,響徹整個洞穴。原本捆綁著青銅棺的鏈子,開始發出「滋啦啦」的巨大崩裂之聲不絕於耳,隱約之中竟是已經就要斷裂,此時的雨瀟瀟和蘇櫻已經顧不上地上那銳利的骨頭,不顧一切地跑到了兩人所在的平台之上。奇怪的是,整個水潭的面積範圍內,都在掉落巨石,砸得本來已經碳化的人骨「嘩啦啦」的碎裂,黑色粉末到處飄揚,唯獨沒有石頭落在這太極平台上。

雨瀟瀟看著眼前的那慘不忍睹的景象,吐著舌頭喘著氣對張羽凡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清楚!估計是你觸摸到了什麼禁制!」張羽凡嘆了口氣,道。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蘇櫻問。

「唉,只能靜觀其變了!」

就在這時,洞內的震動越加的強烈,原本上放垂直的鎖鏈連接是洞頂,竟然已隱隱有了開裂的痕迹,那四根鏈子像是受到了極大的承受力,開始緩緩下降,帶來的力量隨之讓裂縫向著四周延展開來,眼看著離他們所在的平台已經不遠了,蕭羽意識到大事不好,大聲道:「不好,整個洞穴都要崩塌了!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

「可是我弟弟他們……」

「嗯!我們先將他們救出來!」蕭羽說完,手中的青芒已經插入青銅棺的棺蓋縫隙當中,同時運氣靈力,原本捆著的鎖鏈此刻已經完全崩斷,散落一地,原本密封著的棺蓋此刻竟然已經裂開一條縫隙。

雨瀟瀟見狀大喜,急忙上前幫忙,隨著兩人靈力的同時施展,這重逾千斤的青銅棺蓋終於被打開了!

青銅棺的中央躺著兩個人,赫然是當初在清河村跳大神的那兩名童子!

「大大,小小!」雨瀟瀟一下子撲到兩人的身上,同時給兩人把了脈象,方才深深地吁了口氣——還好他們只是昏死了過去。

可就在這時,巨大的轟鳴聲在幾人的頭頂響起,轟鳴聲中夾雜著亂飛的石塊,洞頂終於支撐不住了,完全破裂,接著便是「咚、咚、咚、咚」一連串巨大的撞擊聲傳出,匯合在了一起,在這個半封閉的空間里來回震蕩,互相撞擊,引出那股聲浪讓眾人捂住耳朵,久久不能停息。

「不好,這洞穴快塌了!」

「糟了!來時的路已經被封死!」

「咦,蕭羽,你在做什麼?」

蘇櫻的聲音立刻引起了其他兩人的注意,只見蕭羽此時竟爬進了這具青銅棺的裡面,弓著身,似乎在找尋什麼!

「這是……黑色的棺材?」張羽凡湊過頭來,可當他看到這青銅棺內,竟然還有一具黑色的棺槨時,頓時驚呼了一聲:「難道是傳說中的鎮屍黑棺?!」

「你認識這黑棺?」蕭羽抬起頭,一臉詫異地看著張羽凡,臉上露出一絲意外。

張羽凡搖了搖頭,道:「我只是聽我父親說過,上古年間,道家造出九具黑棺用於鎮壓四大屍王的屍身與殘魂,不過這卻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

「那你的父親有沒有告訴你,在這黑棺的底部都有一個暗道!」話剛出口,蕭羽便用力一拉,果然將棺底的石板掀了起來,露出一條黑洞洞的暗道:「大家快躲進去!」

此地崩毀在即,幾人無暇多想,當即便魚貫湧入這暗道當中。

就在幾人進入暗道后不久,外面傳來一陣轟然巨響,想必是整個洞穴都已崩塌了!

「呼~~~~~真是好險!」逃入甬道中的幾人暗暗地舒了口氣,都為自己能死裡逃生感到慶幸!

「蕭羽,你怎麼知道這棺材底部藏有密道的?」這時候,久未說話的蘇櫻看向了蕭羽,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如果我告訴你們,我不是第一次跑到黑棺底部,你們相信嗎?」其實此時蕭羽還后怕不已,他只在星海高中的地下發現過暗道,對於這具黑棺下是否有暗道一直抱有不確定的態度,不過幸運的是,讓他蒙對了。

「不會吧!」張羽凡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你還見過其他的黑棺?」

「確切的說,這是我第三次見到這樣的黑棺?」

「額!好吧!你的命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張羽凡苦笑了一聲道:「能夠連續三次遇到鎮屍黑棺還活著的人,你估計是第一個!」

蕭羽搖了搖頭道:「也許只是我的運氣好!」

心中同時訝異——難道城南醫院舊院區地底的黑棺里,也鎮壓著屍王的身體或殘魂?

正當他驚異之際,一旁的雨瀟瀟看著依舊昏睡的兩名童子道:「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蕭羽道:「依照我以往的經驗,這棺底暗道都是另有出口!我們找找看!」

說完,便起身朝著暗道的深處走去。

雖然如此,但他的心裡也不是十分的肯定!!

與星海高中的棺底暗道不同,這裡的暗道卻是十分的寬敞,足夠兩、三個人並排行走!蕭羽和張羽凡一個背著一個童子,走在了隊伍的最前面。

一行人,就這樣行走在漆黑的暗道當中,不知走了多久,蕭羽和張羽凡卻忽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雨瀟瀟探過頭來,一臉不解地望著前面的兩人。

「沒路了!」張羽凡搖了搖頭,目光專視前方。

< 「暗河?」

望著眼前這條洶湧澎湃的河水,幾人同時愣住了。

「這條暗道難道連著另一頭的暗河?」蘇櫻見狀,臉上露出了一絲喜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就能回到古井的底部了!」

「可是,這河水這麼洶湧,我們能游得過去嗎?」雨瀟瀟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

「現在好像不是游不游得過去的事!」蕭羽苦笑了一生,瞥了一眼身邊的同伴:「你與蘇櫻有傷在身,而我和張羽凡又背著你的弟弟,這暗河的水流又這麼湍急,你覺得我們能過的去嗎?」

「這……」雨瀟瀟陷入了沉默,確實,如今的狀況並不是很好,前方水流湍急,後方道路被封,如今他們真可謂是進退兩難了!

「也不是沒有辦法!」這時候,一旁的張羽凡苦笑了一下,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蕭羽和雨瀟瀟,道:「你們兩人身上帶有乾淨的符紙與畫符用的硃砂筆嗎?」

蕭羽搖了搖頭,他對於符錄本就一竅不通,身上自然不會帶著這兩樣東西。不過一旁的雨瀟瀟卻是將兩件東西交到了張羽凡的手中,不過她也不明白,張羽凡這時候要這兩樣東西做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