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此時此刻,龍叔和趙曉波一句話沒說,他們警銜相對較低,所以根本插不上嘴。只能在一邊幹看着。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胡煥林滿意的笑了:“好吧,既然大家已經認識了,那調查組的各位領導們,今晚我在天上人間設宴爲你們接風洗塵,請大家移駕吧。”

說完不由分說的率先出門。

來的時候,上面已經交代,在這裏一定要周旋,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把情況給弄糟了,所以肖利明用眼神詢問了大家一下,最後笑道:“好啊,多謝局長大人了。”

由此一來,一行十數人,浩浩蕩蕩的分坐幾輛私家車前往梟陽最爲高檔的天上人間大酒店。這中間不少是此次前來負責買單的商家代表。

雖然國家一再強調厲行節約,但是胡煥林等人還是將調查組的人帶進了一間豪華的總統包間,飯菜已經上滿了,待到胡煥林一招呼,不少服務員已經在四周準備隨時爲大家提供服務。

шшш▪t tkan▪℃ O

桌上的菜系繁多,少不了山珍海味,悉數下來,足足有二十多道之多,而且不帶重複的。

“哎呀,局長大人,你這是何苦呢,咱們還是粗茶淡飯的好,這樣不是浪費國家的糧食麼,再說了國家三令五申抵制餐桌上的浪費,我們這…”

“哪裏。”胡煥林打斷道,“這都是梟陽的納稅大戶們的一點心意,你放心,這絕對不是什麼公款消費。”

“那就好,那就好。”聽了這話,肖利明想死的心都有了。

幾輪酒下來,在場的人員也認識的差不多,除了大紅林集團的老闆洪林外,還有出租車公司的老總,交管局的領導,以及醫院的院長之類的,可謂是梟陽的社會名流均悉數到場。

只不過酒席之上,半句和案件相關的話語都沒聽見,全是勸酒之類的靡靡之音。

時間漸漸的轉向了八點多,似乎一切就算是完事了,大傢伙酒足飯飽之後,肖利明代表大家謝過胡煥林的宴請,正準備離開,但是他卻一擺手,說什麼也不讓大家走,說是接下來還有節目。

隨着胡煥林的一擺手,又進來幾個嫵媚的女孩子,似有意似的直奔肖利明和博文等級爲男人而來。而倪雅則怒目相對的看着這一切。

“胡副局長,你這是幹什麼?”林靜喝問道。

“能幹什麼,吃好喝好後,總的有點娛樂吧,要不多悶啊,是不是?”胡煥林二話不說,自己也摟着一個暴露女孩上下其手,根本不顧及在場的女人的反感。

就在此時,洪林的手機響了。他本想出去接聽,哪知胡煥林一擺手:“在這接,都是自己人。”

“是!”洪林有些疑慮的拿起手機:“喂,什麼事,老子正忙着呢,有屁快放。”

“不好了,有人硬闖集團…”電話裏傳來焦急的呼叫聲。

“飯桶,我馬上過來。”洪林臉色一沉,忙撥通了一個號碼,“張飛,快去集團看看,那個混蛋搗亂,抓住留下點紀念,讓他們還囂張。”

說話的時候,紅林瞥了眼肖利明等人,隨口有說道:“是胳膊是退你們自己選,總之別讓他們完整的離開。”

衆人聞言,無不唏噓,這哪裏是接風宴啊,堅持就是給大家上演了一出下馬威啊,他們這是想要殺殺調查組的威風。一個小集團的老闆竟然在公安局長和市局下派的調查組面前出言不遜,而且態度極其惡劣。

所以倪雅立即拍着桌子大喝起來:“你們,簡直是目無王法。”

“王法?”洪林相對而立,最後笑了,“在梟陽,老子就是王法。”

“好,你等着。”氣憤不已的倪雅率先摔門而出,其他人魚貫的跟了出去。自始至終,胡煥林依舊沒有停下自己手上的動作。

直到林靜甩着臉也跟了出去,包間內響起了一陣勝利般的鬨笑。

“大家表現都不錯,爲了咱們初步勝利,乾一杯!”胡煥林的聲音傳來。

洪林附庸道:“就是,今晚咱們不醉不歸,還有妹子隨便玩,我請客。”

… …

林靜小跑着跟了出去,由於只有林靜的一輛車,所這次他們中有幾個人只能自己打車回招待所了。

對於胡煥林這般囂張的舉動,林靜只能表示歉意:“不好意思了,倪雅姐,這件事怪我,沒有安排好。”

“怪你也沒用,想不到這胡煥林簡直太猖狂了。”倪雅恨得直咬牙。

博文和趙曉波相視一笑。被倪雅看在眼裏,不禁怒道:“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是不是破壞了你們今晚的好夢了?”

“說笑了不是,”博文遞過來一個手機,裏面剛剛打開一個錄音文件,全都是之前的對話錄音。而趙曉波則從脖子上摘下一個類似於吊墜的微型攝像頭。“有了它,咱們的取證工作應該不成問題。”

大家見了這情形,不禁相視笑了。

“你們還真有兩下子啊。”肖利明笑道。

趙曉波得意道。“那當然了!”

就在此時,博文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

“我們已會面,正在大紅林!”

最後沒有署名,其他信息一概全無。看着這莫名的短信,博文最後小聲驚呼:“看來,今晚那個目中無人的洪林有的忙咯!”

大家有些詫異的看着自言自語的博文,本想問清楚怎麼回事,卻不想他卻大搖大擺的走到路邊隨即招停一輛出租車,臨走還擺了擺手:“等着看好戲吧。”

“啥玩意這是?”

林靜剛剛瞥到了博文的短信,隱約看見會面大紅林的字眼,心下一緊,忙跑到一邊撥通了郝仁的電話,交代他晚上注意大紅林那邊的情況,這纔將車開過來,招呼大家上車。

“龍叔,你坐前面吧。”趙曉波很是殷勤的將龍叔推到前座,哪知倪雅很是沒風度的將龍叔請到後座,然後直接坐在了副駕上。“你們不願意坐車就和博文一樣自己打車。”

與此同時,梟陽老牌的建築公司大紅林集團附近,一輛桑塔納悶響着停在路邊。車上的一男一女相視一眼,隨即重新啓動車子,於是搖搖晃晃的桑塔納直奔着集團大鐵門撞了過去。 大紅林建築集團在梟陽稱得上數一數二的建築公司,由於近年來和**的領導以及各部門的一把手都能說得上話,所以承包生意甚至比梟陽市**下屬的第一第二建築公司都還要方便,但凡是重大的建築項目,只要大紅林出面,其他建築公司只能靠邊站,有些時候一些所謂的招標會更是走馬觀花的走一個過場,最後依舊是名花有主,其他的建築公司也只能算是陪客而已。

但是隨着四五年前的時候,歐陽建平從外省遷回梟陽,帶來了他的資金和人脈,以及歐式家族的建築風格等諸多優勢。從而使得大紅林集團的業務和生存空間受到了極大的擠壓,最後迫不得已,只能與之競爭。

只不過歐陽建平的行事風格很是正派,他所興建的工程每處的質量和樣式都基本毫無挑剔,之後不久,市政方面的項目很大一部分原本屬於大紅林集團的,也被歐陽建平給瓜分了。最近的一次就是興建梟陽市周邊的環城公路項目,最大的贏家確實歐陽建平。

對此洪林耿耿於懷,這也就是這次歐若藍被綁架的真正原因了。

大晚上的,外面寒風蕭瑟,所以保安們還是在保安室裏悠閒的吹着空調,正舒服的欣賞着電視節目,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今晚上會有噩夢降臨。

而且他們敢這麼認爲,在梟陽敢於對大紅林集團下手的人還沒生出來。就連警察都怕他們保安三分,更別說其他什麼社會混混了。

也正因爲如此,一輛桑塔納風風火火的衝過來,還真沒有引起他們太大的注意,說到底,他們壓根就沒有想過這兩桑塔納有什麼問題。

雖然這段時間,對於大紅林集團來說可謂是考驗期,但是這些保安的措施升級也僅限於增加了門口保安的人數,由最先的單人單崗換成了雙人雙崗。而整個集團內部更是戒備森嚴,各式高科技探頭密佈,要是有人想潛入集團實施什麼不軌行爲的話,唯一一條就是從大門進入,而後控制保安室的監控儀器。

正在看電視的兩個們一邊磕着瓜子,對着電視裏的肥皂劇碟片笑得前仰後合。突然一道光束從監控器上亮了,直讓兩人眼瞎。

“怎麼回事?”其中一人忙戴好帽子準備去迎接,“大晚上的也不讓消停?”

本來這個集團一道晚上就連個蒼蠅也不願意過來,所以面對駛來的汽車,除了抱怨意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任何想法。

“快去吧,沒事的讓他們滾蛋。”同伴催促了句,又接着盯着電視屏幕傻笑。

那人很不情願的拎着橡膠棒走到大門口,朝着飛馳而來的桑塔納揮動着手臂:“停車,別過來,別…”

任憑他怎麼叫喊,小轎車非但沒有停下的意思,甚至加快速度。

車子猶如失控一般蛇行撞向大門,可是那保安怎麼躲還是躲不了小轎車的追蹤,無奈之下保安只能哭喊着退回到保安室。

“不好了,撞…”

“撞什麼了?撞鬼了?”另一保安給剛剛說完,外面響起一陣巨響。隨之而來的便是集團的大鐵門竟然直接被撞飛,最後落在了十米開外的地方。

負責值班的保安傻眼了,自己負責晚班卻不想遇上這樣的事情,這要是被老闆發現該怎麼收場?一名保安立即撥打電話,但怎麼撥還是撥不通,擡眼一看卻見‘醉醺醺’的方正正摟着龍雙雙對他們傻笑。

而他手裏還拿着電話機接入的電話線。

另一名保安剛準備掏出手機報警,卻被方正的一聲暴喝嚇了一跳,手機應聲落地。

“怕什麼,林哥讓我來…”方正強裝醉意,卻不想舌頭打結一般看向被他摟着的有些不適應的龍雙雙,“林哥叫我來做什麼?”

“智哥,你喝醉了,林哥讓我們來看看歐若藍那小妖精怎麼樣了,說是不能讓她跑了。”龍雙雙配合道。

“對,對。”方正點了點頭。隨即對着兩保安使喚開了,“歐若藍那小妖精呢,是不是跑了?”

見着兩人酒氣熏天,兩保安不敢怠慢,推搡之下,如實稟報:“智…智哥,你不記得了,歐若藍那小妖精被張飛抓過來之後就被扔進了拘留所了,還是警隊的人來接的人。”

龍雙雙和方正兩人一驚,但還是裝作沒事人一樣。

“是麼?”方正愣着腦袋響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好像是這樣的。不記得了,你看我這腦袋!”

“智哥,你喝醉了,要不咱們回去休息?”

“休息,”方正走進監控室,連忙讓保安操作監控。“快把監控給我弄出一個通道,我不想讓林哥看見這麼漂亮的妞,免得他打主意。”說完還在龍雙雙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討厭!”被拍的龍雙雙臉頰緋紅,很不情願的扭捏道。

保安不明陣仗,但還是依照吩咐行事。

集團的各個攝像頭都是能靈活轉向的,有幾個是360度無死角旋轉式的,被保安一擺弄,最後還真就照在了所謂的死角內。

直到通道安排到了三樓的辦公區,方正和龍雙雙對視一眼,兩人手上功夫相當利索,兩個保安還沒來得及有所表示,就被放倒在了保安室內的牀上。

方正最後幾番操作,竟然將門口的攝像頭之前拍攝的內容全部清洗了,最後找到洪林的辦公室以及財務室的位置,把沿途的攝像頭全部轉到死角。臨了將一保安按照睡覺的樣子讓他趴在了窗戶口的桌子上。順手從保安室的牆上拿走了集團的鑰匙串。

忙完這一切,兩人才打要打擺的將桑塔納停在了路邊的樹蔭下,而後手牽手徑自朝大樓而去。

“龍大記者,你負責警戒,有任何動靜提醒我。”在路上,方正安排道。

龍雙雙許久沒有回答,直到他轉頭看着龍雙雙有些扭曲的表情,並抽動着自己的小手,這才知道自己上手用勁太大了,弄疼人家了。這才忙鬆開手:“不好意思。”

“沒事的。”

在這樣的時候,兩人不再磨蹭,直奔着洪林的總經理辦公室而去。

… …

不遠處的樹蔭下,一輛微型麪包車堪堪停在了視線相對較好的位置,這正是接到林靜電話的郝仁帶着幾個交心的手下趕到集團外面,想要觀察這裏的情況。

只不過他們剛剛到這,卻還是晚了一步,根本沒有看到方正和龍雙雙之前的一系列壯舉。

“郝隊,你看這保安乾的多清閒,沒事就吹着空調看電視,或者是睡覺。”聽到震天響的電視聲音,一偵查員抱怨了句。

“你也可以去當保安啊,多安逸,還不危險。”郝仁揶揄了句,而後不再說什麼,而是拿出手機給林靜撥了過去。

“林隊,這裏一切正常。”由於林靜之前是刑警隊隊長,郝仁延續這一稱呼,所以不習慣稱她爲局長。只不過隊友的一陣驚呼讓郝仁有些大驚失色。“不好,郝隊,大紅林集團的大門好像被撞飛了?”

電話裏林靜聽到如是的聲音便詢問是怎麼回事,郝仁忙解說沒是,就掛了電話。還讓手下睜大眼看清楚點,可是自己定睛一看,那原本關着的大門這時候似乎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了鐵門的蹤跡。

“怎麼回事?”郝仁自言自語的問道。發現情況不對,忙叫人過去查看,可是遠遠的沒過去,偵查員就發現大門靜靜的躺在門邊上,心道沒事,可能是大門壞了。

得到這樣的答覆,郝仁才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這時候,郝仁不經意的一擡頭,看着三樓一間房間裏亮着燈,心裏的疑惑纔算是徹底的放下了。

眼看着洪林和女祕書在辦公室裏轉來轉去,郝仁招呼手下留下一人負責盯看,其他人睡大覺。

只不過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那兩個被當作洪林和小蜜的兩人卻開始着一些見不得光的祕密。

別看洪林是個矮胖子,但是人家情操很高尚,辦公室內除了辦公必要的用品外,還貼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畫作品,小到漫畫卡通,大到名家名作,從人體寫真,到詩詞歌賦無不涉及。

只不過最顯眼的當屬辦公桌上放置的一本女性穴位研究圖譜。

粗略的翻看了一下,方正有些傻眼,上面的諸多穴位竟然被洪林研究的透透徹徹,還很有雅興的標註出了解釋,其中不乏敏感部位更是特別標註。

“這紅老闆業餘生活很豐富啊。”方正自言自語的合上圖譜。

“怎麼看出來的?”龍雙雙看着牆角一個保險櫃,但還是被方正的話給吸引,順手拿過圖譜,沒等方正的別動的話說出來,就翻開來準備細看,但正看着有洪林標註的女性私密敏感區的位置,頓時臉色唰的拉了下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