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清涼舒爽,流入肺腑,當真神色一振。

2022 年 3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她人呢?」

。「作為我國的獨有生物,大熊貓的地位在我國人民心中得有3、4樓那麼高吧?」蘇雲開玩笑似的抬手虛比了一下。

「而且最近一段時間,大熊貓被降級了,簡直普天同慶,因為大熊貓再也不瀕危動物!」蘇雲輕笑着道「這得虧有我國人民的干預,如果沒有我國工作人員的干預,大熊貓真有可能會滅亡。」

《直播動物世界》283.打架! 下午2點,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

根據徐晨上午的指示,Amy處理完手上的工作后,就和保衛處的辛弢處長取得了聯繫,詢問完昨天的情況后,下午2點左右,她便來到了離公司最近的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去幫徐晨「善後」。昨天晚上10點左右,保衛處的人正是把傷勢嚴重的藍耀迪送到了這家醫院治療,2個多小時前,保衛處的辛弢還跟她說了下昨晚的一些細節,結合上午徐晨交代的一些事情,Amy對這些事情也是了如指掌了。

來到藍耀迪的病房后,Amy看了一眼他的傷勢,頓時也驚呆了。他的頭上還包裹著厚厚的紗布,臉上幾乎沒有一塊能看得過去的地方,手臂上也有不同程度的淤青和被人擊打過的痕迹,這一瞬間,Amy也是非常不可置信,眼前的藍耀迪和她從人事部拿到的他的簡歷照片比起來,完全是判若兩人。這時候,她忽然有些同情眼前這個…長得還算標誌的男人。

之前她就聽熙熙說過,徐晨的身手很是不錯。因為他出道以來,也演過不少武打電影和警匪片,在劇組的時候,他從來都不用替身幫他演那些危險的戲份。久而久之,他的身手也就練出來了,加上他本來就喜歡健身,還懂不少防身術…這麼說來,撇開徐晨的身家和社會地位,單單在打架這一方面,藍耀迪都不是他的對手。

看到藍耀迪現在的樣子,Amy的情緒也有些複雜。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也無法想象,徐晨下手竟然這麼狠。她也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徐晨下手再重一點,藍耀迪現在估計就不會待在醫院了…Amy當然也知道,徐晨願意留他一條命,並不是因為他是個多善良的人,主要還是不想讓思語牽扯進來太多。思語在他心裡的地位有多重,Amy也是再清楚不過了。

「請問你是哪位啊?」藍耀迪來星晨工作才一周左右,當然不知道Amy是徐晨的助理,所以才會這麼問。

Amy也沒有跟他繞彎子,極其官方地回應到:「藍先生,你好,我是徐總的助理Amy,徐總上午交代過,讓我下午來醫院看看你的情況,僅此而已。」

藍耀迪笑了笑,絲毫不在意地說到:「原來你就是徐晨的助理啊,他這是不想見我了,所以讓你這個當助理的來替他『善後』對嗎?」

Amy停頓了幾秒,隨即說到:「藍先生,我說句實話,同為星晨的員工,我看到你傷得這麼嚴重,還真是有些同情你…不過,你是因為什麼事情躺在這裡,我們徐總又為什麼會對你下這麼狠的手,你自己心裡應該都有數的…恕我直言,你昨晚對陳總監做的那些事情,徐總肯留你一條命,已經是對你網開一面了。」

「照Amy小姐的意思,我還要謝謝他,沒有把我打死是嗎?看來你的老闆也就這點能耐了,他要是真有本事,昨晚怎麼不把我揍死呢?!」這時候,藍耀迪說話的語氣還是很囂張,他對徐晨的恨意,也是那麼明顯。

「藍先生,我說句不太好聽的話,你的素質和人品,真是有辱上海交大這種百年名校的校風…再送你一句話,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這樣的人,還不值得我們徐總賠上自己的名譽和前途來整你…任何時候你都要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跟隨徐晨工作多年的Amy,說話也不是一般的毒舌。

「你不愧是徐晨的助理,說話的風格都和他一模一樣…難不成你們私下裡,也是那種關係?像Amy小姐這麼年輕漂亮的女人,應該也會願意做徐晨這種有錢有勢的成功人士的小蜜吧?」藍耀迪對Amy的諷刺,也是足夠直接了。

Amy又笑了笑,從口袋裡拿出一隻錄音筆,繼續說到:「藍先生,我今天過來,不是來和你聊天的,更不是來和你抬杠的!你剛剛說的話,已經嚴重侮辱了我和徐總的人格,我已經拿錄音筆錄下來了,如果你再這麼出言不遜,詆毀我和我的上司,我會直接把這段錄音交給徐總的律師,追究你的法律責任。」

「Amy小姐,你也太會開玩笑了,就憑這麼一段普通的錄音,你們就想整我,你以為全北京市的法院都是你們老闆開的嗎?還是你以為,我藍耀迪是嚇大的?」藍耀迪說話的語氣,依然不是一般的囂張。

「藍先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昨晚非禮陳總監的時候,她就給徐總打了一個緊急電話,你和陳總監的對話,徐總也錄音了…如果我們把這段錄音交給警方或者律師,你的下場可是會很難看的…你父母都是普通的退休職工,把你養到這麼大,也是不容易的吧?你就願意讓生你養你的至親,看到你這麼不堪的一面?」果然,Amy下午真真是有備而來。

「我…好,算你們狠!說吧,徐晨找你來做什麼?」藍耀迪這會不得不承認,他確實不是徐晨身邊任何一個手下的對手。

Amy想了想,繼續說到:「也沒什麼大事,我說幾句話就走…是這樣的,藍先生,你的醫藥費會從你的工資里扣,雖然你是在公司受的傷,但你的所做所為算不成工傷,所以走不了醫保程序,還請見諒…」

「昨晚給你墊付的住院費,就算是我們星晨集團給你的最後一筆補助,這點也和你說明一下…當然了,你在這裡休養好以後,離開北京的機票,徐總會幫你支付的,就當是我們徐總送你最後一程了。」

聽到這裡,藍耀迪又變得很激動了:「這位小姐,你不是在和我說笑吧?誰說我要離開北京了,就算不在你們公司工作,我也可以去北京別的公司啊!別以為徐晨有錢,他就可以為所欲為!」

「藍先生,徐總昨晚應該也告訴過你了吧?從你非禮陳總監的那一刻起,北京就沒有你的容身之處了…你要是不相信,也可以試一試,看看全北京市還有哪家公司…願意聘用你這樣的人渣敗類做他們的員工!」Amy說起狠毒的話來,和徐晨也很像。

Amy的一番話,又激怒了藍耀迪:「你們…這一切都是徐晨乾的對不對?!他把我打成這樣,我也可以起訴他的!他昨晚的所做所為,也不是正當防衛!」

「上午的時候,我們徐總就料到你會這麼說…藍先生既然這麼閑,不妨去問問北京市的律所,看看有哪個律師願意接你的官司…還有一點,藍先生還真是太不把我們星晨集團的法務團隊放在眼裡了,你想起訴我們徐總,先看看自己夠不夠分量!」Amy說出的每一句話,可謂是言簡意賅又一言九鼎。

「你們…你讓徐晨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藍耀迪的這種盲目自信,也是夠讓人開眼的。

「藍先生,一周以後我會準時來醫院給你送機票,我下午還有其他工作,就不聽你在這裡說夢話了,告辭!」Amy說完后,便打算離開病房了。

「你…等等!」藍耀迪似乎還有話對Amy說…

Amy回過頭去問到:「藍先生還有什麼事?」

「能讓我見一見思語嗎?我就想見她一面,沒別的意思。」說來說去,藍耀迪還是放不下對思語的執念。

「藍先生,我勸你還是清醒一點比較好,陳總監不是你惹得起的女人…你要是不想再進一次醫院,還是安分點更好…如果你再提這麼過分的要求,徐總下手估計會比昨晚更重的。」Amy的忠告,又是這麼直接。

這時候,藍耀迪又對Amy保證到:「我就想跟她道個歉,我不會對她做什麼的。」

「藍先生,好好養病吧,我先告辭了。」Amy說完后,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徒留藍耀迪一個人坐在病床上悵然若失…

……

另一邊,星晨集團10層工作區。

即使昨晚思語差點出事的時候,已經是下班時間,但她辦公室發生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沒人知道。同一時間段,蘇玲的新助理蔡瑋曼(也稱小蔡)因為工作上的一些問題,一直在公司加班,只是藍耀迪和思語發生衝突的時候,她正在列印室列印文件,所以沒能及時救得了思語。

等她忙完手上的工作,準備去看看情況的時候,她就只看到了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藍耀迪,還有幾個公司保衛處的人,拉著藍耀迪出去的一幕。等她想上前看個究竟時,卻發現思語已經和一個男人一起離開了,只是她並不知道,和思語一起離開的那個男人就是公司的大老闆徐晨。

今天上班的時候,蔡瑋曼一直心神不寧,她來公司的時間不長,也不是那種心裡能藏得住事情的女生。想到昨晚發生的一些事情,她今天一上午都沒法集中精力安心工作,想到自己的直屬上司蘇玲和思語的關係很不錯,她最終還是決定,把自己昨晚看到的事情告訴蘇玲。差不多3點左右,小蔡便徑直去了蘇玲的辦公室…蘇玲見到她的時候,也有些意外…

「蘇姐,我這會過來,沒打擾你工作吧?」剛來公司不久的小蔡,對蘇玲還是非常尊敬的。

蘇玲看到她進來,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小蔡,你這會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蘇姐,是這樣的…我昨晚加班,所以走得比較晚…後來,我聽到咱們這層有吵鬧聲,動靜還有點大,但我那會正在列印室列印文件,所以沒太放在心上…等我處理完手上的工作,準備去看看情況時,發現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好像和…跟您關係不錯的陳總監有關。」小蔡來公司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她為人還是很善良很老實的,所以才會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得這麼清楚。

聽到這裡,蘇玲也有些驚訝:「啊?你是說,昨晚陳總監在公司加班,和別人打起來了?那你後來有沒有看清楚,她和誰發生衝突了?男的女的啊?他們又是怎麼打起來的?」

這時候,小蔡便一五一十地回憶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蘇姐,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什麼事情…等我後來想上去看看的時候,發現公司保衛處的人也上來了…和陳總監發生衝突的是一個男的,感覺應該是咱們公司的員工…」

「那個男的最後好像被人打得很慘…等我想過去看看情況時,陳總監又不見了,她好像被另外一個男的帶走了,帶走陳總監的那個男人,個子挺高的,身高應該在180cm以上,身材中等,不過我沒看清楚他的正臉…他們走了后,我就下班了,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蘇玲搖了搖頭,隨即說到:「哎呀,你這孩子也真是的…你那會都發現不對勁了,怎麼不去陳總監的辦公室看一看呢?你這心也是夠大的,陳總監也是女人,萬一她昨晚出了什麼事,你今天還能心安理得地在這上班嗎?以後記住了,大家在一起工作就是緣分,同事遇到了麻煩,你就算幫不上很多忙,也不可以像昨晚那樣袖手旁觀的。」

小蔡不停地點頭,又繼續說著:「嗯嗯嗯,蘇姐,我記住了…其實我昨晚回去后就沒睡好,今天早上來上班的時候,心裡也不是很舒服…想到您和陳總監關係還不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和您說一下的…我今天早上過來的時候,發現陳總監的辦公室好像沒人,估計她是休假了。」

過了一分多鐘,蘇玲再次娓娓道來:「思語在星晨工作這麼多年了,她不是那種性格偏激難相處的人,除了對手下的員工要求比較嚴格外,她平常很少和別人起衝突,也不會故意和誰過不去…聽你剛剛說的那些,想必昨天晚上是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要不然也不會驚動保衛處的人。」

「蘇姐,會不會是陳總監在工作上和別人發生了分歧,所以那個同事才和她打起來了?我在上家公司工作的時候,就遇到過員工之間因為意見不合,大打出手的情況…難道咱們公司的男同事,也有這種脾氣特別差的?」小蔡對於這種情況,也覺得不可思議。

蘇玲搖了搖頭,不是很贊同小蔡的意見:「應該不會…我們部門的男同事性格都還不錯,就算是工作上有再大的分歧,也不會動手打人的…思語也是星晨的老人了,她的級別和職位都不低,不管是咱們部門的老大還是別的高層,都不會那麼對她,更別說其他普通員工了。」

「嗯,蘇姐,您說的也有些道理…您和陳總監共事這麼多年,您知不知道她在公司的人際社交呢?她是不是得罪過什麼人?不完全是工作上的事情,也許是生活或者感情上的問題,這些都說不準的。」到底是女人,小蔡在某些問題上還是很敏感的。

「小蔡,你剛剛是說,昨晚公司保衛處的人…從思語的辦公室帶走了一個…被別人打得很嚴重的男人對嗎?後來陪她一起離開的,是一個個子很高的男人對不對?」蘇玲問出這些,是因為她隱約猜到了一些事情,至於小蔡問到的那些問題,她並沒有正面回應。

小蔡點了點頭,好奇地問到:「是啊,蘇姐,有什麼問題嗎?難道你認識他們?」

蘇玲的腦子飛速轉著,過了一會後,她又和小蔡交代到:「這樣吧…小蔡,你現在去外面工位看一下,思語她們創意部和我們宣傳部的同事是不是都在,我現在去她助理那兒看看,問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件事一定記得保密,聽到了嗎?」

「好的,蘇姐,那我們分頭行動吧。」小蔡說完后,蘇玲便和她一起離開了…大概10分鐘后,她們才回到蘇玲的辦公室,因為擔心別人聽到她們的談話,小蔡進來后,蘇玲便關上了辦公室的門,混跡職場多年,她應對這些事情,還是很有一套的。

小蔡進來沒多久,蘇玲便開口了:「小蔡,你那有什麼收穫沒?」

聽到這裡,小蔡如實說到:「蘇姐,咱們部門的同事應該都在的,我剛去辦公區的時候,有兩個經理去開會了,還有兩個女員工去樓下咖啡廳了,感覺和陳總監起衝突的應該不是我們宣傳部的員工…陳總監她們部門的員工區域,我就看到有一個工位是空的,具體是誰就不知道了…我對創意部的人也不是很熟悉。」

蘇玲想了想,再次問到:「咱們員工區的格子間,不都是有姓名的嗎?你有沒有留意那個空的工位是誰的?」

小蔡搖了搖頭,繼續說到:「那個工位附近沒有貼員工姓名的標籤,我也不知道是誰坐那…旁邊其他的同事都各有各事,我也沒找到機會問這些…也沒人留意那個工位是空著的,估計大家都太忙了。」

蘇玲嘆了口氣,也是一籌莫展:「哎…我這邊也沒問到什麼情況,思語的助理Miya告訴我,她今天確實休假了,不過思語今天也沒有跟她說為什麼休假…她今天有聯繫過思語,電話打了,郵件發了,她好像都沒回消息,估計是被昨天晚上的事情影響的…我現在也不好去打擾她,讓她好好休息幾天吧。」

聽到這裡,小蔡又猜測到:「蘇姐,你說保衛處帶走的那個被打的人,會不會就是外面辦公區那個空工位的員工?我總感覺有些太巧合了,要不您一會再去問問陳總監的助理,看看她們部門今天有誰沒來?」

蘇玲點了點頭,隨即說到:「你說的雖然有些道理,但這兩件事不一定有什麼直接關聯…再說了,我和思語在公司是平級,負責的部門也是平行的,她的私人問題我也不適合過度干預…這樣吧,我一會下班的時候,再去問下她助理,可能也不一定有消息。要我說,這兩天還是讓她好好休息吧。」

「行吧…蘇姐,您說的也對…那您知道,昨晚帶走陳總監的那個男人是誰嗎?就是我說的那個個子很高的男人,我看他們的關係還比較親密。」說著說著,小蔡似乎回憶起了更多的細節。

雖然小蔡說的話很模糊,但蘇玲立馬反應過來了:「好了,小蔡,你剛來公司不久,領導的八卦可不能隨便亂傳的…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我們剛剛說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和別人說起,如果以後有人問起你昨晚看到的那些事,你就說你不知情,聽到了嗎?」

小蔡點了點頭,又對蘇玲說到:「好的,蘇姐,您放心吧,我肯定不會亂說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的…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工作了…您也別著急,陳總監應該沒事的。」

蘇玲笑了笑,也不打算多說什麼:「ok,你先回去工作吧,今天爭取早點下班。」

「好的,您先忙。」說完,蔡瑋曼就離開了蘇玲的辦公室…

等她離開后,蘇玲也沒什麼心思工作了…大概是女人特有的第六感,小蔡剛剛跟她說起這些事情時,她第一時間想到的,那個和思語起衝突的人就是她們部門的新員工藍耀迪…而小蔡說起的昨晚帶走思語的那個個子很高且和她關係親密的男人,她幾乎可以肯定這個人就是徐晨。

還有一點,她也可以肯定,藍耀迪被打一事,肯定和徐晨有關。雖然不知道他們三個人昨晚發生了什麼衝突,但有一點,蘇玲可以斷定:藍耀迪一定是對思語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情惹到了徐晨,才會招來保衛處的人處理,這一刻,蘇玲也是心急如焚。不單是因為思語和她關係不錯,還因為藍耀迪是她面試進來的新員工,她也害怕徐晨查到這些事情後會對她問責或降職。

思索了半天,蘇玲還是決定給思語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不湊巧的是,電話那頭一直沒有人接聽…幾分鐘后,她又連續撥了好幾個語音電話過去,卻依然沒能聯繫上思語。蘇玲這會也只好放棄,看現在這種情況,她覺得也只能等到下周見到思語本人再說了。放下手機后,她又開始工作了…

與此同時,北京東五環外錄音棚休息室。

徐晨帶著思語吃完中餐后,就直接開車回錄音棚了。回來的路上,思語就有些困意,差不多中午1點左右,他們才趕到錄音棚。擔心打擾她休息,徐晨抱著她下車后,就直接將她帶去休息室休息了,安頓好思語后,他才和Tony一行人繼續下午的訓練。

下午三點半左右,是他們訓練的中場休息時間。他回到休息室去看思語的時候,Amy正好給他打來了電話,彙報了一下下午去醫院看藍耀迪的事情。Amy說完她的處理結果后,他也沒說太多,這些事情交給Amy來「善後」,他基本都是比較放心的。在徐晨看來,只要藍耀迪能在一周后滾出北京市,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打完這個電話后,思語也正好醒過來了…

看他站在窗前打電話,思語揉了揉眼睡眼,隨即問到:「徐晨,你怎麼不去訓練啊?」

見她已經醒來了,徐晨很快坐到她身邊,將她摟在懷裡:「我的寶貝兒怎麼這麼早就醒來了啊…現在才3點多,你可以多睡會的。」

她想了想,又繼續說著:「Tony他們是不是都在啊?我一直在休息室睡覺不太好吧,還沒和他們打聲招呼呢。」

「我們剛剛排練完一段舞蹈,還唱了10幾首歌,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你還是多睡會吧,你今天上午的『運動量』比較大,多睡會可以保存體力,到了晚上才能好好『服侍』我。」說到這些話題時,徐晨的語氣又很曖昧。

聽到這裡,她也有些害羞了:「你…討厭!成天就想著這種事情!還有,你能不能不提早上的事情了?!我們出來的時候,Amy看我的眼神又很曖昧…你助理現在都知道,我們昨晚在辦公室過夜的事情了!丟死人了!」

看她又這麼放不開,徐晨這時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寶貝兒,這些事情你都可以淡定一點的…Amy也不是外人,她不會出去亂說的,這點你可以放心,我身邊的人口風都很嚴的,不會發生那些你擔心的事情。」

她一把推開了某人,沒好氣地說著:「哎呀…徐晨,你這人真是的,你不要面子我還要面子呢…你就這麼希望,你身邊的人都知道…你喜歡折騰我啊?!」

他一邊去吻她的鎖骨,一邊曖昧地說著:「趁現在有時間,我們要不要複習一下早上『做』過的『功課』?」

覺察到某人的「不懷好意」,她立馬回絕了他的提議:「不可以!你們團隊的人還在外面呢!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看到她這麼緊張,他又想逗一逗她了:「沒關係,休息室的門我反鎖了,他們進不來的…中午我陪著你吃了那麼多素菜,現在也該讓我好好開頓葷了!」

「徐晨!不可以!你一會還要訓練的!我們不可以在這裡!」這一次,她說什麼都不願意答應他的無理「需求」了。

徐晨揉了下她的長發,溫柔地說著:「好了,逗你的…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你現在欠我的我記著了,晚上回去后,必須加倍補給我!」

「討厭…你就知道折騰我!捉弄我!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怎麼對這種事情這麼『熱衷』啊…我都懷疑你是不是…上那種癮了…」有些露骨的話,她還是沒好意思說出來。

「確實是有點…戒不掉你身上獨特的體香了,尤其是你這兩隻…『大白兔』們的『美味』,怎麼『吃』都『吃』不膩,怎麼『吃』都覺得『吃』不太夠。」他說著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有些不規矩了…

看到他這麼放肆,她頓時又炸了:「徐晨!你魂淡!誰允許你碰我這裡的!你就這麼喜歡占我的便宜嗎?!」

「寶貝兒,你這裡又不是第一次被我『按摩』了…多在你這『實踐』幾次,也能更快地提升你這裡的尺寸對不對?你放心好了,我會掌握好力度的,絕對讓你享受其中!」他一邊說著,一邊更加得寸進尺地去占她的便宜…

她一臉不高興地推開他,不滿地吐槽到:「哼!想占我便宜直說好嗎?不用找這麼多借口!」

「ok,寶貝兒,既然你這麼直接,我也不跟你客氣了…現在還不到4點,一會我又要跳舞了,辛苦你再『喂』我『吃』點東西,補充點『能量』!」說完,他直接扯下了她那件弔帶打底衫的肩帶,她胸前的春光又被他一覽無餘。

她再次氣鼓鼓地對他說到:「徐晨!你夠了!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無恥!」

「寶貝兒,我下午還要跳舞,真的需要補充『能量』,就『喂』15分鐘好不好?反正你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讓你的『寶貝們』請我『吃』點東西!」他要「開葷」的理由,也是夠獨特的了。

聽到這裡,她又很不服氣:「徐晨!你太貪得無厭了!你就知道欺負我!」

「寶貝兒,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有資格欺負你!你這裡這麼『豐盛』又『美味』的『營養餐』,不讓我『吃』飽『吃』夠,豈不是太虧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去補充他要的「能量」…

面對某人的「貪婪」,她小聲嘟囔到:「真是服了你了…『喂』飽你怎麼就這麼難…」

「多『喂』幾次不就好了…寶貝兒,我的食量比一般人大很多,肯定要在你這裡多『吃』一些才能『吃』飽的…辛苦你體諒一下。」他還真的是…不跟她客氣。

她笑了笑,半開玩笑地說到:「徐晨,要是讓外面那些你團隊的人知道你在…估計會笑話死的…你就不嫌丟人嗎?」

他極其淡定地說到:「這有什麼丟人的?這麼『美味』的『大餐』,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吃』到的!」

「哼!全世界就屬你最長不大!你和幼兒園的那些找老師要糖吃的孩子,沒什麼兩樣!」她真是受夠了…某人的得寸進尺。

他又大言不慚地順著她的話說著:「哈哈哈…寶貝兒,每次你『喂』我吃東西的時候,把我當個孩子也挺好的!」

聽到他說的這些,她也覺得有些無語:「徐晨,我忽然覺得…你好幼稚啊…一點都不像一個上市公司的大老闆!」

他一邊『補充能量』,一邊傲嬌地說著:「嗯,我再怎麼幼稚,你也不能『退貨』了對不對?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好好好,我是你一個人的,可以了吧…你長得這麼帥,我才不要『退貨』呢!」說著說著,她還有些臉紅了。

「寶貝兒,下輩子你都別想『退貨』!實話跟你說,我這人比較『挑食』,只有在你這裡,我才能『吃』好『吃』飽!」他的語氣,又是那麼理所當然。

「……」她還能…說什麼呢。

……

差不多20分鐘后,兩人的這番「膩歪」才算結束。幫她穿好衣服后,徐晨又出去練舞了,末了還交代她在休息室好好休息。她在床上坐了一會,拿過外套口袋裡的手機,發現有好幾個未接電話,都是同事蘇玲和助理Miya打來的…她想了一會,還是決定回兩個電話過去。。 梅雨季節陰雨連綿,從國足趕到武漢,當地的天空就一直掛著雨滴。

為了防止球員賽前感冒,國足一眾人被安排在了封閉式體育館進行拉練。

宇恆其實並不喜歡這樣的訓練方式,在他看來,沒有親身經歷球場的環境只會導致比賽橫生變故。

和國足的「嬌生慣養」不同,長途跋涉趕到武漢的韓國隊就是為了提前適應比賽的環境,所以賽前三天他們除了休息一直沉浸在武漢體育館進行實戰。

其實國足與韓國隊之間的實力並沒有相差多少,但上天是公平的,或許就是這麼么一點點細節,足以讓兩隊在足壇擁有天差地別的地位。

…………

雙方賽前的表現同樣體現在比賽中,由於沒有適應濕滑的場地,國足開局就連連出錯,其中距離丟球最近的一次發生在比賽第四分鐘。

由於張林朋接隊員回傳球失誤,皮球將好落在韓國前鋒金信煜身前。

這一球留給對方的角度實在太好了,金信煜只是調整了一下節奏便迎球怒射。

1米98的壯漢身材可不是開玩笑,金信煜這一腳射門如同炮彈一般砸向球門,由於事發地點在禁區內,國足門將只能幹瞪眼。

幸虧金信煜的射門沒有瞄太准,皮球最終貼著橫樑將將飛出底線。

…………

國足的防守漏洞百出,但比之進攻還算勉強過關,開場的30分鐘內一腳射門都沒有,這樣的表現甚至已經不能用鋒無力來形容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