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沈星漢:「……」

2022 年 2 月 5 日By 0 Comments

於是周圍本來想看余微微笑話的人,就看到這個三王妃大大方方的看歌舞,不僅自己看還拉着沈星漢也看。

夫妻兩人一邊看還一邊討論,有說有笑的。

讓眾人頓時有種吃了一嘴狗糧的感覺,意識到這些的人,覺得無趣將自己的目光收回!

讓余微微鬆了口氣,鬆開沈星漢的手臂,將衣服上的褶皺撫平,余微微對沈星漢笑了笑道:「歌舞真不錯!」

她都沒有看歌舞,注意力全放在了周圍人對她的關註上。

能當着自己的面撒謊,可見其臉皮之後,不過手臂被鬆開之後,沈星漢忽略自己心中的不適感,安慰自己這是習慣的原因。

過了一會兒,皇上起身走了帶走了不少官員,裏面也有三個皇子,留下李貴妃主持大局。

皇上一走,似是搬走了眾人心中的大山,場中明顯輕鬆了不少。

李貴妃對場中的變化,看在眼中,向場中的大皇子妃使了一個顏色。

大皇子妃的位置最靠前,見李貴妃的眼色看在眼中,淡淡笑道:「母妃,今天這是賞花宴,要讓兒媳說呀,在場做的女兒家們才是人比花嬌呢,這麼好看的風景要是不欣賞多可以,兒媳提議表演一下才藝好不好啊?」

「好啊,這太好不過了!」李貴妃接話道:「兒媳看看要怎麼表演呢?」

大皇子妃出身書香門第,就是相貌不出挑,有了書香氣質的加持,才將將有餘微微相貌的五分。

但是皇子妃的架子擺的很足,說話不輕不緩的,幾句話的功夫就把規則講清楚了。

在場的女子表演,什麼才藝都可,也不打分,只是表演結束的時候,會有宮女提着籃子在場中轉一圈,喜歡的話,就折一片花瓣放進籃子中,由花瓣的多少來評判高低!

評判標準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響應,這裏大半都是婦人和女子,這樣的提議整合她們心意。

多一個表演的機會,讓自己的女兒上去露露臉也是可以的,今天能進宮的都是一些待嫁的閨閣女子,表演的好了被人看上也是有的。

所以當大皇子妃說出有誰想要報名的時候,在場的女子幾乎都舉起手。

有些女子不想舉手的,也在自己娘親的催促下舉起了。

大皇子妃環視了場中一眼,在余微微的方向停頓了一下,說道:「不一定非是待嫁的女兒家,要是喜歡的表演的夫人們也可以露兩手啊!」

場中夫人都笑着應和,但都沒有走出的。

大皇子妃眼睛轉了一下,看向余微微道:「三弟妹,你看下面的夫人都不動,要不你帶個頭,先表演一個?」

聽到這話,余微微就是這個大皇子妃是沖着自己來的。

余微微放下筷子,笑了笑道:「大皇子妃讓我帶個頭不是為難我嗎?除了這張臉能看點,真是什麼才藝都不會!難道大皇子妃沒有聽說話我的流言,這流言雖然不可全新,但也不能一點不信不是嗎?」

大皇子妃笑道:「三王妃可不要謙虛,余家可是書香門第,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才是!」

余微微淡淡笑道:「大皇子妃還別不信,我還真不會,非要說一個才藝的話,比美算不算,我這樣的臉比不上在場的其他婦人,和大皇子妃比還是能勝上一二的。」

此話一出,大皇子妃的笑臉差點維持不住,相貌不佳一直是她的心病,現在卻被余微微直接說了出來。

這話就是戳大皇子妃的心窩子。

看着大皇子妃臉色一會青一會白,余微微假裝驚慌道:「大皇子妃都是微微嘴笨,外人都知道微微是一個蠢笨無腦的人,希望大皇子妃不要介意,大皇子妃非要我準備才藝,微微緊張才口不擇言,望大皇子妃勿怪!」

所有的話都被余微微說完了,大皇子妃心中氣的咬牙,但是還要維持住自己的臉面道:「三王妃說笑了,沒有才藝能這麼理直氣壯說出來的,也就三王妃一個人了,既然三王妃對這個名頭不介意,那就依三王妃的,到時有什麼流言蜚語可不要怪我不幫你啊!」

余微微對什麼流言蜚語從來都不帶怕的,淡淡道:「再多了流言蜚語能多到哪裏,有我現在多嗎!大皇子妃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趕緊開始吧,沒有看到台下的小姐們都等急了!」

「你……」大皇子妃將要出口的話,意識到是什麼場合才咽了下去,說道:「既然三王妃不參加,哪還有人想要參加嗎?二皇子妃!」

大皇子妃眼神一轉,到了胡心悅那邊。

胡心悅道:「我也不參加了,我幾斤幾兩大家都知道,總不能讓我上去舞蹈弄棒吧!」

大皇子妃的精力似是都在余微微那裏用完了,不在和胡心悅扯皮,看向一旁站着女官,說道:「開始吧!」

女官領命,喊出了第一個出場的女子。

女子大大方方的上來,自爆了家門,說道:「小女表演劍舞,希望博大家一笑!」

宮女不知道從哪裏拿來一把劍,遞到女子手上。

一切準備妥當,突然有人來都宮女的耳邊說了什麼。

宮女沉吟的片刻,才想李貴妃回稟道:「娘娘,宮中的琴官告假了,現在宮中沒有多餘的琴官……」

李貴妃沉吟了一會兒,眼神從余微微這邊一掃而過,看向了大皇子妃道:「你怎麼看?」

此時的大皇子妃似是重振旗鼓,又是一副皇家貴婦的模樣,看向了余微微這邊,像是在看着什麼。

經過剛剛上一輪的事情,余微微已經看明白了,這個大皇子妃和李貴妃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每當這個時候,大皇子妃就會分析李貴妃的意思,將李貴妃要找的人說出了。

這都過了一會兒了,大皇子妃還么有開口,余微微剛肯定李貴妃的話,大皇子妃還沒有聽明白。

因為大皇子妃做了有些靠前,所以對面大皇子妃一排的對面坐着胡心悅。

相當於余微微和胡心悅面對面坐着,大皇子妃高一等的樣子。

余微微看向自己這邊,只見這邊除了這邊就近的劉成軒一個男子外,眼見的範圍內沒有其他男子。

其他都是婦人帶着自己的女兒在坐。

在余微微想來,這些女兒都是要準備才藝的,讓她們做琴師肯定是不行的。

讓她們在一些女眷面前表演就有點出格了,只不過大家有表演,眾人也就不說什麼。

但要是擔拎出來給大家彈琴,那就真的和琴師差不多了。

自是沒有夫人,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做這種事情。

那李貴妃往這邊看,到底是看誰的呢? 「主人,萬澤老鬼最重視的便是這女童,為了這女童,萬澤老鬼可是謀算許久。若說別的,這老鬼怕是還起疑心,可現在說這女童,他一定會趕來查看。」鬼冥子陰柔俊美的臉龐上都有些諂媚。

屍蠱丹的感覺,他再也不想感受了。

「嗯。」徐川點頭,目光看向一旁的女童。眼中有一絲驚疑,這女童有什麼奇特的,值得星神教護法這麼重視?不過邪修重視的,也就是肉身,魂魄,所以徐川雖好奇,倒也沒多探究的想法。

「這位前輩……」陳柯煙開口,難以置信看著徐川,眼中有一絲惶恐,她常年在外闖蕩,見識更多,這個裝成金丹修士,還故意被擒來的神秘強者,明顯是沖著鬼冥子背後的那萬澤護法而來,是因為私仇?還是因為寶物?不管是什麼,修真界爾虞我詐,別看徐川現在在對付鬼冥子,可說不準下一刻就會對她們出手!

剛剛折磨鬼冥子的手段,她看了也覺得髮指,一個擅長捉弄人心的邪修,被懲治成這樣,豈會是正道中人?

「其他事一會兒再說。」徐川輕笑擺手。

目光卻是看向前方。

他神識覆蓋一千五百丈,就在剛剛,已經查探到兩道元嬰修士正迅速朝著這邊趕來,讓他驚訝的是,這兩個元嬰修士為首者,竟然身穿官袍!那官袍他還熟悉的很,那是縣令官衣。

嗖,嗖。

萬澤護法帶著身後的身影迅速飛來,他融合「陰陽玄石」,又是星神教護法,星神教走的就是神識控制,修行神識的路子,神識自然不弱,不過也就探查接近三百丈。

三百丈範圍,當他看到天鳳門中場景的時候,已經晚了。

「那是…」

萬澤護法本來興緻高昂,那女童涉及天鳳門一樁隱秘,若是他能得到,藉助星神教秘傳之法,他的修為必定大漲。

但是現在一看到那景象。

鬼冥子,惡公子,眾多星神教教徒都跪伏在那裡,天鳳門的眾多弟子則都好端端的站在一撥,中央橫刀大馬坐著的青衣青年。

「不好,有詐!」萬澤護法臉色大變,轉身就要逃遁。

可他剛回頭,一柄閃爍著金光的飛劍已經橫在了身後。

神識控制法寶,徐川神識覆蓋一千百丈,飛劍自然也能達到一千五百丈距離!

「萬澤護法,來都來了,何必急著走。」徐川笑道。

聲音響徹整個天鳳門宗門。

那些金丹修士神識都沒察覺的這才後知後覺的抬頭望去。

「護法。」

「那就是護法嗎?護法來了。」

「護法,快救我等。」

星神教教徒個個忍不住低呼。入了教派,教內為了網羅這些教徒,當然不斷地給他們顯現教內護法無敵的形象,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見萬澤護法。

萬澤護法則和身邊的那道身影暗暗叫苦。

「不知徐駙馬在此,老朽只是路過,老朽如今也是朝廷官員,一心治理一方,這教內中事,老朽已經不插手了。」萬澤護法連道。

聲音也傳播開,低聲下氣的很。

星神教內教徒的聲音瞬間啞火了。陳柯煙等天鳳門弟子則驚愕看著坐在金椅上的徐川。

徐駙馬?

能讓堂堂元嬰大修士,星神教萬澤護法低聲下氣的,除了輔佐明王,大名鼎鼎,名滿天下十九州的徐川還有誰?

「他是徐川?」

陳柯煙感覺心都在顫,她行走天下,聽過徐川的傳說太多了。這是個真正為國為民的修士。

「公門中人,倒是有趣,沒想到堂堂星神教萬澤護法竟然甘心做朝廷一縣令。」徐川一笑。

「能造福一方,也是修行。」萬澤護法連道。

徐川搖頭。

手掌一抬。

「駙馬…」

噗。

萬澤護法聲音還沒落下,背後的金色長劍已經瞬間斬下。萬澤護法面對徐川,當然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嘴上和徐川說著話,實則早就籌備逃遁。

金色長劍斬下的剎那,萬澤護法心中自然而然感覺到死亡降臨的大恐慌,嘩,其身體直接化成一道道黑色虛影,足有七十二道!每一道黑色虛影都張牙舞爪,宛如天魔亂舞!

「逃…」

金色長劍劍光煌煌,一劍斬落,瞬間破滅足足七十道魔影,連帶著一旁的元嬰教徒也瞬間死去,只有兩道魔影迅速化成黑光逃遁。

「真可怕,隔著三百丈,一劍斬殺我七十道魂魄?」萬澤護法駭的像個鵪鶉。元嬰蛻變,本就保命能力大漲,他修鍊的地煞七十二幽魂秘法,保命更是極強。可在徐川面前,竟然一劍就殺他七十道魂魄,這…

真元得恐怖成什麼樣?

且這一劍蘊含的劍法意境也太恐怖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