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無奈之下,巫荒戰只得跟著巫九長老,跳上了飛天鳥的背。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這飛天鳥身軀不可謂不龐大,少說也能站幾百號人。

「起!」

巫九長老盤腿坐在飛天鳥的頭頂,雙手結印,卻見一道白影激射而出,將附近的荒樹都給震碎了。

頭頂,飛過了一頭銀白色的大鳥,激起了千百道氣浪。

「不好,是巫教弟子。」

這時,正在療傷的海波東一愣,沉道:「估計他們推演出了鯤鵬的隕落地!」

「什麼?」

百里澤驚呼道:「海老頭,這世上除了你,還有誰知道那個地方?」

「我聽說巫教有一門神通,叫做『天眼通』。」

頓了頓,海波東起身,凝望著飛天鳥遠去的背影,冰冷的說道。

「天眼通?」

「嗯,天眼通,通曉古今,知曉未來,極其詭異。」

…………

這巫教還真是不能小覷,連這種逆天神通都有。

「小子,你不是想要鯤鵬精血嗎?」

海波東思量再三,扭頭說道。

「你不是沒有嗎?」

百里澤靠在一棵荒樹上,懶散一笑道。

「呵呵。」

海波東笑道:「我是沒有,但北冥洞府有!」

「北冥洞府?」

百里澤心下一喜,驚道:「難不成這個洞府就是『鯤鵬的隕落地』?」

!! 北冥洞府,在南荒以北五十萬里處的一座孤島附近。

本以為,海波東應該可以說出北冥洞府的具體位置。

但讓百里澤吐血的是,海波東也只能說出個大概位置。

畢竟,隔得時間有點長了。

而且,海波東也是從海明宗口中得知的。

說實話,就連海波東也沒有親自去過。

「好了!」

海波東乾咳了幾聲,隨手將一張畫有地圖的獸皮,遞給了百里澤。

百里澤瞥了一眼那張獸皮,暗暗皺了皺眉頭,這畫得是什麼呀?

簡直就是鬼畫符。

這一問,可把百里澤給驚住了。

何嘗這海波東不認識字呀?

怪不得呢?

原來這海波東只不過是煉化了一枚神通種子,這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至於那枚神通種子,不用說肯定是海明宗交給他的。

咳咳!

或許,是感受到了百里澤鄙夷的眼神。

海波東老臉一紅道:「其實,我本就是漁民出身,靠打漁為生,要不是遇上了宗主,估計我還在打漁呢?」

「打漁的?」

一旁的蘭姨眯了眯眼,伸手揪住了海波東的耳朵,冷笑道:「我記得,你當時可不是這麼對我說的?」

「是……是嗎?」

海波東咽了口唾沫,尷尬一笑道:「可能是我說錯了。」

「哼,我記得,你當時好像說自己是什麼府的傳人。」

蘭姨有點記不清了,皺眉道。

「巨鳥府,巨鳥府!」

海波東小聲提醒道。

「巨鳥……府?」

百里澤等人皆是一愣,好奇葩的名字呀。

「巨鳥?」

蘭姨氣笑道:「就你那根小牙籤,也敢稱巨鳥?」

「哦……!」

不等蘭姨話音落下,百里澤猥瑣一笑,暗恨道:「真是世風日下呀!」

「撒手!」

白靈兒黑著臉,一腳將百里澤踹飛了出去。

可這小子還挺執著,死活抓著白靈兒的翹臀不放。

「禽獸!」

蘭姨、海波東齊齊罵了一聲。

「快……快撒手。」

白靈兒一臉的囧紅,這才將百里澤的手給掰了開來。

「好了,不要鬧了。」

這時,海波東臉色一寒,鄭重道:「百里澤,我跟你蘭姨都受了重傷,無法趕到北海了。」

「所以,北海一行,只能有你跟小紅鳥一塊前往。」

頓了頓,海波東說道。

「那……那我呢?」

白靈兒心下干著急,問道。

邪王狂妃:囂張大姐大 「靈兒,從這到神道宗還有著不遠的距離。」

蘭姨苦澀一笑道:「況且,你精通『偷天換日』,萬一遇上什麼危險,也可以逢凶化吉。」

「況且,還有胖墩跟小沙狐呢?」

蘭姨無奈道:「現在,鬼魔皇那丫頭為救你海叔受了重傷,咱們可不能坐視不管呀。」

「哦。」

白靈兒嘟囔了一下嘴,將頭埋進了酥胸間。

啵!

趁白靈兒情緒低落時,百里澤猛的在白靈兒的嘴唇上,小啄了一口。

不等白靈兒反應過來,百里澤瘋一般的向北邊衝去。

「混蛋。」

白靈兒一陣灼痛,暗罵道:「這小子,還是那麼毛毛道道的。」

海波東、蘭姨對視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出了五雷山,沒走多久,就聽見了震天的廝殺聲。

「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百里澤趴在綠色荊棘叢林中,向前張望著。

禿驢?

百里澤掃視了一圈,還剩下幾十個禿驢了。

空中,正有一黑、一金兩道身影在血拚。

「混賬!」

夜金光號稱金聖,但卻被一個老魔糾纏了這麼久,依舊脫不開身。

頓時,夜金光覺得顏面盡失。

「老魔頭,識相的,就隨我進須彌山修行。」

金聖周身散發著金光,喝道:「以你的資質,如果肯拜本座為師,他日,必定會成為一尊羅漢!」

「羅漢你大爺!」

魔老渾身散發著血氣,怒道:「夜金光,你少做白日夢了,今日,我必殺你。」

「殺我?」

金聖夜金光臉色一寒,催動起金蓮,朝魔老撞了過去。

「天魔撕裂手!」

見金聖朝自己攻了過來,魔老舞動著雙手,眼眸中,更是爆射著血光。

啪,啪,啪!

卻見兩道魔爪,雨點般的抓向了那朵金蓮坐台。

只聽『咔嚓』一聲,魔老的雙手被金蓮坐台給震碎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