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想到這次來華夏居然又遇上他了,難道是命中犯克?!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就在這一瞬間,銀色人影完全從影響上消失,只留下一地哀嚎的黑衣大漢。

而方林和劉金福更是被打斷了“五肢”,助紂爲虐死不足惜,但這種人的血還不值得髒了他的手,接下來自有人會收拾他們!

“他要來了……黑桃十,我們快逃!!!”

麗莎眼神驟然一凝,滿臉慌亂,伸手一拉西方男子就要往外走。

“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來了,現身吧朋友!”

黑桃十按下驚慌的麗莎,看向房間的唯一入口。

麗莎聞言大驚,今川佑也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門口,門沒有絲毫打開過的跡象,難道對方已經潛入房間了?難道對方也學過忍術?

“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能發現我的存在,不錯不錯,今天果真沒有白來!”

在麗莎和今川佑驚駭的目光中,一個飄渺無定聲音在房間中響起,隨後一個銀色的身影在房中緩緩出現。

就像是從影子慢慢凝實成有血有肉的人一般,充滿了違和的感覺,卻又讓人覺得那是理所應當的。

“支那人!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擅闖我滅華會據點!”

支那人?滅華會?

夜星魂目光從西方男子身上移開,落在了今川佑身上。

“嘿,沒想到今天還有意外收穫,原本以爲只是清掃下遺留的尾巴,沒想到居然還抓到一隻島國的老鼠!”

黑桃十眼神微變,遺留的尾巴?難道任務出現了變故?

“八嘎!給我殺了他!”

突兀的一道雪亮的刀光憑空出現,直劈向夜星魂的頭部。

與此同時,數到刀光接連閃現,從四面八方砍向夜星魂,刀刀直指要害,堵住了所有的退路。

區區中忍,也敢犯華夏地界!

露在銀色面具外的嘴角彎起一縷不屑的弧度。

叮叮鐺鐺……

只見夜星魂身週數道金芒閃現,與雪白的刀光交錯而過,那幾道鋒利的***應聲而斷。

直到金芒停頓在空中,房間中的三人才發現那是一根金燦燦的食指,秀美修長,連一絲的白痕都沒有留下,與那數把掉落地上的斷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同時,六道黑色的人影,從空氣中暴露出來,在地上名貴的地毯上劃過一道深深的劃痕,狠狠的撞在了四周的牆上,六人持刀的虎口迸裂,鮮血飛濺!

“可惡的支那人!你用了什麼妖法,居然敢傷害我大日本帝國的武士!”

看到自己的手下莫名敗退,今川佑即驚又怒,肥胖的手指憤怒的指着好整以暇站在原地的夜星魂。

妖法?!

饒是夜星魂定力驚人也差點沒有嗤笑出聲,真是把無知當可愛,真不知道這種蠢豬怎麼就成了這個江南風情的幕後主人。

黑桃十也是一臉無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這就是組織選擇的合作伙伴?這簡直是坑人嘛,不對,這是坑黑桃啊!

以前只是以爲今川佑只是自大而已,沒想到還是無知,自大加無知,簡直就是豬一樣的隊友嘛,一縷黑線不由的爬上額頭。

只有麗莎至始至終都是死死盯着那道銀色的身影,如夢如幻!

雖然只是中忍,但是配合詭異的忍術,以及令人措手不及的暗中偷襲,就連她也難以招架,更別說這輕輕一根手指就讓六人刀毀人傷!

更加可怕了,這個惡魔比當初更加的可怕了!!!

嘴角彎起的弧度沒有散去,反而更加的燦爛了,夜星魂踩着柔軟的地毯,一步步慢慢走向仍舊自顧自咆哮着的今川佑。

每一步的間距沒有絲毫的偏差,就連呼吸的頻率也暗暗與其相合,每當腳步落地,黑桃十三人只覺一個重錘重重的落在了他們胸口,讓人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束手待斃絕非良策,在夜星魂的壓迫下,黑桃十隻覺呼吸不暢,就連心臟似乎都要炸裂了。

精神穿刺!

身爲罕見的精神系異能者,黑桃十有他的自傲,剛過三十的他已經晉級到了B級的境界,就連普通的A級異能者他都能對抗一二!

黑桃十將精神異能全數激發,一把無形無色的長矛在虛空中凝結,以電光火石的速度刺向緩緩逼近的夜星魂。

夜星魂仍舊一步步向前邁進,雲淡風輕的就像是國王在巡視自己的領地,彷彿一點也沒有感知到黑桃十的精神攻擊。

成了!

黑桃十雙手一握拳,精神攻擊無影無形,他清晰的感知到精神穿刺已經攻入了對方的腦海,他相信下一刻,對方立刻就會失去意識,永久的陷入無邊的黑暗

夜星魂依舊自顧自的往前邁步,不急不緩,每一次邁步,給房間中衆人的壓迫都在成倍增加,精神穿刺擊攻勢猶如春陽滑雪,沒有激起絲毫的波瀾。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沒有可以在毫無防備之下抵擋精神類攻擊!這不可能!!!”

看到毫無異樣的夜星魂,黑桃十有些歇斯底里,就像是一個響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了他脆弱的自尊心上。

精神攻擊?!笑話!修真者內外兼修,雖然還未踏入金丹大道,但神魂之穩固也不是化外的修煉者所能瞭解的。

小小的精神攻擊當然不在話下,華夏修士與天掙命豈有如此簡單!

“你是什麼人?!”

黑桃十沒了之前的淡然,一臉嚴肅的看着緩緩靠近的銀色男子。

“對了,出場至今,鄙人居然沒有做自我介紹,失禮了!”

夜星魂邪邪一笑,雖然口中說着失禮,眼中中依舊是冷漠和高傲,絲毫看不出有任何失禮的意思。

“鄙人現在添爲冥太子!”

冥太子?!

黑桃十眼皮劇烈跳動,冥太子?!巧合還是……

“今夜踏月而來,冥府重開,吾以冥太子之名,招爾等皈依!”

沒有理會黑桃十的驚慌失措,夜星魂依舊不急不緩的向前邁步,堪稱踏雪無痕的腳步,猶如一次次重擊一次次撼動着三人心防。

踏月而來……

冥府重開……

“你!你是!……”

黑桃十雙目圓睜,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不到二十歲的男子。

噓!

夜星魂輕輕搖了搖頭,看向黑桃十的雙眸中有妖異的光芒閃現。

黑桃十的話語戛然而止,原本就白皙的臉上更顯蒼白。

麗莎瞳孔急劇收縮,顫抖的幅度更加劇烈了。

萌寶無敵:爹地,舉起手來 “阿彌陀佛,夜施主你又調皮了!”

就在房間氣氛詭異到不行的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在房間中悠然響起,宛如梵音齊唱,帶着絲絲祥和的氣息。

“禿子,怎麼又是你!你怎麼如此陰魂不散!”

屢屢黑線爬上額頭,邪魅的氣氛再也保持不住,夜星魂捂住銀色面具外的半邊臉,沒有意外之色,有的只是煩悶。

“施主,小僧說過很多次了,小僧只是剃度了而已,並不是禿子……”

一道人影從房間中顯現,雙手合實,略顯稚嫩的臉上一臉寶相**,怎麼看都像是一個誠心向佛的有道高僧,但這穿着卻是……

一個花襯衫配着一個大花褲衩,怎麼看怎麼不倫不類,活脫脫一個非主流,配合其**的寶相,只能說又是一個奇葩!

呃……爲什麼要說又?!

“你來這種地方幹什麼?和尚能來酒吧嗎?!”無力的看向來人,夜星魂一臉苦悶。

“哦?原來這裏是酒吧啊,小僧不知道啊,不過沒關係啦,小僧歷練紅塵何處不能去?施主你着相了。”

小和尚一臉平靜,依舊寶相**。

黑桃十盯着新出現的小和尚,好吧,姑且認爲他是和尚吧,眼中全是不解,這是玩的哪出?

就連麗莎也暫時擺脫了驚懼的神情,看向來人。

“你們這些廢物!還不快給我上!給我砍了他還有那個禿瓢!再丟大和民族的臉,統統給我切腹自盡!!!”

今川佑眉毛狂跳,感覺自己完全被無視了,怒火中燒,肥胖的連漲的通紅,扯着嗓子對着六個中忍咆哮。

六個中忍齊齊抽出短刀,再次消失在空氣中。

禿瓢?!

“小僧說過了,小僧只是剃度而已,不是禿子!!!”

無花和尚扯了扯眉頭,微合的雙眼慢慢睜開,一縷精芒傾瀉而出。

“臨!”

輕喝一聲,一連串複雜的手印打出,九字真言——不動根本印!

偷學了一些道家五行術數的皮毛,居然也敢班門弄斧!

原本昏暗的房間無光自亮,一個巨大的卍字佛印將無花籠罩,並急速擴大到整個房間範圍。

啊!啊!哐當!

六聲重物碰撞的聲音和兩聲慘叫聲同時響起。

六個中忍如受重擊,倒飛而出,再次撞擊在了房間的牆壁上,猶如六隻倒掛的魷魚。

黑桃十和麗莎也是慘叫着紛紛後退,在佛光的照射下,屢屢黑煙從兩人身上溢出。

黑桃十還好,只是肌膚猶如被燒紅的烙鐵灼燒,不斷冒出一個個的紅泡。

麗莎就悽慘多了,就連人型都快要保持不住了,一雙寬大的蝠翼不自然的展開,微微顫顫的擋在身前,似乎想要擋住那無孔不入的佛光。

“咦?居然還有兩個異類,夜施主,看樣子你這次不光是調皮而已啊!”

無花輕輕瞥了眼悽慘的黑桃十二人,隨即看向已經好整以暇走站在一旁玩着戒指的夜星魂。

養鬼戒中,小倩秀美緊皺,一縷縷金色的佛光從虛無的空中出現,破開雲層大有要降臨在她身上的趨勢,就連整個戒中世界都有要奔潰的跡象。

佛光雖未真是的照在她身上,但有如實質的針刺的疼痛敢,已經開始侵襲她的身軀。

但就在佛光開始向她襲來的時候,一隻巨大的修長手掌從天空出現,輕輕一握,漫天佛光盡數被擒拿在手,就像是一個光球,隨即消失不見。

下一刻,屢屢純正的魔氣從手掌溢出,原本動盪不安的戒中世界完全平穩下來,更有一份魔氣圍繞在小倩身周,滋潤着她的鬼軀。

“主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