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此時的映兒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匹雙目發亮饑渴的財狼一般,立刻將他撲倒。但這裡是大街上呀,一定要忍耐,忍耐啊!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映兒,你到家。明天見。」

然而世上很多事情是無法稱心如意的,短暫溫馨的幸福轉眼間消逝,不知不覺中兩人站在家門口,獨處的時間因此結束。

至今為止,兩人的愛情絲毫沒有一點進展,在原地打轉著。

雖然如此,映兒的收穫也很大,慢慢地走進玄羽凌的世界里,慢慢地得知他的過去,慢慢地就會有發展的機會。

但如此緩慢的節奏該到何時才能做成戀人啊?映兒真是心急如焚,坐立不安。

戈素琦那戀愛手冊的內容再次浮現出在腦海里,要學會做飯,讓他覺得你是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女孩,正所謂捉住男生的心也要捉住他的胃。

「玄,天色已晚,不如留下來吧!我親手做菜給你吃吧。」

「好的,如果可以,我想每天都能吃到映兒做的飯菜。」

「一定會的!」

天啊!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啊?!那種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的啊!

映兒拚命地甩甩頭,打消那種不符實際的妄想,完全把自己當情的女主角了,真夠傻不啦嘰的。

望著玄羽凌逐漸消失的背影,回想起自己的廚藝,映兒只會做餃子,其他的根本不會。

這能夠擺上得廳堂嗎?心裡不禁為此感到丟臉。玄應該不是那種挑食的人,嗯嗯,明天就做餃子給他嘗嘗。

清晨的太陽剛露臉時候,映兒滿懷愉悅的心情沿著羊腸小道往學校里走,手裡的袋子一搖一晃的。

淡淡的霧氣,潤潤的泥土氣味,不時撲到臉上,鑽進鼻子里,令人心曠神怡。

昨天玄羽凌的話依然在耳邊迴響著,和他成為同伴,意味著兩人的距離又拉近一步。幻想著每天都可以黏在一塊,這一切都是她一直期待的。

心裡那些小小的,弱弱的,散發著某種光芒的愛,正一點點地滋生著。

今天特意做了餃子,玄應該會吃吧。

眼裡閃爍期待光芒,映兒興沖沖地踏進教室里,就看見絳飛和幾個男生圍在一塊嘀嘀咕咕的。

不巧的是他們之間的談話卻清晰地灌入耳朵里,吸引她的注意力。

「我告訴你們嘍,那個大姐姐不僅身材一流,而且很厲害耶,弄得我心臟怦怦直跳的。」

「絳飛,你也太猛了吧!以前你有經驗過嗎?」

其中一個男生聽得羞紅著臉問道。

「沒有,昨天是第一次,那種感覺實在太棒啦!」

絳飛閉上眼睛一副享受狀地回味昨晚的事,恨不得時光倒流,重新來一次。

什麼?莫非他昨天晚上……

轟的巨響,這是晴天霹靂的打擊!映兒簡直不敢想象絳飛那麼肆無忌憚地用自己的身體去做那樣子的事,絕對不能坐視不管啊!

映兒嗖的一下子就把沉浸於白日夢的絳飛給拉走,於是兩人拉拉扯扯地來到安靜無人的樓梯間里。

「絳飛,昨天晚上你該不會做了那種事吧?」

映兒無比激動地嚷道,哪管得上此時自己的大嗓門就和街上潑婦的沒啥區別。

「沒錯,好不容易有機會當個男人,當然要試試看嘍。」

絳飛大大方方非常坦率地回答道,絲毫沒有可恥之意。

「什麼時候啊?和誰啊?!」

「昨晚在超市裡有一個身材很棒的姐姐走過來搭訕,然後我們一起……」

「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啊!實在太過分啦!這可是我的第一次耶!」

映兒實在聽不下去了,惱羞成怒地打斷絳飛的話。

「嘿嘿!我早就知道啦!有什麼關係嘛,反正你不會少一塊肉的。」

這個異形生物不但沒有一點羞恥之心,反而露出一副光榮炫耀的樣子。

「絳飛,你太可惡啦!枉為我規規矩矩的,對你的身體什麼都沒有做,你竟然……我要和你絕交!絕交!」

滿腔怒火就像火山一樣轟然爆發,映兒竭斯底里地對著驚愕的絳飛狂吼出這麼一句。

「你鬼嚷什麼啊?不就是去喝一瓶酒,弄得著大驚小怪的。」

「呃?喝酒?」映兒一聽,頓時懵住了,心中的火山猛然停止爆發。

「對啊!昨天晚上那個姐姐邀請我去酒吧喝酒,可惜的是今天要上學沒有喝太多。切切,那姐姐調的種雞尾酒一級棒呀!我還是第一次品嘗的,簡直令人回味無窮啊!太刺激啦!你以為是什麼啊?嗯嗯,你滿腦子的壞思想哦。」

絳飛摸著下巴,痞氣地咧開嘴,壞壞地調侃道。

「才沒有呢?是你說得曖昧不清,我才誤會的。」

映兒羞愧得滿臉通紅地低下頭,恨不得在地上找個洞鑽進去。

「你放心,我不是那種很隨便的人,也不會將你是處男的事告訴別人的,嘎嘎……處男,嘎嘎……但你也一樣,可別亂來嘍,害我嫁不出喔。你和玄羽凌在一起,除了手牽手之外,再親密的動作都不許做,連kiss都不能,知道嗎?」

惡劣地嘲笑完映兒之後,絳飛亮出自己鐵一般的拳頭,鄭重其事地警告著她。

「我知道啦!玄絕對不是那樣子的人。」

「我擔心你是那樣子的人。」

絳飛翻了翻白眼,不屑地把這句話毫不留情地丟給映兒。

映兒那個恨啊!她自問何時有膽量去這樣子做啊!雖然心裡一直妄想著,總有一天撲到玄羽凌的身上,然後擺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喂,映兒,你有沒有跟玄羽凌表白啊?」

絳飛破天荒地關心起映兒和玄羽凌之間的事。

「還沒有啊。」

映兒搖搖頭,非常老實地回答。

「哼,你果然是個膽小鬼,就算變成女生又如何,一點都沒有變化。若是我的話,我早就霸王硬上弓,直接把他給撲倒,哪管得那麼多啊。」

呵呵,不愧宇宙里最稀奇的外星生物,思維邏輯果然不同凡響,說著不用負責任的話。還霸王硬上弓呢?你以為玄是那種想上就可以上的男人嗎?談何容易啊!

而且你剛才不是警告我不要胡來嗎?這麼快就忘得一乾二淨啊。如果換是以前的映兒,說一不二的她真的會這樣做嗎?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突然升起,不敢再妄想下去。

我不想讓玄討厭我,更不想讓玄憎恨我,所以只能這種拖拖拉拉、順其自然的方式去追求玄。讓他真心地去接受我,心甘情願地想和我在一起,這才是我想要的愛情。

如果心意能看見該有多好,自己的心意,對方的心意,全部一目了然。那麼就不需要單戀這種東西了。

可是?就因為看不見,就因為不懂,大家才會拚命地努力地追求。

「玄同學。」

這時候,絳飛看見正在下樓的玄羽凌連忙揮手叫道。

「你們兩個在這裡幹什麼?快要上課了。」

「沒事啦!玄同學。話說既然我們是同伴,你是不是該時候教我如何自由控制蛇紋啊!或者進行修行什麼的,那樣子我才能和你並肩作戰啊。」

絳飛心裡依然惦記著修行的事,看來他真的很想變強,更多的是想令他的父母刮目相看,從而得到他們的認同。

雖然與映兒的目標不一樣,可是同樣努力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嗯,好吧!今天放學你和我一起回教堂。」

「好嘞。」

「我也去。」

映兒雙目注視著玄羽凌堅定地說道:「我也是玄的同伴,理所當然要學會如何使用蛇紋。」

「好吧。」

玄羽凌先是一愣,然後點頭答應。。

… 88_88054商量一番之後,兩人滿懷期待和興奮地跟著玄羽凌一起來到教堂里。

映兒一直以為這個教堂除了古老殘舊得有古迹遺物值得一拼的特色,以及和顧德那間擺滿先進嶄新儀器的地下室之外,就沒有其他地方值得大開眼界的。

當她看見教堂的地下室里居然還有暗藏一個真實的空間,頓時震驚得張大嘴巴,這座教堂果然不能光看外表。

此時他們現在置身於在一眼望穿儘是荒涼的岩石平原,寸草不生,坑坑窪窪。抬起頭一看,頭頂遙遠的地方,是一片的持續變幻流動著五顏六色光暈的天空,猶如極光,絢麗耀眼奪目。

「玄,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映兒驚喜地仰頭望天問道。

「這裡是另一個虛無空間,沒有任何生物。在這裡就算你們釋放更強大的蛇紋也不會有別人發現,所以可以放心在這裡修行吧。」

也正因此玄羽凌才會通過蛇紋,千辛萬苦地找到這麼一個很適合修行的地方。

「好嘞,那我們開始修行吧!」

絳飛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不由自主地歡呼起來。

「等一下,陪你們修行不是我,而是她。」

說完,玄羽凌那藍色的蛇紋嗖的一聲爬到地面上,迅速形成一個魔法陣。然後晃出一圈一圈的漣漪,一個看上去十五六歲身穿著裙的少女從魔法陣緩緩地漂浮起來,大量的疾風從下往上湧出來。

她藍色的長發,黑色的裙子都翻卷著朝上飛舞,藍色的蓮花放肆地綻放,隨後轉瞬即逝,美輪美奐。

當少女的腳尖落地之際,魔法陣消失疾風隨之停止,蛇紋也爬回到玄羽凌身上,然後靜止不動,一切彷彿從未發生過似的。

「鬼蓮,麻煩你幫忙做一件事,陪他們兩人訓練。」

玄羽凌半句廢話都不說,對那少女直接切入主題。

「玄,你召喚我出來就是為了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嗎?當我是閑人,吃飽撐的啊!」

這位叫做鬼蓮的少女一臉不高興地撇嘴說道,在次元空間里沉睡得十分舒服之際,就被玄羽凌打擾,心裡未免有點不甘不願的。別看她有著可愛大方斯文淑女的外表,其實她的性子挺潑辣的。

「哦,這樣啊!我特意準備蘋果派,既然你不願意的話,那蘋果派留著也沒意義。」

「不要啊!玄,我什麼都聽你的,你要給我吃蘋果派哦。」

鬼蓮一聽到蘋果派三個字,就像餓死鬼投胎似的,立刻雙眼賊亮賊亮的,而且轉眼間換成一副乖巧溫順的樣子,那變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要快。

「玄,她是誰啊?你們的關係看起來很不錯。」

看著鬼蓮朝著玄羽凌像貓咪一樣撒嬌,旁若無人的樣子,映兒心裡升起一絲不平衡的嫉妒,她一臉不爽地插嘴問道。

「我來介紹一下,她叫做鬼蓮,是我的蛇紋。」

「什麼?!她怎麼看都是個人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