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無憂雖只一人,但卻是亞聖階後期,別看只高他在場之人一級,但到了亞聖階這個境界,那一級早已不是當初一重境界一重天所能形容的了。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這樣的一級幾乎是一種壓制,可以說別看五大宗門如今人多勢眾,但真要動起手來,他們的確可以重傷無憂老祖,但絕對無法奪取無憂老祖的性命,但他們之中至少會有三分之二的人長眠於此,餘下的三分之一也必定陷入重傷。

這就是亞聖階後期的實力,也是這個世界最接近大聖境的實力。

「無憂前輩言重了,剛才我們也只是和貴派開個玩笑,還請不要當真!」無法聯繫上自家亞聖階後期老祖自然沒人敢再去無視無憂老祖的存在而繼續針對青雲閣,畢竟這絕對是得不償失之事。

「玩笑嗎?那開過就好了,以後注意尺度!」看著五宗之人的神情,無憂老祖也猜到他們各家亞聖階後期老祖應該還沒來,但無憂老祖卻明白,那迷宮雖然困難重重,但自己能通過,那些老傢伙自然也能通過,所以此時只能趁著他們未到之前先把好處拿到。

畢竟真要硬拼起來,在如今青雲閣不少人已經有傷在身的情況下,他們這邊也難以討到什麼好處。

「這個自然,這個自然!」心中雖然憋屈,但大家也知道此時不時意氣用事之時,現在他們卻抱著拖延時間的心思,只要他們各家老祖到了,到時同樣還是不會放過青雲閣,當然也包括無憂老祖。

而事實上若是能解決掉一個青雲閣的亞聖階後期的老祖,那對於青雲閣來說必定也是傷筋動骨的損失,畢竟哪怕七大勢力這樣雄厚的底蘊但其實每家頂多也就能拿出十來個亞聖階後期老祖。

至於大聖的存在,在七大勢力各時代都曾經出現過,但至今各家的大聖是否還存在誰也不清楚,但至少近幾千年來,整個聖域已經沒有大聖出動的消息,所以亞聖階後期其實已經代表著七大勢力最頂端的力量。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研究一下這個石柱巨人吧!」雖然雙方各有顧忌,但無憂老祖畢竟是此地最強之人,那麼他自然也有著別人所不具備的話語權。

此時一出,大家自然又將目光移到石柱巨人身上。

法則鎖鏈上一個個符文不斷遊走之間變換著排列的秩序,散發出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哪怕以無憂老祖的境界,看著這些符文亦不禁有些入迷,甚至在他心中有一種感覺,若是能完全滲透這些法則符文的玄奧,他要衝擊大聖境也不是沒有可能之事。

而其他人此時有的參悟著法則符文,有的則在思考著那個巨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而李逸晨的注意力此時卻是悄悄的集中在凌雲的身上,這些法則符文雖然玄奧無比,但李逸晨相信劍靈同樣懂這些,甚至他會一些更加玄奧的,劍靈一直沒有給自己,則說明用劍靈的話來說,還沒到自己去學習這些的時候。

凌雲此時亦緊閉著雙目,用心的去感應著這一切,雖未直視,但那一串串法則符文此時卻出現在凌雲的腦海之中,不斷閃爍之封閉,演化出千萬種排列,而與此同時,凌雲感覺體內的天道力亦在這個過程如同經歷著發酵一般,快速的膨脹起來。

再然後隨著這種領悟,一直黯淡著的石柱突然綻放出璀璨光華,頓時所有人皆是一驚,雖然他們不知道是什麼觸動了石柱的禁制,但一道道強橫的精神力紛紛鎖定上去,同時所有人全身的法則之法亦快速的運轉起來。

突然的變化沒有人知道是機遇,還是危險,但此時他們都必需要小心。

如果是危險,他們需要預防這種危險,如果是機遇,他們則要預防在機遇出現的同時,隨時都可能悄然而至的暗算。

不過接下來那一道道法則鎖鏈卻化著縷縷精光飄射而出,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如同千絲萬縷般不斷匯入凌雲的體內,與此同時,凌雲整個人突然之間變得如同玻璃一般,而在他的體內,而那些法則符文則不斷在他體內遊走起來,看得眾人震驚不已。

與此同時,青雲閣眾人無論有傷無傷,皆在同一時間不約而同的將凌雲護在中央,哪怕是傻子也看得出來,這裡的好處已經被凌雲所得。

但誰也不知道這個過程會持續多久,其他六宗會是什麼態度,誰也不會知道,所以現在保護凌雲那絕對是極在必要之事。

「無憂前輩,大家齊心合力一起闖入此地,若是這好處全被青雲閣獨得,這有些說不過去吧!」哪怕青雲閣有無憂老祖坐鎮此地,此時其他六宗也坐不住了。

這裡的禁制可是連亞聖階中期也承受不住,而且哪怕他們各家亞聖階後期老祖也都還沒有突破,這說明此地的主人非同小可,那麼他留下的好處又將是何等的強大?這一點沒人知道,但同樣沒人敢小視!

「話可不能這麼說,如今凌雲的情況是在得傳承,還是被禁制不到最後我們根本無從得知!」顯然無憂老祖也不是吃素的,睜眼說瞎話的本事更是絕對一流。

「無憂前輩,我們敬你是前輩你也不能這樣侮辱我們,凌雲現在是不是得到好處,難道還非要等結果嗎?」蒼雷老祖也有些無語起來,但考慮到無憂老祖的實力,多少還是有些顧忌,但他們絕對不可能等凌雲把好處得完,否則到時說什麼都遲了。

「好吧,就算凌雲是得到了什麼好處,但剛才大家都在這裡看到,我們青雲閣並沒有搞什麼小動作,如今機緣自己擇主選擇了他,那我們又能怎樣?不要說你們,就連我都眼紅不已,當然事後,我們青雲閣肯定也會因此給大家一些補償!」無憂老祖想了一下說道。

「補償!不如我把這份機緣奪過來,我再給你們青雲閣這個弟子一些補償好了!」就在此時,虛空之中一聲厲喝,只見一道人影憑空顯現而出。

「見過紫焰老祖……」看著來人,蒼雷老祖頓時激動起來,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他們近神塔的亞聖階後期紫焰老祖。 「一群沒用的東西,天賜機緣,能者得之!難道凡有重寶出世,誰先看到就是誰的嗎?七大勢力之間雖有公約,也有說,若有共同發現之時,各憑本事,哪有那麼多廢話可說!」紫焰老祖剛一出現,對於蒼雷老祖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

但事實上這番話卻像是說給青雲閣眾人在聽,在表明他們要開始動手搶奪。

「老祖教訓的了!」蒼雷老祖連忙行禮稱是,心中卻微微有些冤屈,傻子才不知道這個道理,只不過以他的實力去給無憂老祖搶,這可能嗎?

當然這樣的話他不可能說,也不敢說! 總裁老公追上門 但蒼雷認錯之際,眼中卻是閃過興奮之色,他知道如今的局面,他們已經算是這裡最強一方的勢力。

「好了,不廢話了,無憂兄,你我也有兩千年沒見了吧,今天借著這個機會,就讓我們檢驗一下彼此這兩千年來的進展吧!」紫焰老祖看著無憂老祖一聲輕喝之間,整個人已經升空而起,轉眼之間便已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如你所願!」無憂老祖亦知道事情發展到這個局面,這一戰已經避無可避,而且修為到了他們這樣的境界之後,其實內心同樣十分渴求全力一戰,只不過能與他們交手的人在這個世界卻已經太少太少。

一聲輕喝之間,無憂老祖的身影同樣一閃而逝,顯然他們兩人都知道,若是他們不把戰場擺在上空,哪怕他們戰鬥的餘波也不是在場之人所能消受的。

「兩位老祖都已經開始了,要不我們也別閑著了!」蒼雷老祖見狀亦立刻圍了過來,而此時其他五宗卻根本沒有再繼續動手的意思。

畢竟如今兩家都有亞聖階老祖出現,那麼他們就算插手,到了最後無論無憂老祖和蒼雷老祖誰獲勝他們也不可能得到實際意義上的好處。

出力、得罪人還不討好,這樣的事情沒有人願意去做,所以此時他們只能在心裡默默祈禱著他們各家亞聖階後期老祖能及時趕到,如此一來,他們也有參與進去的資格。

當然同時他們也抱著一種僥倖,那就是就算他們各家亞聖階後期老祖沒來,但是青雲閣和近神塔,要是最後拼個兩敗俱傷的話,那麼他們也不是沒有機會。

「七大勢力,同氣連枝,你們若是不想傷了這麼和氣,就讓這個機緣讓出來,否則可別怪我們不念舊情了!」近神塔一個名叫裂天的老祖一邊逼近著一邊說道。

「你們要搶我們的東西,然後我們不給就叫傷了和氣,那麼這樣的和氣不要也罷!」李逸晨當即一聲冷哼,要知道得到好處的乃是他的弟子,以李逸晨護短的情況,又哪裡會坐視不理?

「也罷也罷,李逸晨當初我說讓弟子找你挑戰,你卻讓你弟子應戰,你既然要把自己放到和我同一個層面,如今你我兩宗這一戰又再所難免,不如你們也來個了結如何?」看著李逸晨跳出來,蒼雷老祖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機。

顯然對於蒼雷老祖來說,借著這個機會滅了李逸晨,不僅可以將青雲閣未來崛起的希望粉碎,同時也能為自己的弟子報仇。

畢竟青雲閣內,李逸晨和凌雲的飛速成長對於其他六宗來說都有一種極大的壓力,如今凌雲無端端的得到此處的傳承,按著眼前的局面來看,凌雲想要全身而退已經沒有可能,若是再把李逸晨一併滅了,那麼對於青雲閣的損失卻不亞於一個亞聖階後期老祖的殞落,甚至比之更甚!

「既然蒼雷老祖有此雅興,我又怎麼敢不陪!」李逸晨一聲冷笑,於空間波動之中整個人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蒼雷老祖的身側,與此同時一抹黝黑自手中閃過,瞬間激起無盡法則符文化著一道寒光,向著蒼雷老祖橫切而來。

「李逸晨,你無恥!」顯然蒼雷老祖也沒有想到李逸晨如此乾脆,說動手就動手,促不及防方下,祭出靈劍的沉聲厲喝之間,靈劍滾動之際,滾滾風雷閃過,無數的紫電自劍身之上奔涌而出。

蒼雷老祖本命估計已經沒人記得,大家只知他在憑著一把蒼雷劍聞名於聖域,修為一路高歌猛進,踏入摩雲窟,更憑著其過人的天賦直達亞聖階中期。

劍為蒼雷,名為蒼雷,人亦如雷!

天庭地府微信群 此時雖然李逸晨的攻擊有偷襲之嫌,但蒼雷老祖依然有守有攻,尤其是其一身修為經過蒼雷劍的催動彷彿力量瞬間被放大數倍一般,無數驚雷聲伴著奪人眼目的電光閃爍急馳而出。

轟……轟……

李逸晨雖有偷襲之嫌,但這一擊卻是蓄勢而為,劍斬驚雷,電光應聲而斷,便手中天運劍卻依舊去勢不止的直切蒼雷老祖。

「無恥?你都打算來搶我弟子的東西,還要我給你講什麼規則嗎?你不算無恥。我到算無恥了,那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無恥!」李逸晨一聲厲喝之中,無視著向著自身襲來的驚雷,輪迴梯緩緩從頭頂之上升起。

霎時之間,一道赤紅之光籠罩而下瀰漫著四周,而那些還未來得及擊中李逸晨的紫電亦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攝入輪迴梯內。

「輪迴梯!小公主……」看著李逸晨動用輪迴梯,輪迴殿諸人臉色皆是一變。

本宗至寶如今落入他人之手,居然還當著他們的面用來禦敵,這無疑是一種無聲挑釁,而他們更知道身為小公主的東方琳琳自然也懂一些駕馭輪迴殿的秘法,所以似乎在暗示東方琳琳搶著這個機會,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將輪迴梯搶奪過來。

「有機會的時候,我知道動手!」東方琳琳當即輕聲道,她自然也明白輪迴梯對於輪迴殿的意義和作用。

輪迴殿的力量自然不可能僅僅針對於蒼雷老祖的攻擊,同時亦有一股壓力向著蒼雷老祖當頂壓來,頓時令蒼雷老祖感覺全身一緊,彷彿在這股力量之下,哪怕他已經將自身靈力催動到極限,但力量還是受到極大限制。

但是近神塔連紫焰老祖這等亞聖階後期老祖都肯出動,又怎麼可能不給他們準備一些手段。

只見蒼雷老祖一聲厲喝,右手無名指華光閃過之及,一個巨塔飄飛而出,瞬間在半空之中不斷的放大,立刻頂住上空的輪迴梯,與此同時亦有一股巨大的吸力自塔身引發出來。

鎖神塔?見狀所有人皆是一驚,雖然大家都知道此行各方都帶了不少家底,但還是沒想到近神塔居然把此等至寶也帶了出來。

鎖神塔乃是近神塔的至寶三塔之一,禁神塔齊名,當然近神塔中最為強大的至寶那則要數滅神塔,只不過這個件至寶之名皆對神不敬,所以近神塔才取了一個諧音之名為近神塔。

但由此也可以想象蒼雷老祖祭出的鎖神塔是何等的厲害!

李逸晨雖也略有耳聞,但如今也是初見,不過就是鎖神塔出現的那一瞬間,他立刻感覺到四周的空氣彷彿一下子被抽緊了一般,一股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向著他不斷侵襲而來,令他的速度同樣大打折扣的同時,甚至李逸晨能感覺到自己那全力的一劍,在鎖神塔出現的瞬間,威力至少被削弱了一半之多。

抵抗住輪迴梯的壓力,蒼雷老祖眼中厲光閃過,手中蒼雷劍再度翻滾之間,一劍斬向李逸晨襲來的劍芒。

轟……巨響再度傳來,不過此時卻已經被四周不斷的各種聲響所淹沒,顯然在李逸晨與蒼雷老祖交手的同時,近神塔和青雲閣其他人也沒有閑著,此時幾乎一對一,一對幾的大打出手。

不過好在之前從石殿中出來之時,近神塔足足自殘了五位老祖,所以此時青雲閣才有一些人數上的優勢。

但這僅僅只是表面,因為近神塔能不被外力所干擾的那些老祖顯然一個個的戰鬥力都極其強盛。

而青雲閣這邊凌雲正在接受傳承,不僅他無法動彈,青雲閣還得留下兩人為其護法,同時還有之前也受到影響的那三位老祖也根本沒有戰鬥能力。

而其他那些長老雖然還能勉強一戰,但大多有傷在,戰局剛一開始,青雲閣便已經落下絕對的下風。

如此局面看得四周各宗不由搖起頭來,顯然他們根本沒有半點坐收漁利的機會。

畢竟現在對於青雲閣來說,想要穩住戰局只有在場的這些老祖們能支撐到無憂老祖打敗紫焰老祖再來幫助他們。

但他們能支撐那麼久嗎?無憂老祖有可能打敗紫焰老祖嗎?就算能打敗,那麼打敗紫焰老祖之後的無憂老祖還有多少戰鬥力?

在這麼多苛刻的條件之下,青雲閣的命運似乎已經在被註定,如今他們也只是勉強支撐一下時間而已。

而就在眾人心思不異之時,切開李逸晨劍芒的蒼雷劍此時也重重的撞擊在李逸晨襲來的天運劍刃之上。

一道巨大的轟響傳來,無數法則符文暴射而出,哪怕是觀戰的五宗之人亦紛紛散開的同時,李逸晨接連的數記悶哼中,身體也一連後退十餘步之多,最後更是忍不住噴出一口真血出來。 李逸晨一記仙劍技斬殺過兩頭亞聖階中期的雙角銀狼,但那憑的是仙劍技的強大爆發,而其中的危險他也不想再經歷一次。

那麼除開這一招,李逸晨卻固然再有諸多手段,但事實上他也只有亞聖階初期的實力而已,面對著亞聖階中期的蒼雷老祖,而且還是近神塔的亞聖階中期的蒼雷老祖,在力量的硬拼之下不吃虧才是怪事。

這還是因為蒼雷老祖倉促迎敵,同時李逸晨又有著強大的肉身之力,否則就剛才那一記硬拼,李逸晨就絕對不僅僅是吐出一口真血那麼簡單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在蒼雷老祖的攻擊中還帶著一股麻痹之意,雖然這種感覺李逸晨憑著精深的修為瞬間便逼出體外,但李逸晨卻明白真正到了關鍵時刻,這個瞬間便足以分出勝負。

「天才?你知道天才的意思嗎?」一擊得手,蒼雷老祖的眼中閃過一絲猙獰,「天才就是你還未成長起來的昵稱而已,真正的強者,沒人會叫他天才,而被叫天才之人通常都很難成長起來!」

話音落下,蒼雷老祖身影一閃,向著李逸晨猛衝而來,與此同時只見蒼雷老祖身後空氣瞬間在紊亂之中泛起無數青紫的條紋,接著這些條紋在不斷扭曲之間,化著一道由雷電交織而成的圖紋,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散發而出,化著巨大的壓力,向著李逸晨逼壓而來的同時,蒼雷老祖手中蒼雷劍再次划動起來。

咔……咔……咔嚓……

無數雷鳴閃電之間,身後的雷電圖紋受到蒼雷劍的牽引在法則之力的驅使下化著一道赤眼無比的光柱向著李逸晨急馳而來。

光柱如同雷電閃爍著紫青之色,雖只手臂粗細,但向前伸延之際光柱四周被震裂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空間裂痕,而原本應該一片黝黑的空間裂痕剛一出現便被紫青之光所侵,使得那道光柱如今看上去如同一根長著無數毛刺的紫青長鞭。

與此同時,天空彷彿受到這股氣息的感染,亦瞬間被染得一片紫青,一團紫雲瞬間將李逸晨籠罩住,不斷蠕動之間如同渡劫之時的劫雲一般散發出一股駭人無比的氣息,彷彿隨時都會有劫雷落下,而在這股氣勢之下,不僅僅是李逸晨,哪怕是其他青雲閣之人,乃至已經遠遠避開戰場的五宗之人亦能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壓力!

天怒驚雷!

見狀其他五宗不少老宗忍不住驚呼起來,同為七大勢力,像蒼雷老祖這等人物有什麼壓箱底的手段,大家又豈會不知,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這才一交手,蒼雷老祖居然就在對付一個亞聖階初期的李逸晨時拿出這等手段。

不過仔細一想大家也就釋然過來,於私李逸晨與蒼雷老祖有殺徒之仇,蒼雷老祖自然要將他除之而後快,於公,誰也不知道凌雲還要多少時間吸收完此地傳承,自然是速戰速決之後再搶奪傳承才是上策,那麼直接祭出雷霆手段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之事了。

當然各種感覺僅僅是從旁人的角度來看,而此時置身漩渦中心的李逸晨卻感覺四周的空氣彷彿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身體想要移動一下都十分的困難,他知道這是在兩人境界差距之下蒼雷老祖進行的實力壓制。

這也是為何境界的差距下,哪怕只是一個境界也能令境界高的武者有著絕對的自信。

這種力量的壓制根本不是普通手段所能剋制的,更不是技巧所能彌補。

雖然不動,但四周的壓力卻不減反增,哪怕李逸晨擁有著強大的肉身之力,但此時在四周壓力的擠壓之下,仍然感覺全身骨骼都在不斷的發出脆響。

這就是亞聖階中期的真正力量嗎?李逸晨此時不得不承認,蒼雷老祖一直目中無人,但其本身的確有著這樣的資本,可以說單憑眼前這一擊,他同樣能斬殺那兩頭雙角銀狼。

不過壓力從來不沒有令李逸晨絕望過,對於李逸晨來說壓力永遠都只會是動力!

尤其是這種非生即死的處境中,李逸晨更是瞬間化壓力為動力,一股直衝蒼穹的戰意瞬間從全身散發出來。

一聲龍吟般的劍嘯聲中,李逸晨手中天運劍猛力一斬,瞬間將那股無形壓力逼出體外之際,體內天道力迅速沿著早已開闢出來的第二條隱藏經脈充斥著全身。

雖然如此一來對於力量的消耗極大,但李逸晨知道面對蒼雷老祖的奪命一擊,他也只有不計任何成本才有可能接下。

金劍九訣第五訣!斷天!

一聲厲喝之中,無盡劍意從李逸晨身上散發而出,眨眼之間李逸晨便與手中天運劍融為一體,雖然屹立在原地一動不動,但李逸晨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意卻與蒼雷老祖的氣勢在半空之中已經交織在一起,兩股無形之力相互擠壓之下四周空間立刻出現陣陣脆爆之聲。

雖然此時四溢的氣勁還不算強烈,但亂戰中的近神塔和青雲閣之人都默契的將他們的戰場遠遠移開此地,天陽老祖雖然沒有再戰之力,但卻一直守在凌雲旁邊,他知道此時根本不能移動凌雲,當即祭出一道青光圓罩,圓罩之上散發出道道青光將他們幾人籠罩其中,瞬間外界再大的波動都無法影響到其中。

青雲罩?

見狀其他幾宗微微一愣,但想到近神塔邊鎖神塔這等至寶都肯拿出來,那麼青雲閣帶出至寶青雲罩也不是什麼意外之事。

當然此時的李逸晨並不知道外界所發生的一切,當年落劍山之行,劍靈在吞噬子劍靈之時亦分出一道劍意供他消化,而在那個閉關的過程中,李逸晨對於劍意自然有著更深的認識。

如今李逸晨彷彿渾然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這一刻彷彿世間根本沒有李逸晨只有一把天運劍,而他自己也不過是天運劍的一部分而已。

以身為劍,劍化萬千!

接著當這股劍意攀升到一個令人心悸的地步這時,李逸晨連同天運劍瞬間化著一道劍光以一種超越視線與感知的速度瞬間急射而出。

劍之利在於疾!劍之利在於有去無回!

這一刻這兩點在李逸晨的身上得到極大的體現,以身化劍,不是敵死就是我亡,而此時的速度更是幾乎已經超越空間位移的的極限,哪怕自身不帶半點力量,在這樣的速度之下也會帶帶來可怕破壞力,何況此時的李逸晨還將自身之力融入其中。

轟……轟……

急光化著劍身瞬間撞在蒼雷老祖的紫電光柱之上,一聲聲巨大的轟響之中,無數的氣勁以李劍尖與光柱的交匯之處四溢而出,震得大地直搖,天地變色,霎時之間四周那股壓抑的氣息令人感覺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哪怕是籠罩著凌雲等人的青雲罩的至寶之光此刻也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下動蕩不已,哪怕李逸晨與蒼雷老祖頭頂的輪迴梯與鎖神塔此刻也在衝擊之下不斷發出陣陣嗡鳴。

但卻沒有人留意到,無論再強的力量都無法靠近石柱的三丈之內,哪怕四周早已在不斷的爆裂中一片狼藉面目全非,但石柱的方圓三丈之內卻根本沒有半點變化,彷彿連一道輕風都沒有吹進去。

當然沒有人留意到這點,因為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劍尖與紫電光柱的交匯之處。

氣勁四溢法則符文翻滾之際,那道劍尖卻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前突進,隨著劍尖的突進,紫劍光柱卻如同一根脆竹一般不斷被破開。

這……這怎麼可能?

誰也沒有想到只有亞聖階初期修為的李逸晨的力量居然恐怖如廝,這完全是對蒼雷老祖的絕對壓制。

但蒼雷老祖臉色卻絲毫不變,只是不斷的催動著體內靈力,同時雙蜃一張,雖未吐出半個音符,但上空的紫雲卻彷彿聽到命令一般,瞬間化著一道如同大山一般的雷電在震耳欲聾的轟響之中向著李逸晨傾砸而來。

蒼雷老祖不懼乃是因為他能感覺到李逸晨的力量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減弱著,顯然李逸晨這種爆發乃是催動了某種秘法提升了自身的爆發力,但事實上亞聖階初期的靈力終究有限,就算李逸晨再怎麼爆發也不可能威脅到他的安全,這一點蒼雷老祖有著絕對的自信。

同時他更明白等李逸晨力量耗盡之時也就是自己收割他性命之時。

的確李逸晨能爆發出這等力量完全是依靠著第二條隱藏經脈來催動天道力的緣故,而且事實上因為天道力比之靈力的精純,李逸晨衝破紫電光柱的四分之三也已經完全超出蒼雷老祖的意料。

但李逸晨更明白,若是自己再堅持下去,也許能完全突破光柱但卻無法傷到蒼雷老祖,而上空那道如山驚雷將會成為收割他毫無力氣的性命的鐮刀。

不過好在李逸晨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和蒼雷老祖硬拼,甚至他們的這股有去無回的氣勢也只是他偽裝而出,目的就是為了迷惑蒼雷老祖,藉此引起蒼雷老祖的誤判而令自己付出最小的代價而化解蒼雷老祖這一擊。

感覺體內的力量已經不足三成,手中天運劍離手繼續著穿刺突破之際,李逸晨整個人卻瞬間退飛而出。

「逃?你還逃得了嗎?就這麼點小伎倆也敢再我面前賣弄?」見狀蒼雷老祖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沉喝之中,上空落下的巨雷突然一個轉向,竟然只追李逸晨而去,與此同時,失去李逸晨控制的天運劍雖然對光柱起到了瞬間的遲滯,但接下來還是被震得橫飛而出,同時那道紫電光柱再一次以更加快捷的速度向著李逸晨急射而來…… 「李師弟……」見狀青雲閣眾人不由驚呼起來,更有不少人慾向著李逸晨那邊突去,不過他們的對手顯然絕對不可能給他們這樣的機會。

天陽老祖更是催動著青雲罩向著李逸晨的那邊移去,只可惜以他如今的情況能催動青雲罩護住他們已經十分困難,想要驅使青雲罩又談何容易?

看著青雲罩那緩慢的移動速度估計還未走到一半那邊的戰鬥便已經結束,無奈之下天陽老祖又只得令青雲罩退回。

畢竟李逸晨他已經無能為力了,若是再因此令凌雲受到損傷,只怕他自己都不會原諒他自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