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江龍忍不住懷疑,但這跟他吞下這一大波喪屍一點衝突也沒有。

「童童走!我們去升級!」

得到了這麼一個好消息,江龍高高興興帶着童童就向著可兒所在的方向走去。

可兒帶着那一打波喪屍正在村子邊上的一個小山坳里。

江龍出現之後,喪屍們忽而騷動起來,對着江龍怒吼嚎叫,甚至瘋狂沖向江龍。

江龍用了將近半天的時間才把這一批三四千隻的喪屍消除掉。

「好傢夥,手都點麻了!好在收穫挺大!」

江龍喜不自勝。 夜玖依舊沉默。

好一會兒,她上床,然後抱過陌塵,在陌塵驚訝的目光下,把他放在地上,隨後一臉嚴肅。

「男女授受不親,你可以化形,以後肯定是要嫁人的,我不能毀了你的清白。」

陌塵:……

他咬牙切齒地盯着她好一會兒,然後不管不顧跳上了床。

夜玖只覺得一道白光閃過,一陣天旋地轉,自己就被男人壓着。

夜玖有些驚懼地看着面前的絕色美人。

陌塵氣憤地扣着她的手,怒氣沖沖道:「蠢女人,毀了我的清白就穿上衣服不認人了?!」

他氣笑了。

「你還讓我嫁給別人?還想甩掉我?」

陌塵高傲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冰冷。

「呵,痴心妄想!」

夜玖奇怪地看着他,皺眉:「我什麼時候毀你清白了?」

說到這個,陌塵臉頰微紅。

他冷哼一聲,側躺在裏間,一把把夜玖拉進自己的懷裏,一隻手捂住她的眼睛,另一隻手摟着她的腰。

「知道那麼多幹什麼,你只要知道你毀了我的清白,你要對我負責就行,不準說話,睡覺!」

夜玖掙扎了一下,某人反而越摟越緊。

夜玖無奈:「小白啊……」

聽到這個名字,陌塵臉色陰沉了下來。

「蠢女人,不準叫我小白,我叫陌塵。」

夜玖「哦」了一聲,然後對他碎碎念。

陌塵給她下了一個昏睡咒,夜玖這才安分了下來。

他盯着她,冷哼一聲。

蠢女人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最安分。

——

納蘭容止一雙清冷的黑眸盯着床上的男女。

陌塵睜開眼睛,懶懶地抬眼,毫不避諱地變回白狐跳到一邊。

看見是自己救的那隻白狐,納蘭容止的眼神終於有了一絲波動。

他坐在床邊,把夜玖抱進懷裏,人這時還沒醒。

看着狐狸,問道:「你對她做了什麼?」

陌塵變回人坐在凳子上,頭頂一對三角形的耳朵抖了抖。

「下了一個昏睡咒,很快就醒了。」

納蘭容止抱着人,捻起夜玖的一縷髮絲把玩。

「你喜歡她?」

陌塵身後的尾巴掃了掃。

「當然了。」否則也不會厚臉皮的粘着她。

這時外間傳來蔣興的聲音。

「王爺,曹宮侍來了,手上拿着聖旨。」

此時的夜玖還沒有醒。

納蘭容止淡淡地開口:「蔣侍衛,妻主今日身體不好,不宜見人,聖旨蔣侍衛就代為接旨吧。」

本來聖旨一到,接旨的人要率家人出來跪見,但架不住女皇寵夜玖啊,表面上有時就做做樣子。

「是。」腳步聲漸漸遠離。

這時夜玖才慢慢清醒。

一睜眼就看到了站在對面椅子上的白狐,她瞬間清醒了。

陌塵盯着她,冷哼一聲,轉身跳下椅子走出了房門。

就在夜玖失神時,耳邊傳來一道清冷的嗓音:「妻主不準備解釋點什麼?」

「今日一早,我來的時候,妻主正被長著一對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的男子抱着睡覺。」

夜玖張了張口,抬頭,一臉認真:「我可以解釋的。」。 八個小時之後,海嘯果然如蘇寒預料的那般退去。

換成以前,龍國肯定會下令原住居民返回收拾殘局。

可是因為有了蘇寒的提醒,龍國並沒有做出這樣的命令。

反倒是讓沿海城市的居民往內地撤離。

因為海嘯的緣故,這次那些居民倒是沒有多大的抵觸情緒。

「經過上次的海嘯事件之後,國家讓我做啥就做啥。」

「哎……還真是多災多難的一年啊,我聽說凡爾賽也發生了巨大海嘯,死亡人數多大上百萬。」

「怕啥,有咱們祖國在,咱們眾志成城,一定可以挺過去的。」

「話說這樣說,可是咱們的根畢竟在那裏啊,讓我們遷移到別的城市,還真是有些捨不得。」

話雖然這麼說,可是眾人還是收拾起行囊,跟着大部隊朝着內陸趕去。

與此同時,數十支專業的救援隊還是前往了各個沿海城市。

此次,救援隊的任務有兩個。

一個是收集物資。

另外一個則是看看還有沒有倖存的人類。

當然,所有人心裏都清楚,沒有人能在這種級別的海嘯當中存活下來。

之所以存着這個目的,也只是出於人道主義而已。

經過海嘯之後,蘇寒更加的緊迫起來。

他帶着一群頂尖的科學家一頭扎進實驗室裏面,開始瘋狂的研究起『天空之城』來。

一天、兩天……

蘇寒一行人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總算是將『天空之城』的模型給研究出來。

在確定無誤之後,蘇寒立馬將『天空之城』建造的地方定在了天府之城。

因為天府之城地勢平坦。

哪怕莽荒紀元真的來領,也可以藉助天府之城的地勢,卸掉一部分的衝擊力。

這不僅為天空之城的起飛提供了一部分動能,也為撤離之時省去了不少麻煩。

蘇寒的這一提議沒有任何人敢質疑。

經過這一系列的事件之後,蘇寒的威望已經大大的提升。

同時,那些科學家也知道,將天府之城定為天空之城的建造地,是最合適不過的選擇。

所有的準備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天空之城的建造也被提上了日程。

……

經過幾天的忙碌,蘇寒總算是短暫的歇了一口氣。

可是就在蘇寒還在睡夢當中之時,房門卻是被人敲響。

蘇寒艱難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將房門打開,發現門外站得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導師趙榮義。

趙榮義見到蘇寒的煙圈發黑,臉上全是自責之色。

他知道,蘇寒這段時間為了天空之城沒日沒夜的奮鬥,好不容易能睡一個安穩覺,結果卻被自己吵醒了。

蘇寒見到趙榮義臉上的歉意,微微一笑:「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提起正事,趙榮義臉上的自責之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驚恐:「蘇寒,月球的軌道偏離了,雖然這種偏離並不是很明顯,可是我們龍國的科學家卻是清楚的計算出來了。」

什麼!

蘇寒一聽,心中猛然一驚。

這些時日,蘇寒一直讓人監控月球行駛的軌道。

因為月球一旦偏離,那麼距離蠻荒紀元的降臨也就不遠了。

想到這裏,蘇寒再也顧不得睡衣,慌忙的披上一件衣服,衝出了自己的房間。

很快,蘇寒就來到監控月球軌跡的小房間內。

此時,小房間沒還有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

這位頭髮花白的老者見到進來的是蘇寒,立馬起身,驚呼道:「組長,月球此時已經偏離了軌道e0.009米,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會出現什麼大亂子。」

蘇寒朝着監控屏幕看了一眼,發現月球此時的坐標果然跟原先設定的不一樣,瞳孔狠狠的收縮了一下。

這種偏離雖然很小,可是帶來的後果卻是十分的嚴重。

蘇寒仔仔細細觀察了一遍,在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後,立馬出聲道:「杜老,趕緊看看月球偏離軌道那個位置是哪個國家?如果有必要的話,趕緊通知哪個國家的領導人。」

杜老聞言,立馬放大了影像。

在上面找了好一會兒,杜老才轉過身,對着蘇寒苦笑道:「組長,距離那個地方最近的是阿薩群島,幸運的是那個地方並沒有人居住。」

呼……

聽到那裏並沒有人類居住,蘇寒暗中鬆了一口氣。

隨後,蘇寒直接聯動了一號BOSS的專線。

十分鐘不到,一號BOSS就趕來。

蘇寒沒有跟一號BOSS喧囂,指著放大的影響,語氣快速的解釋道:「BOSS,剛才月球已經偏離的軌道,接下來我就會讓你看看,月球偏離軌道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杜老一聽,立馬將影像切到阿薩群島的上半空。

此時,阿薩群島內寂靜無比。

偶爾有一群候鳥落在那群島之上,發出一陣長鳴。

這一切看起來非常的平靜。

可是就在這時,阿薩群島上空的空氣變得扭曲起來。

那種感覺彷彿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往下面壓了過去一般。

轟!

隨着一聲巨響,阿薩群島彷彿就被人拍了一掌一般,直接就挪平。

剛才落入那群島的一群候鳥再也沒有發出半點的聲響。

很快,無數的潮水涌去,將群島的位置填充。

再看去時,那裏有什麼群島,只是一片汪洋而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