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江楓伸出手接過,點了點頭,說道:「謝謝大爺爺。」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好了,你走吧,從此以後你和我們韓家再無半分感情。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韓家的敵人。」韓啟山搖頭嘆氣,轉身離去。

江楓對著韓啟山的背影緩緩鞠躬,在韓家他最敬佩的人就是韓啟山。他在地上刻畫了一個傳送陣,直接離開。

回到樹林里,他升起了火,借著火光打開了黑色玉盒。

玉盒當中放了一封信,以及一塊黑色類似水晶的石頭。江楓拿出石頭看了看,放回到玉盒裡,岔開信封讀了起來。

將這封信完完整整讀了一遍之後,許多事情迎刃而解,又有許多謎團浮現在腦海之中。

「原來這封信是父親留給我的,父親其實並沒有死,當初被雷劈只是為他的假死用來造勢罷了。」

江楓的眼淚從眼眶中流了出來,父親的死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現在得知假死真相,讓他愈發的想要跟父親團聚。

「信中還說我是來自鎮命一族,鎮命一族又是什麼?」江楓的疑惑也不少,真希望此時父親就在身邊,能為他解答。

「還讓我收集三塊補天石,自己去煉製混天玉佩來蒙蔽天道,否則我會死在天道的手上。難道天道不是天之大道,是一個人?」

眾多的謎團困擾著江楓,不管他怎麼想,都得不出一個答案。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父親,詢問事情的緣由,其次就是按照父親說的尋找補天石。

「父親似乎前往了殺伐之地,看來我也必須要過去看看了。但殺伐之地在哪我也不知道,還是先去青木閣略微打探一下,順便提升修為好了。」

江楓打定了主意,還是要按照最開始的計劃前往青木閣。

「這一塊石頭應該就是補天石了,我還差兩塊。」江楓再次把不規則的黑色補天石從玉盒裡拿了出來。

「可是我也不會煉器,父親還說必須要讓我獨自煉製,這可怎麼辦。」

一個又一個問題困擾江楓,並且都無法得到解答。就在這個時候,手中的補天石忽然發出一道黑色亮光,江楓的身體頓時動彈不得。

「糟了,是癔症!」江楓心中一頓,「不對,似乎我又要前往那個神秘空間了。」還沒等他多想,眼前的景象迅速變換,眼前出現了那九道石門。

這次沒等江楓走到石門裡,從第一座石門之後,就飛出來了幾座新的陣法圖,陣法圖之上還特地標註了陣法的作用。

這三座陣法,分別為聚靈陣,附靈陣,強化陣!

「聚靈陣,附靈陣,強化陣,三位一體,正是煉器所需要的三座基本陣法!」江楓回憶起他看過的關於陣法的書籍。

這三座陣法要比傳送陣複雜的多,江楓就是看了一眼,就覺得腦袋像是被掏空了一樣,非常疲憊。

他的意識也在這個時候,回歸到了自己的身體里,眼睛一眨一眨,隨時都有可能睡著。

這就是陣法對精神力的消耗,越是強大的陣法,消耗的精神力就越多。

不過這三座陣法,他卻牢牢記在心裡,以後只要多加練習,想要刻畫出來也不是難事。

困意來襲,江楓忍不住還是昏睡了過去。第二天一早,他便踏上了前往青木閣的旅途。經過了十天的時間,他終於來到了青木閣的山門範圍之內。

在山腳下,人群排起了長龍,有些是拖家帶口來的,有些人則是一個人背著包袱。

許多人都身著華麗的衣服,依舊就知道來自大戶人家。

江楓走到了最後,輕輕拍了拍前面一名青年的肩膀,問道:「大哥,請問這是幹什麼呢,怎麼排了這麼多人?」

前面那人回頭看了一眼江楓,淡淡說道:「青木閣三年一度招收弟子,我們都是來報名的。」

江楓點了點頭,也排起了隊。過了一會兒,一名威風八面,相貌英俊,手上還拿了一把摺扇的年輕人走到了中間。

「你們誰有青木閣的令牌,拿出來!」

眾人交頭接耳,紛紛搖頭,江楓想了想,把青木閣的令牌從隨身的布袋裡拿了出來,微微舉起。

那年輕人看見江楓手中的令牌,雙眼綻放出了貪婪地精光,他帶著三個人,連忙走到江楓身旁。

「你,把令牌給我!」 江楓疑惑地看著眼前的青年,他不明白什麼叫把令牌給他。起初以為這人是青木閣的弟子,是要引領持有令牌的人進入青木閣呢。

原本站在江楓前面的那個人,見江楓有令牌,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可看到那華貴的青年走過來,他立馬就躲得遠遠的,生怕攤上什麼事。

其他排隊的人也都躲躲閃閃,對著江楓指指點點,小聲議論著什麼。

「小兄弟,我勸你還是把令牌交出去吧。你掌握令牌,說明天賦不錯,說不定憑藉自己的實力,也能被青木閣看重。」這個時候,在江楓身後走來了一名中年人。

就在這麼一點功夫,江楓身後就又排上了幾十號人。

向江楓索要令牌的英俊男子不屑地看著江楓,說道:「沒錯,你乖乖把令牌給我,我絕對不會難為你,要不然的話。」

「要不然怎麼樣?」江楓收起了令牌,旁人一看便知,這是不打算交了,不由得嘆氣搖頭。

「怎麼還是有這樣的傻子,為了一塊令牌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就是,有命在才能被青木閣選中。丟掉性命,什麼都沒有了。」

面對別人的議論,江楓一頭霧水,不過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八成是要搶他的令牌。

「每年都有你這樣的愣頭青不知死活。」青年搖了搖頭,「告訴你,本大爺是馬家的公子,馬元亮!我已經被青木閣內定了,一會兒連測試都不用。你手裡的這枚令牌,我要送人,現在把他交給我,我放你一條活路。」說完,他對身後的是三個人使了使眼色。

那三人立馬心領神會,把江楓給包圍住。

「可是我不想把它交給你。」

江楓饒有興趣地看著眼前這人,面對三個人的封鎖,他顯得風輕雲淡。

這華貴的公子哥馬元亮,修為雖然在煉體九重天,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也是個天才了。可跟江楓相比,也不算什麼。

「不交給我,那我只能施展一點手段了,而且你必須得死!當然,如果你下跪給我磕頭,並且從我的胯下鑽過去,本大爺一高興說不定會幫你美言幾句,讓你成為青木閣的小雜役。」馬元亮囂張的笑了起來。

他所提出的要求,是對人格的侮辱。就算是任何一個想要進入青木閣的人,都不會答應。

「小兄弟,你還是老老實實把令牌交出去吧,青木閣每次公開招收弟子,都會有這樣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保命要緊!」那中年大叔再次好心提醒。

「什麼叫都會有這樣的人?」馬元亮瞥了一眼那中年人,腳下一動,抬手就是一拳。

中年大叔反應倒也迅速,趕忙抬起手臂抵擋。

「嘭!」

他的拳頭狠狠打在了中年大叔的手臂上,「喀嚓」一聲,骨頭竟然被直接打斷!

萌妻專業坑總裁 「我的手,我的手!」中年大叔躺在地上,不停地哀嚎,滿地打滾。

馬元亮甚至連看也不看,冷哼說道:「區區煉體八重天,也妄圖抵擋我的一拳?如今我擁有煉體九重的修為,能舉起九百斤的巨石,不要說砸斷你的胳膊了,就算是碾碎你的腦袋,都非常容易!」

馬元亮又半扎著馬步,手指向下點了點,說道:「你剛才冒犯了本大爺,如果從我的胯下鑽過去,我就饒你一命,讓你回家。」

中年大叔在地上又哀嚎了一陣,趴著看了看馬元亮陰狠的表情,眼眶中早就積滿了因為疼痛和悲憤的淚水,臉上也是一片漲紅。

他欲哭無淚,低聲啜泣了兩下,狠狠點頭,拖著已經折斷的手臂,向馬元亮的胯下爬了過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有些人甚至還幸災樂禍。但卻沒有一個人出手阻止,或許等馬元亮走後他們才會義正言辭的指責。

馬元亮面露笑容,他的三個隨從也跟著笑了起來,山腳之下,都被籠罩在了他們的淫威之中。

中年大叔艱難地爬著,他心中萬分屈辱,可也沒有一點辦法,如果不照做,就只有死路一條。尊嚴和性命,他當然會選擇後者。

江楓看著馬元亮和那中年大叔,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住手!」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江楓還是大聲喝斥,馬元亮的囂張態度,讓他看不過去。

「別著急,下一個就是你,等他鑽完了,我就讓你鑽!不過,你要是再廢話,我就先讓我的僕人們陪你玩玩。」馬元亮低下頭,看向了中年大叔,吼道:「你等什麼,還不快鑽過去!」

「啪!」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非常清晰的脆響,充斥在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他們循聲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江楓竟然出現在了馬元亮的面前。而馬元亮正捂著臉,嘴角溢出了不少的血。

「你,你!」馬元亮氣憤地連話都說不出來,渾身顫抖,他的三名僕人更是呆在了原地,彷彿不明白為什麼江楓在一眨眼的時間裡,就會出現在那個地方。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給打!我要你們把他全身的骨頭,都給我碾碎!」馬元亮暴跳如雷,一個閃身先躲了出去,照顧自己那英俊的臉蛋。

三名僕人得到命令,這才反應過來,臉上的表情也由驚愕換到了兇狠。

這三個人修為也都在煉體八重,如果換做是尋常的修鍊者,肯定打不過他們。

但江楓面對這三人,只是冷笑一聲,沒等三個人近身,他便率先出手。一招鞭腿,狠狠擊中在了領頭僕人的腹部。

他沒反應過來么,就昏倒過去。剩下兩人見形勢不妙,一左一右,一人出拳,一人出腳,想要包死江楓。

只見江楓速度極快,一個後撤步,直接避開。他順勢一抓,兩個人的手腕和腳腕便被他攥在手裡。

整個人像是陀螺一樣,原地告訴旋轉了起來,地面上甚至還颳起了旋風,將無數乾枯的樹葉都給卷了起來。

此時也只能聽到那兩名僕人驚慌的吶喊聲,「啊!」一聲慘叫,江楓鬆開了他的手掌,兩個人一東一西像是箭矢一樣飛了出去,狠狠扎在了兩棵大樹上才停下來。

「現在,你還要我交出令牌么?」江楓雙臂抱胸,冷笑著看向了馬元亮。

「你,你怎麼這麼強?」馬元亮難以置信,就算是他想要打敗自己的三個僕人,都需要大費周章。而江楓,在一眨眼的功夫,就做到了。

馬元亮此時也明白,自己怕是踢到鐵板上了。

「兄弟,以後你就是我大哥!」 斗破之無上之境 馬元亮反應迅速,臉皮也是極厚,「剛才那是兄弟跟你開玩笑呢,你別當真。咱們哥倆進了青木閣,你有什麼事就來找兄弟我,保證幫你擺平!」

江楓十分欽佩馬元亮不要臉這個特殊能力,他笑了笑,說道:「正好我有一件事情,想讓你做。」

馬元亮雙眼一亮,像是一隻哈巴狗,拚命點頭,說道:「大哥,你有什麼事儘管吩咐!」

江楓微微叉開雙腿,說:「從我胯下鑽過去,我就饒你不死。否則我會把你的腦袋,釘在石頭裡!」

聽到江楓的話,馬元亮表情瞬間就變了,時而陰沉時而憤怒時而又不甘。可看到自己三個僕人的下場,他還有害怕。

「先跪下,要不然我就打斷你的雙腿。」江楓冷聲冷氣。

馬元亮陰沉著臉,狠狠咬牙,跪了下去。江楓微微一笑,說道:「很好,現在就鑽過去吧。」

「馬元亮,你在幹什麼?」正當馬元亮要鑽的時候,一聲嬌喝忽然響起。

馬元亮彷彿找到了救星一樣,感動得哭了出來。幾名女子從樹林中走了出來,先前的話,就是從為首的那名女子嘴中說出來的。

這女子光艷逼人,與其他排隊的女子相比,那叫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尤其是一雙朱唇,櫻桃小嘴,是個男人看見,就把持不住,想要上去狠狠地親一下。

「劉夢雨表妹,你總算來了。你不是想為身旁的丫環弄一枚令牌么,這小子身上就有,他不但不給我,還把我給打了!你可要幫表哥出口氣啊!」馬元亮的一番話,十分霸道,就好像他想要什麼,別人就得給他什麼,如果不給,就是犯罪。

叫做劉夢雨的少女蹙眉看著江楓,過了半晌,開口道:「你身上有令牌?能否轉讓給我,我願意付出極大的代價。」

劉夢雨的交涉,讓江楓並不反感,他搖了搖頭說道:「抱歉,除非你把你自己送給我,否則我是不會交換的。」

「登徒子!」劉夢雨臉色一冷,兩把精緻的短劍從腰間拔出,「你的輕佻言語已經冒犯了我,本應將你處死,但我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能躲過我的三招,一切就這麼過去,躲不過,我就割了你的舌頭,你還得把令牌給我。」

江楓饒有興趣地看著劉夢雨,剛想點頭答應,忽然一聲鶴鳴,從空中飛下了三隻巨大仙鶴。每隻仙鶴上,都坐著一個人,這三人腰間掛著青木閣的令牌,一看便知是青木閣的弟子。

「夢雨,你這是幹什麼,都把情雙劍拿了出來,難不成有人欺負你?」

一名散發男子負手而立,相貌英武,儒雅的微笑平易近人,頗有仙人風範。

男子轉頭一看,見劉夢雨的目光放在了江楓的身上,他臉上閃過一抹不快,卻還是笑著禮貌問道:「這位朋友,你叫什麼名字,不知道怎麼得罪我的好友?」

江楓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我叫江楓,是他們想要強行奪取我身上的令牌,是他們得罪了我。」

聽到江楓的話,青木閣這位男弟子明顯一愣,隨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怪笑。

「原來你就是江楓!」 「王立師兄,你認識他?」馬元亮跟在這名青木閣男弟子的身後,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最擔心的就是江楓與青木閣的人有牽連,如果真有,那這回可就惹了大麻煩了。

王立並沒有理會馬元亮,而是從頭到腳把江楓打量了一番,臉上始終掛著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讓人弄不明白他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你認識我?」江楓也是一頭霧水,從王立的語氣中,能明顯判斷出這人八成是聽說過自己。

「你看起來也不怎麼樣。」王立的語氣有些輕蔑,搖了搖頭。

江楓眉頭皺了起來,這人一出現就貶低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把我們青木閣的令牌交出來吧,你不配擁有它,我會轉交給更合適的人。至於你,還是老老實實排隊,跟著碰碰運氣吧。」王立伸出手索要青木閣的令牌。

站在他身後的馬元亮則是大喜過望,傻子都能一眼看出來,這王立明擺著是要找江楓的麻煩。

「不知道這小子哪裡得罪王立師兄了,正好讓師兄他教訓教訓。」

劉夢雨則是瞥了一眼江楓,把短劍給收了起來。

「王立師兄都開口了,你還墨跡什麼,難不成連師兄的話你都不聽了么?」馬元亮狐假虎威,在後面嚷嚷著。

王立則是淡淡地看著江楓,手掌伸出來,懸在半空,等了好一會兒。可就是不見江楓有任何的動作,他的臉色頓時不悅。

「怎麼,我的命令你竟然不聽從?雖然我只是青木閣的外門弟子,但晉陞核心弟子是遲早的事情,你要是得罪了我,就算進入青木閣,我也會要你好看。」王立威脅道。

這王立修為只有煉體九重天,只要沒有晉陞到靈動境,江楓都不擔心。他只是弄不明白,為什麼這個王立一出現就要刁難他。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王立眼睛眯了起來,雙手握拳微微翻動一拳,雙腳也緩緩挪開。

「堂堂外門弟子,竟然要對一名測試的少年出手,傳出去就不怕被人笑話?」

正當江楓也準備開打的時候,一道嘲諷從天而降。江楓和王立同時抬起頭,只見有一隻仙鶴降落在了地上。

從仙鶴的背上跳下了一名像是儒生一般的年輕人,他面帶微笑,看到江楓的時候,還友善地點了點頭。

「黃飛揚,這裡沒你的事。」王立看見來人,收起了架勢,臉上有些難看。

「怎麼沒我的事。」叫做黃飛揚的儒生歪頭笑了笑,「我可是來接江楓小兄弟上山的,少閣主親口指定就要他了。」

「少閣主!」

馬元亮和劉夢雨兩人都吃了一驚,尤其是那馬元亮,嚇得腿都哆嗦起來,差一點就跪倒在地上了。

青木閣少閣主那是什麼身份,竟然會親自指定江楓!

這個消息,讓周圍聽到他們談話的人,都紛紛側目看向了江楓。同時也暗暗後悔,剛才沒有能巴結上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