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洛靈希絕色玉顏之上,露出一絲隱隱間的羞紅。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洛師姐,謝謝你。」

林寒在洛靈希耳邊輕聲出言。

他自然看出來了洛靈希眼神中的慌亂之色,聯想到了之前洛靈希一直不敢對自己說出她的身份。

重走榮華路:腹黑相公的福氣娘子 林寒瞬間便是反應了過來,洛靈希是怕因為她的魔道之人身份,而讓自己對其產生偏見和厭惡。

對此,林寒只要啞然一笑。

他站起身,將洛靈希那婀娜的傾城身姿擁入懷中,這一擁抱,已經無形中說明了一切。

洛靈希眼眸之中流淌出淚水,染濕了林寒胸膛前的白衣。

不過,這淚水,卻是欣喜的淚水,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淚水。

自從在靈武大陸的大陸考核試煉中,遇到了林寒,聽到了林寒那一句「因為你是我的朋友」。

洛靈希就覺得,自己對於這個來自低級域中的少年,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緒。

第一次,她對一個異性,產生這種朦朧的情緒。

洛靈希不知道那是什麼,她只知道,自己每次和林寒待在一起的時候,會很開心,不用想那麼多其他的事情。

不過,洛靈希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可能會毀掉這一切。

因此,她在林寒面前,雖然總是一副古靈精怪的俏皮模樣,但心中,卻是一直都是充滿了擔心。

她怕。

怕自己魔道聖女的身份暴露后,會讓林寒對自己徹底失去興趣,從而親手毀掉了自己和林寒之間的一切。

這種擔憂,一直存在於洛靈希的心中。

因此,當日林寒在劍門之上一戰,洛靈希一直沒有露面。

她只是默默隱藏在劍門外圍的一片虛空之中,默默觀看林寒的大戰,默默為林寒擔憂、欣喜。

但最後,當林寒劍斬女皇詔令,當林寒命懸一線,當林寒舉世皆敵的時候,洛靈希知道,自己不能再隱藏了。

於是,她終於出現,不惜與冰霜神女為敵,將林寒救走,哪怕是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要失去林寒,她都必須要救林寒。

因此,這些時日。

林寒躺在她寢宮中的玉床之上,一直處於昏迷之中。

洛靈希心中既希望林寒能夠快點醒過來,不能就這麼沉寂下去,但她同時內心最深處,又不希望林寒蘇醒過來。

因為,一旦林寒蘇醒過來,就意味著她要失去林寒。

但現在,感受著林寒那有力的臂膀,感受著那雖然並不健碩、但卻是溫暖堅硬的胸膛,洛靈希將小腦袋,緊緊貼著,一雙美眸滿是淚水。

她知道,自己先前的一切擔憂,都在這一刻煙消雲散了。

良久,林寒才鬆開洛靈希。

他看向洛靈希那淚眼模糊的樣子,不由啞然一笑,伸出手,擦去了洛靈希那嬌嫩臉蛋上的淚珠,微微一笑道:「洛師姐,還是笑著好看,哭了就不好看了。」

「真的嗎?」

洛靈希一雙黑漆漆的眸子還帶著淚光,她伸出潔白的玉手,揮舞著一雙小粉拳,皺著小瓊鼻道:「那還不是你惹的我哭了。」

「洛師姐,這可不怪我。」

林寒無奈攤了攤手,隨即,他眼神微微一凝,道:「洛師姐,那現在你應該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身份了吧。」

洛靈希點點頭,這一刻她再也沒有任何猶豫和擔心,出聲道:「我是魔柯神教的魔聖女。」

「果然。」

林寒點了點頭,並沒有太大的意外。

他曾經和洛靈希在神武學府中切磋過。

當時,洛靈希使用了一種叫做「三千花瓣三千界」的神通手段。

這種神通手段,當時小白立馬便是覺察到了一些不同。

小白當時曾秘密告訴林寒,洛靈希使用的「三千花瓣三千界」,和魔柯神教中的魔道傳承聖功「三千浮屠」無比的相似。

當時,林寒就已經懷疑,洛靈希這個神秘的古靈精怪的黃衣少女,身份絕對不簡單,說不定就是潛伏在神武學府中的魔道中人。

因此,此時縱然洛靈希親口承認,林寒也沒有感到太過詫異。

「你什麼時候回神武學府?」林寒出聲問道。

「你不向神武學府上層,舉報我的身份?」

洛靈希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中,黑漆漆的眼珠子直轉,帶著一絲古靈精怪的俏皮笑意,盯著林寒,道:「你要知道,舉報一位魔道中人,可是能夠得到神武學府上層的巨大賞賜。」

林寒盯著洛靈希,他知道面前少女在開玩笑調侃。

林寒緩緩出聲,道:「洛師姐現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會幹出這種不仁不義之事呢。」

洛靈希聞言,很是開心,她吐了吐小舌頭,道:「那既然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林寒你說,你要怎麼報答我?」

「以身相許,如何?」

林寒盯著洛靈希那雙靈動的大眼睛,直到將洛靈希看得害羞低下頭,他才繼續出聲道:「開個玩笑,還請洛師姐不要在意。」

「哼,我可不認為這是玩笑。」

洛靈希長發烏黑如泉,長長的珠飾顫顫垂下,明黃色的羅裙包裹著那婀娜的身段。

雖然面容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到那身材,卻是曲線完美。

黑暗大殿寢宮中,在一縷縷幽幽的燭光照映之下,洛靈希青絲隨風舞動,散發出清香,她面上不施粉黛,卻仍然掩不住絕色玉顏。

她走到了林寒的身前,雙眸如水,伸出芊芊玉指,為林寒整理著那有些凌亂的白色衣袍,語氣罕見的帶著一絲沉凝,道:「林寒,能待在魔柯神教,隨我一起回神武學府嗎?我真的很擔心你的安全,我怕有一天,所有人都知道那『葉無淵』就是你,到時候整個天下,都與你為敵。」

林寒聞言,搖了搖頭,道:「我只能待在魔柯神教一些時日,等到修為完全恢復,我要趕往懸空山,那裡,有我需要尋找的人。」

「男人,還是女人?」洛靈希輕咬紅唇,出聲問道。

林寒眼神有些複雜之意,但最終還是出聲道:「女人。」

「我明白了。」

洛靈希輕輕點了點頭,她抬起頭,眼眸在這昏暗的大殿中十分明亮,盯著林寒,突然俏皮一笑,道:「只要你還在,還理我,我就會一直追著你不放。」

「靈希,聽說你從外面帶回來了一個昏迷不醒的神秘男人,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男人,能讓咱們的神教大小姐,守護床邊半個月,如此的痴迷?」

突兀的,一道帶著絲絲調侃的女子輕靈聲音,從洛靈希的黑暗寢宮外傳來。

吱呀!

下一刻,殿門被推開。

一位身穿白色衣裙、仿若從畫中走出來的傾城絕美女子踏步走了進來,她渾身綻放一層淡淡朦朧的聖潔白光,氣質高貴、典雅。

「靈希,你們在…在幹嘛?」

雪傾城進來的瞬間,看到自己的好友洛靈希,竟然正在被一個陌生的白衣男子握著玉手,她眼神陡然露出驚怒之色,「淫賊,放開靈希!」

「鏘!」

幾乎就在這瞬間,雪傾城手中陡然出現了一柄散發寒氣的雪白聖劍。

唰!

劍,通體冰寒,像是一道雪白的光,劃破黑暗大殿中的幽寂,劍意凌厲,瞬間刺向林寒。 「傾城,他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林寒!」

看到那劍冷森森刺來,洛靈希眼眸猛地一變。

她立馬護佑在了林寒的身前,玉手瞬間拍出,一隻黑光凝聚的印記,瞬間將雪傾城那手中的寒冰長劍給拍得偏轉到了另一邊。

「滋啦!」

劍尖被轟得偏移方向,如同神兵利器一般,瞬間將另一邊的一根黑玉鑄造的殿柱給洞穿。

「他就是你那個昏迷不醒半個月的朋友?」

雪傾城一雙散發淡淡白光的美眸露出一絲詫異,她「唰」的一聲收回長劍,轉身來到了林寒和洛靈希兩人的身前,一雙明眸仔細打量了林寒兩眼。

林寒如今一身白衣,身軀挺拔,雖修為全失,但那雙眸子,卻是深邃中透發著一股凌厲之意,讓人不敢逼視。

「氣勢不錯,面相也不錯,但就是受了重傷,成為了一介廢人。」雪傾城給出了自己的評判。

她身穿一襲白色長裙,勾勒出高挑、完美的身段,在黑暗大殿中燭光的映射之下,雙眉彎彎,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翹,臉如白玉,顏若朝華,她服飾打扮並不華貴,只項頸中掛了一串明珠,發出淡淡光暈,聖潔而高貴。

「林寒,我來給你介紹一下。」

洛靈希將雪傾城拉到了自己的身前,對著林寒笑吟吟介紹道:「她叫雪傾城,是我最好的朋友,乃是大炎帝朝的公主殿下。」

「哦。」

林寒只是點了點頭,隨即並沒有關注這什麼雪傾城,而是問向洛靈希,道:「洛師姐,魔柯神教中,應該也有跨域巨型傳送陣吧?」

「你……!」

雪傾城看到自己說了這麼多,但林寒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雪傾城那張絕美的雪白玉顏之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隱隱間的惱怒。

不過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美眸露出一絲看好戲的隱晦笑意,玉手微微一反轉,一塊閃耀靈光的玉符沒入虛空,似乎在給誰傳遞消息。

這一幕,洛靈希並沒有看到。

不過,林寒卻是瞬間覺察到了。

他雖然修為全失,但靈魂力卻是強大無比,甚至是,在當日冰神女皇那一絲意念的攻伐之下,靈魂力破而後立,竟然還提升了一階,有著整整四十一階的強橫魂力。

其實如今,單憑四十一階魂尊的魂道實力,林寒都是能夠媲美一些強大無比的高階或大成的生死聖境一流天驕。

洛靈希沒有發現她好友雪傾城的小動作,她注意力全部都是放在林寒的身上。

此時聽到林寒所問,洛靈希立馬點了點頭,笑著道:「魔柯神教當中,自然是有跨域巨型傳送陣,若是你想用,我帶你去。」

「好,那就多謝洛師姐了。」

林寒微微一笑,出聲說道。

他準備等到自己武道修為完全恢復,就前往懸空山。

「哪個小子,敢對魔聖女不敬!」

驀地,一道充滿大怒的男子咆哮聲,突然從黑暗大殿外傳來。

唰!

話音落下,一道魁梧雄偉的男子身影,從黑暗大殿外走了進來。

這是一個青年男子,身披一套染著斑駁血液的黑色鎧甲,手中握著一柄三米多長的血色巨斧,看上起像是一尊高大的魔族生靈一般,凶威滔天。

「蠻魔,你怎麼來了?」

洛靈希眼眸陡然一冷,和面對林寒時候的古靈精怪俏皮模樣,完全不同。

她盯著這突然出現的青年男子,寒聲道:「蠻魔,你身為魔柯神衛,是誰給你的膽子,踏步進入本聖女的黑暗寢宮之中?」

「是我。」

又是一道攜帶冷意的聲音,突然在殿宇外響起。

踏踏踏…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一個身穿金紋黑衣的年輕男子,面容邪俊,手持一個金屬鐵扇,踏步而來。

「夜無常,你怎麼來了?」 兼職總裁夫人 洛靈希秀眉微不可查一皺。

夜無常一身金紋黑衣,踏步走入了黑暗寢宮之中,冷冷一笑,道:「我身為魔柯神教的魔聖子,來魔聖女你這裡轉轉,難道不行嗎?」

話音落下,夜無常陰鷙的眸子盯著林寒,他踏步走來,氣勢霸道凌厲,背負雙手,居高臨下,用一種審判的語氣,道:「你武道踏入了什麼修為,回答我。」

林寒是神武學府的弟子,洛靈希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就算是她最好的朋友雪傾城,都是沒有告訴。

洛靈希只是對外宣稱,林寒是她在外歷練時候遇到的一個好朋友。

「他受了重傷,如今是一介廢人。」

雪傾城出聲了,語氣帶著一絲隱隱間的莫名意味。

「廢人?」

夜無常冷眸閃過一絲譏諷,道:「一介廢人,也有資格在我魔柯神教中逗留?」

「夜無常!」

洛靈希一雙美眸露出難看之色,她將林寒護佑在身後,對著夜無常冷聲道:「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

「洛師姐,因為一個廢物而動怒,不值得。」

突兀的,伴隨著一道帶著淡淡笑意的聲音,一隻有力的手掌,將洛靈希就要出手的動作給拉住了。

正是一身白衣的林寒。

他雖然如今修為全失,但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能夠隨意踐踏和凌辱的。

「你剛才稱呼我什麼?廢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