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武玄的襲殺,蕭寒早有察覺,不過並未閃避,他周身劍意流轉,青色劍罡環繞,形成強大的防禦,武玄那一掌雖然落在了他的背上,然而,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一掌並未真正落下,而是被那環繞的青色劍罡阻隔了。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那一掌,距離蕭寒數寸,任憑武玄如何用力,始終不能前進絲毫,他破不了蕭寒的防禦。

見狀,東凰皇室弟子也是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傢伙的實力也是非同一般,真的能夠抗衡武玄。

武玄面色一冷,體內靈力再次瘋狂湧出,他手掌之上靈光閃現,有著一層靈力結晶覆蓋,可怕的靈力蘊藏其中,使得這一掌的勢力愈發恐怖了幾分。

「給我破!」武玄目光泛冷,眼中浮現一抹冷色。

然而,就當武玄發力之時,他瞳孔不覺猛然一縮,他感覺他那隻手掌中的靈力居然無法調動了,那感覺,就像是他的靈力被囚禁住了。

準確的說,是被一股神秘力量給封印了。

手掌中強大的靈力突然與自己失去聯繫,讓得武玄感到驚駭萬分,這隻手,就像是廢了一般。

蕭寒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冷笑,這自然是他暗中施展的絕世神通——天羅封印術,雖說此神通他並未大成,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反覆摸索,他已經初窺門徑。

此刻,他便動用天羅封印術施展封印,對武玄的靈力進行封印,當然,他的天羅封印術才剛起步,對於對手靈力的封印也只有片刻時間罷了。

只不過這短暫片刻,便足以結束戰鬥。

蕭寒冷笑一聲,手掌抬起,磅礴靈力呼嘯而出,直接轉身朝著身後的武玄拍去。

噗嗤!

靈力被短暫封印的武玄此刻哪裡抵擋地住,一掌落,他的身體當即被狠狠拍下虛空,最後重重砸落在廣場上,吐血不止。

另一處戰圈,君臨塵佔據絕對優勢,此刻君臨塵再次揮拳,他身後彷彿出現了一尊巨大的金色虛影,散發著無上皇者威勢,猶如人皇。

君臨塵眸子中金光閃動,一拳轟出,他身後的巨大皇者虛影同樣一拳轟殺而出,拳出,沿途空間寸寸崩塌,一股駭人的天地大勢朝著火貊碾壓而去。

噗嗤!

面對這一拳,火貊難以抵擋,身體當即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從虛空墜落,最後狠狠砸在廣場之上。

武玄,神武帝國皇子。

火貊,烈焰帝國皇子。

不過片刻,兩位皇子人物,紛紛落敗,而且完全是絕對碾壓式的落敗。

廣場上,兩位皇子吐血不止,而在上邊,蕭寒和君臨塵腳踏虛空,俯視二人。

這如此強烈對比的一幕,讓得場中眾人皆是震驚不已,就這麼被碾壓了?

「烏合之眾?酒囊飯袋?你們也配說這話?」蕭寒目光掃向武玄二人,淡漠開口,道:「在東凰帝國白吃白喝,還敢在此大言不慚,真是可笑至極,廢物!」

「就這點本事,也還敢在此丟人現眼,我看連廢物都不如!」君臨塵淡淡說道。

聞言,武玄和火貊感覺臉龐火辣辣的,不覺又是猛吐一口鮮血。

「走!」武玄和火貊沒臉再多留,連忙帶著各自帝國的人灰溜溜地離開,今天這臉算是丟大了。

武玄二人離開之後,蕭寒二人便又回到廣場上悠閑吃喝起來,場中之人也都在議論二人,不過二人沒有理會,一門心思都在美食上。

一些皇室弟子想上前詢問二人的身份,不過當看到女帝的令牌后,都默默退開了,能得到女帝親賜的令牌,必然身份非凡,他們不敢輕易得罪。

吃飽喝足之後,蕭寒和君臨塵便又開始在皇城各處轉悠起來,有著女帝令牌,偌大皇城暢通無阻,讓得二人也是好好領略了一番皇城風光。

到了下午,蕭寒二人便朝著女帝寢宮走去,二人心情大好,因為下午是去試吃,女帝研發了新的菜肴…… 這大半月時間,濃烈的危機感彌散在整個雲殿和雲海城中,包括雲海城下屬的五大二品宗門,同樣也感受到了這股危機,一時間人心惶惶。

除了卓大先生在雲殿中一力散播之外,武道大會上羅征的事迹也慢慢的傳開,通過各種渠道瘋狂地傳播著。

一個照神境的小輩,竟當著東域第一人的面前,殺了對方一人,而且還安然離開。

這原本就是一個天大的談資,通過繪聲繪色的添油加醋之後,簡直就將羅征描述稱無所不能的人物,就像許多傳奇故事一般,在酒館,茶樓,食肆之中口口相傳。

「聽說那羅征當著崔邪的面,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一劍下去,抹了司妙玲的脖子!」

「崔邪乃是生死境的強者,一個眼神都能夠殺人,竟然會栽在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手上,我只能說江山代有人才出,可是這人才也太……」

「人家本來就是天才,而且就憑一張嘴就摧垮了神級天才崔允的武道之心,呵呵,我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天才了,以中域的天賦概念,根本無法形容他的妖孽!」

「可惜,他雖然全身而退,但終究是給雲殿招惹來一個大敵,現在雲殿也是岌岌可危,緊急戒備中,若是崔邪找上門來雲殿如何應對?」

「我覺得雲殿的那位小美人就不該衝上去湊這個熱鬧,人家羅征原本就把握擋下崔邪一拳,她去湊這個熱鬧,還不是活生生的把雲殿代入了火坑?」

「哼,別看雲殿殿主冷冰冰的模樣,我看她是動了凡心,看上羅征那小子了,看到情郎有難哪裡還管那麼多?也不知道羅征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三教九流,什麼樣的議論都有!

當這些傳言散播到雲海城的時候,就給整個雲海城染上了一道陰霾。

萬一崔邪打來,雲宗怎麼辦?雲殿怎麼辦?

於是雲殿之中的形勢愈演愈烈,一開始寧雨蝶還能夠用她殿主的身份,將他們彈壓下去,但是鬧騰起來的人越來越多,漸漸的寧雨蝶就有些失控了,無法彈壓之下,乾脆閉關了……

那些長老,家主,宗主們找不到發泄的地方,又無法解決現實問題,最終還是將目標瞄準在羅征身上,得知羅征在宗銳那裡布置護宗大陣,一行人就匆匆忙忙的趕過來了!

這段時間,最為得意的就是卓大先生。

當初卓大先生也是最有機會繼任殿主之位的人,倘若不是寧雨蝶的出現,坐在殿主位置上的人非他卓大先生莫屬,可最終還是被寧雨蝶硬生生的擠了下去,這事情一直是卓大先生一輩子憾事。

在別人眼中是危機,在卓大先生眼中這卻是他翻身的一個機會。崔邪固然厲害,但他畢竟是獨立武者,他的野心是建立神國,執掌整個中域,區區一個雲殿估計還入不了崔邪的眼,否則以崔邪的實力早就發展處一個四品宗門了。

倘若崔邪除掉寧雨蝶,將玉婆婆也一併除掉,而他卓大先生投靠崔邪的話,雲殿之中還有誰敢跟他爭?

不過在此之前,卓大先生先要扮一回好人,既能夠宣洩心中的不快,又能夠拉攏人心,何樂而不為?

今日大家朝宗銳這邊敢來,的確是因為卓大先生慫恿的緣故。

看著氣勢洶洶的眾人,宗銳怒道:「你們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要你把羅征那小子交出來!」

「宗銳,我敬你是雲殿的長老,給你面子,給我躲到一邊去!」

身為符文師,幾位長老平常總有求到宗銳的時候,平日里大家都是和顏悅色,生怕得罪了宗銳,不過這時候沒用了,山雨欲來風滿樓,在他們眼中雲殿都要垮了,哪裡還買宗銳的面子?

熙熙攘攘一群人拱入大廳之中,一眼就望見了羅征。

此刻羅征正用符文筆蘸取了墨水,開始繪製第二道五星神紋。

雷罰之怒,要將雷系法則的第一成放大到極限,即使是青龍也微微醞釀了一會兒,找到了感覺之後,才將靈魂之力注入符文筆中。

「噼啪!」

雷電之力以狂躁迅猛著稱,當青龍的符文剛剛開始調用墨水裡的符文之力,就閃爍出一抹湛藍色的電弧,僅僅只是頭髮絲細長的電弧,卻蘊藏著完整了雷系法則,讓人膽戰心驚。

「那小子在幹什麼?」

「他不是在繪製符文吧?這是在修鍊吧?」

「不管他,先將他帶走!」

「先看看吧,一個照神境的小子,總不見得能長翅膀飛了!」

聽到那些人的議論,羅征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這才專心致志的開始繪製神紋,雖說這神紋主要是依靠青龍的靈魂之力,但卻需要羅征來把持筆鋒,線條還是要依靠羅征來勾勒。

就在羅征的符文筆筆尖接觸紙面的瞬間,就爆發齣劇烈的電弧,以羅征的筆尖為圓心不斷地炸裂著,隨著羅征筆鋒順勢一捺,一道蒼莽的閃電就從他筆下竄了出來。

驟然爆發的電光,幾乎能閃瞎人眼,但是羅征雙目圓睜,絲毫沒有眨動,一道一道的閃電宛若鑿刻在紙上一般,

這一刻,羅征彷彿雷電之子,彷彿天下間的雷電都為他一人服務,他便是掌管雷罰的天神,天仙!

「噼里啪啦,啪啦噼里……」

原本吵吵嚷嚷的眾人,一個個竟然看呆了。

在大廳之中,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有雷光電弧炸裂的聲音,一些膽子小的武者時不時還顫抖一下。

「最後一筆!」

符文筆在羅征手中轉了一圈,拉出一道完美的圓形,他以拇指固定住紙張,手掌用力,輕輕一滾,就將這神紋給封圓了!

「噼……」

雷鳴電閃之聲漸漸的平息,慢慢沉靜下來,最終化為一道道平淡的墨水筆跡……

「他,他真的在繪製符文嗎?」

「要不是宗銳說了,我還以為他在修鍊什麼厲害之極的功法呢!」

「好,好厲害,說不定他的護宗大陣真的能夠對抗崔邪,保我雲殿平安!」

聽到那些議論之聲,羅征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將符文筆擱好,走在大廳的邊緣將雙手置於一盆清水之中,那些雷電雖然不會傷害羅征,可是產生的高溫對羅征的手感有影響,接下來他還需要繪製第三幅符文,也就是最後一幅符文!

「狂亂陷阱」這幅符文是一處陷阱,或者說與幻陣很像,但卻屬於幻陣中的殺陣,能夠誘殺強敵。

羅征甩甩手上的水珠,用毛巾仔仔細細的擦拭乾凈,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宗銳親自出馬,幫羅征撤下那張「雷罰之怒」,換上了一張嶄新的符文紙,隨後恭恭敬敬的讓在了一邊。

羅征再次拿起符文筆,旁邊的助手則恰如其分的將墨水遞在他身邊,羅征蘸出墨水,青龍的靈魂之力一陣繚繞。

「嗡嗡嗡……」

這一次羅征的筆尖呈現的是一道迷幻的色彩!

製造「狂亂陷阱」所用的材料,大多數是「媚心骨」,「千年狐心」之類的材料,專門用來布置幻陣,所以在激發材料中蘊藏的能量瞬間,即使羅征也差一點迷失了!

他竟然在這筆尖綻放出的色彩中,看到寧雨蝶那清麗無雙的臉龐。

幻境之中,寧雨蝶半裸著身體,嬌小但卻緊緻有力的身軀緩緩的向他走來,她平日里清冷的眼神早已消失不見,而是用媚態萬千的目光緊盯著自己。

見到羅征被迷惑了,青龍真準備幫助羅征掙脫這環境,不過羅征的目光中彷彿有閃電劈過,眉毛一揚,雙目已是清明之色!

「不錯,你意志堅定倒是能夠自行掙脫這幻術,動筆吧!」對於羅征自己從幻術中掙脫出來,青龍也有些驚訝。

羅征點點頭,隨後在符文紙上勾勒出一道道迷幻色彩,一團團粉色,紫色的霧氣也順著那軟綿綿的筆觸升騰起來。

羅征能夠從幻術之中掙扎出來,其他的人未必就能了,就像宗銳等人,此刻都是目光獃滯的盯著那些霧氣,彷彿自己的靈魂都被吸入其中一般。

(再次感謝晨風5000閱幣打賞,感謝vale、無法遺忘的痛,古琦融,虎魄的打賞,感謝你們的月票,這個月月票我能沖第一!還有四更會在11點前,以後不會做半夜更新這種事了!) 隨著羅征的筆尖不斷地延伸出迷幻般的線條,整個大廳之中,充斥著一股股迷幻的霧氣,其中還夾雜著靡靡之音。

最先被迷惑的是宗銳的幾位助手,爾後便是宗銳以及諸位執事,接下來則是以卓大先生為首的那群人!

這群人之中還有不少長老,宗主,家主,其中不少人都是神丹境後期,乃至於虛劫境初期的強者,即使是他們也抵受不住這神紋逸散出來的幻術!

羅征勾勒出一筆之後,目光微微一瞟,那些人醜態萬千的模樣,羅征也是暗暗心驚。

這五星神紋竟然如此厲害,他並沒有激發這神紋,只是逸散出來的氣息居然就能迷惑虛劫境強者,倘若將這三道神紋布置之後,配合四千九百道三星和四星的神紋,爆發出來的威力該有多大?

只是想象一下,就讓羅征心動激動,激動之餘,他手中的筆鋒微微一晃。

「小心,」青龍正全神貫注的利用靈魂之力呢,繪製神紋最忌諱分神,稍微一點點意外可能就毀了整張神紋。

還好羅征及時穩固了心神,筆鋒瞬間又穩固下來,開始一心一意的繪製最後一幅神紋。

當這幅「混亂陷阱」繪製上半部分的時候,綻放出來的還是粉色,紫色的霧氣,筆鋒軟綿綿,充滿了極致誘惑之意!

但是繪製到下半部分,羅征的筆鋒又是一轉,一股洶湧的蕭殺之意,隨即在符文紙上綻放,純黑色的霧氣升騰起來,彷彿有一隊鐵騎在黑霧之中踐踏過來,殺意如同大山一般籠罩在整個大廳之中。

在這強烈的蕭殺之意下,羅征的筆鋒也變得剛勁有力,龍飛鳳舞,一筆一劃,猶若鐵樹金鉤。

「啊!」

「噗通!」

一位執事剛剛還陷入迷濛之中,驟然又被殺意覆蓋,白眼一翻,竟然暈了過去。@^^$

羅征冷冷的望了不遠處的那群人,這幫傢伙的確難纏,這些時日怕是要寧雨蝶吃了不少悶苦,也活該受點教訓,於是羅征的筆鋒繪製的更加用力,有勁!

在青龍的靈魂之力催動之下,洶洶殺意營造出來的幻境,讓那幫長老,宗主,家主們臉色煞白,滿臉冷汗橫流……

其實此時,羅征等於是借用青龍的靈魂之力,通過神紋給他們壓力!

青龍的靈魂何其強大?在沒有吞噬梟獸邪靈之前,就遠不是羅征可以想象的,吞噬梟獸邪靈后,青龍的靈魂更是得到了長足的恢復!

只可惜苦了那些執事和助手們,他們的實力最弱,靈魂之力則更加羸弱,哪裡能夠抵擋半分?!$*!

「噗通,噗通……」

不斷地有人栽倒在地上。

而宗銳雖然也只是神丹境,不過他身為符文師的緣故,靈魂遠比同階武者強大,雖然也支撐的難受,卻沒有暈倒。

「封!」

羅征最後一筆,宛若一把大刀狠狠斬下,這張五星神紋終於大功告成!

整個大廳之中所有的煙霧瞬間消息,似撥雲見日,一片開朗。

那群長老,家住們也從幻境之中脫離,一個個氣喘如牛,望向羅征的眼光之中竟有了畏懼的神色!明明是一群虛劫境強者,竟然會畏懼比他們低上整整兩個大境界的羅征,實乃古今奇談!

即使是卓大先生,也是臉色煞白,盯著羅征的目光陰冷而複雜。

一個照神境的小子,怎麼能做到這種地步?這小子到底有什麼來頭!卓大先生意識到自己還是低估了羅征。他並沒有親臨武道大會的現場,即使那些傳言是真的,卓大先生也覺得羅征不過如此,在崔邪拳下活下來,羅征憑藉的不過是運氣罷了!

運氣,可一不可二,並非是實力的體現,可是現在卓大先生髮現自己錯了,這小子能夠活到現在根本就不是運氣的問題,倘若給這小子時間成長,日後指不定會變成何等人物。

「要找機會除掉他!」卓大先生殺機早已深種。

從試煉者之路中第一次遇到羅征,卓大先生心中就有了這個念頭,只是羅征要麼一直呆在雲殿,出了雲殿就消失不見,他卻沒有這個機會。

宗銳掏出一顆顆溫養神紋的丹藥,塞進那些助手和執事的嘴中,將他們一一喚醒。

而羅征則將符文筆擱置在一旁,朝著那些長老家主們走過去,淡然問道:「請問各位前來,是有何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