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洛詩婧在那邊不自覺的哼起了婚禮進行曲,我們這幫五音不全的人便也跟着唱了起來。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說實話是真的難聽!

不過氣氛到這了,也就沒人在意好不好聽了。

而就在此時,季博拿着一本書突然竄到了這對兒新人的前面!

這傢伙要幹嘛? 季博自然不是搗亂。

這傢伙很是滑稽的清了清嗓子,不知道從哪裏搞來了一條白色的帶子,還真是像極了西方的那種主持婚禮的神父。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腹黑總裁追妻 啊!多麼偉大的愛情啊!首先我作爲咱們劇組的導演,很榮幸能當上主持你們婚禮的神父!在這荒島上,我們共同經歷了生死磨難,終是生活安穩,不愁吃喝!在這期間,我們中也出現了這麼一對兒新人,他們就是於凌飛和田夢靈!大家鼓掌!”

我滴個乖乖!

這季博前面詮釋愛的時候還說的挺像回事兒的。

怎麼後面還搞出了什麼生活安穩,不愁吃喝?

這瞬間就降低了這段話的檔次!

不過也是事實。

季博這胖子說完之後還回頭衝我們比了一個大拇指,我們衆人便嘩嘩的鼓起了掌。

田夢靈自然也是被逗樂了,這一笑可是把於凌飛的心都笑酥了。

“好!於凌飛先生,你是否願意這個女人成爲你的妻子與她締結婚約,不管疾病還是健康,或者任何其他理由,都永遠愛她,並且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嗎?”

還別說,季博還真像那麼回事兒。

而於凌飛這傻小子像個沙雕一樣,一直盯着田夢靈看。

我幹!

這麼重要的場合,盯着自己的媳婦兒露出了豬哥臉,這於凌飛也是婚史上第一人啊!

“啊?啊!啊……我願意!我願意!”

於凌飛好久才反應過來,不住的重複着我願意。

“好!田夢靈小姐,你是否願意讓於凌飛做你的丈夫,額,不對…….”

季博撓了撓頭,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衆人都笑着看向季博,這傢伙剛纔還智商在線,說的挺棒。

現在可好,當場拉胯!

“咳咳!不要笑哈,這麼嚴肅的場合是吧~誰還沒有口誤了!”季博蹬了蹬眼睛。

“卡!接着來哈~”

季博在劇組中的那一套又拿出來了,有一說一,這傢伙能有今天的成就,在組織規劃方面還是有一手的。

“田夢靈小姐,你是否願意這個男人成爲你的丈夫與她締結婚約,不管疾病還是健康,或者任何其他理由,都永遠愛他,並且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直到海枯石爛,地老天荒嗎?”

田夢靈也點了點頭。

“好,接下來我宣佈你們從今日起成爲合法的夫妻,你們可以親吻對方了!”

季博賊笑道。

於凌飛畢竟是個純情小男生,接吻肯定幹過,但是在這公衆場合下這小子還真是不夠膽。

反倒是田夢靈見於凌飛久久沒動靜,伸手就勾上了於凌飛的脖子。

“哦哦哦!!!”

我們所有男人都在這邊起鬨叫好。

“還有……”

於凌飛和田夢靈這兩人剛要嘴對嘴兒親上,季博突然大喊了一句。

我們都很是疑惑的望向他。

“額,搞快點,晚上再膩歪也不遲嘛~老子都快餓死了!”

死胖子!

這麼重要的場合,就知道吃!

衆人都笑了起來,在這愉快的氣氛中,大家都坐到了“餐桌”前,開始品嚐美食。

這也算是婚宴吧!

季博之前的紅酒早就喝沒了,幸好艾瑞克給了我們不少白酒,女人們都不喜歡喝而我則是拿出了我之前釀的葡萄酒,分給了女人們。

“話說秦銘你也真是手巧,連葡萄酒都釀的出來!我要是個女人指定跟着你,這樣至少餓不死!哈哈哈哈!”

江文昊喝的滿臉通紅的在那邊調侃我。

“當然,怎麼地,要不你也和秦銘在一起試試?”洛詩婧笑着說道。

“我覺得ok!我可是地地道道的腐女一枚,就喜歡看這種男男場面!”吳倩撕了一塊羊肉邊吃邊說。

“好啊,今晚那我就和江文昊和你們表演一下!”說着我起身就去抓這小子。

“啊!別別別~我可沒那喜好……”

這小子站起身來撒丫子就圍着飯桌跑。

“哈哈哈哈……”

今晚大家玩得很開心,我的“節目”結束之後,洛詩婧還爲大家唱了歌,而葉婉兒也是跳了舞。

而海大富則是模仿了東北趙老師的小品,逗的我們捧腹大笑。

大家似乎都忘記了自己還在荒島的事實,反而盡情享受着這難得的幸福!

飯畢,在大家的嬉鬧聲中,我們這一羣人將於凌飛和田夢靈送進了洞房。

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會折騰到幾點,但是衆人喝的都醉醺醺的,也就沒時間搭理他們的曖昧了,收拾完一片狼藉的場地,我們便各自回各自屋中休息。

洛詩婧喝的有點多,想不到我自己搞的那葡萄酒這才幾個月,竟然還真產生了酒精,不過不是中毒了就好。

這妮子撒了會兒嬌,然後倒頭便睡了過去。

我雖然很疲憊,但是也很開心。

深夜,大家都休息了,而我卻睡不着。

人可能就是這樣,一旦要是太過開心了,心中的失望情緒就會接踵而至。

而我則是在季博那裏要了一根雪茄,坐在了屋外的石頭上楞起了神。

“啊~”

丫的,老子正在這邊感慨,於凌飛的房間中就傳出來了不可描述的聲音!

不過這也能不怪他們,畢竟現在都深夜了。

十分鐘之後屋內便沒了動靜,我也終於是點燃了這隻雪茄。

說實話我不抽菸。

不是我不會。

而是我不能理解抽菸的人究竟是什麼心理,這種煙霧繚繞的氣氛讓我感受到的只有嗆得慌。

不過當我吸入肺中第一口的時候,我便感覺到了這東西的美妙。

那種可以暫時麻痹神經的瞬間是真的可以讓你卸掉這一天的疲憊,只是靜靜的享受這被煙燻的滋味。

很舒服。

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我吸菸的姿勢很是笨拙,但是我自己心中卻很是舒坦。

這根雪茄我足足抽了五分鐘,不過也是我抽一半,晚上的風“抽”一半。

昏沉過後,我目光呆滯的望着小溪,這段荒島的生活讓我原本急躁的性格變的愈發冷靜,也許是因爲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貴吧。

活着真好。

“吱呀~”

就在我還沒從雪茄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洛詩婧推開了門,見我在呆坐着,便笑魘如花的衝我走來…… “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裏幹嘛呢?咦?秦銘你還會抽菸嗎?”

洛詩婧吸了吸鼻子,難以置信的問道。

“當然不會,只是今天開心,想抽一根!”我擠出了一個笑容。

和我生活了這麼久,洛詩婧自然看出了我的情緒很低落,便挨着我坐了下來。

“小洛,對不起!”

我突然回頭望着這妮子說道。

晚風很涼,吹起了洛詩婧的秀髮。這妮子的側顏是真的好看,我現在都有點恍惚,她洛詩婧竟然真是我秦銘的老婆。

“怎麼突然說這句話呢?”洛詩婧轉過來雙手拄着下巴說道,模樣甚是誘人。

我在她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很是低落的垂下了頭。

“我沒辦法現在給你一個名分,畢竟……”我很是爲難的回頭望了望葉婉兒的房間。

“嗐!我還以爲什麼呢!”洛詩婧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看得出來這妮子在撒謊。

洛詩婧在看向田夢靈的時候,眼中慢慢的都是羨慕。

也正是因爲她的眼神我才覺得很愧疚,沒法子在這個時候和於凌飛一樣,給洛詩婧一個名分。

“秦銘,你要知道婉兒也是很愛你的,她也很在意!我不能這麼自私的去要求你只爲我做什麼。”洛詩婧說道。

“其實我今天確實很羨慕田夢靈,但是我不能因爲婉兒的原因就放棄你,我愛你,雖然你很花心,但是我卻做不到和別的女人一樣因爲這一點而離開你,我做不到的……”

洛詩婧說着說着眼淚便流了下來。

想必她心中也很委屈和糾結。

我抱緊了身邊的佳人,也不知道說什麼來勸她。

不過女人雖然愛哭,哄哄還是管用的。

此時我掏了掏口袋,然後將一枚木戒指帶在了洛詩婧的手指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