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灰撲撲的青年段橫瞅了下方一眼,搖了搖頭便懶得再看。

2022 年 4 月 1 日By 0 Comments

肖雅兒捂住小嘴,眼神中分明有些玩味的意味,她沒有要行動的意思。

小魔女風青洋見陳玄被拉到了後面,頓時滿臉的愕然,她心中似乎有些焦急,不由得深吸一口氣,正準備開口讓身邊人去接一下,卻看到赤發赤瞳的男子易哉風說道:「這二人實在是提不起來,我覺得,若是他們連上船的能力都沒有,就算去了中洲也只會丟人現眼,咱們還是不要帶他們了。」

有不少人附和道:「言之有理。」

風青洋突然道:「不妥吧?學子團是一個整體,隨意丟棄隊友,若是讓其他大洲的天驕知道了只會更看不起我們。」

見小魔女突然跟自己唱反調,易哉風似乎有些奇怪,但他絲毫不懼的笑道:「傳聞中行事果決的小魔女竟也有同情心?小洋,若是你可憐他們,大可飛過去去把他們接回來。不過既然高層把團隊交給咱們,我覺得還是咱們四人投票決定吧,我的意思是丟下他們。」

風青洋正思忖著。

肖雅兒表態道:「附議。」

段橫道:「我棄權。」

二比一,風青洋也不好再堅持,只好道:「那就看他們的造化了,還有,若是有老師或者其他團隊的人幫他們上船,這個面子我們還是要給的。」

易哉風嗤笑一聲道:「若真如此,就算他們走運。」

他心中暗自無語,本來還打算在路上慢慢折磨陳玄呢,結果他連船都上不了……

連自己親自動手都省了。

想到這,易哉風臉有些發燙,他本來還覺得,連自己的天才大哥易歌都在陳玄手上吃了虧,或許陳玄還真有兩下子,他很重視,打算好好的幫大哥報報仇,現在看來,此人實在是差勁……自己的那個天才大哥是越活越回去了,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負他。

一個跟團資格是很難得的,陳玄這次要吃個大虧了。

他走到船邊,笑喊道:「陳玄同學,你不會飛嗎?需要我出手幫忙嗎?」

想來陳玄不傻的話,也應該已經知曉了他的身份,斷然是不會請求幫助的。

若陳玄真的厚著臉皮求助,易哉風也不介意去把他拎上來,只是,可能會在飛行途中不小心失手…….

從千米高空落下,蛻凡期的武者摔是摔不死的,但在床上躺幾個月是少不了的。

見他嘲弄陳玄,圍在他身邊的人頓時一通鬨笑。

見學子們不但不接他,還嘲笑起來,王大聰面色赤紅,想要開口求人,但見陳玄一臉冷色,也狠了狠心道:「學弟,不用鳥他們,大不了咱們不去了。」

陳玄嗤笑道:「易哉風,你大哥見了我都要裝孫子,你太放肆了。」

眾人一驚,陳玄連船都上不來,還出口侮辱易哉風。

本事不大,脾氣不小。

易哉風臉色大變,他沒想到陳玄膽量這麼大,直接硬懟他。

他與易歌從小一起長大,兄弟情深,都是武道資質超強之人,被稱為「易家一門雙天驕」,絕不允許陳玄侮辱大哥。

「小子,你說什麼?」

「易哉風,你大哥見了我都要裝孫子,你太放肆了。」

……

易哉風心中如山火燃烈,他怒極反笑:「哈哈哈,陳玄,你好大的狗膽。你給我好好活著……等我從中洲回來,會好好的慰問一下你的。」

陳玄淡然道:「等你從中洲回來?我還是直接去中洲等你吧。」

「猖狂,你特么的能上來?」易哉風怒道。

「陳玄,你嘴巴挺硬氣,但是不知道你挨打的時候是不是也能堅挺?」

「你我之前的差距,就像現在,我高高的站在這裡,而你只能仰望我?我在你觸及不到的高度,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平起平坐?哈哈哈!現在的你就是個笑話。」

易哉風一肚子火,若不是現在不能動手,他早就衝下去了,好在他此時高高在上,狠狠的羞辱了一通。

陳玄冷笑一聲,轉身向王大聰說道:「大聰,等下會有點暈。」

「啥?」王大聰一臉懵逼,隨即他看到陳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他面色大變,急忙喊道:「卧槽,你要把我扔上去?好兄弟,有話好好說,我不去了還不行嗎?」

話沒說完,他就感覺到猛烈的風聲,自己像是個炮彈一般瞬間飛上了天空。

當他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在幾萬米的高空中,俯瞰下去,感覺腳下的靈艦都變小了很多。

而陳玄仍提著他的衣領,正站在他的身後。

「……兄弟,什麼情況?你會飛?」

「不,我會蹦!」陳玄道。

就在剛才,陳玄抓住王大聰,腳下使勁猛的一蹬,他幾百萬公斤的力量瞬間爆發,把兩人送過萬米高空,降落在陳玄計劃好的落點,甲板上,易哉風的面前。

幾百萬公斤的力量後勁極大,陳玄落地,咚的一聲,腳下的高強度合金甲板出現了蛛網般的裂縫,航空靈艦都輕微的晃動一下。

陳玄手中抓著面色蒼白的王大聰,平視著眼前的易哉風,淡淡的問道:「剛才,是你說我只能能仰望你?」

陳玄的這一套操作著實驚呆了眾人,學子團的眾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幾千米的高度,他們飛過來還要半分鐘呢,而一秒鐘不到的時間,陳玄直接就蹦過來了…..

手裡還拎著個胖子,這得多大勁?煉體高手?

剛才是誰說人家不會飛的?這不比飛快的多了?

他們不得不震驚。

一直都很低調的段橫也是驚愕了一下,隨即他眼中滿是興奮道:「從那邊蹦過來,至少需要有百萬公斤的身體力量,很有點意思,陳玄,我開始對你感興趣了。」

7017k 龍鳴島。

在某處較為隱蔽的巨石后。

有一道若有若無的身影存在。

只是沒有多久,身影開始凝實,隨後顯現了出來。

是江瀾。

這是他留下的後手,防止有人搜索他的氣息。

如果師叔師伯他們有力量覆蓋過來,這個能為他擋住幾個呼吸。

屆時他也能完全回來。

不再多想,他開始往前方而去,用的是天行九步。

有些不穩。

此刻他臉色蒼白,身體有了裂痕。

是天刀帶來的傷勢,也是黑龍在他身上留下的。

若不是天刀自帶強大力量,殺黑龍並沒有那麼容易。

著實僥倖。

江瀾不停地往嘴裡放丹藥,進而吞下。

是療傷用的。

現在的他身體承受著巨大痛苦,意識都有些模糊。

但不能坐下療傷。

因為…

抬頭望了一眼,他看到了巨大的黑龍,他的目光在八太子那邊。

現在必須過去。

他終於明白了一件事。

師叔師伯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其他目的。

他們在等。

等他求救。

很快江瀾就找到了八太子所在,這一刻他身上的裂痕開始消失,蒼白的臉色也紅潤了起來。

外傷基本治癒,內傷全部由一葉障目遮蔽。

如此便沒有人可以看出他身受重傷。

他防的不是八太子,而是羲禾帝君。

是的,他想明白了。

羲禾帝君其實也是第一次跨越崑崙地界。

也是第一次讓八太子念他的名字。

具體如何根本無人知曉。

所以師叔師伯必定也在等他們使用,看看會有什麼效果。

而在那之前,想等他們過來,並不太容易。

八太子看著天際,人都傻了,對方是在看他吧?

這是惹了誰了?

得逃。

他也不確定島上的龍影會不會幫他。

雖然那是父王的力量,可是父王明顯無法來到這裡。

他多多少少懂一些。

只是剛剛要轉身逃命的八太子,看到了過來的江瀾,有些詫異:

「姐夫,你怎麼過來了?

我姐呢?」

「小雨沒事。」江瀾未曾遲疑,黑龍好像被這邊的龍影影響了不少的探知,不過影響不了多久:

「八太子,紙條看了嗎?

念上面的名字。」

必須要快,不然對方把目標放在小雨那邊,危險更大。

「還沒。」八太子回答了下,立即拿出字條,看到了上面的字樣,是他從未聽說過的名字。

敖!

黑龍發現了這邊。

要動手了。

八太子嚇了一跳,未曾多想,便低聲念出了那個名字。

江瀾也是看著,他想知道對方能否投放目光過來。

不過眨眼間,他就感覺到了。

來自高空的目光。

「來了。」

江瀾心裡有些震驚,居然真的可以。

「姐夫,後面要做什麼?」八太子沒有任何察覺。

只是當他詢問這個問題時,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出現了一股力量,接著腦海中傳出聲音:

「什麼都不用做,放開心神就好。」

「什麼人?」八太子在腦海中詢問。

「對方來了,再問就來不及了。」羲禾帝君開口回答。

看到黑龍正往他這邊而來,他不敢遲疑,放開了心神。

「很好,好好去感受,對你有不少幫助。

我也不是什麼小氣的人。」羲禾帝君的聲音帶著笑意。

黑龍已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