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事!”葉風對雷傲笑了笑,又回頭道:“既然如此,我也想領教一下學院第一人的高招。請各位帶路吧。”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好!”登時場上響起一陣熱烈的喝彩聲,固然是因爲有一場熱鬧可看。但更多的是,佩服葉風的膽識,在知道冷秋劍的爲人的情況下,還敢坦然迎戰,這讓他們這羣年輕人頗爲欣賞。

“胡鬧!”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走過來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葉風認得,這人是學院的巡院長老。“囚天塔可不是你們這羣娃娃嬉戲之地,隨意闖入,會有什麼後果,學院可是不敢擔保的。”冷秋劍實際上是代表學院去取第八層祕寶,若是因爲被葉風打斷而錯失良機,那豈不是浪費?

這長老在院中頗有地位,學生們都對他敬而遠之,此時出現,大家都知道今天已經是沒戲了,不由得有些懊惱。

李振見長老出面阻止,今日也不好再多加話語,當下冷哼一聲,在葉風旁邊道了聲:“這事還不算完。”

葉風一翻白眼,回敬道:“怕你啊?”

一場熱鬧,就這樣無疾而終。

葉風自覺下山之後,修煉頗有些鬆懈,心中深以爲省,之後數日盡皆在修煉中度過,倒也頗有感悟。這一日,葉風完滿地打完坐,自覺身體空靈舒適,在靈氣的修爲上有了大的提高,一時相當高興。他也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便一人走到街上,放鬆身心。

在吃過街邊小吃之後,葉風滿足地打了個飽嗝,眼角隨意一瞥,竟看到了一個熟人,寧菁。葉風隨後扔下點碎錢,往那邊走去。

寧菁在蘋果攤前仔細地挑選着蘋果,葉風忽地想起上次見到她,也是在吃着蘋果,看來這女子不但喜歡喝酒,還喜歡吃蘋果。

“難怪皮膚這麼好,原來你喜歡吃水果啊?”葉風笑道。

寧菁微微停了一下,眼角在葉風的臉上掠過,倒是沒有說話,讓葉風有些尷尬。葉風拿起一個蘋果拋了起來,然後一口咬下,嚼了嚼,道:“這蘋果倒還蠻脆的,但是比起朱果卻又有所不及,如果有機會,我請你吃唄。”

寧菁白了葉風一眼,那朱果已是屬於靈藥,吃了之後有凝練靈氣之效用,對於靈脩者而言,倒是有莫大的效果。只是竟然是靈藥,那得之必然不易,葉風這麼說,無疑打的是空頭支票。其實寧菁哪裏知道,朱果雖罕見,但在騰龍山倒也不少,葉風在山中修煉之時,曾經吃過不少,所以纔有此一說。

寧菁淡淡地道:“多謝。”便不再說。

葉風又道:“那日我喝醉,是你遣店小二送我回學院的吧?感激不盡!”說着鄭重其事深深地鞠了一躬,倒有些誇張了。

寧菁也不睬他,又淡淡地道:“不用客氣。”

葉風見她老是繃着一張臉,存心逗她發笑,但似乎她並不領情,只是無奈一笑。寧菁頓了頓又道:“你真的想和冷秋劍一戰嗎?” 聽到寧菁有此一問,葉風也是一愣,旋即道:“嗯,有機會見到的話。”

寧菁道:“以冷秋劍之資質,第八層的寶物多半難逃其手。他的實力在你之上,到時候再加上祕寶,你並無勝算。如果不想丟臉,最好趁他還未出關,趕緊離開吧。”說着將挑選好的蘋果交給了老闆,讓他稱重。

葉風心想這人雖然看起來冷淡,但其實倒也蠻好心的,至少也害怕自己到時候難堪。葉風沒有回答她的話,拿出金葉對老闆說:“我買單。”

寧菁淡淡地道:“無功不受祿,不敢當。”說着自己付了錢,徑直走了,也不說再見。

葉風嘴邊撇了撇,嘆聲道:“多好的姑娘啊,有什麼不開心的,非得擺着副死人臉呢?”接着又笑道:“這麼小看我?搞得我很想和那個什麼冷秋劍一決勝負了。好,等紅晴事情一了,我便去尋那冷秋劍一決勝負。”

葉風嘿嘿一笑,大步地邁着,往前方走去,有意識地來到了郊外,然後突然間轉過身,道:“何必再鬼鬼祟祟地跟着我?有本事就出來跟少爺對峙。”

四周一片寂靜,然後嗖嗖聲響,三個中年男子一躍而下,落在葉風面前。居中的男子冷笑道:“好小子,倒也算是敏銳,竟然你僥倖發現了我們的存在。”

葉風笑而不語,這幾天爲了鍛鍊自己,他一直保持着精神力的高度集中,時時刻刻注意着周圍的事物。剛剛他和寧菁說話的時候,清晰地聽到了,李振在他的後面對那三個男子道:“好好地教訓那個小子,讓他以後不敢再接近寧菁。”

葉風裝作不知,故意將他們引到此處,就是想將他們一網打盡,給李振一個難看。

“你們是李振派來的吧?那你們是皇廷的人咯?”葉風皺着眉頭道,一開始他聽說皇廷是爲了保護普通民衆而形成的聯盟,心中對他們抱着很深的敬意。但此時見到李振濫用權力,仗着自己是皇廷尉長的兒子,對衆人肆加欺凌,對所謂的皇廷便有些反感。

那幾人還不知道葉風已經見到他們和李振接頭,只道葉風是胡亂揣測,便道:“管我們是誰,反正就是你小子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話音剛落,三股強悍的靈氣呼嘯而出,席捲而出一陣強烈勁風。左右兩人是凝形境七階,而中間那人卻是凝形境八階,陣容倒也算是強大。但是要讓葉風屈服,那就還有些單薄了。

只見那三人從三個方向急攻而來,空氣呼呼作響,顯得氣勢不凡。葉風側身避開,狠狠地打向左側一人,兩人拳頭相接,爆發出一陣激烈的能量漣漪,那人被葉風接連打出數步,心中大駭不已。暗道:“這小子的肉體可真是強悍啊!”連忙喝道:“不要和他硬撼,拖死他!”

葉風也不害怕,腳踏飄零鬼步,和三人遊鬥着。三人雖然出手極其凌厲,但在葉風詭異的身法面前,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反而在葉風的牽動下,頗有些縛手縛腳之感,打起來聲勢憋屈。

那同時三人後退數步,中間那人雙手一推,一個光罩迅速升起,然後如同囚籠一般將葉風困在裏面。那光罩就如同玻璃棺材,在陽光的反射下,閃着耀眼的亮光。葉風一驚,奮力一踢,卻覺腳上一陣麻痛。那男子身子一顫,那光罩倒無大礙。

只見那操控光罩的男子雙手緩緩握下,那光罩便慢慢地縮小,將葉風圍困起來。葉風一驚,連忙釋放出強大的靈氣,抵擋住光罩的收縮,否則在變化,恐怕自己就要被壓扁了。

那男子冷汗直流,似乎相當辛苦,咬着牙道:“這小子有些怪異,你們兩個快點上!我快頂不住了!”

另外兩人聞言急忙調動強悍的靈氣,渾身都閃着淡淡的光芒,霎時好看。左邊一人雙手合十,一股如山嶽般強大的氣息升騰而起,似乎是要施展一種強大的靈術。右邊一人也不甘示弱,催動靈氣呼嘯而出,如同大海巨浪,要將一切淹沒,一時間,方圓百丈都變得殺氣騰騰。

“好賊人,當真想去我性命嗎?”葉風怒罵道,此時三人下手毫不留情,幾乎是想置他於死地。若是被打個正着,恐怕不死也得殘廢,以後自然不能再去“勾搭”寧菁了。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識相,以後做人眼睛可要擦亮點!”中間那人冷笑一聲,道。

只見兩個渾厚的氣勁排山倒海般地傾倒而下,氣息所過,地面飛快地裂開,直向葉風身邊蔓延而去。就在那衝擊要打在葉風身上時,那光罩陡然消失。葉風就像是大浪之中的一片輕舟,隨時都會有被淹沒的可能。

但其實葉風雖然在光罩中逃脫不得,但卻早已凝聚靈氣,伺機反擊。只見葉風身前光芒一閃,旋即無數細絲直噴而出,如同大網般將那無形的氣勁歸納其中。細絲越吐越多,越吐越密,不出片刻,竟然將那氣息包攏起來,沒有一絲外泄。

“什麼?”那三人見狀不免大驚,不知葉風使的是什麼妖法,臉現驚悚之色。

“吞天納地!”葉風大喝一聲,手中緊緊握下,那靈氣細絲包成的大網迅速收縮,然後轟隆一聲,從裏面爆裂而開,卻沒有一絲的氣息露出。

“嘿嘿,既然你們這麼不客氣,那我也無需多禮了!”葉風冷笑一聲,飄零鬼步踏到極致,身子化作一道模糊的影子,突然間出現在左邊那漢子的身後,一掌轟在他的腰間,只聽到一聲爆裂,那漢子如斷線風箏跌倒而出,久久不能爬起。葉風乘勝追擊,一腳飛踢而出,正打在中間那人的下顎,同時打出一掌,直中他的小腹。那漢子一口鮮血吐出,也是暈死過去。

本來三人合力,葉風不可能這麼輕鬆破敵,但是葉風的招式有些詭異,是三人未曾見識過的,一時間慌了神,讓葉風有了可乘之機。

第三人早已沒了鬥志,見到葉風如此勇猛,大叫一聲,連忙轉身離去。

“丟棄朋友,更加可恨!該打!”葉風怒喝一聲,同時右腳飛出,一道強大的空氣斬擊飛出,狠狠地打在那人身上,接連撞到數棵大樹,然後就動憚不得。 葉風舉手投足間收拾了三人,心中還不太解氣。心想:“我不過和寧菁多說了幾句話,李振便這般刁難我,實在是太小心眼了。但他如此,多半也是他的老爹,皇廷尉長李英挺所寵而至。哼,這尉長多半不是什麼好人。”

又轉念想:“既然這尉長魚肉鄉民,我何不替天行道,教訓教訓他一番?但他既然身爲尉長,必然有過人之處,我打得過他嗎?這有什麼,打不過的話,給他搗亂搗亂,出出氣也行啊。”心中童心大起,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個行俠仗義的英雄一樣,越發想去試一下。

葉風興致勃勃跑到街上,稍微詢問一下得知皇廷尉長的家,便悄悄潛伏過去,發現那裏守衛森嚴,自己想要偷偷進去不太可能。苦等了兩個小時,也沒有看到像是尉長的人出現,一問之下,原來皇廷尉長几天前出去辦公,到現在還沒回來。不過葉風得知另外一個消息,尉長很喜歡吃街尾那家酒樓的陽春麪,會去那裏的機會很大。

葉風馬不停蹄趕到那邊,找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下,眼睛死死地盯着門口,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卻不知自己本身更加可疑,一看就是有意圖的。等了好一會兒,面都吃了三碗,還沒有像樣的人出現。葉風有些泄氣,看來今天是等不到了。

“小兄弟,這面挺香啊,不如請老頭子吃一碗?”一個蓬頭垢面的中年乞丐笑嘻嘻地站在葉風旁邊,對着葉風擠眉弄眼,更是大喇喇地坐了下來。那店小二見有乞丐混進來,立馬走了過來,一甩手上抹布,呼喝道:“哪來的乞丐?快走快走!要吃的到廚房後面。”

葉風見狀,連忙道:“沒事,給這位大叔也來一碗麪。”店小二聞言,點頭哈腰地應是。乞丐倒也不客氣,直接自己倒茶喝起來,似乎很理所當然。葉風看了乞丐一眼,接着盯着門口。那乞丐見葉風一副認真的樣子,打笑道:“小兄弟,你在看什麼?莫不是脈城美女經過?”

葉風神祕一笑,低聲道:“嘿嘿,比美女有趣多了。”乞丐頗有興趣,道:“哦?還有什麼比美女更吸引小兄弟?”

“這個不告訴你。不過可以給你點提示,知道皇廷尉長不?那傢伙有麻煩了?”葉風笑道。

乞丐一驚,問道:“什麼?有人想要行刺尉長大人?你哪裏得到的消息?”

葉風瞄了他一眼,心想是不是一時衝動說太多了,含糊道:“那倒不是,不過尉長多行不義,聽說有人忍不住要教訓他。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乞丐皺着眉,道:“多行不義?不至於吧,脈城尉長雖算不得高風亮節之人,倒也沒做過什麼貪贓枉法,欺壓百姓之事啊。”

葉風怒道,“怎麼沒有?他兒子喜歡北襄校花寧菁,利用皇廷職權,對於和寧菁有所接觸的人百般刁難,還找人私下動手。這不都是他老子慣的嗎?”

乞丐聞言不禁一愣,好一會兒嘆了口氣道:“李振嗎?他的確是有些蠻橫霸道過頭了。這都是他老子管教不嚴的錯啊!”

葉風道:“是吧!聽說他平時在脈城橫行霸道的事情也沒少做了,遲早會有人教訓他。”

老乞丐神色黯然,面對香噴噴的面卻入不了口,沉默片刻後道:“其實李振本性並不壞,他雖然驕縱跋扈,卻也是有些不得已的原因的。小兄弟,你想聽一下嗎?”

葉風一愣,道:“囂張還要理由嗎?”

老乞丐眯上雙眼,眼中有些深邃的感覺,緩緩道:“大概七八年前,現在的尉長李英挺還是個小小的兵長,在另外一座叫做源城的城市任職。李英挺有一兒一女,李振爲大。雖然平時很少機會陪伴兒女,好在一對兒女都聰慧聽話,他也算是安慰。”說到這裏葉風心中奇怪,原來李振還有個妹妹,這個倒是沒聽說過。

“李英挺雖然力有不逮,倒也算是盡忠職守,在任職司長期間,大小妖怪犯人捉了不下五百個,時常弄得遍體鱗傷,但是能受到百姓的愛戴,兒女的尊敬,倒也不枉他一番赤誠。但是,就因爲這樣,李英挺得罪的人不計其數,那些被捉的人的親戚朋友都欲除之而後快。如果只是衝着他來,那他到不在乎。但是,陰狠的歹人將魔爪伸向他的一雙兒女!”

“什麼?豈能向一對沒有反抗能力的孩子下手?”葉風一聽義憤填膺,一拳捶在桌上,震得碗筷直顫。老乞丐看了葉風一眼,接着道:“那一次,李振帶着妹妹去郊外遊玩。那陰險的歹人尾隨其後,打倒了隨行的僕人,便想擄走兩個年幼的孩子。李振當時年幼,突逢此變不禁大驚失色,不能主意。反倒是他的妹妹及時反應,一把推開李振,讓他逃命。最終,幸得有人恰好經過,救了李振,但他的妹妹就被歹人劫走。”

“那後來呢?她妹妹被救出來了嗎?”

老乞丐眼神中閃過一絲無奈,道:“當時李英挺正在忙另外一件案子,就差最後一步便可逮捕一個殺人巨兇。聽說女兒被捉,雖然心中着急萬分,卻放不下手中案子。等到捉到那殺人王,再去把他的女兒救出來的時候,已經過了七天。”

“儘管李振的妹妹被救了出來,但卻變了個人似的。沒有人知道這七天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這七天,讓一個原本活潑伶俐的小女孩,變成一個孤言寡語的孩子。那個可憐的孩子把自己關在房裏整整一個月,當她再次踏出房門時,對所有人都變得非常冷漠,無論是對他的哥哥還是父母。最後更是直接自己跑到脈城一個人居住,李英挺無奈之下只好申請就職脈城。”

“咦?”葉風有些驚異,想到了一個好像有些荒誕的可能。

“李振覺得妹妹變成這樣,都是他的過錯,他沒能好好保護自己的妹妹,心中對自己百般責難。所以到了這裏對他的妹妹過分保護。爲了使自己更強勢,他勉強自己和這裏的紈絝子弟一起吃喝玩樂,幹盡壞事。以爲這樣就會使所有人都怕他,都不敢接近他的妹妹。卻不知這樣做會惹來萬般誤會,給人徒添麻煩。”

“厄,你該不會是說,寧菁就是李振的妹妹吧?”葉風訕笑道。 葉風感覺有些荒誕,但卻覺得這樣想的話,事情卻也合理,便問道:“難道,寧菁是李振的妹妹?”

“嗯,寧菁是名,她本姓李,叫李寧菁。”乞丐緩緩點頭,肯定了葉風的猜測。

“想不到其中還有這麼一段……”葉風聞言有些訝然,旋即又心生惻然,對兄妹倆都有些同情,對李振刁難的氣憤早已消了大半。同時又有些難爲情,原來人家是在保護妹妹,結果自己卻是誤會了,還大張旗鼓地來尋人家老爹的麻煩,說出去可真是笑死人了。

“小兄弟,李振雖然仗勢,但他有此苦衷,不知能不能稍微消你心頭之氣?”老乞丐問道。

“唉,他都這樣了,我怎麼還氣得起來?誒,不對,不是我,我都說是別人了!”葉風慌忙解釋道,但老乞丐含着笑意的眼神似乎早就看穿一切。“對了,大叔,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老乞丐嗯啊一聲,快速地扒起面來,一邊吃一邊含糊地說“這事啊……吧唧吧唧,是這吧唧的……就是嘛吧唧吧唧……”

葉風皺着眉,道:“你在說什麼啊?”

老乞丐打了個飽嗝,放下筷子,道:“好飽。小兄弟,謝謝你的招待,老頭子先走了。”說罷嗖地一聲就走了,比什麼都快。

“你還沒……說你怎麼知道的。”葉風見人走得飛快,越說越低。想了一下,現在去找李英挺晦氣也沒什麼意思了,還是趕緊回學校吧。便付了錢,向學校走去。

後面不遠處,老乞丐在拐角偷偷看着葉風,嘴角微微一揚,自言自語道:“以爲是個偷雞摸狗的小子,想不到還是個單純的熱血少年。”

老乞丐後面站着一個便衣男子,恭敬地說:“尉長大人,這小子怎麼了?竟能引起您的注意?”

“沒什麼!”老乞丐搖搖頭,又有些遺憾地說:“看來今天又白費功夫了,虧我都扮成這個樣子,還沒把他傢伙引出來。這傢伙心機相當深啊。”

“不要緊,只要他還在脈城內,肯定逃不出大人的手掌心!”那人道,“對了,您明天還要扮乞丐嗎?”

“不了,今天搜索一番似乎不在市集,我們明天山上看看吧。”

……

“寧菁這麼沉默寡言,多半就是當年被那歹人虐待,但就算如此,也不應該會對他的父兄這麼冷淡啊。這其中一定還有隱情。”葉風暗暗想道,只是這事和自己關係不大,而且和寧菁又不是很熟,恐怕不好多管閒事,只得將之放在一邊。

“小兄弟,小兄弟!”一個渾厚的聲音在背後響起,着實嚇了葉風一跳,,回過頭一看,卻是三個男子站在他的身後。

左右兩邊是兩個中年漢子,身材魁梧,即便穿着衣衫,依然掩蓋不了高高隆起的肌肉。而且兩人眼中精光閃冒,絕對是兩個靈脩高手。

而中間那人卻是個個葉風年紀相仿的少年,相貌長得相當地俊秀,白皙的皮膚女孩子見到都會有些嫉妒。眼神中一雙淡淡的眸子,讓人覺得看起來似乎什麼都被他看透。葉風心中一凜,這個人給他的感覺,甚至比那兩個大漢還要恐怖。那種隱晦的感覺,這少年的實力相當強悍!如果這三人不是高手,即便葉風失神,他們也決不能站到他的背後,而葉風卻毫無發覺。

後邊那漢子笑道:“小兄弟,嚇到你不好意思。我們想打聽一下,北襄學院怎麼走?”語氣中甚是客氣。

葉風掃了他們一眼,道:“往結尾走去,穿過兩條街,左拐便是。”

那漢子道了聲:“多謝!”便讓那少年先走,他們緊跟在後。那少年自始至終都沒說過一句話,看得出有些傲氣。葉風心中稱奇,不知道這些是什麼人,那少年的實力又會有多強。

葉風也不在意,兀自一人逛街,只是一人沒什麼趣味,不出片刻,便想着回學院。忽聽得一人叫喚:“葉風。”

葉風一怔,竟然是龍顏。龍顏自住入學院,便時常不見蹤影,想來已經數日沒見到她了,想不到現在竟然在街上遇到。

“龍顏,好幾日沒見到你了。你上哪去了?”葉風問道。

龍顏道:“嗯,這就是我剛想告訴你的事情。知道嗎?我考入了北襄學院了。”

葉風一愣,問道:“考入北襄學院?你想在這學習?”

龍顏點了點頭,道:“準確來說,是想在楊遇均大師手下學習。楊遇均大師所創抑氣制敵理論,頗爲適合我。而且他曾經教過皇廷四大將軍之一的聞鶴將軍,其教學實力是有目共睹的。若是在他的門下學習,必可有所斬獲。”龍顏雖然天資不錯,卻苦在靈氣潛力不大,比起葉風總是有所不及。而用最小靈氣去達到最大的制敵效果,正是楊遇均抑氣制敵的要旨,說起來可算是爲龍顏量身定做的理論了。

葉風點了點頭,原來龍顏這些日子是在忙着參加學院的考覈,難怪不見人影。但想到紅晴的事一了,便要和她分開,心裏倒有點不捨。倒不是什麼情愫,只是多日相處,他對龍顏的爲人還是比較欽佩,突然聽聞很快就要分別,心中有點捨不得罷了。

見到葉風的神色,龍顏心靈聰慧,一看就知道他的心思,笑道:“你不是打算參加皇廷天徵嗎?我也會去,到時候我們便又可以再見面了。哼哼,到時候我可不會在輸給你了。”

葉風生性豁達,聽到龍顏這麼說,當下哈哈一笑,道:“好,那我會很期待的!到時我們一起在天徵大展威風!”

龍顏面露爲難之色,有些躊躇道:“皇廷天徵匯聚了整個大陸的人才,萬千才俊集聚一堂,只爭奪那區區幾個名額,其難度可想而知。想要在其中脫穎而出,就算是天谷王朝數一數二的天才,都不敢打包票保證。我可能,只是盡力而爲了。”

葉風心想,平時龍顏這般自信,說道這個皇廷天徵,卻是這樣沒有底氣,天徵的難度可想而知。但無論多難,他都必須前去一試。因爲龍丹在那,他必須過去證明自己的實力,向所有人證明,他配得上龍丹! 葉風想起剛纔那個少年,雖然年紀和差不多,但捉摸不定的實力恐怕遠在自己之上。從那隱晦的氣息中,他甚至感到有點心悸。如果那人也要參加皇廷天徵,那必定是一個勁敵!但無論對手多強,只有提升自己纔是最重要的。只要有力量,就什麼都不用怕。還有兩年的時間,葉風暗暗道。

“無論那個天徵有多難,反正我是必須佔一席之地的。龍顏,到時候我在那裏等你,你可不要給我掉鏈子啊!”葉風表情嚴肅地道,相當地認真。

龍顏先是一愣,然後笑了笑,點了點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