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然而,還有一件事情,太陽還有沒升上來的時候,舊城的大部分市民就帶著自己的孩子,進入新城,前往紅蓮學院。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看來紅蓮學院免費讓所有舊城的孩子入學是真的。」

「不知道能不能拜託吉克校長,讓我家的孩子也入學呢。」

「唉,舊城的人不是打算暴動了嗎?」

街道上已經擠攮不開,舊城的很多市民帶著自己的孩子,排成一條長龍,從南面一直延伸到北面的紅蓮學院,草坪外的街道上已經站滿了人,所有人都望著搭建起來的木製檯子上,等待著校長的出現。

終於,隨著人群的歡呼聲,吉克帶著一群教師從教學樓里走了出來,所有先前離開的教師們都已經回來了,他們每個人的臉上看起來都十分的不愉快,但目前已經無法再違抗校長的命令了。

身後的一部分學生們搬來了七套桌椅,分別放在了檯子前面,七名負責登記的教師坐了過去,桌子上擺放著很多本登記薄。

吉克站到了檯子上,四面八方傳來彷彿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興奮的舊城市民雖然昨天經歷過了那場事故,但此時卻顯得情緒高漲。

吉克看著興奮不已的舊城市民,他高聲喊道,「謝謝大家,把你們的孩子帶來,我,吉克.萊茵,一定會負責讓每一個孩子都受到一樣的待遇,無論貧窮貴賤,每一個舊城的孩子都可以無條件的享受到紅蓮學院的教育。」

「現在,請大家排好隊,完成報名登記,因為這次的事情十分倉促,我們準備不足,所以一個星期後,紅蓮學院正式開學,希望大家能讓我們做好準備。」吉克說著人群里在舊城們家長的催促下,一個個不同年紀的孩子紛紛走上了草坪,開始了報名手續。

阿斯爾站在遠處,看著舊城的市民們,他忍不住說道,「我已經多少年了都沒有見過了,充滿生氣的鋼鐵之城。」 第二天一大早,吉克很早就爬了起來,今天一整天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們做,必須儘快把學生們分班,現在教師們也回來了,暫時不用擔心教師的數量會不夠了。

剛一出宿舍門,便看到蘭特帶著一幫工人正在草坪上,眾人正在忙碌著搭建室外教室,目前來說,原有的教學樓遠遠不夠容納學生們的數量,只得在主教學樓的四周搭建一些臨時的棚屋。

「小哥,你還可以再睡會的。」一見面蘭特便說道,此時的天色還陰沉著,烏雲密布,看起來快要下雨的樣子,太陽還沒有升起來。

「我睡得很飽了,蘭特,這裡拜託你了,我先去一趟校長室。」吉克寒暄完便小步跑向了主教學樓。

昨天報名登記簡直是空前盛況,彷彿是在舉行什麼盛大的節日般,一直到了太陽下山才完成報名,阿斯爾也很識趣,為昨天前來等待報名的家長和學生們提供了免費的食物,這會還能看到不少黃衣服的清潔人員在清理著學院草坪外的街道。

還有六天就開學了,吉克必須儘快做好應對,剛進入教學樓,便聽到一陣吵鬧聲。

「你們幾個,是學校的教師吧,趕緊給我出去幫忙。」阿妮手中拿著一大塊木板,看起來已經放了很久,上面有不少灰塵,在三樓的一個儲物室里,放著不少這樣的板子,雖然看起來有灰塵,但卻很新。

「我們能回來答應教學就已經不錯了,你還想要怎麼樣?」其中一名三十多歲,金色短髮的教師叫囂著,阿妮一臉怒意。

吉克急忙走上去,打算勸解道,這時,旁邊的樓梯上,尼雅走了下來,對著所有的教師便說道,「你們幾個,庫洛卡斯教頭難道沒有和你們說過嗎?要你們聽校長的,吉克校長,你說呢?」

阿妮說完看向了吉克,吉克不好意思的看著十多名教師,笑著說道,「大家,我們人手實在不夠,你們能幫幫忙嗎?」

教師們臉上雖然十分的不愉快,但陸續的開始朝著樓上走去,「對嘛,這樣就對了,幫我把儲物室里的所有板子都搬下來。」阿妮說完笑著,扛起板子就往外面走。

「吉克,你跟我來。」阿妮說著,走上了樓梯,剛剛她是聽到下面的吵鬧聲才下來的。

「尼雅,你的傷不要緊吧。」吉克看著走起來還有些搖搖晃晃的尼雅,忍不住問道。

「沒事的,我已經能動了,你先跟我來。」兩人在上了二樓后,很快進入的校長室。

一進屋,吉克便看到諾曼正坐在桌前,埋頭的整理著登記薄,「吉克校長,基本我和尼雅小姐已經整理完了,就等你做決定了。」

吉克看著已經顯得十分疲憊的諾曼,他扶了扶有些下垂的鏡框,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諾曼,抱歉了,你先去休息吧。」吉克說著,諾曼卻搖了搖頭。

「校長,我已經好久沒有那麼高興過了,這個學院終於不用整日死氣沉沉了。」諾曼十分欣喜的站了起來,而後他伸了個懶腰,接著說道,「我今天一整天要干到累倒為止,呵呵。」

說著尼雅拿起了一本名冊,遞給了吉克,吉克翻了開來,昨天總共招收了一千九百三十七名學生,男生一千一百六十六人,女生七百七十一人,加上原有的二百八十五名學生,總共有二千二百二十二人。

看著手中的名冊,吉克有些驚訝起來,他沒有想到盡然有那麼多人入學,而後阿妮把一隻沾滿墨水的羽毛筆遞給了吉克,但吉克卻笑了笑,說道,「尼雅,你幫我簽下名吧,我的字實在不好看。」

尼雅笑了笑,接了過來,很快的簽上了「吉克.萊茵」的名字。

諾曼在一旁看在眼裡,笑著搖了搖頭,「校長,我先出去幫忙。」

尼雅簽完后又坐了下來,繼續開始整理起一些文件,她的左肩看起來還無法動,她只能用一隻手來處理,在看到吉克一臉擔心后尼雅笑了笑,說道,「你快點出去幫忙吧,這裡交給我了,還有啊,安尼洛特已經為我治療過了。」

吉克聽尼雅這麼一說,似乎放心多了,隨後他說了聲謝謝后,走出了校長室。

「我知道你在這裡,米塞,能出來嗎?」哈姆站在紅蓮池旁邊,喊道,但四周一個人影也沒,前晚尼雅受傷的時候他便來過了,昨晚他也來過,但米塞卻沒有出現。

哈姆四下望了望,依然沒有見到米塞出來的跡象,就在他打算轉身離開之際,眼前開著大朵大朵紅蓮花的池子里,冒出來陣陣氣泡,一股泥漿從水底冒了出來,米塞出現在了哈姆的身邊。

「怎麼了?人類的小鬼。」米塞看著哈姆問道。

但哈姆卻有些扭扭捏捏,似乎有什麼想要說的,卻又不想說,接著他嘆了口氣,打算離開。

「你來找我,是為了你的魔法嗎?」米塞似乎能看穿人心一般,一語道出了哈姆的心事。

哈姆點了點頭,經過這一久以來的幾次事情,不管是追殺吉克的時候,還是帆賽島上的戰鬥,以及前晚尼雅受傷的時候,哈姆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半吊子,根本稱不上一個合格的傀儡魔法師。

多年前他便成為了也夜幕里的特級刺客,但每一次出去任務,他大部分時間都和蘭特一起,自己一個人任務的次數可能一隻手就能數得過來。

「抱歉,人類的小鬼,我無法教授你什麼,你應該去找尋自己的魔道根源。」米塞一臉認真的說道,他雖然在幾百年前曾經見識過傀儡魔法,所以在見到哈姆的魔法后,他一眼便認出了是傀儡魔法。

但米塞所見識過的傀儡魔法和哈姆的簡直是天壤之別,「我最近一次見過這樣的魔法是在六百多年前,那名傀儡魔法師所使用的傀儡魔法無論是質量,還是攻擊性,都是遠遠超出我們精靈想象的。」

「那你能告訴我當時的情況嗎?」哈姆本來十分失落的眼神變得晶光閃閃。

「當時我偶爾路過東面那個現在被稱為烈陽帝國的地方,曾經見識過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當時我還記得,那名傀儡法師面對數十個人類的武藝者和魔法師,但是憑藉一己之力把那些人都幹掉,而對手也是人類里比較厲害的。」

米塞說著,看向了天空,似乎在回憶著遙遠過去的事情,他接著說道,「那名傀儡魔法師,可以同時操控風,火,水,土,木五系的魔法,而且他的傀儡線即使被勁氣砍到,也絲毫不會受損,大概我就記得那麼多了。」

哈姆聽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因為他即使在很久以前,還在學習傀儡魔法的時候,都沒有見過米塞所說的,如此強大的傀儡魔法師,他自身,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勉強使用,風系和土系,至於火系,他是從漢尼斯的魔法核心裡盜取出來的,到目前為止他唯有在帆賽島上使用過一次。

「咦?你們在幹什麼呢?」就在兩人都在思考的入神之際,突然響起一個稚嫩的女聲,安尼洛特拎著兩隻水桶,出現在了紅蓮池的入口處。

米塞急急忙忙轉過身,拉了拉兜帽,學院里的大部分學生幾乎都已經回家了,而安尼洛特則自願留下來幫忙,這會他打算來為正在草坪上忙碌的眾人打水。

「你就是吉克校長的侄子吧,綠毛小子?」安尼洛特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她的腳下突然一絆,整個人摔了下去。

「哈?你說什麼,我是吉克的侄子?」哈姆張大嘴,看著地上正在慢慢爬起來的安尼洛特。

「學校里的很多人都在傳呢?」安尼洛特說著,快步拎著水桶走了過來,在看到背對著他的精靈米塞后,十分疑惑的問道,「這位是學校的老師嗎?」

「是啊,他就是負責教授學院牧師學科的老師,叫米塞,是吉克校長剛剛請回來的。」哈姆邪笑著,靈機一動,說道。 米塞急切的轉過身,似乎沒有想到哈姆會這樣說,一時情急,也沒有注意自己的兜帽滑落下來,「不是的,小姑娘……」

安尼洛特的大眼睛,不斷的眨巴著,因為她看到米塞帥氣優柔的臉頰,一對綠色的眼睛和一雙尖尖的耳朵,一時間忍不住驚呼道,「米塞老師,你是精靈嗎?」

哈姆站在一旁偷笑著,米塞目瞪口呆,一時間面對安尼洛特的問題,無法作答。

安尼洛特十分高興的放下了手中的水桶,跑到了米塞的身邊,圍著他轉了一圈又一圈,面對著眼前這名興奮過度的小姑娘,米塞一時語塞,不曉得該怎麼說明。

「行了,安尼洛特,不要看了。」哈姆走了過去,一把拉住了安尼洛特。

「對於這位老師是精靈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和別人說哦,這是校長的命令,如果你說了,他就不會教授牧師學科了哦!」哈姆說著對米塞使了使眼色。

安尼洛特興奮歸興奮,但卻還是用力的點了點頭,而後拎起水桶,打滿了兩桶水后,高興的邁著輕快的步伐便離開了紅蓮池,在到了入口處,她轉過頭來,大聲喊道,「米塞老師,我一定會保密的。」

「小鬼,你……」米塞在安尼洛特后,看著一臉勝利笑容的哈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米塞老師,沒辦法,你都已經被其他人類看到了,你就暫時呆在學院里教授牧師的學科吧,放心吧,待會我找頂帽子,你戴上,就和我們人類一樣嘍。」哈姆笑著,快步離開了紅蓮池,留下站在原地不曉得該怎麼辦的米塞。

哈姆走到了草坪上,繞過了正在忙碌的蘭特和吉克眾人後,快步小跑到了教學樓里,他四下看了看,朝著基礎魔法教室走了進去,一進教室,就看到漢尼斯趴在桌子上,正睡的香甜。

哈姆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笑了笑,而後雙手「啪」的拍在了桌子上,睡夢中的漢尼斯頓時驚醒,他急忙擦了擦口水,「老頭子我在打掃著呢。」他迷迷糊糊的說道,在看到是哈姆后,沒好氣的靠了下來。

「老頭,你又在偷奸耍滑了,別人都在外面忙著,你卻在裡面睡大覺。」哈姆說著,漢尼斯尷尬的站了起來。

「好了,老頭子我也睡飽了,我們出去幫忙吧。」但哈姆走到教室門外,左顧右盼了一陣子后,在確認沒有人後,把門關了起來。

「幹什麼呢?小鬼?」漢尼斯一臉疑惑的問道。

而後哈姆笑著說道,「老頭,你不是想讓米塞教你魔法嗎?」漢尼斯聽完後點了點頭,卻又無奈的嘆息了一下。

「對了,老頭,我剛剛算是幫了你的忙,你是不是應該幫我一下。」哈姆說完后,漢尼斯更是摸不著頭的看著他。

「米塞已經答應教授牧師的學科了,過一久你就可以趁機讓他教你一些魔法了。」哈姆才剛說完,漢尼斯便兩眼放光,「真的?」

在看到哈姆點了點頭后,漢尼斯十分高興的笑了起來,而後他說道,「哎呀,小鬼,真有你的,老頭子我可真要謝謝你了。」

「不用了,漢尼斯,我幫了你,你只要讓我繼續吸取點你魔法核心裡的火系純子就可以了,對了,還有水系的,你也得給我吸收點。」哈姆說著,笑了笑。

「原來是你小子乾的。」漢尼斯有些生氣的說道,那天的失手,毀壞牆壁,而且還對外面的草坪造成了那麼大的災害,是因為漢尼斯在施法過程里,突然覺得控制不了火系魔法。

會造成這樣的情況,是因為處於魔法核心裡的火系魔法粒子造成的,魔法核心就好像一個裝東西的容器,魔法師通過,一點點的萃取外界的各系魔法粒子,達到了一定的純度后,就可以存入魔法核心裡。

而這些存在於魔法核心內的魔法粒子就稱之為純子,而純子的功用就是在於幫助魔法師吸引外界的各系魔法粒子,純子的量越大,吸收的速度就越快,而純子本身也關乎到對於魔法的掌控度。

漢尼斯在被哈姆偷取點一部分千辛萬苦才萃取出來的純子后,那天便失手了,無法很好的掌控原本很容易就掌控的魔法,這才釀成了那天的事故,早在很多天以前他便覺得自己魔法核心內的火系純子似乎出了問題,沒想到是因為哈姆偷偷吸取了一些的關係。

「哼,死小鬼,那天是為了對付吉克,老頭子我才讓你吸收一些魔力,沒想到你盡然對我的魔法核心下手了。」漢尼斯越說越激動。

「嘛,好了,我也不是讓你現在就給我吸收,如果你在米塞那學到什麼能讓你更快速萃取純子的魔法,你就可以給我稍微吸收點了,我們傀儡魔法師不像一般的魔法師一樣,可以自由的使用外界的魔法粒子,所以……」

「好了,唉,算老頭子我倒霉,就這樣吧。」在漢尼斯說完后,兩人走出了基礎魔法教室。

剛剛吃過飯,吉克便知道了米塞願意教授牧師學科的事情,「真是太好了。」吉克發自內心的高興,他說完后,看向了正在飯桌旁笑著的哈姆和漢尼斯兩人。

米塞則一臉苦悶,戴著一頂寬大的圓形褶邊灰色帽子,把他的兩隻耳朵都蒙住,他現在看起來與一個尋常的人類沒有差異。

「吉克,我只是暫時答應你們,我只希望你能趕快回王都去。」米塞說著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一旁的蘭特似乎看出來哈姆和漢尼斯似乎已經商量好了什麼事一般,剛剛兩人說出米塞願意做教師的事情時,一副心照不宣的樣子。

「好了,我先去下城轉轉。」哈姆說著站了起來,而後拉了拉漢尼斯的衣角。

漢尼斯有些不情願的站了起來,說道,「好吧,老頭子我就陪小鬼去一趟吧。」

「對了,拜託大家幫幫忙。」吉克說完後站起了身,眾人都望向了吉克。

「我想要好好掌握我身上的力量,所以希望你們能幫幫我。」吉克說完后,阿妮第一個站了起來,走到了吉克的身邊,拉著她的手,說道。

「走吧,聽你說過好多次了,你那什麼魂之力,老娘我還沒見識過呢。」阿妮臉上有些不快的快步跟了過去。

「哈姆,漢尼斯老爺子,待會你們去了小心點。」蘭特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有漢尼斯陪哈姆去,他也十分放心,雖然漢尼斯平時愛耍滑頭,但到了關鍵的時候,這老頭還是很可靠。

眾人來到了一號演練場,吉克舒展了下筋骨,阿妮也開始活動起來,她的手早就痒痒了,這些日子以來她都沒有和誰對練過,現在她迫不及待的拿起了武器架上的一把細木劍。

「小哥,要不要我在旁邊射箭,來幫助你鍛煉呢?」蘭特說著手中早已拿起了一把短弓,和一筒訓練用的禿頭箭。

「先慢慢來吧。」吉克訕笑著說道,他很清楚,蘭特的實力,而眼前阿妮也並不弱。

吉克半蹲著,雙手捏成拳頭狀,擺好架勢,而阿妮也只手舉起了手中的細木劍,兩人馬上便要開始對練了。

米塞在一旁望著,他從來沒有見過魂之力,他看起來對於吉克的身體里未知的力量也十分感興趣。

「吉克,我稍微有些無聊呢。」就在兩人快要開打時,霍斯特從一號演練場的樹林里走了出來,他用本來的樣貌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因為這裡沒人,而眾人也都見過他。

「這魔獸怎麼跑出來了。」阿妮沒好氣的說道,但霍斯特甩著尾巴,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站到了訓練場邊緣,趴了下來。

霍斯特的事情吉克曾經和阿妮說過,但阿妮對於這頭曾經在珠寶之城附秘銀礦山上作亂過的魔獸十分厭惡,但眼下阿妮不想再管那麼多,只想要快點和吉克開打。

「你先看著吧,霍斯特。」吉克說完后,繼續和阿妮對峙起來。 阿妮先動了起來,她舉著手中的細木劍,速度極快的直直刺了過去,吉克急忙矮下身子,躲開了這一劍,而後他握緊拳頭,朝著阿妮的身上打去。

阿妮反應十分迅速的往後退了一步,吉克的這一拳落空了,緊接著阿妮手中的細木劍帶著灰褐色的勁氣砍了下來,吉克不敢硬接,只得朝一旁跳開,「吉克,讓你好好見識下老娘的實力。」

阿妮的話音剛落,她便躬下身子,只手把細木劍舉過頭頂,似乎在醞釀著什麼一般,一旁的蘭特看在眼裡,忍不住驚嘆道,「這小姑娘挺厲害的。」

阿妮把勁氣集中在了手肘和腳腕的部分,就是為了增強一瞬間的爆發力,這一點蘭特作為一個武藝者十分清楚,他自身已經達到了四段的水準,但他放棄了防禦,一直以來都是加強攻擊力,他習慣把勁氣集中在手指和臂膀的部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